結果直到新年假前一日,岳希晨都冇返過學校。

我有問過佢啲死黨,但就連佢地都喺到搵緊岳希晨。

無論透過咩途徑都好,都冇人搵得到佢。

佢就好似人間蒸發咁,消失咗喺呢個世界上。

雪彤亦都好似真係放低咗佢,至少佢冇再一聽到岳希晨呢三個字就失哂魂。



而另一方面,方野吉同雪彤呢排行得好埋。

順帶一提,條粉皮仲未走。

認真講句我懷疑佢地拍緊拖。

有一日,雪彤突然間話想去旅行。

「呀哥!不如我地放假嗰陣去旅行囉?」雪彤說。



「下?認真呢?」我說。

「 係呀,我地去日本呀?」雪彤問。

「你話點就點啦……」我說。

「好野!咁我宜家上網訂機票啦!」雪彤說。

之後佢就跑返上房。



諗諗下其實去下旅行都唔錯,反正我未去過。

順便問下曉琳去唔去先,佢都去埋就好啦。

我攞起電話打俾曉琳。

「喂?曉琳呀,我地新年假去旅行好唔好呀?」我問。

「新年假嗰陣?唔得呀……屋企人都話去旅行呀……」曉琳說。

「下?咁算啦……到時玩得開心啲啦!」我說。

「嗯你都係呀~我有野做,收線先啦。」曉琳說。

「咁好啦,記住影多啲相呀~拜拜~」我說。



「拜拜~」曉琳收線。

唉真係可惜啦……

「呀哥!我訂好三張機票啦!」雪彤說。

「三張?除咗我地之外仲有人去咩?」我問。

「野吉都去呀~」雪彤說。

「雪彤你老實同我講,你係咪同方野吉拍緊拖?」我問。

「冇呀,做乜咁問呀?」雪彤說。



「見你地呢排行得咁埋,好奇問下啫~」我說。

「我地普通朋友嚟咋~」雪彤說。

「你話係咪係囉~」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