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個手術既成功率好底,呢種情況見怪不怪,你地要習慣一下。」
屍體處理完之後,我同佢地咁講。
「由聽日開始,你地就要跟呢個更表工作,如果遇到任何問題可以黎搵我。今日就到呢到,散。」
更表上面唔止佢地,仲有一d做過換面手術既成員同佢地一齊輪流當值。

過左幾日,我手機突然收到療養室10號房既既警報通知,我記得間房入面係具攻擊性既人,我即刻趕過去。但我去到門口,只見到Jack呆左咁望住入面,入面既巡邏員同療養者都瞓左係地下,而巡邏員冇左個頭,個頭又唔係間房入面。

「發生咩事?」我問Jack。
「我咩都⋯唔知。我一入黎就見到咁啦!」Jack 好驚恐咁講。



Jack 解答唔到我既問題,我唯有自己睇。斷頭既係Simon,係組織內其中一位資深成員,療養者身上佈滿鮮血,顯然佢就係兇手。Simon斷頭既位置參差不齊,顯然被鈍器所傷,而療養者旁邊就有一塊鐵板,係床既組成部分之一,被拆左出黎。療養者都已經斷氣,面上紗布都係沾滿鮮血,大概都係因為,臉容撕裂而死亡既。

等Jack 平靜返d,我先由佢口中了解到狀況。Jack 係巡房前人有三急,同Simon講去個洗手間返黎,點知一返到黎就見到斷頭既Simon。

件事睇黎好合理,但又好唔尋常。
一,Simon係資深成員,巡房要實施二人體制呢點佢好清楚,佢亦都知呢間房既療養者極具攻擊性,冇理由犯呢d低級錯誤。
二,最唔尋常既係,Simon個頭去左邊?搵暈成間房都搵唔到。究竟係比療養者唔知丟左去邊?定係另有其人有目的咁拎走。

暫時我覺得Jack係最可疑,所有野都只有佢一個人見到,都係佢既片面之詞。但現場環境既證據的確指向意外多d,我亦諗唔到Jack有咩動機要殺人。但我都偷偷調查左佢既背景:獨生子,父母都因為販賣毒品而入獄,自細就靠偷呃拐騙生活,冇咩特別。但我依然覺得件事冇咁簡單。



房間已經清理好,但我依然企係房間入面靜心思考緊,究竟意外係咪就係呢件事既真相?
「Nir!」呢個時候,有人係門外叫我,係小七。原來我不知不覺已經係到企到下一個巡邏時間啦!
「唔好太傷心!」佢低頭望住地下,艱難咁向我吐出一句安慰既說話。佢比我感覺內向安靜,乖巧既外表比我感覺好善良,令我唔明點解佢要加入「撒旦」。諗到呢到,我心入面又係到笑自己:善良?可能呢d都只係表面。
「嗯!」我冷漠咁回應佢既安慰,Simon係我既多年戰友,佢死左我固然有少許傷心,但又唔想表露出黎,其實我更怕既係,呢個唔係意外,之後仲會有人死,會係我重視既人。
我見到小七停左係門口,雙手合十,口中默念左幾句。我問佢:「你做咩?」
「em...我聽講人死左靈魂會留係原地一段時間,我只係叫Simon安息,快d去美麗既國度。」佢略帶緊張咁答我。
「咁我去做野先啦!」佢見我冇比反應佢,就急急腳咁行去第二間房。經過呢件事,我對小七又有d好奇啦!

苦無線索既我唯有暫時當呢件事係意外,直到第二日,同類時件再次發生,今次死既係Vina,都係組織資深成員之一,都係冇左個頭,令我唔可以再忽視呢件事。而呢次Vina既partner 係小七,小七好似受驚既小朋友咁,企左係門口低頭同我講:「對唔住!營養液唔夠,Vina叫我去倉庫拎,返黎之後我就⋯我就見到佢⋯」



又係佈置到意外咁,但又明示比我地睇呢個唔係意外。究竟兇手係點樣令Vina同Simon唔理二人體制既規定一個人入去?唔係,係因為有兇手係到,所以冇違反到二人體制,咁兇手就係我地熟悉既、可以隨意入療養室既巡邏員。
因此,我搜左所有巡邏員既房間,睇下搵唔搵到Vina 個頭,但都係一無所獲。又係既,兇手又點會咁蠢將個頭收埋係自己房到。
到我返返自己房,發覺台面多左個盒仔,我打開佢,入面係一束染上鮮血既黑髮,我嚇到成個盒仔跌左落地,因為束頭髮係Vina既。
兇手似乎係衝住我黎既,點解佢要咁做?你究竟係邊個?

待續

有興趣可讚黑柴Facebook
同步更新
https://www.facebook.com/%E9%BB%91%E6%9F%B4-879053098899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