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呢兩單命案,巡房改左做3人體制,而且嚴格執行。因為咁,兇手似乎搵唔到機會再落手,之後既呢一個月都相安無事。

而新人係巡房當值方面都做得唔錯,越黎越純熟。就我觀察,小七同呀風係最穩定既,性格沉穩成熟,做野謹慎有條理。於是,我額外教佢地同安排另外既工作比作地。療養室既盡頭有一道門,比其他房門更嚴實,完全睇唔到入面係d咩!

其實入面仲有幾間房,我開左道鎖帶呀風同小七入去,亦叮囑佢地唔好透露入黎呢到既工作內容。呢幾間房都係比做完換面手術既人療養既,但佢地大部份面部已經癒合,拆左紗布,咁仲有d咩要做呢?但呀風同小七都好快咁留意到,入面既人既特別之處,秀麗既面孔擁有健碩既身型,俊俏既面孔擁有纖瘦既身型。入面既人都係同自己唔同性別既人換面既,姐係代表佢地日後要以一個異性既身份黎生活。要令手術成功率提升,面型既匹配係非常重要,於是性別就成為其中一個冇咁重要既因素。手術成功後,佢地比其他人需要更多既時間去恢復,無論身定心,佢地要持續打一d激素去抑制或促進身體既改變,從而令自己更「似」一個男人或者女人。佢地要承受既壓力係非常大,亦引致好多人中途放棄或者後悔。而巡邏員要做既野就係為佢地送飯,注射激素,觀察患者身體發展等。工作並唔係比普通巡邏難好多,但為左減輕佢地既心理壓力,進行異性換面既人既身份係會被保密既。

講解示範完之後,呀風,小七同我一齊上左天台。呀風拎左支煙出黎食,皺住眉頭,眼神中似乎滿戴煩惱。我問:「風,做咩呀?頂唔順?」
「我只係唔明有咩值得佢地咁做?咁樣犧牲?」佢難以平復咁講。
「你係難明d既!不過換面帶比我地一個新既身份,新既生活,浴火重生,至今我都認為呢一切既犧牲都係值得既。一開始我選擇做手術既時候,我以為自己已經犧牲所有,當我之後知道有佢地,我先知道自己既犧牲相對於佢地而言根本微不足道。」
呀風冇應我,丟左支煙落地,踩熄左,就走左,似乎唔同意我既講法。



而小七就皺住眉,靠住欄杆係到沉思。我又問佢:「小七,你冇野呀麻?」
小七好憂傷咁講:「Nir,我希望佢地既犧牲係值得既,我希望佢地會因此而獲得快樂。」由小七既口吻聽得出佢係一個幾細路同純良既人,只係希望佢地最終獲得自己想要既結果。令我更好奇佢咁既人點解要加入我地。
「佢地會架!」我答小七。
小七轉頭望住我隻腳,問:「咁你呢?Nir,你認為值得嗎?你快樂嗎?」
我微笑咁同佢講:「我只能同你講,我曾經因此而快樂,我亦無後悔過,我願意為呢d快樂放手一搏。」
小七好似聽到滿意既答案咁,笑左笑,視線由地下轉向我既心口,又再問:「Nir!呢條鍊係咪對你有咩特別意義?我見你日日都戴住佢。」
「係我細佬既遺物,係我呢塊面真正既主人既細佬。」我摸住頸鏈答佢。
「你地之間建立左感情?」
「係,佢直到死個一刻都係到恨我。」我苦笑住咁答。


小七聽完又低頭望住地下,同我講:「對唔住!」
「唔緊要!已經過去啦!小七,你問左我咁多問題,比我問返你一個問題。我好好奇點解你要加入我地?」
佢似乎唔係解答我問題咁,開始講起佢既往事。
「我有一個雙胞胎細佬,我有嚴重既社交障礙,但細佬就冇。佢由細到大都好照顧我,包括我所有既起居飲食,到中學畢業後我就係屋企畫下插圖維生咁,依然唔願意同人接觸。直到有一日,鄰居話我強奸左佢個女,個小朋友得5歲,冇任何證據,就憑個細路女既片面之詞,警方就起訴左我。當時既我,完全唔識為自己抗辯,勝算好底。我細佬因而代替我認罪,去左坐監。唔夠一年,佢就病死左係入面。」小七好似講人地既事咁講左自己既事出黎,非常平靜,但我就聽出淡淡既憂傷。
小七話自己有社交障礙。難怪!佢同人講野從來唔望人隻眼,總係閃閃縮縮,而家諗返佢以前既反應就覺得好合理。
我問佢:「你細佬唔信你?」
「我仲記得我第一次去監獄探佢,佢同我講:『我信你冇做過,但係你有社交障礙,一定適應唔到監獄既生活,官司勝算又咁低,我寧願代替你受苦』。之後因為冇左細佬既照顧,我又個個星期都堅持去監獄探細佬,個病就好左好多。直到我細佬死個日,我下定決心要幫佢報仇,向所有侮辱過細佬既人。但首先我要令自己變得更強,所以我先會黎到呢到。我知道我呢個病成為左我細佬一生既負累,佢講過:『或者只有係最極端既環境,你先可以克服。』我想克服佢。」
「小七,加油!時機適合既時候,我願意助你一臂之力!」
「嗯!多謝你,Nir!」
經過呢次既互吐心事,我就當左小七係我既朋友,其實都當左佢半個細佬咁,相處和睦。



之後有一次,我又同呀風小七巡密室,巡到一間男身女臉既男成員(Voice),個個療養者一直注射抑制肌肉生長既激素,但唔知點解身體依然健碩,我見到佢既臉上充滿愁緒。
我同小七入房,呀風係出面睇。想注射激素既時候先發覺冇曬消毒酒精。
「我去拎!」小七衝左出去。咁我就企係Voice旁邊等。突然Voice一拳打落我塊面,禁左我係地下,騎係我身上,開始除我條皮帶。我掙扎,都唔夠佢大力。
「Voice,冷靜d,我係黎幫你架!」
「幫我?你幫左我d咩?」Voice好激動,完全唔聽我講。
「我明你既感受,求下你唔好咁。」我呢刻真係覺我好驚。
但佢都冇理我。

「風,風⋯救我⋯」
我勉強另個頭向門口,向呀風求救,但我只見到呀風企係門口望住我笑。

待續

有興趣可讚黑柴Facebook


同步更新
https://www.facebook.com/%E9%BB%91%E6%9F%B4-879053098899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