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屌你老母!你做乜撞鳩我?」一名濃妝豔抹既女仔指住我黎鬧。
 
「Sorry,我唔小心…」係銅鑼灣SOGO入面咁多人,撞親人都幾唔好意思。
 
我撞完之後,稍稍打量下眼前呢位女子。穿住件緊身綠色既毛織背心,加條褸屌裙同埋superstar既經典金章。上有微波爐,下有一碌竹。
 
兩隻字──幾索。
 
「乜撚野唔小心呀?你中出完人係唔係又同人講唔小心射左入去呀?」佢惡劣既態度終係無改,仲要句句串到衡。
 


佢大聲夾惡既態度吸引唔少途人望過黎,話曬呢度係SOGO,星期六日無人就假啦。
 
「我只係撞左一下姐……」 我當下除左感到無奈之外,都係無奈。
 
「咩撞一下呀!你撞到我個波呀屌你!」佢推一推我肩膀。
 
圍觀既人嘩然,「哇,撞人個波都有。」之類既聲音好似開咪咁,超大聲傳黎傳去。
 
我望一望佢個波,得罪講句,一啲波路都無……咩感覺都無喎姐姐。
 


「望乜撚呀你!」佢仲好嬲咁講。儘管佢著曬緊身衫,好努力咁show俾人睇佢驕傲既身材,但事實就係事實,駁唔到。
 
「無呀。」我死盯住佢個波黎望,望到個肺添啦,都望唔到啲咩出黎。
 
「你仲話無!?」佢用手遮住自己心口。
 
「你依家撞到我,仲撞到埋我個波,點計先?」佢拉住我隻手,近距離咁望住我。
 
我眼見佢啲妝成寸厚,見到都唔開胃。
 


我開始頂唔順佢強勢既攻擊,有咩好點算姐,撞一撞個波姐,洗唔洗以身相許呀?
 
咁多人望住曬,我已經覺得幾無面下,「痴線!」
 
我甩開左佢隻手,拋低左呢一句,好瀟灑咁轉身走。
 
好死唔死,佢條仔岩岩返到黎。佢捉左條仔過黎,「佢蝦我!」指住我。
 
佢條仔身材槐梧,都幾大隻下。相對之下,我係比較好恰嗰個。
 
條仔聞言,望住我,用眼掃一掃我全身,知道可以打得贏我,就講:「做咩恰鳩我條女?」佢兇鳩我。
 
「我……」當下真係覺得幾委屈下,又俾佢嚇一嚇。
 
好似全部都夾埋黎恰我咁,人多蝦仁小。


 
真係,我俾條仔兇疾左,忍唔住喊左出黎。
 
「你喊呀?」條女同條仔異口同聲咁問。佢地先係驚訝,之後就係度竊笑。
 
「嘻嘻,喊喎佢!」各種笑聲此起彼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