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小說] 溫蒂
 
我叫傑克,與女友交往三年後結婚,今天是我們結婚一週年。我在美國找到工作,並從台灣搬到美國北加州舊金山定居。
 
我妻子叫做凱蒂,以前曾有過一次離婚經驗。留下一個孩子叫做溫蒂,約六歲的小女孩。我們的話題時不時的繞著溫蒂打轉。雖然溫蒂的撫養權不在凱蒂手上,但不重要,因為凱蒂說,溫蒂打算搬來美國跟我們住。
 
我還有一個祕密,其實,我有多重人格症。我也有長期在看醫生,據我所知,傑克是我一般的情況,我身體裡還有古芬、亞雷斯、費曼三種人格。其實多重人格症並沒有不好,甚至你會覺得多了幾個知心好友聊天,而且我們記憶是相通的,費曼很會讀書,古芬會說五種語言,亞雷斯是個格鬥技高手。當我有困難時,他們都會協助我。不管是要打架還是要念書。雖然無端切換人格讓我過著很麻煩的生活。
 
這是精神學上的異常,但異常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人腦畢竟還有很多未開發的部分。而且後來我開始看精神科醫生,藉由催眠治療,現在已經不會再切換人格了,我能夠像一般人一樣生活,這是好事。  



是日上午,家具與生活用品正式搬入準備入住。凱蒂正東忙西忙,忙著指揮搬家公司的人員把打包好的東西一一運到該運的地方並拆封。傑克要忙公事,所以凱蒂與溫蒂坐同一班飛機先到達北加州的家,而傑克必須先飛南加州,會比較晚回來。
 
“這個東西放在角落,對,那個角落就對了,衣櫥請退到邊邊” 凱蒂指揮著搬家工人。
 
“溫蒂,小心不要被木屑傷到啊”凱蒂叮嚀
 
“溫蒂 ? 溫蒂 ?”
 
一直沒聽到回覆的凱蒂趕到有點困惑,往走廊上走,問一位搬家公司的員工 : “請問你有沒有看到我們家的小女孩凱蒂 ?”
 


那位搬家公司的員工說 : “有啊,那個女孩走出門了呢”
 
“謝謝” 凱蒂三步併作兩步的走出玄關,看到一個吉普賽女郎正在門邊占卜,身旁放了許多布娃娃。
 
“小姐,請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年約六歲的小女孩走過這條街 ? “
 
“有啊” 中年的吉普賽女郎說道 “有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帶著他彎過前面的巷子”

“謝謝” 凱蒂往巷子奔,邊跑邊吼 “溫蒂,溫蒂!!!!”  
晚上八點,傑克回到家,看著凱蒂落寞的坐在走廊上


 
“凱蒂,你怎麼了 ?”捷克問道
 
“溫蒂不見了…他被一個中年男子拐走了…我懷疑是我前夫…我去追,一無所獲,回來後溫蒂的東西不見了,他的布娃娃跟衣服通通不見了”
 
捷克嚇一跳 “你報警了嗎 ?”
 
凱蒂點了點頭 : “我找了幾個小時,終於受不了報警。警察馬上就會到了”  


舊金山某警局內
 
“所以,你們認為是誘拐 ?” 警長說道
 
“是的”傑克說道”就我妻子的敘述,這毫無疑問是誘拐,請派出搜索隊,以及聯繫我妻子的前夫,我們認為挾怨報復的嫌疑很大”


 
“可以請夫人打電話給妳前夫嗎,我們就在旁邊監聽”警長說道
 
“我夫人已經精神耗弱,可否由我來…”
 
突然旁邊一位警探攔住傑克,說道 : “這邊就由警長來處理,傑克先生可否借一步說話 ?”
 
傑克擔心的看看凱蒂,凱蒂點了點頭。傑克就跟該名警探走了,一會兒還依稀聽到”把我的溫蒂還來!!!!”的怒吼聲從背後響起,心中暗暗憂心。
 
警探將傑克帶至一小房間,關起門來
 
“傑克先生” 警探泡了杯咖啡遞給他”糖或奶精 ?”
 
“都不要,我喜歡黑咖啡” 捷克將咖啡拿到手裡 “請速戰速決,想談什麼 ?我們夫妻倆都很急”
 


“別急,我想先問一下,您與您夫人是怎麼認識的”警探說
 
“是由醫師介紹的,我們倆的共同醫師”傑克說
 
“是…精神科醫師嗎”警探問道
 
“那又怎麼樣”捷克拍桌怒吼,似乎不喜歡人家提起這種敏感字眼
 
“別生氣,傑克先生,那您知道您夫人是得什麼樣的精神疾病嗎?”警探問道
 
“不知道,他說是失眠”傑克道
 
“不對,是妄想症”警探說道,同時拿出一疊文件
 
“在妳們申請移民時我們就查過妳們的病史,而調妳們的經歷與病例再簡單不過。凱蒂的女兒在六歲時車禍身亡,這個女孩子就叫溫蒂” 警探說道 “我請問你,你曾經親眼見過這名叫做<溫蒂>的女孩嗎 ?”


 
我回想這幾年,從交往到結婚。溫蒂常常是我們的話題,溫蒂跟凱蒂的照片也與日俱增,但是每次溫蒂來訪都很突然,每次我好像都因公事,或有私事出門,沒見到她面。認真想想,這四年,我的確是沒見過這位叫做<溫蒂>的女孩。一想到此,我背後就開始冒汗。
 
<拎拎拎拎拎>
 
房內電話響起,警探拿起電話說了一些事,然後又掛掉。我腦裡一片空白,根本沒那個心情聽他講什麼
 
“事實證明,凱蒂的前夫 – 約翰不停的強調溫蒂已經死了,並一直罵他是個瘋女人,不要來騷擾他,她們已經沒有關係了”
 “是嗎…”傑克心想傑克二話不說的就把快發瘋的凱蒂拉回家
 
“溫蒂…我的溫蒂啊……” 凱蒂哭著說
 
“凱蒂,你聽我說,溫蒂根本就不存在,接受事實吧。溫蒂已經死了” 傑克說道
 
“你在說什麼傻話,溫蒂昨天才跟我搭飛機過來,坐我旁邊,吃著兒童餐….”凱蒂大吼


 
傑克時在是受不了了,甩了凱蒂一記耳光”聽著,我不在意你隱瞞你有妄想症,我當初也老實告訴你我有多重人格,但我們都在治療啊,面對現實吧,這邊完全沒有溫蒂的行李,溫蒂不曾存在過…..”
 
凱蒂頭也不回的跑出門,奔向黑暗的大街,只聽後面的聲音越來越小聲”凱蒂…別走,凱蒂,有話慢慢說,對不起…..”  


空蕩蕩的加油站旁,凱蒂一人低著頭靠著柱子邊在啜泣
 
“難道真的像傑克所說的,我看到的溫蒂是幻覺 ?” 凱蒂邊哭邊想 “那我這幾年所擁抱的溫蒂,跟我一起騎腳踏車的溫蒂,一起吃蛋糕的溫蒂,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眼前有一影子靠近 “傑克?” 凱蒂道
 
抬頭一看,是一個標準美國大漢抱著一個小女孩,那個小女孩….是溫蒂!
 
“溫蒂,我的溫蒂”凱蒂從美國大漢手中擁了過來”你跑到哪裡去了?”
 
“哈哈哈,我在附近看到一個孩子在找他的媽媽,正在想是不是走失了呢,剛剛報了警,帶著他去買糖果到處閒晃,原來你在這兒,我叫湯姆生,你好”湯姆生爽朗的笑道
 
“等一下”凱蒂說道”妳們…是真的嗎”凱蒂摸摸溫蒂的臉龐,又摸摸湯姆生的臉龐
 
那皮膚的觸感好溫暖,好清晰
 
“問得很好啊,這可是牽涉到哲學思想的大哉問呢,我們是不是真的存在呢”湯姆生道
 
遠方傳來警笛聲
 
“看來我也該走囉,我不喜歡看到條子,多保重啊夫人”湯姆生邊說邊飛奔進黑暗中
 
“謝謝你,湯姆生先生” 凱蒂說道
 
車子駛到前方,下來兩位警察,正好就是警長跟那位警探,神色凝重

“凱蒂小姊嗎,請問你懷抱裡的是溫蒂小妹妹嗎”
 
“你看,溫蒂就在這裡,你們怎麼說的,溫蒂是我幻想出來的 ? 你自己摸摸看啊”凱蒂對著兩名警員大吼
 
“媽媽我怕,我怕爸爸不喜歡我,我想回去,我也不喜歡這些警察伯伯” 溫蒂小聲的說
 
“不怕,不怕,這次誰也別想欺負你”凱蒂說道 “我先回去找我先生,然後我會跟你們要求精神賠償”
 
“恐怕…這是難以做到的事了”警長說道”我們連繫了你之前的精神科醫生,案情有突破性的發展。”
 
“什麼意思”凱蒂問道
 
“我們訊問過那些搬家公司的工人,他們說,在你衝出門後,溫蒂本人進來,將自己的東西全帶走了,她們很肯定就是溫蒂小妹妹本人,因為描述的行為、特徵都一樣”警長凝重的說道”這是一個很特殊的案例,也就是說,溫蒂本人,存在,但也不存在。”
 
“我聽不懂你的瘋話,反正溫蒂現在在我懷裡,我再也不會放開她了”凱蒂說道
 
“我問你。你跟傑克交往幾年 ? ” 警長問道
 
“交往三年,結婚一年。那又如何….啊,怎麼會這樣”凱蒂突然明白了
 
“我想你也懂了,四年的時間,溫蒂有沒有長大 ?”
 
“……”凱特沉默不語
 
“那你對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應該有所準備了” 警長說道 “亞雷斯,我們想找你談一談,你可以出來嗎?”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六歲小女孩溫蒂的肌肉,骨骼開始成長,扭曲,面無表情。
 
無中生有的肌肉、骨骼,再加上扭曲的面孔跟身材,不消一分鐘,溫蒂就變成了”強壯版”的傑克。原本小女孩的衣服都變得破破爛爛
 
“他媽的好久沒被放出來了,真想找人打架”亞雷斯(傑克)說道
 
“這就是你看到的,傑克是多重人格,但不只四種。根據他的主治醫生說,他用催眠壓制了已知的三種人格,但他不保證其他人格會不會應環境而生。而傑克人格轉變最難解的謎,就是人格轉變時,肉體也會隨著轉變,如變亞雷斯時肌肉會變結實,變費曼時會很瘦弱、大近視,但是是數理天才,醫生懷疑傑克為了安撫你的傷疤,產生出讓人難以想像的小女孩人格。沒想到這麼驚人的事,竟在我眼前發生”警長說
 
“所以你的意思是,傑克就是溫蒂 ? ” 凱蒂說道
 
“我們的推理是,他認識你後知道你對亡女的思念,所以人格中就多加了一個<溫蒂>,邊與你交往,邊切換人格撫平你的傷痛。今天是因為溫蒂想家,所以就帶著娃娃與一套你的衣服離家出走,而在出門後換衣服變成另一個人格<吉普賽女人>,將你騙走後,再變身回<溫蒂>,拿走其他的衣服,我想現在可能還藏在妳們房子們階梯內的一角吧。是不是這樣呢 ? <旁觀者> 亞雷斯”
 
“你挺聰明的嘛。可能因為壓力跟渴望,傑克的身體裡已出現不只四個人格。到底有多少個我不清楚,但是就我觀察,不只溫蒂跟吉普賽女人,可能還有更多。傑克因為是個未被壓抑的主人格,而這些人格都是應他的希望或遇到壓力時,自己產生的,他自己自然不會發現了。”亞雷斯(傑克)說道
 
“謝謝你亞雷斯,這樣就夠了。律令你沉睡”
 
“等一下,你…”亞雷斯剛要阻止警長,突然身體像當機一樣停下,肌肉都消下去了,變回人格<傑克>。
 
捷克轉過身來對著凱蒂
 
“對不起…我剛剛才知道,原來事情是這樣…我還是愛著你,你願意原諒我嗎 ?”傑克說
 
看著把小女孩衣衫撐得破破爛爛,半裸的傑克,凱蒂不禁笑道”我還是愛著你,你就是溫蒂,溫蒂就是你啊,我愛你們。只是你要答應我,幫溫蒂買件新衣服,然後以後不准再把衣服撐破”
 
兩個人相擁在一起,兩位警員看到也笑開懷了。
 
溫蒂 – 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