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小說]別墅
 
一切都是源自一個我大學時期好朋友 – “除瑜”的一封短訊
 
早已忘了是哪一個下班日,正忙著時,從來不上FaceBook的大學老友”除瑜”,竟送了一封Message給我。
 
“胡甲濘,你哪天有空,陪我去買別墅 !” 除瑜的信息寫道
 
“唉呦這不是張~~~~除瑜嗎,在機槍連發科技做武器那麼賺啊,現在可以買別墅了 ? 真令人羨慕”我回
 


“不是啦,你google map 這個地址,台東縣海端鄉OO里一號”
 
他這麼一說也挑起了我的好奇心,先把工作放一旁,我在Google Map輸進了廚餘給我的地址。出來泡泡插在的一個沒有路連接的地方。
 
“根本沒東西啊,神經病,關電視”我回了除瑜短訊。正想繼續我的工作,訊息又來了。
 
“你把地圖放成衛星空拍,比例尺拉近看看”除瑜短信過來說道
 
畢竟事情忙,到底說已經開始有點不耐煩了,勉強把換面切回原本那頁,拉近之後。我看到一個令人冷汗直冒的實景。
 


在封閉的深山裡,我看到一個大庭院,數個直升機起落場,不知道是真的還假的直升機,游泳池,花園,還有二十幾棟有自家花園的”別墅”,電動腳踏車,甚至還有丹提咖啡、遠東百貨跟頂好超商。
 
我趕忙拿起電話打給除瑜。幾聲嘟嘟響後,電話後台傳來除瑜的笑聲
 
“怎麼樣,不錯吧 ?”
 
“你怎麼發現這個的 ? 頂好超商 ? 遠東百貨 ?” 我不禁驚呼
 
“台灣真是繁榮啊,連這些地方都有頂好跟遠百,服務上層階級的嘛。沒有開路上去,卻每戶都有停機坪跟直升機,表示這些人都是直升機進出或是爬原始叢林上去。每戶兩百坪起跳,而且你知道他一坪只賣多少錢嗎 ? 台幣五萬喔”
 


“你哪來這些資訊啊,這聽起來超詭異的”
 
“這你就別管了,你聽我說,從左邊算來一號別墅是鴻塑集團現任董事長王台強所居,二號就是屬於我們公司的執行長蔡親為,三號是食品大亨台雞集團章中心的別墅,三十棟別墅,除了還沒售出的最後一號,每一棟住的都是在台灣有頭有臉的大亨,而且他們都是在”二十七歲”時買下別墅的” 除瑜激動的說
 
"二十七歲? 那時張中心不是還在美國嗎 ? 我問道 "
 
"但售主傳來資產登記證上,我明明白白的看到了就是屬於他本人。我為了買這個別墅,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在調查呢" 除瑜有點自豪的說 "而且,從台東鹿野鄉一路往上直直爬,不消八十公里就可以抵達,這裡拜去看房,如何 ? 正好我最近新婚,買個別墅讓我們夫妻假日來放鬆,而且啊,我們也27了吧,依現在的儲蓄加上貸款,我還買得起這個別墅。搶下最後這一戶,說不定下一個台灣大亨就是我咧"
 
"……………….."我沉吟了一陣。我並不是一個不喜歡接觸新事物的人,但在社會上....不,身為人,打滾這幾年,這件事讓我趕到最多成分是…..危險? 對,不是詭異、不是好奇,卻是危險。可我也藏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好,這個禮拜,我陪你走一趟" 我答應
 
"放心,我們開車到那裏,然後走八十公里就到了"除瑜一派輕鬆。
 
"是<直線>八十公里歐"我不禁苦笑


 
----------------------------------------------------------------------
 
於是三月的某個週末,雖然沒有下雨,但天氣還是稍涼。目標看起來緯度不高,我跟除瑜在都有準備登山杖、小外套、指南針、開山斧等登山工具。
 
由於此非人為開拓的山路,異常的難爬,但依稀還是可以找到路上去,指南針也沒有問題
 
"只要一直往西走就會到了,你看,<依西>可以找得到路走呢"除瑜笑道
 
"很難笑"我回道
 
往上爬了不知道多久,沿路我也沒閒著,看到有趣的貝殼,石頭,都會多少拿起來研究一番,收集起來。畢竟都可能是小說取材的重點,爬著爬著,終於到了一個老舊的門庭院前。
 
該門庭不算高聳巨大,只是因為有平坦的庭院與庭院中與熱帶植物不相襯的木棉樹,才讓我們看得到它。
 


"看Google map指示,應該是在這裡了"
 
該木造門庭的古舊顏色似乎在默默的訴說自己遠久的歷史。共有三個門,三個門都窄得只容許一人通過
 
是日已是晚春,滿庭的木棉樹開始謝了,看起來真美。我從地上撿了兩朵木棉花準備回家留做此行紀念。
 
"要不是你有調查,我還以為自己遇到"魔神仔"我笑道"排除繁忙的工作,爬爬山,似乎也是種享受"
 
(魔神仔,傳說古代住在山裡喜歡開登山客玩笑的怪物,會讓旅客看到幻覺、吃大魚大肉,睡舒服的床,但隔天醒來嘴裡與腹部都是蚯蚓泥沙)
 
廚餘三步併作兩步敲中間那個門 "請問主人在嗎 ? 我是想來買別墅的張除瑜"
 
"恭候多時,請進來吧"
 
三個中國古代僕役打扮的人同時將門打開,並退到主門前待命。此三人除了面色蒼白外,其五官四肢並未有什麼太大的差異或特色


 
中間的門什麼都沒有,右邊的門旁有個登山杖架,而左邊的門旁有個衣架
 
我因為實在熱,所以就先把外衣脫了,走進左邊的門掛在衣架上,再將登山杖掛上架,而除瑜則先走進中間的門,看看四周,再把登山杖掛上,最後再將外套脫掉放在衣架上。
 
兩名奴僕將我們的東西收拾走之後,又各跑到我們面前待命。那位站中間的奴僕說道 " 歡迎兩位大駕光臨,我是這裡的僕役長。先跟各位說聲抱歉,老爺子不喜歡非自然用品,手機是可以帶的,但請把各位的手機調成靜音,除此之外,請將有非自然加工過的物品留在此處,不好意思,我們要搜身"
 
"搜身"有沒有搞錯 ?"我可不是來這裡被當犯人對待"
 
轉身就是要走,張除瑜拉住我"都到這了,配合一下,幫個忙嘛。"
 
我才勉強翻過身來讓那兩位僕役搜身
 
結果耳機、皮帶、瑞士刀、筆電跟平板電腦都被"保管"了。這邊的主人到底是誰啊。
 


"不好意思,裡面請" 在搜身完畢後,僕役長帶我們穿過長長的長廊,經過一個假山水池,做得壯觀中有細膩,巧奪天工,最後到達古典風味的中國古式房間有一個方桌斜放在窗邊,桌上放著一壺泡好的茶,四杯酙好的茶水,兩旁站著有兩個僕役,穿著藍衣,帶著藍帽,一語不發
 
"請各位稍等,我這就去請主人過來"僕役長行個禮,把門關上
 
除瑜馬上在靠窗的座位坐了下來,陽光雖然刺眼但溫暖。說道 : "天啊,這一路上好累"除瑜抓起桌上的茶一口就乾了下去
 
"欸,我真的覺得怪怪的,我們行事說話要小心一點"我本來要坐除瑜對面,但因為想到到時要與"主售方"對談,我還是坐他旁邊,但沒有喝茶
 
"說到怪怪,兄弟,聽說這個主售方的脾氣很讓人摸不著頭緒,說不定講一講不賣我了,那就請你幫我買啦~~再過戶給我,我會給你錢的,你是個Sales,在這筆交易上幫點小忙,不會讓你吃虧的"除瑜說道
 
"我不是說那種怪…."
 
正當我要說話之際,門突然被拉開了,僕役長出現在我們眼前
 
"張除瑜先生,主人不能見你。您已經用掉三次機會了,您已經<失敗>了,請回"
 
"你,你說什麼" 除瑜突然站起來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不是要請主人來跟我談生意嗎 ?? “
 
"僕役長先生,你可以告訴我們,我們為什麼會<失敗>嗎 ?" 我好奇的問
 
"當我們在人生的時間流逝中,不管是事業、愛情還是親情,都會面臨<選擇>"。僕役長不急不徐的說 “而這些選擇通常都是成王敗寇的關鍵點,有時,選擇會有小小的提示可循,但要獲得大成功,幸運跟觀察力,都是不可缺少的力量”
 
"張除瑜先生,你的第一個錯誤選擇在門"僕役長繼續說"正確的答案是<左邊的門>"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張除瑜大吼
 
"當然會的,首先,依照禮節,中間的大門不可走,就變成了二選一。根據你們爬得滿身大汗,要先脫外套是合理的,所以左邊的門是正解。雖有點靠運氣,但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僕役長繼續說道
 
"你的第二個錯,就是行走於走廊時,必須要<選擇>行於一旁。剛才我在帶你們過走廊時你走的是中間,沒錯吧,我們主人不喜歡無禮之人"僕役長瞪了張除瑜一下。
 
“而你接下來的錯就是在等主人來訪前,先行入座,且選擇坐在<主位>。”
 
"主位 ?" 張除瑜問道
 
"一群無禮之人” 僕役長不屑的說 "東邊靠左的席次是主位,其斜對面為(客)上位,也就是說,你應該要在離窗兩席的其中之上位等候,而非<靠窗主位> "
 
"最後"僕役長說道
 
"還有最後? "我問
 
"在四杯茶杯裡你應該要喝上位那一杯,才是正確選擇,也就是主位斜對面,上位那一杯。主人會坐主位,你未等主人先入座用茶,這個送分題也被你敗掉了。"僕役長滔滔不絕的說。"算了,反正你到時也會坐到末位去,雞同鴨講"
 
"所以" 僕役長拍了拍掌 ”各位請回吧,你們這輩子再也找不到這個地方了。”
 
再也找不到這地方…大亨的別墅這太詭異了吧 ! 難道….我們正在跟<山神>打交道 ?
 
突然"碰"的一聲,原來是張除瑜跪下不停磕頭。"僕役長先生,以上我知錯了,煩請稟報主人,除瑜無論如何都要買下這塊地,請主人<再給一次機會>"
 
"夠了,除瑜,我們走,這裡不該久留"我拉著他,他還是跪在地上不肯起來
 
"喔…….."僕役長說道”好的,感念張除瑜先生有這份心,我這就去詢問主人的意思”
 
門漸漸被闔上。張除瑜才被我用力拉起來
 
"你瘋了嗎,這裡很明顯就是有病,接下來就是有危險啊,你沒看我們進來時,還飄著茶花,現在外面卻飄著楓紅,現在是早春耶。這個庭院絕對有問題,這不是魔術,這裡很明顯不是人類居住的場所"我拉著他的衣領"能全身而退再說"
 
"我才不管,就算是我們誤闖桃花源,我也要把那有如神之般的力量拿到手。我聽說這不是每個人都能查到的,也不是每個人用Google空拍都可以看到的…在你之後我找了好多人同行,看不到就是看不到,看得到的,就你我二人了,這是神賜給我們的機會不是嗎???"張除瑜狠狠掙脫我。
 
當我們在吵的時候,門漸漸滑開了
 
"張除瑜先生,您實在非常幸運,您得到<再一次>的機會"僕役長說道
 
"耶~~~感謝您!!!!!"
 
真的那麼簡單 ?? 我心裡想
 
"但是在此之前,你要先把之前所賒欠的帳款付清"僕役長說道
 
"你說什麼!"我開始有種不好的預感
 
突然,張除瑜手機響了,他開始講手機….約莫三分鐘後,他的手機掉落,呆呆的划坐在地上
 
"除瑜,除瑜你怎麼了"
 
"我剛剛結婚的妻子,以及父母...今天同車出去玩….剛剛遇上嚴重車禍,每一個都受了致死的重傷,被推進急診室….."
 
"一個選擇正確,離成功進一步,一個選擇錯誤,失去一樣心愛的東西。你剛剛錯了四步,所以….喔….你第四重要的東西是自己的生命啊 ? 那就取走你的生命吧,我們會吸收你的靈魂,讓你在這裡一輩子當奴役魁儡"僕役長不疾不徐的說道
 
"你太過分了吧,"我大吼。我終於知道打掃庭院,端茶那些不會說會的奴僕是哪裡來的了
 
"我,我不要買了,把,把我爸媽還給我,把我的妻子還給我!!"張除瑜抓著僕役長的腳苦苦哀求。
 
"來不及了,說話要算話,你的靈魂,我就接收了”僕役長手一拂,張除瑜突然兩眼無神的倒在地上
 
"喔,是你要求的,要再給你一次機會對吧。可惜你已經不能前進囉"僕役長摸摸擋在地上的張除瑜。
 
"好吧,考驗結束" 僕役長說道 "至於胡甲濘先生,您沒有說要買,所以沒有進入這場選擇的競賽,恭喜您了,僕役,帶他出去。" 其中一默默不語的僕役拉起我的手臂,企圖把我往外拉。
 
"不,還沒有結束"我甩開那個僕役的手冷冷的說"我要買,我是張除瑜失去購買力後的頂替人。
 
"是嗎" 僕役長用手按在張除瑜的腦門上,過了兩秒後,說道 "你是對的,他說過這句話。那麼接下來就由你來進行選擇了,請讓我去跟主人請示"
 
"等一下"我喝道"有件事情,我要上訴,馬上把我的指南針送過來"
 
僕役長遲疑了一下,說道 “…你這小子…好,拿給他"
 
其中一位男僕飛奔似的將指南針拿過來。
 
"你自己過來看"我喝道
 
僕役長深吸一口氣,走過去看指南針,指針竟往"北"指,意思是,現在的主座,上座,全反了過來
 
"是磁石吧"僕役長說道"那又怎麼樣"
 
我將沿途撿到的磁石,放在指南針下,將指南針附近的磁場<逆轉>
 
"關係可大了" 我繼續說。 "你剛剛說張除瑜所犯的四個錯誤選擇是< 1.選錯門 >、< 2.選錯走道 >、< 3.在主人入座前入座 >以及< 4.喝錯方位的茶 >,但是3與4並沒有先後關係,所以就算在主人入座前入座,還是可以喝對方位的茶,而你所解釋的方位,就是"東邊靠左為主位、其斜對角為上位。所以依照我這個指南針的指示,張除瑜喝對了茶,而我該時為末客,也沒有坐錯位,這不能算一次選擇錯誤"
 
僕役長道 : “那只是你在狡辯罷了”
 
"喔,是嗎" 我整個就是豁出去了 "那請問你們在座有哪一人在張除瑜喝茶瞬間,可以證明你說的<東方>就是磁力線東方?那時會不會有太陽黑子,磁場反轉發生,或我那時就將口袋裡的磁石將方向轉位???"
 
兩個奴僕搖搖頭,僕役長怒道 : "這根本是詭辯!!!自古以來,建築的東方就是東方"
 
"建築的東方也是用磁石量出來的。既然你不能證明當時的東方為正確的東方,那他就沒錯,既然如此,你就沒有立場說他<選擇錯誤>"我也嚴詞回應
 
情急之下搬出這套<薛丁格貓箱>*1理論,自己也真的是打走一步棋算一步棋。不管怎樣,先把張除瑜的靈魂凹回來再說。
 
當我跟僕役長在爭吵時,張除瑜慢慢回神了。"我是誰",我在哪??
 
"看來主人心底同意我的說法呢,<僕役長大人>,或我應該叫你<山神大人> ?"我冷冷笑道
 
山神俯瞰(雖然他並不高大)我一眼,說道 : "是,我是山神,而且我是專管土地孕育人才的山神。我們這裡是聖地,是為挑選出精英份子的聖地,我們會邀請有資質的朋友來這裡考驗他們,才有辦法幫這塊土地孕育出真正的精英。當初章中心、蔡親為等人都是一次過關,靠的是運氣、觀察力跟勇氣,可不像妳們這樣打打鬧鬧。一路過關的人,得台灣土地靈氣庇佑加上自身資質與努力,不可成功、健康且長壽"
 
"想成功要靠你,我寧願不要。"我大吼 "這邊這堆空殼僕役又是怎麼回事"
 
"這些是已經失敗,還貪心的請求再一次的人,一直輸到自己的靈魂都輸出來,可不是我逼得。"山神說得一派輕鬆
 
"我活過來了嗎 ??"除瑜問道
 
"是啊"我回答"我救了你,但你的妻子、父母還被扣留在這個殺人不眨眼又好意思稱自己為神的家伙身上"
 
"哼,隨妳們怎麼說,購買流程還沒結束,現在張除瑜醒過來了,購買權又回到他身上了"山神道"我們繼續吧"。
 
"除瑜"我問"你現在還想買那個房子嗎?"
 
"不了。我現在只想把我家人救回來,然後扁他一頓"除瑜說道"其實妳們的對話我在夢中依稀有聽到。我決定不要了"
 
"不管你買不買房子,考驗還是要繼續進行,你還有三個人的命壓在我這裡。"山神說"除非你贏過我,或是通過考驗"
 
"除瑜,耳朵借一下"我跟除瑜說了我的計畫
 
"沒問題嗎???"我問
 
"沒問題"除瑜說"OK的,OK的"
 
"山神,我請求與您玩一個遊戲。一個選擇的遊戲"除瑜對山神說
 
"喔 ? 遊戲 ? 說來聽聽
 
"我們就用這個來玩"張除瑜拿起桌上的杯子,並將已經冷掉的茶裝到表面好像出現一層有弧度的膜,即將滿出來。
 
"用我們的硬幣。每個人輪流放硬幣進去,水不能碰到手。硬幣數不限,直到投入硬幣滿出來的人為輸。如何 ? "
 
"哈哈哈哈哈哈哈" 山神大笑 "很久沒有人敢跟我一對一挑戰啦,現在年輕人好像真的有點不一樣,好,奴僕,拿他們的硬幣出來。"
 
眼神呆滯的奴僕馬上三角併作兩腳,將我們帶來的錢包帶過來。
 
銅版灑出來,五十、十、五、一元都有(會有那麼多是為了不要抱著深山裡的自動販賣機淹死)。
 
山神道 : "張除瑜小弟,我的一個奴僕監視你,而你帶來這位小弟監視我,沒問題吧"
 
"可以,我先來囉"
 
"等一下"山神大喝 "奴僕,搜他們身,省得又跟我玩把戲”
 
我一路上撿的石頭葉子都被掏空了
 
山神幾聲冷笑 "等下,我這邊的籌碼是你的三個親人,你呢,張除瑜 ?"
 
"當然是我的靈魂,胡甲濘的靈魂,還有胡甲濘的臉啊"
 
我笑到在旁邊滾來滾去
 
山神閉著眼睛似乎在感應這句話的真實。然後笑了出來 : "胡甲濘小弟,僅次於你生命的竟然是臉蛋啊"
 
我笑著說 : "廢話,男人可以丟命,不能丟臉啊,除瑜真了解我"
 
“誰教我們是兄弟嘛”
 
山神說 : "好,那我就大放送。三個靈魂一氣全賭,我就只放一次硬幣進去,如果接下來你還可以再放任何一枚硬幣進去,就算你贏"
 
"喔,對我們那麼好"甲濘說
 
"可惜你們做不到"山神用手觸摸著桌子,良久良久
 
然後拿了一枚五十,兩枚十,一枚五跟兩枚一,輕輕,輕輕的放下
 
硬幣滑落水底,但水的表面型成一個椭球,就快要爆發了。但他還是在那裏靜靜的,靜靜的。
 
"我是山神,我對斜度、土地的震動跟大氣的力量最了解。你能再擺下一粒沙,就擺擺看啊。"山神頗為自傲
 
"喂,小聲點,別讓聲音把水潑出來"甲濘說道
 
除瑜挑了一個一元硬幣,圍著桌子一直繞,繞到窗戶那一側,手在杯子上方空中遲遲不敢放,就這樣過了快一分鐘
 
"你在等什麼,等茶蒸發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山神笑著說
 
輕輕的,慢慢的。一元硬幣從杯子邊緣划了進去
 
鏮,一元硬幣與底下金屬發出碰撞聲響
 
水,沒有流出來
 
“好險好險"除瑜露出勝利的表情
 
"什麼" 山神表情轉為錯愕 "我的計算,不可能失誤啊,他不可能…他"
 
滴滴滴滴滴,甲濘的手機鈴聲響了,接起來講了幾句話
 
"除瑜,你家人沒事了,剛剛醫院打你手機沒接,大概是摔壞了吧"我笑道
 
"成功啦!!!!!!!!"我跟除瑜抱在一起歡呼
 
"啊" 山神突然頓了一下 "奴僕,快去翻除瑜的手掌”
 
要躲都來不及躲,說時遲那時快,除瑜的手掌被抓住翻過來,貼著一片濕的山木棉。
 
"原來你繞到靠窗,是為了讓陽光照射,使僕役看不清你手上這片山木棉正在用尖端吸水,我們只是以為你是遲遲不敢放……哪來的 ?" 山神恨恨說
 
"甲濘塞給我的啊,我把他藏在袖子哩,搜身時沒被搜走,就這麼簡單"
 
"你這是作弊" 山神說 "你們知道觸怒神的罪是很重的"
 
房的裡的壓力突然變得很大,氣流被掌握了,地開始搖晃,杯子茶壺掉了一地。
 
"隨便你怎麼想,反正當你放出靈魂時你就是輸了。我也不認為使用神力知道水杯表面張力極限是多少是用正當手段,彼此彼此,我們可也沒犯規。我們不買房子了,難不成你除了挑選人才還兼當魔神仔??"我也是真的生氣了,邊捂著頭邊回嗆了一番。
 
突然,一切都靜止了。房間消失了,庭院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
 
我們臥做在一個巨石平台上,四周是叢林,剛剛我們所看到的一切事務,都不存在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欣賞妳們兩個。好久沒有那麼開心啦,有緣再見"
 
山神的聲音迴盪在我耳旁我左看右看,除瑜已經坐在我身旁發呆了。
 
"怎樣,還想買別墅嗎 ?" 我問
 
"哈哈" 除瑜兩聲苦笑,搖了搖頭 "多賺點錢在北部買個好一點的好了"
 
“這樣才對嘛” 我架著他老兄的肩膀,就像大學一樣
 
------------------------------------------------------------------
 
除瑜的家人所受的致命傷都奇蹟似的回覆,連醫生都不敢相信
 
除瑜也不會丟Message找我一起去買別墅了
 
不過打開Google Map,那有庭院、直升機、丹題咖啡跟遠東百貨的桃花源依舊在,但我可不想再去那裏找自己麻煩了。
 
而且我相信,成功,不一定要那個啥山神加持,要是是因為有那啥山神加持才會成功,那靠的不是自己。靠自己才有趣。
 
未來有一年,賺點錢,在北部買棟好別墅吧。我想除瑜也是這樣想的
 
別墅-完
 
*1薛丁格貓箱理論 :
 
只要沒有把箱子打看,就永遠可以支持己方論點是對的(貓活著或貓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