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督,赤城又將資材吃光了,我們快要連伙食都負擔不起。」擔任秘書艦的Z1說。

  
提督嘆一口氣放下筷子,他實在啃不動免洗筷泡成的竹筍。要不是沒有半只輕空母,這個窮鎮守府那會養著赤城。自己吃不飽就算,繼續下去連艦娘們都要餓著肚應戰就太不妙。 得想想辦法…… 

  「提督那珂醬們回來了!」小破那珂跟三隻無傷那珂征戰回來報告。 

  「戰果怎樣?話說你們不是剛剛才出擊嗎?」 

  「赤城被開幕魚雷大破!」那珂們異口同擊說。 





  Fuck you 赤城.  

  「算了算了,負傷的入渠,其他就補給休息。等等,你們艦娘一泡修復劑和入渠就可以復原?」 

  「是的,只要我們沒有沉掉就可以。」 

  「喔喔,是這樣嗎。」 

  那珂們就此離去,明明四隻都是那珂,沒有一隻能順手關門。肚子咕咕作響,實在沒餘錢買自己的食材,提督繼續啃他的竹筍。 現在真想吃火腿呀,又香又軟。





  
 Z1關掉門後又整理書架,可是不太夠高,只得頂著腳尖挺直腰擺弄書籍,本來就夠短的深色連身裙再被提起一點點,露出比平日更多的白晢大腿。就算她伸直了手距離書架的頂層仍有一截距離。

  提督本想過去幫手,Z1已跳起抽走一本書,再一跳將書放回完位。從起跳到著地再起跳,兩條腿都在提督眼前晃來晃去,甚至能看到些許屁股。
 

  「是的,只要我們沒有沉掉就可以。」 

  腦裡閃過那珂的話。提督吞了吞口水,再次放下筷子說:「Z1,一會兒到工廠改造室吧。」


  
Z1來到工廠旁邊的房間,這裡本身預留是明石的專用改造室,可是提督之前不小心解體了明石的艤裝,氣得她出走到其他鎮守府,房間就空置了。 





  「提督叫我過來做什……」強烈的電流讓Z1瞬間失去意識倒下,軍帽也掉在地上。 

  「Z1,Z1,醒醒吧。」 Z1完全沒有反應,提督也揑一把冷汗,幸好之前將電擊器改造過。本來防止赤城搶食襲擊自己的武器,居然用來電暈Z1,心裡有點抱歉 。 

  「只,只不過是實驗啦。」 

  提督將Z1平放在工作台上,脫去她的鞋襪,一對生足就在眼前。由於Z1是驅逐艦,肯定沒有輕巡戰艦般高大,雙腿沒有肉感滿溢,反而是線條優雅,如同高檔瓷器散發柔和的光澤,在深色裙映襯下更勝雪。雪摸上去是冷的,濕潤的,瓷則是乾燥冰涼。那Z1又是怎樣? 
 
  提督脫下手套,刷了刷因緊張而濕透的雙掌。同時從兩邊腳尖,腳跟,腳踝,小腿肚滑上去,手指一路伸進裙裡卻遇到一點障礙。 是內褲。換著平日,艦娘的內褲就算看一眼也樂不可支,現在卻覺得有點不爽,褪下就隨便放到一旁。艦娘最隱密的部位雖然看得見,那方面果然還是想看她醒著的各種表情。 

  再來一遍,這次要集中精神更加細心去品味。Z1的肌膚可說是全鎮守府最白,又未至於秋津丸般蒼白得像死人。摸上去比任何一種果醬都要幼滑,她本身就是極品的牛奶醬。手稍加一點力就能感受到柔軟的肉,而且微微暖,還感受到脈搏在跳動,當然比不上提督現在的心跳強。 

  有些熱,而且光是雙手也不夠,反正沒其他人在,提督乾脆脫光上身。將Z1一條腿擱在肩上,另一條抱在腋下,這樣就能同時享受兩種觸感。小腿肚像枕頭墊著肩膀,靠上去碰到骨頭有點可惜,不過隨著動作不斷摩擦又似在按摩,而且很輕,放多久都不覺累。





  手臂整整一圈包住大腿實在太捧了,簡直是個高級抱枕。無論手臂肌肉一鬆一緊,大腿肉都填滿了空隙。緊貼住腋下的部分甚至是透心涼,好像從Z1身體裡吸收了什麼似的。
 

  空出來的雙手抓住屁屁,這裡大概是Z1身為驅逐艦最豐滿的部位。兩邊都是一手能把握,可是肉都從指間漏出來。屁屁比大腿要有彈性,像兩块怎也揑不碎的布丁。說起彈性,提督想起自己以前吃布丁總要用湯匙輕碰幾下,看著感覺很治療。 

  想看屁股的話就得翻轉Z1,可是這麼一來就沒法享受小腿枕了。 提督正為此苦惱,不自覺地提起腰,Z1的腰也跟著被抬起。 

  女孩子很柔軟的。 

  提督靈機一觸,小心地翻轉後,兩條腿都各自抱在腋下,再抬高一點,小腿肚就從後按到雙肩。 

  「嗚喔……」提督不禁發出讚嘆聲,這個位置太完美了。不單是兩倍享受,精緻的足部也近在眼前。 不知道按下腳掌的穴道Z1會叫出什麼聲音?提督心裡癢癢,為了防止自己按下去,忍住只用手背來回撫遍平滑的足底。

  十指交錯在葡萄之間,令人有衝動摘下逐粒吞進肚裡。平日Z1抵著下巴思考的樣子很可愛,現在逗逗她的腳跟再吻一下算是過足了癮。
 

  把連身裙往上折幾回,略顯鵝蛋形的屁股就暴露在白光燈下。吹彈可破的質感完全是品質上佳的牛奶布丁。手窩成湯匙狀,輕拍一下。





  
 「啪」一聲,屁屁晃了晃立即恢復原狀。整個過程太快,提督恨自己的動態視力捉不住那奇妙的瞬間。 提督落捉眼力,手拉遠點,再拍。 這次的聲音稍為大,但一樣跟不上晃動。提督很賭氣,抓緊Z1一邊屁股,另一邊則用更遠的距離和更大的力度拍下去。 

  「啪」,「啪」,「啪」,「啪」 一連十多下,怎也不成功。 

  「再,再來一次。」 提督停下了手,Z1的屁屁已滿佈抓痕掌印,泛起一片紅。居然玩過頭弄傷了她,提督打從心底覺得抱歉,雙手順著形狀輕撫。

  
 「咕嚕嚕。」就算眼前多麼秀色可餐,肚子卻從未填飽。極端的飢餓感沖昏頭腦,提督視線短暫模糊又恢復清晰,唾腺突然失控似的分泌了滿口唾液。 帶點紅的屁屁看起來像個仙挑,將臉湊進去感覺溫熱的。加熱過的水果要比之前更鮮甜多汁,提督使勁地吸,發出很響的聲音。

  再次將Z1翻回正面,一路順著雙腳輕咬。再到腳尖,再也抑制不住把葡萄送進口中的衝動,用舌頭盡情啜弄搞拌,不時咬咬薄薄如糖片的腳甲。
 

  稍微解解饞後,提督終於要開始實驗。

  
Z1在工廠的工作台上醒來。 





  「醒了嗎,我剛來你就倒下了,你沒事我就安心。」 

  「提督你還未吃中午?」

  
 「吃了,但不是那碗竹筍。」 

  「那會是什麼?」Z1又抵著下巴歪起頭。 

  「秘密。」 

  提督向她耍了個鬼臉就離開,空的高速修復桶也藏得很好,Z1從背後看不出半點端倪,只怪自己可能睡眠不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