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風和日麗的下午,即使秘書艦大井不知跑到那裡去,提督仍享受一個人處理文件的寧靜時光。調皮的微風突然吹走手中的文件,提督探身伸手試圖抓回它。 

  「摩耶大人改二囉!」

  摩耶如暴風般撞破門衝入提督室,順勢一腳跨到提督桌上,鞋跟正好將提督的手掌連同文件釘在一起。
 

  「是內褲喔」和「頂你快搬開腳」兩種想法引起激烈的爭鬥,足以令提督腦袋短路。 

  「手,手……你的腳。」





  結果是痛感贏了,畢竟驅逐艦以上的艦娘大多穿高跟鞋。平日很好看,現在笑不出。

  「呃。」

  摩耶低頭一看,稍稍移開腳,心感不妙。

  那個速度,那個力度,手沒被當場釘穿已是萬幸。
提督身為了解眾艦娘性情的超然存在,深知摩耶下一步。 

  「我還有事就走先了……嗚啊!」 話音未完,提督抓住摩耶的腳和屁股使勁一拉,整個動作行雲流水。





  摩耶回過神來已經面對面騎坐在提督身上。這次換提督兩臂像大拑般牢牢地夾緊腰部,摩耶見逃跑不成,就使出連環拳,提督乾脆將臉埋在她的胸裡躲避。
 

  胸口上灼熱的氣息與滑溜溜的物體令摩耶不住地掙扎,直到側腹傳來異樣。 

  「果然是改二追加船腹嗎。」提督揑起一撮肉說。 現場一片寂靜,連風都停下來。 

  普遍來說艦娘的身型都相當標準。摩耶身為雖然比戰艦小一號,身材同樣火辣,唯獨船腹多了層肉。這層肉肥瘦適中,遠看在胸部烘托下腰身仍很漂亮,只有摸上去才能發現。 

  摩耶本想舉起手刀制裁提督,卻突然使不出力氣。





  「你該不會改造完沒補充燃料就衝上來吧?」 

  摩耶鼓起兩腮別過臉去。 

  「真沒你乎。」

  提督從抽櫃拿出一罐可樂般大小的燃料,這本來是拋出窗外引開赤城的誘餌,幸好提督室一直備有三四罐,少一罐仍足以對付赤城。
 

  比起讓摩耶恢復活力,提督決定先報復一下,於是把燃料放回抽櫃,將她置於桌邊,拍拍那祼露的肚皮。 

  「你,你,你打算做什麼?」
  
  「你知道什麼是Beat box嗎?」
 

  「打盒?」 





  「是這樣。」 

  提督以摩耶的船腹為樂器演奏起來。

  Beat box的基本技巧是運用口,齒,舌和喉嚨去發出多種聲音。嘴唇印在肚皮,一吸氣,肚皮肉立即填滿空間,徹底鎖住空氣。壓縮到極點再釋放,響亮的音符就隨著震動而誕生。 

  狀態不錯。

  
 「等……等一下!」 

  很吵。 

  提督摘下摩耶的帽子,剛好用來塞住她的嘴巴。難得的好樂器,即興來一曲吧。 





  除了剛才的基本音外,還加入了滑音。從肚皮的正面落到側邊,隨著肉的分佈不同,音被延長之餘,也產生變化。時而拉平來提高音階,反之堆起肉轉成低音。最長的滑音是環繞整條腰,足足將摩耶轉了一圈。 

  叼起肚皮,讓舌頭彈跳於上下腭和肚皮肉之間,拍子也變得更快。 

  隨著演奏到高潮,腹部的起伏愈來愈激烈,大大增加難度。對提督來說,正是增加樂曲變奏的好機會,稍稍走音都成為特色。

  即興曲每每在高潮中結束,是時候用肚臍作結。 

  為了提昇音質需要做點準備功夫。提督以門牙撐開肚臍,放入舌頭濕潤每一個角落時。摩耶猛然收緊腹部,待提督灌滿唾液後反而放鬆下來。一條銀絲變成漣漪,此時摩耶的肚臍就像午後的湖泊般亮晶晶。 

  樂器已經調好音,提督擠出自己肺部所有空氣,對準肚臍抽吸,連腰都一同吸起,再用掙脫真空吸盤的力度分開,震動經湖泊增幅再傳遞到肚皮。 

  「啵嗚」

  
清脆響亮的一聲。儘管嘴巴被塞住,摩耶仍同時叫出高亢的和音





  即興樂曲就此結束,提督和摩耶都差不多出了身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