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鎮守府依舊平靜,提督的工作卻絲毫沒有減少,皆因秘書艦是初雪。

  初雪窩在牆角打機,任由文件報告書散落在提督桌上。對她來說,沒有比當秘書艦更舒服的差事,既不用出擊,也免於遠征。

  提督受不了說:「初雪,幫幫手吧。」

  「不要,我很忙。」

   一連幾日的秘書艦都形同虛設,大井至少會整理好文件,留下飯餸才跑去找北上,這個初雪只是將秘書艦當成休假。上次提督狠心不煮她的份,她居然連即食拉麵都準備好,而且配料比提督的杯麵豪華得多。 





  提督身為鎮守府最高領導人,斷不能對此坐視不理。 

  「初雪,求求你了。」 

  提督向正沉迷打機的特型驅逐艦下跪。  

 「Game Clear,讓我休息一會。」說罷就準備席地而睡。
 

  「一會,就一會吧,好嗎?」 





  「不要碰我。」 

  初雪拍開提督的手,提督看到她懷裡的遊戲機不是平日玩開的PSP。 

  「難道是Switch?」 

  「嗬,沒想到提督也知道呢。」 

  雖然艦娘也有糧出,可是鮮少獲批外出,所以她們各種訂單全都寫提督收。每逢節日提督乾脆在鎮守府門口擺設臨時辦公室,方便收貨。郵包名每每是曖昧不清,反正簽收後由她們自行分配,偶爾也會有艦娘炒賣貨品。 





  忽然想起有關Switch的新聞,官方在卡帶添加世上最苦的物質,防止幼兒吞食。就算是驅逐艦都幼極有限度,這點不用擔心。 

  不對。 

  不一定是幼兒才會這樣……這個鎮守府還真是有艦娘會將一切吞掉。 

  赤城! 

  提督不由得咬牙切齒,畢竟兩人的鬥爭差不多跟鎮守府歷史一樣長,而且提督幾乎沒有贏過。 

  現在是時候燃起反擊的狼煙了。 

  「初雪。」 

  「什麼,你笑得很噁心啊。」 





  提督從抽屜底摸出一大疊錢塞給初雪。

  「艦隊回來了。」赤城前來提督室報到。 

  提督端出伊良湖製作的和菓子說:「辛苦你了,赤城。」 

  就算表情不變,還是被漏出嘴角的口水出賣了。果然下一刻和菓子就葬身赤城口中,提督也露出「計劃通」的奸笑。 

  「好好食……噁!」 

  赤城突然感到某樣片狀物體在舌頭滲出令人作嘔的苦味。 

  「不會讓你得呈!」 





  提督將成袋Switch卡帶強塞進她嘴裡。更強烈的苦味從紗袋湧現,然而體積過大卡住上下顎,想吐也吐不出來。赤城雙腿發軟,被提督順勢推倒騎在上面。 

  徹底拋棄手段和面子,提督現在對赤城在自己胯下苦不堪言的景象感到無比暢快。由於被推倒時護胸和腰間甲板飛脫,一對又大又軟的胸部墊在提督屁股下。後腦勾被鐵屐接連飛中,不過只是小意思,征服的快感節節爬上心頭。 

  不過這樣還是不夠,遠遠不夠。 

  為了一清積存以久的壓力,提督蒙上赤城眼睛後,放棄將她五花大綁掛出提督室窗外示眾,轉為解禁自從成為提督就沒有用過的秘技。 

  「Twist of Fate!」 

  抱緊赤城的頭再轉身摔下去!說不定因為胸部卸去傷害,於是提督換另一招。 

  「Rock Bottom!」 

  卡住赤城胳肋再將她背朝地摔下去! 





  「Swanton Bomb!」 

  提督往牆壁起跳飛壓到赤城身上! 

  「Sharpshooter!」 

  「Figure 4 Leglock!」 

  「Camel Clutch!」 

  「Perfect Plex!」 

  「Razor's Edge!」 





  「最後一擊了!」提督使出最愛的大技:「Attitude Adjustment!」 

  接連吃了多套終結技,衣衫凌亂的赤城傾頭大字型攤軟在地板上。提督解開眼罩,拿走濕透的卡帶,好好欣賞她敗北的姿態。 

  黑髮散落一地,兩眼溢出汪汪淚水,全身被汗水沾濕,泛起光澤,衣服則透出肌膚和平日甚少見到的肚臍。兩頰染上嫣紅,幾撮髮絲貼到臉上。嘴巴一開一合,連帶頂著兩大球半融雪糕似的的胸口起伏不斷。 

  若是平日的赤城大字型睡沒什麼異議,現在這副模樣應該換個更合適的姿勢。 

  提督脫去她一邊白絲,碰到肉感十足的大腿時,憤然想起赤城食掉多少資材和食物。理論上食物不是艦娘的必需品,基於人道理由和士氣才會讓她們吃飯和甜品,偏偏赤城兩邊都近乎無底深潭。若不是提督狠心自掏腰包,上次鎮守府真的會全部歸零。 

  到底這豐滿的身體有多少由提督的血淚構成?提督憤而咬下去,赤城只有抽搐般的掙扎。要是有餘錢早就買牛排火腿食,即棄筷泡成竹筍什麼實在夠了。之後順手將顯出兩排牙印的裸足屈曲到疊到左腿上。 

  提督毫不留情地抓住赤城左胸搓弄,另一邊則吸滿一口肉再咬。兩邊一同使勁拉,赤城一度被扯離地板。   陷陷赤城臉頰,拿多幾撮頭髮繞過嘴巴,在頸則留下印記,雙臂再往上擺放。 

  「一航戰的……」 

  「很好很好。」 

  完全沒將赤城的話聽在耳裡,提督決不放過這美好時刻,拿出相機留影紀念。從全身到各部特寫,足足用掉三筒菲林。 

  提督抹一把汗說:「呼,大滿足。」 

  「提督,大建出結果了。」 

  初雪連敲門都懶,直接開門進來。 

  「嗚啊」一聲後又關門離去。 

  幸好是初雪。 

  提督回頭一看,突然有個黑影將自己按倒在地板上。 

  「怎,怎麼可能!」 

  赤城全身壓在提督上面,垂下的黑髮遮閉了四周和光線,使得提督只能注視她的臉龐。 

  微笑得來帶點迷幻的赤城很恐怖,而且愈來愈接近。 

  「提督也來嘗嘗啊。」 

  赤城捏緊提督的鼻子,又封住嘴巴。 

  「赤城你,好痛……苦!」 

  赤城灌進極澀的唾液,用佈滿苦味的舌頭徹底滑過提督每吋味蕾。提督實在很想擺脫,無奈腦袋對氧氣的渴求驅使他主動吸住赤城脷尖。赤城不時用口供氣給提督,將這個情況無限延長。 

  雙管齊下又痛又苦令提督意識一時迷離。回過神來,兩手伸進赤城腋下狂搔。赤城立即縮手夾緊,忍不住咯咯大笑。沒多笑幾聲就累倒在旁邊。提督也沒氣力進一步反擊。 

  剛才一瞬間提督回想起好些往事。 

  那時赤城從大建熔爐來到這個鎮守府,海域攻略取得很大突破。 

  「提,提督,我真的可以吃嗎?」 

  赤城對滿桌飯菜口水直流,雙眼放光。 

  「當然可以,全是為了你而煮的。鋁土也隨便吧。」 

  「那我不客氣了!」 

  至於當時的秘書艦是誰就忘了。 

  隨著艦娘數量暴增,就算不幸赤城獨佔鋁土,伙食都被攤分開去,提督也因公務日漸繁重沒再親自弄大餐,改交由其他艦娘在飯堂負責。 

  提督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 

  「算了,肚餓了吧?」 

  赤城割座向站起來的提督猛點頭,依舊兩眼放光。 

  提督開側門穿到提督室旁邊的鎮守府初代廚房,廚具全部堪用,可是食材只剩下即食食品。只要動動腦筋就可以弄出菜式。 

  同時為了防止赤城衝入廚房搶食,提督不忘鎖上四重鎖。 

  片刻,提督端出一碟碟飯菜,嚇見赤城將提督桌上的文件整理得井井有條。 

  都忘了這家伙的文書方面不亞於大淀。 

  提督才剛提起碗筷,赤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破竹之勢接連清空所有飯菜。 

  「赤城!」提督登時氣得起身拍枱。 

  赤城倒是走過來指著自己說:「在這裡喔。」   

  「嗚啊……」
 

  「那時赤城姐一下就將敵方全殲,超厲害!初雪,你有在聽嗎?」 

  「有呀有呀。」 

  初雪離開門外,悄悄合上門縫,兩人一同步向飯堂。 

  梗來源: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1733653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