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督食飽大井煮剩的咖哩後又準備埋頭苦幹。 

  門外咯咯作響。 

  「提督。」 

  提督身為了解眾艦娘性能的超然之人,再微細的差別也能輕易分辨。 

  「進來吧,鳥海。」 儘管樣貌,身材跟摩耶幾乎無異,一把烏黑長髮和眼鏡是鳥海的注册商標。 





  這個鎮守府只有鳥海和大碇兩位眼鏡娘是不爭的事實。 

  「提督現在要工作嗎?」 

  「是啊。講起來,摩耶人呢?」 

  「她被夕張拉了去做改二艤裝餘下的調整。」 原來不單沒有補充燃料,根本只是換了身衣服就踩上門,摩耶這家伙真是呢。 

  鳥海真是本鎮守府少有的良心。 





  真懷念鳥海初加入的光景,她可是最早改二的幾個艦娘,不少難關都是多虧她才能安然渡過。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跟鳥海的關係好像變得有點疏遠。 

  總覺得遺忘了好些事情。 

  不管了,若果不能如期交課,被大碇將自己交給香取親自指導可不是開玩笑,打死也不要。 

  鳥海從抽屜拿出投影鍵盤,跨坐在提督大腿,將投影鍵盤擱於自己鎖骨上,再徐徐解開衣服。 

  「提督,我準備好了。」 





  事情過於唐突,提督一時搞不清誰配合誰。可是工緊要緊,時間已不容許繼續猶豫,提督開了電腦後,雙手在鍵盤上就位。 

  嗯,這個感覺。 有點不一樣。 

  尺寸上的確不如摩耶,不過很有手感。 

  雞有雞味,講了等於沒講。 

  大概是鳥海的身體比較結實吧?跟摩耶的船腹相反,鼠蹊部的線條從前就很顯眼。 

  摩耶的鍵盤因為很易陷進去,用起來要花點技巧。鳥海則是感覺到綿軟之下有股韌性,指頭叩下去也有彈點來的勁道。 

  這種爽快感令提督想起以前在商場試用機械軸鍵盤,好用是好用,不過貴得可怕。 

  現時的經濟狀況大概連打字機都買不起。 





  有了上好的硬(軟?)件配合,提督登時幹勁十足。 看我一口氣完成所有工作! 此刻提督進入超集中模式,手腦之間的協調不斷提升,無限地接近零延遲。連鼠標移動都精確無誤,以最短的距離開關切換視窗。 

  只差儲存就完成了! 

  突然鳥海身體後傾,幸好鍵盤沒有滾下來,提督卻被強制登出超集中模式。 

  「對,對不起提督,我已經……」 

  鳥海半身癱在提督桌上,鍵盤理所當然地瀉向兩邊,隨呼吸大幅起伏。臉上滿是紅暈,眼鏡起了層薄霧,讓目光變得模糊。鼠蹊部線條也因後傾而延長,從上腹蔓延至被裙邊遮住的地方。一雙雪白大腿更是收攏相互磨擦。

  是好奇心嗎?提督有很大的衝動分開探索裙下的空間。
 

  此時身體比思考要快行動,鳥海的膝蓋已經窩在提督手裡。 





  「提督,不可以的。」 

  話是這麼說,提督稍為拖力,雙腿就被輕易分開。渴求的東西差不多要到手。 

  鳥海緊閉眼睛嬌鳴一聲。

  
 然而沒有然後了。 

  在看到的瞬間提督記起了一切,走向木櫃撥起電話。 

  「你好,這裡是憲兵部,有什麼幫到你?」 

  「我想要一打憲兵,地址是XX鎮守府。」 

  「沒問題,請留下你的名字,處理完提督後,我們會銷毀資料的。」 





  「我就是提督啊。」 

  「不用怕提督服復,請提供正確資料。」 

  「我都說了我是提督!」 

  「……那麼我們明白了,最快明天會將憲兵送到府上。」 

  提督一轉身,鳥海已經不見人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