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易請難送的十八銅人憲兵進駐鎮守府,連日被憲兵專用單裝炮轟炸,提督已經身心疲累,如今只餘下日夜工作的空殼。 

  「提督,咖啡。」 秘書艦鹿島放了杯剛泡好的咖啡在旁邊。 

  鹿島降臨鎮守府可是提督近來唯一的救贖,可惜她身兼宣傳部隊旗艦,能當上秘書艦的日子少之又少。 

  「謝謝你,鹿島。」 

  「提督不用休息一下嗎?」 





  「休息?」 提督突然淚如泉湧,鹿島一時手足無措,嘗試用手帕拭去淚水,可是淚水多得連白手套都被浸透。 

  「提,提督,請冷靜點一點。」 

  「鹿島!」 提督抱緊鹿島,滿臉口水鼻水淚水往鹿島的胸猛蹭。只有在這軟綿綿的溫柔鄉內才能放聲大哭。

  
 窗外傳出上膛聲,提督立即坐正繼續工作。 雖說要提督自己要求憲兵監視,不過好像逼得太緊,快要變成深海棲艦的樣子。鹿島也不忍心提督再消瘦下去,於是鼓起勇氣說:「提督,我們出街吧!就現在!」 

  「艦娘外出允許好像至少要批核一個月……」 





  「沒問題,我在便利店兼職已經儲了很多假,那邊要求催我清假。」 

  提督抽抽鼻子,吞吞吐吐地道出另一個難題:「可是我沒錢啊。」 

  「之前商品一口氣就賣光,那邊塞了很多佣金給我,平日都沒地方花。」 

  言下之意就是今日出街所有費用我包。 

  提督顧不上面子,連忙點頭,只想盡快離開憲兵的視線範圍。 





  「那麼十五分鐘後倉庫門口見。」 

  「半小時也可以呀。」

  
 「已經習慣了,嘿嘿嘿。」 十五分鐘後,提督手忙腳亂地拿著車匙跑向倉門,鹿島早已換上寬領露肩針織衣守在那裡,妝容比平日淡些。 她扣好安全帶說:「還是私家車舒服。」 安全帶正發揮著功能,在鬆身上衣重新劃出兩個球體。 提督踩油門開車,心裡總覺得怪怪的,難道是夕張偷偷改造了引擎之類?沒花自己的錢沒什麼所謂。 到達巿區後,鹿島提議先去看電影。 

  「對不起,我們已經只餘下單座。」售票員小姐尷尬地說。

  
 座位全被梅花間竹的買下,提督想起今日是情入節,難怪背後好像被十多支艦隊的炮口鎖定著,不過還未察覺到憲兵的氣息。 

  「我們去其他地方吧。」 

  鹿島想了想說:「就要這兩個位。」 

  結果鹿島想自己一個看?提督有點失落。畢竟是鹿島出錢,只好順她意。 





  買了爆谷汽水很快就進場,明明是看愛情片,在座果然幾乎清一色是男人,只有幾個散發著一樣氣場的女性。中間隔了個男人讓提督很不是自在,說不定是在女人堆生活慣,反而對同性有不適。接下來的個半鐘肯定很難捱。 

  鹿島向提督旁邊的人問:「可不可以跟我換位?」 

  男人為了單身的尊嚴而斷然拒絕。 

  「求求你了。」 男人除了望一眼外依然不為所動。 

  「求求你吧!」鹿島雙手交疊在身前,來個標準的店員九十度鞠躬。 

  是淺紫色喱士,很大。

  「也不是不可以啦……」男人的態度立即軟化。





  「好多謝你啊,嗯哼哼。」  


  「打完這場仗我就回老家結婚……」 

  「傑克,你要撐下去呀!」 

  「老婆拜託你……」 

  「傑克!」 湯姆抱著傑克的遺體痛哭,鹿島也抓緊提督手臂抽泣,口裡不住說:「太可憐了,太可憐了。」 

  「小姐,這裡是不可以影相的。」 

  「等,等等,我沒有偷拍電影。」 





  「請跟我們來。」 後面好像有陣騷動,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在電影院偷拍電影。 鹿島用手巾抺去眼角的淚珠,說「剛才的實在太令人傷感了。」 提督正納悶該給什麼反應好,等等,那個一頭亂糟糟的紫髮少女好眼熟,她正向工作人員猛鞠躬賠不是。 

  「哼,跟我過來,讓我高興就不追究你。」工作人員拉著少女走進狹小的辦公室。

  
 「嗨,這不是青——」提督馬上被鹿島捂住嘴巴。 

  「嘖,有認識的人嗎。」工作人員鬆開手離開。 鹿島說:「提督,別在鎮守府以外的地方直呼我們的名字。」 

  「啊,好久沒帶艦娘出來都忘了。」

  
 「今次真的得救了。」青葉甩甩剛才被抓的手腕說。 

  提督責罵道:「多虧你,我又要被憲兵狙擊了。」 

  「沒問題!青……我一點也不顯眼,所以不會被發現!」 





  鹿島笑笑說:「既然一場來到,要盡情玩喔。」 

   提督在一堆女性內衣前面站了良久,視線都不知該放到那裡。 

  「要你久等了!」鹿島拉著紫髮少女步出更衣室。 

  「是誰?」 

  「是,是我啦……」紫髮少女低著頭支吾以對。柔順的紫髮灑落滑溜溜的裸肩,化了淡妝,換上充滿夏日氣息短裙,青葉都不青葉了。唯一能認得出的是改為斜揹的菲林相機,過膝長襪也好好地保留著,不過鞋跟比原本要高。 青葉一抬頭,在提督身後的鏡子看見自己的身影,竟羞得躲在鹿島身後。 

  真可愛呢,唔!

  
 提督感應到十八銅人憲兵正在看不到的地方準備突襲,當中尤以摺凳最具殺傷力,而且防不勝防,身邊總會有一張。說不定連姿勢奇怪的等身時裝公仔也是他們偽裝。身體一陣冷一陣熱,胸口好緊。提督呼吸絮亂,冷汗冒個不停,心臟快要跳出來。 

  鹿島轉轉眼珠說:「我有點東西要替人買,你們去玩吧,這麼多錢應該夠用。」她塞了大疊紙幣到提督手裡,多到在酒店睡一晚都不成問題。出了鎮守府,提督自覺不是提督,簡直連男人都不如。 

  「要盡興喔!」說罷鹿島就消失在人群之中,只餘提督和青葉。 

  「不如我們先去吃下午茶吧。」 

  「嗯……」 就算鹿島給了那麼多錢,提督還是不捨得花,帶了青葉去EKEA。正走過一堆堆家俬商品,從櫃到床都一應俱全。提督老家全都有,可是在提督室只能打地鋪,家具全是用艦娘們網購附帶的紙皮箱堆砌而成。家具幣早就被眾驅逐艦瘋狂點唱玩光,沒加賀的提督聽加賀岬,再看看赤城,當中的辛酸不足為外人所道。 

  青葉拿著相機,真的只是拿著,半格菲林都沒用,默默地跟在提督身後。似是有什麼吸引的東西,提督突然加快腳步。 

  「嗚!」青葉不習慣鞋跟比平時高,步伐一亂就向前仆倒。身為自己不吃,也要給艦娘吃的盡責提督,當然預判了青葉倒下的方向,再以零點三秒慢鏡Moon Walk優雅地接住她。 

  本應如此。 是太緊張的緣故嗎?提督失手了。 的確是避免青葉摔倒,可是一半是她自己保持住平衡。提督回憶一下剛才的瞬間。 明明是伸出了手,殊不知什麼擊中自己的背,雙掌意外包著柔軟物體。物體有著迷之引力,深怕會溜走,提督下意識用點力捏住,青葉跟著後退,然後就是現在這樣子。 

  相機帶將衣服斜分成兩半,提督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手正捏著青葉身上最陌生的兩個球體。不大不小,正好符合艦種的份量。相處了這麼久,居然沒發現。不,是無法發現才對。平日看到青葉總是將相機置於胸前,隨時拍下每個突發鏡頭。水手服上衣沒有特別的胸部剪裁和束衣,顯得鬆垮垮,很易就被歸入疏於打扮的盲點。短褲倒是另一個註冊商標。 

  對於首次接觸到青葉的女性特質,提督的好奇心驅使他想對此研究一番。 

  在此之前,提督趕緊放開手,警惕著四周。 

  奇怪,怎麼沒有憲兵的氣息。 

  「原來你們在這裡!」鹿島跑來叫道。 

  三人一同在美食站吃熱狗,提督問:「憲兵那邊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鹿島將鬢髮撥到耳後,舔掉熱狗腸末端的蛋黃醬,笑笑說:「說不定是憲兵先生失格了,嘿呵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