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明石回來,夕張終於放下改修的工作,恢復一般艦娘執行任務。

   提督的命令書是這麼寫。

   「明石,把這焊上去怎樣?」

   「好主意喔夕張。」

   火花彈到兩個燒焊面具,再消失在地上。明石回歸,即是改修工場從一個打理,變二人同行。





   頭上的廣播器傳出提督的聲音。

   「夕張,夕張,今天秘書艦是你哦。」

   這麼一說,夕張才想起輪到自己當秘書艦。

   「我們等提督睡了之後繼續吧。」明石豎起大姆指說。

   夕張匆匆跑到提督室,提督好像暫時不在。這邊既沒有熔爐,也沒有發電機,加上窗戶全開,溫度比改修工場涼快許多。夕張拉開工作服,露出底下濕透的背心。





   「咦,夕張你終於來了?制服呢?」提督從旁邊的茶水間出來。

   「啊。」此刻夕張才想起自己身為艦娘有套制服:「不好意思,現在我回去拿。」

   「不用了,我早就準備好。」提督直接從櫃桶取出一整套制服。

   全個鎮守府裡只此一款的制服就在提督手裡,而且定義更涵蓋了所有身外物。

   「欸,欸,欸?」面對提督的貼心服務,夕張顯得不知所措。





   「之前由良說你肯定會忘了換衣服,於是塞了一套給我。」提督湊近夕張,說:「不過就這樣也挺好。」

   「別,別嗅啊!」夕張退開兩呎,奪過制服就衝進更衣室裡的浴室,字面上是提督專用。

   提督疊好文件,頭髮尚未乾透的夕張換好制服出來。

   「絲襪呢?那是制服一部分啊。」提督指著短裙下的白花花大腿說。

   「那種東西很礙事,現在不想再穿。」

   「制服本來就是中看不中用,給我穿。」

   提督少有地用命令的語氣,夕張賠笑說:「我進去穿……」 

  「在我面前穿就好了,感覺你會故意弄破然後無法穿。」





   夕張的想法居然被提督洞悉,只能在他堅定的眼神下穿。

   先脫掉雙鞋,再一點一點地穿上黑絲襪。站著實在不方便,夕張靠邊坐在提督桌上,先蹬直左腳順著腳尖穿好一邊,再屈起左腳抬高右腳,將絲襪滑入大腿根。最後站著踮起腳尖,上半身稍微前傾,雙手探進裙裡拉高絲襪至完全覆蓋臀部。

   夕張正要穿回鞋時,提督鋪好床單在她腳邊,嘴邊莫名地多了一粒飯,桌上更不知何時放著空飯碗。

   「工作呢?」

   「在這裡。」提督拍拍床單說。

   「難,難,難道……」

   「不不不,夜戰的話會被憲兵爆頭,你只需坐著。」





   夕張掃好短裙抱膝而坐。

   「不錯的坐姿呢。」提督蹲著說。

   發現自己走光的夕張立即雙放到床單上遮住,沒想到提督看準機會上壘。

   「要膝枕就早說嘛,可是你的臉……」

   提督臉部朝下埋在夕張大腿之間說:「鴨子座最好。」說著就抓住夕張雙臀往前推進,夕張拼命守住後方,卻遭提督佔據前面,頭都鑽到裙內。

   「裙有點礙事,脫掉吧。」

   「又是提督你自己說不能省略制服其中一部分。」

   「現在是任務需要。」





   眼見短裙被提督的頭頂起,自己看著都覺得難為情。

   「好啦,好啦,我脫。」夕張站起來,拉開側邊的拉鏈,任由短裙滑落,黑絲襪包裹著的下半身連帶緊緻的纖腰一覽無遺。腰身有著優美的弧形,腰部的線條與鼠蹊部連接在一起,並延伸到內褲裡。

   臀部對比之下是全身最豐滿的部位,裹上黑絲襪感覺整條腿更加修長。

   夕張坐下微微張開腿,說:「這樣就滿意嗎?」

   提督二話不說枕在夕張的下腹,害她不得不以雙手支撐身體,連帶腹部肌肉收緊。

   「這個姿勢好辛苦……咿呀!」夕張不住地埋怨,提督仔細地親吻腹部,一時癢得閉不住氣,整個人躺在床單上喘氣:「真是的,又出汗了。」

   「意料之內。」提督吸吮夕張側腹的汗水後抽身,夕張呈現出半側躺的姿勢,看著提督不知從那裡拿出罐狀物。





   「咦?」未等夕張得出結論,一股涼意襲向後頸,接下來罐狀物隨提督的手從上衣下擺侵入。胸前,腋下,背後,自己看不見的地方都被噴上涼浸浸的噴霧,像遊擊一樣噴一下就跑,手在衣服裡竄,完全跟不上動作。

   提督搖幾下罐狀物,大力一按,強勁的噴霧輪流射向腰側,夕張嚇得牽動臂部挺胸收腹,噴霧噴入內褲與臀部之間的空隙。

   「完了嗎?」夕張雙手交叉胸前,兩臀之間涼得發冷,她以最少的動作蹭磨床單減少不適。

   「還未完喔。」提督一手抓起夕張兩只腳踝,夕張下意識遮住腿間,忘了自己早就將短裙脫掉。

   這次噴霧的力度很小,甚至只滴出連串水珠。大量水珠經引力由四邊沿著小腿的輪廓滑至膝蓋窩再慢慢流向大腿。

   「香體露?」夕張終於猜出謎底。

   「只差最後一步。」

   「咦咦咦,難道是?」夕張低下頭,餘下未噴的部份。

   「放心吧,我會很溫柔的。」提督放下她左腳說。

   「不不不,還是我自己來!」夕張收攏雙腳,奪過香體露,背對提督,幾下長短不一的噴霧聲。

   「可以了。」她鴨子座坐轉向提督。

   「果然夕張就是要蜜瓜味。」

   如是者提督在蜜瓜味的黑絲包圍下好好地睡了一覺。

   「好慢啊,我都弄好等你回來。」明石滿臉炭灰油污,與衣著整潔的夕張形成強烈對比。

   「偶爾也要去當一下秘書艦呢。」夕張邊換回工作服邊碎碎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