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骸骨戰士。
對!就是那種通常你剛進迷宮第一種便遇到,幾下普攻就能收拾的怪物。
可能有人看到這裡就已放棄離開,我也明白,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這種嘍囉小怪的命運也是如此,就算齊集數百隻一湧而上,也會被人輕易地用一個火牆術清場,不屑一顧地走開。
所以很多朋友也勸過我不要在這種無前途的行業混下去,我的父母常跟我說倒不如去展覽廳做展示模型,總算是政府工,收入穩定,又有保障,起碼有勞保,被人弄壞弄髒就立即有人維修護理;又有朋友叫我去做學校理科室內的骨骼模型,薪高糧準又多假,總之做甚麼都好,也勝過替那些他奶奶的魔王打工,叫我不要再發夢,不要再談甚麼夢想,只不過真的要我每天隔着玻璃看着那些死小鬼對我指手劃腳?我又真的很不甘心!
所以,數年前我偏偏不聽勸告,加入了魔王大軍的行列!
唉!可惜,現實總是很現實的……

尤記得一開始,被分配到一副盾牌和一把死人鐵劍,嘩!把劍鈍到連我早餐用來切火腿都要拖五刀,入職之後日日同其他新仔一齊守o係第一層,工作生涯當然無大家想像中咁多姿多彩,無無聊聊咁企足一日,就係咁同D同事吹下水咁又一DAY,由此都知道好多行內的環境,諗住捱下捱下有朝一日捱到上位,但係眼見D前輩做足十幾年,到頭來又只係分配多個頭盔,再叻仔D就分多件甲,頂盡都係守第五層,但係你知唔知魔王城總共有幾多層?係九十九層,九十九層呀!!!!咁咪好鬆化?頂你啦!係代表跟本看不見盡頭呀!
所以其他人又會叫我,好好地進修下,增值自己啦!例如學下魔法咁,但係D火球魔法骸骨比盡咪又係到第七層就止步……有個走左去學寒冰術的仲無陰公,D高層諗埋D縮數,想節省電費,調左佢去守雪房,日日看住D死豬……



有時真係好葡萄D死人勇者,個個老豆唔係傳說中的英雄,就係阿媽係挽救過世界的大法師,一入到迷宮都仲係1LV就可以幾刀打敗我地,屈機過恐龍,比佢打敗都算,有時連我地袋住個少少幾個金幣,跌左落地,佢地都夠膽死執埋,我真係想問咁算係咩英雄好漢?
說起金幣,D老前輩又成日教訓我地,話我地好食賴做,唔捱得,每個月得十八個金幣月薪,想要求多少少,起碼三十三個都好丫,但係就比佢地話:「好心你地D後生啦,armarm出來打工就要求多多,成日想付出少少就得到天咁大回報,想當年呀,我入行時得十個金幣……[email protected]%&$%&&%#(下刪五千字)」
又唔諗下你當年回血水賣兩個金幣,現在係十二個呀,做足一個月想買兩支回血都無資格……

今日放左工,同我最好的朋友史箂姆去左飲酒,基本上佢地一族同我地都差唔多,都係永恆的嘍囉,不過佢就慘過我好多,因為佢有個可怕的父親,呀!正確D講係本事的父親,佢老豆就係世上極少有的帝皇史箂姆,所以佢自細就讀貴族學校,佢阿爸阿媽日日都想佢做到黃金史箂姆,就算衰衰地都起碼做隻鋼鐵史箂姆丫!可惜,佢連火炎、寒冰都做唔到,就只係一隻不折不扣,無多無少,貨真價實的史‧箂‧姆‧
本來做史箂姆都無咩大問題,只係佢父母失望D姐,但係麻煩在佢有一次守一樓迷宮門口,有個LV1僧侶傻下傻下走左入來,一下普攻就KO左佢,比其他同事知道左,比人笑不突止,仲比個上司死人黑面神話佢:「僧侶見到你都變狂戰士呀!」從此就比人改左個花名叫狂姆……
今日佢又係公司比人笑,拖左我出來飲悶酒吐苦水,其實我比任何人更清楚佢,佢只係性格內向D姐,我知佢其實心中係有一團火,而且佢好溫柔,對人好好,好識關心人,現在這種交得過的朋友已買少見少了。
姆仔加油呀!記住你曾經說過架,你要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架!
雖然好似係你上次喝醉之後說的……



唔知係咪自己諗得太多……
老老實實,我真係覺得有D上司的諗法好有問題,當然唔係每一個,但係好多都係咁,佢地根本都唔係諗住做好件事,根本就無人正正經經諗過真係要收拾勇者,佢地只係得過且過,搞掂D門面工夫就算,D小頭目就想冧掂D中頭目,中頭目就想討好D大頭目,大頭目就只係一日到黑係度猜度魔王的心意。
係!我明,我明白城堡政治係咁,係咁先上到位,係咁先生存到下去,但係咁係永遠贏唔到個勇者架你地明唔明呀!
就好似最簡單一件事,其實個勇者一入到來你求其叫個黑魔導士去就夠屈殺佢啦!你地係都要係自己間房坐住大班椅,諗埋D無聊無謂機關去set him up,又推我地去送死,好啦,到人地升LV升到咁上下,衝到你面前你先死死地氣咁出手,比人KO左,本來都無咩,我地都明白大家打份工,有時衰一次半次真係無可奈何,但係你又要媽叉我地無用,養肥人地呀咁,我地都未笑你低能,你就係咁插我地無能,以為自己好叻叻咁,到底呢個咩世界?

延續之前的話題,其實留意到這些情況的我深信不止我一個,而且可能有好多好多,可是為何大家多數都置若罔聞呢?
我們來看看把這些話告訴別人會得到的回應:
父母:「你唔明架啦,人地管理層有好多野要諗架嘛,人地坐得個高位自然有佢本事,你唔識架啦,唔好咁多事啦!安份守己。」
老屎忽:「係啦係啦,至叻係你啦,世事都被你看透了,眾人皆醉你獨醒啦得未?做好你自己D份內事先算啦你。」
上司:「你識D咩丫,你知唔知咩叫Management,你識唔識咩叫Resource Planning呀?唔滿意唔好撈丫笨。」


大家恥笑完你之後,又會再次開大會,熱烈討論我地今日又成功趕走左勇者一行人,佢地今日又要傳送返村莊啦!我地真係勁呀!我地真係有創意呀!我地真係本事,其他城邪惡據點就無我地咁點點點XXXYYYZZZ^*&^^&*%&&%&^$^(下刪九千幾字)

女巫,是很可怕的怪物,她們的魔法真的很強,有時一招就可以秒勇者成團人。
而靚的女巫,簡稱靚巫,就更加可怕,除了一般的魔法之外,更有一招天生技──魅惑,所以你常常見到很多單眼怪圍着他們,當中更有很多是單眼巨人,我也不知從何時開始那些單眼怪居然學懂了閃光術,總之就只見他們一天到晚圍着那些靚巫閃閃閃閃閃,除了單眼怪外,狗頭妖們也很喜歡追着她們團團轉,所以若果你想挑戰靚巫是極其危險的,常會遭到被人圍攻得不似人形的命運,有多少知名的勇者也敗在她們手上。
不過我個人真的不太喜歡她們,當然不是因為我不好色,我承認我間中都會離遠望望她們,眼睛吃一下冰淇淋(雖然我好像沒有眼珠),但我真的不太想跟她們結交,只因為她們總是自我感覺過度良好,眼高於頂,每次出街也要把自己的姑慈魔杖、阿奴依掃帚等舉得高一高,荒死人地看不見,而且我聽聞有一次有個靚巫逼一隻狗頭妖送她一件妙妙女巫袍,對方為了滿足他的要求,下班後天天到幽靈憤場打工,結果因為過勞而死,那個靚巫對此事惟一的評語只是「等我仲以為下次去Gathering會有新衫着,你地D男人真係信唔過!」自此之後我真係怕鬼左佢地。
但係點都估唔到,我區區一個骸骨戰士,生命中居然會跟一個靚巫產生了交集……

那天天氣很冷,而我自小就很怕凍,小學老師果然沒有教錯,脂肪的作用是保暖,沒有脂肪抵不了冷也是活該,但也不應怪我,試問一個骸骨戰士要作出甚麼努力才能得到脂肪?世事就是如此奇妙,有些道理你明白了也是對你的生活完全沒有作用的……
廢話就說到這,總之那天我縮頭縮腦地從城堡回家,回到我溫暖的墓場前,才他媽的發現沒有帶門匙!我恨!我痛恨!我痛心疾首地恨!
人家一把魔法匙可以從幾百層的迷宮中一刹間傳送回村莊,而我明明家門在前也只能像傻子一般站着吹風,我到底做錯了甚麼……

於是,我只能無所事事地隨街逛逛,等我親愛的雙親回家,就這樣走到高登的街角……唔係,記錯,最近成日看那幅圖,搞到入左腦,SORRY,係走到一個漆黑的街角,看見一隻黑色的小貓可憐兮兮地伏在地上,看起來是餓壞了……
摸摸口袋,只剩下兩個金幣……唉!罷了,把手頭上的金幣換成麵包,分了一半給牠,坐在牆角下,伴着這可愛的小傢伙吃東西,冷風吹得我骨頭打顫,牠吃完之後,親熱地在我身上俟俟擦擦,嘻!小傢伙,我請你吃了東西,你讓我暖一下當做報答也不過份吧!
我抱牠入懷,在寒冷中牠微小的體溫和柔軟的毛髮替我帶來聊勝於無的暖意,令我打起瞌睡來,雙眼一直維持在半開半合的狀態。
「你無野丫嘛?」



銀鈴般的聲音傳進耳內,我猛然清醒,第一件映入眼簾的事物,居然是…是……好長…好白…好滑…白…長…滑…一雙好美的…不好意思說出口,抬頭上望,原來是一個女巫蹲在我的跟前,她比我見過任何靚巫更靚,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我,而且她的視線明顯直指我的下腹部……
「好可愛呢!」她直勾勾盯着我的下腹說。
此刻我終於明白了從少至大都難以明白的成語──面紅耳赤,縱是無面無耳也可用來形容心情,但當我急急往下一看,就明白她指的是甚麼了。
那隻黑貓懶懶地伸了個腰,就跳上牆頭離開了。
她一臉着緊道:「唔洗追返佢咩?」
我像個白痴般回答:「唔…唔係我架!只不過見佢訓左係街邊。」
「你真隨便,人地訓係街你就自把自為抱住人。」她的笑好甜好甜。
「如果妳訓係街上的話我點止抱住妳咁簡單。」我當然不敢如此說……只懂傻笑。
「你好凍呀?」
「唔…唔凍。」估唔到我都會有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的一日,口中如此說,全身的骨骼卻格格作響。
她笑了笑,用手指在地上劃了個圈,就無中生有地升起了火炎。
「我叫GIGI呀,希望有機會再見啦!」
她甜笑了一下,起身回頭走了,我看着她的背影漸漸遠去,不禁……不禁視線往下移……
好白…好長…線條好靚……



我就此多左個朋友,雖則自問女性緣唔係無,女妖、人魚、食夢女魔都識唔少,不過靚女緣就真係麻麻,識多個靚女都堅係賞心樂事,我同GIGI之間其實仲發生左唔少值得一談的事,不過來日方長,現在先放埋一邊,有機會再詳談。

除夕,村民們都喜歡在這些日子集會,詠唱咒文之類的,本來今日安排左我守城,明明在這些日子就無人會光臨我們的城堡,D勇者們今天個個都放下刀劍,情願去跟另一半或立即認識一個只當一晚的另一半,去磨他們的私伙劍,所以我都有心理準備今晚又會無無聊聊地過,但中頭目卻在今天早上失驚無神傳來一個口訊,要我到村民們的集會廣場作戰……
他媽的甚麼爛管理,完全無時間備戰!好!我唔同你計較,正面D諗,就當係比個表現自己的機會我,但問題出在,這種規模的戰役,好好醜醜都配返件甲比我丫,可惜中頭目只係冷冷的一句:「無!」
「……」無你個屎忽,我自己小時候組織邪惡小團隊去破壞人家的農田時,都有準備副皮革甲丫,現在你堂堂一間魔王城,無甲用????
但係佢好波呀,中頭目最後用滿懷關切的語氣道:「但到時漫天箭雨,戴個頭盔保平安總是有需要o既,所以……」
我熱切地期盼、熱情地點頭,等待一件似模似樣的護具。
「……所以你記得自己準備。」
.................................
…………………
…………
……
我今晚仲有命回來嗎?



除夕之役
上回說到,我被那經常自己都唔知自己想點的中頭目指派去進攻集會廣場,在毫無心理準備加上「精良」的配備下,我已一心打算去拚命(送死)的了,不幸中之大幸,這些帶領我們小隊的小頭目──爆炎魔,LV很高,實力也頗強,在現場指揮若定,現在回想起來,呢次執返條命多多少少也因為有他。
當天中午時份,我地已經去到戰場預先埋伏,無計,要做邪惡的怪物係要卑鄙D,去到現場,點都估唔到我會被分派到呢個崗位──弩炮手。
我剛到埗便趁尚未有很多其他惡勢力到達,立即架起弩炮,開始作戰,其實用弩炮對我來說也有點點吃力,需知道我真的只有一副骨頭,架着它轟轟轟的,前臂和腰也彷彿要散開,不過比起那些在前線衝鋒的同伴們已適服很多了。
從下午開始,那些村民便從四面八方聚集過來,雖然我已努力地不斷開炮,但人潮仍然毫不間斷地湧至,時間過得越久人便聚得越多,真不怕死。
隨着我瞄準村民不斷開炮,心中也有各式各樣的聲音不斷吶喊起來:
路飛:「我要把你打飛!」
拳四郎:「哦呔呔呔呔呔呔呔呔呔!!!!」
比達:「去死吧,格古洛。」
小雲:「依~呀~~~~~」
斯巴達國王:「這就是斯巴達!」
某港漫角色:「那就他媽的戰吧!」
另一港漫角色:「我媽的轟爆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時間不斷流逝,天色也暗下來,人潮絡繹不絕地湧入,我漸漸就知道,佢地唔係普通的村民,有唔少都係武術家,個個都拿住棍棒,而且每一個都並非拿一支,而係打孖來,不斷互擊,如戰鼓般殺聲震天,仲有呀,佢地好古惑架,我知道有唔少魔法師躲在人群之中,因為當人潮漸多的時候,我聽到有唔少人以他人作掩護,不斷唸誦咒文,雖然我書讀得少,識得魔法唔多,但係隱約間都聽到多少,例如:


鵰李怒毛(我猜是召喚術的一種,能被稱為”怒毛”的召喚獸,想必是攻擊力驚人的猛禽!)
巧能壁(相信是冰壁之類的魔法)
遮能開啦(可能是防護盾?)
總之就形形式式,此起彼落,他們唸咒時大多以充滿霸氣的語調唸出,可想而知他們對這些魔法的威力多有信心。
我們邪惡聯盟今戰也派來了很多單眼巨人,他們用擅長的閃光術不斷作出攻擊,不過對方應也有不少精於此道的法師,也有不少閃光從群眾中射出,我和其他弩炮手當然都閒不下來,不斷向多人的地方狙擊,一時間戰得風聲鶴唳!

天已全黑,本來我見敵方開始出現疲態,戰況開始明朗,但係就o係呢個時候,出現左令戰情一百八十度轉變的敵方新力軍!
一些吟遊詩人們,開始出現,現場氣氛漸漸熾熱,敵方士氣大振,小時候看過些書,內容說起各種不同職業,提到玩遊戲時大家都不喜歡當吟遊詩人,鐘情帥氣的會當法師,想威猛的自然做戰士,要有型有款首選刺客,就算係想易於找人組隊都會選擇成為僧侶,吟遊詩人總是一些雞肋職業……
但係我可以話你知,現實中完全唔係那回事!D吟遊詩人一出場,全場人的焦點就集中係佢地身上,連本身累到站不起來的人們都可以原地跳跳跳,跳過不停,而當中最受他們影響的可說是那些魔法少女(女性Magic Kid,又稱MK妹),可以不顧身世,瘋狂地跟隨對方詠唱聖歌,擺動肉體(這用句行文好熟口面,我諗應該係唔知幾時o係D色情文學度見過),說起MK妹,還記得幾年前只有Magic Kingdom才盛產這一族群,可是如今在任何地方也能見到大量他們的身影,可見Magic Kingdom的文化同思想已滲透每一個角落,Magic Kingdom不愧是本地圖最強大的國家之一。
話說回來,戰事就此持續着,一些有經驗的弩炮手和單眼巨人們,可能是明白擒賊先擒王的道理,也可能是因為好色,他們全都對準吟遊詩人們狂閃猛炸,不亦樂乎。
到了戰情白熱化的時候,敵方突然有異常舉動,他們全體一致地口中唸唸有詞:「十、九、八……」
「大鑊!」我心諗。
雖然我對魔法所知不多,但係o係細個o個時,我老媽子曾經話過比我知,世上只有兩種魔法需要如此倒數,一種叫「即死咒文」,但係o係呢種大型戰事中必然用不上,另一種就係終極魔法「漫天星火」,呢一刻不由得我不緊張。
「……七、六、五、四、三、二、一!」
果然,當倒數完畢後,我地頭頂立即有五彩火花炸開,轟轟轟轟,響過不停,而敵方也齊心地完成咒文最後部分:「合皮扭耳呀!」
之後,我們頭頂就浮現出一個巨大、火紅的2011字樣……
我們扣血了!不愧係終極魔法,居然可以令我地全體一齊扣二千幾血!

就係咁,此戰就此落幕,我也不太懂得我們算是勝還是敗,我只知其他隊員能回家休息,而我這可憐的小小骸骨戰士,就要把剩餘的物資運回城堡。

雖然我常埋怨替大魔王工作的辛酸,但請勿以為我好唔鐘意工作,相反,我係好熱愛工作的,原因好簡單,你試諗下,如果無野做,就只好日日躺在地上無所事事,一副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骸骨……咁同死屍有咩分別?
但係,又唔係每一個同伴都係咁諗,尤其是從十幾年前開始,唔知邊個天才黑魔導士發現,原來只要用蜘蛛吐出來的絲結成的網,把不同的墓碑連結起來,就可以足不出墳透過墓碑互相溝通,誠然,呢個劃時代既革命的確對魔界的進步帶來無限的貢獻,我本人亦好喜歡上網,不論工作同娛樂都獲益良多,之不過,有好多同伴卻每一天沈迷其中,就近如我身住的墓園,已有好多經常咩都唔做,下半身埋在泥土中,上半身就對着墓碑上網,一上就十幾個鐘,堂堂一具骸骨戰士,遠遠看去成條比人拔起左一半的蘿蔔咁……

其實係咪真係只要身為骸骨戰士,就一世都無出頭之日呢?
我唔相信,而事實亦都話比我聽……唔係!
我地骸骨之中亦有出類拔萃的份子,就好似有某具骸骨,身為骸骨卻偏偏留住一頭爆炸頭,以一手快劍名揚天下,而且做左海盜,仲跟隨左一個好值得人信賴的少年船長,更有不凡的音樂造詣,近來更好似聽聞話佢被人稱為「靈歌之王」,所以佢可以話係我地眾多骸骨戰士心目中的偶像!
而另一個真正被我們骸骨視之為永恆的英雄的,他有一個人所共知o既名字──JACK!佢o係一個名為滴住泥魔域中成名,傳聞該地域長期有毒泥滴下,因而得名,不過先不談這個,JACK的成功的確非僥倖,佢高雅、英俊、風度翩翩,而且歌又唱得好聽,一舉手一投足皆充滿住明星風範,穿着筆挺西裝一站出來,立即魅壓全場!
所以,做骸骨戰士都未必代表一定失敗一生,但係我地呢D出身平凡的就似乎……
所以,我們才需要奮鬥!奮鬥奮鬥再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