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天,當我傻下傻下,人畜無害地走在街上時,突然背後傳來一把動聽的聲音。
「喂~~~~~~」
我回頭一看,一個俏麗的身影迎面衝過來,不是別人,正是久別多時的GIGI,在她身後追着大群狗頭妖。
我還來不及打招呼,她已一把捉着我的手,向前直奔。
「咩…咩事」我奇怪地問。
「就o來比佢地煩死啦!」
從GIGI捉住我那一刻起,本已亢奮的狗頭妖們更加鼓燥起來。
狗頭妖甲:「頂!咩人o來架!咁大膽騷擾我地GIGI!」
狗頭妖乙:「搞錯呀!搞我地偶像!」
狗頭妖丙:「係咪男人o來架?連女人都烚!」


狗頭妖特別樣衰:「唔洗怕呀GIGI,我係英勇o既勇士,一定會保護你架!」
明顯地被人捉住,只差在未被鎖住頸項的我,只好一面聽那些「勇士」的咒罵,一面跟着GIGI跑,當一轉過一個街角,GIGI左手一揚,憑空便出現了一把掃帚。
「唏!」她瀟灑地側坐上掃帚,而我則比較上無咁瀟灑地地跨坐了上去(其實根本是被人提上去……)只見GIGI輕輕一拉掃帚尾,我們便如風一般飛向半空。
在星光滿佈的夜幕之下,坐在一個靚模的掃帚上,看着她美麗的側臉,輕風把她的秀髮吹得在空中飄盪,那感覺真的……
真的很尷尬加不爽!
哪有男生被女生載的,明明就應該是男生以法師的身份威風凜凜地載着美女在空中飛才符合劇情需要,你看我國那個叫做黃昏的吟遊詩人,他在那部叫《咸濕濕》的電影中,騎着掃帚飛來飛去,多麼的有型有款,多麼的令女孩尖叫。
正在我胡思亂想時,GIG就回頭跟我說話:「唉!真係煩到無朋友,到底佢地想追住我追到幾時?」
我才剛回過神來:「哦…嗯!係囉!」
她見我神情呆滯,突然像想起甚麼:「係喎!SORRY,唔記得你都幾怕凍架TIM,係咪凍親你呀?」
當時時值秋涼,又是晚上,更身處半空,的確是有些寒意,但我又不想示弱,而且更加不想她擔心我:「無呀,真係唔凍……」


我想起了轉移話題的方法:「其實呢,凍都無所謂,只不過一凍就比人冷清清咁既感覺,我唔係咁鐘意姐,如果落雪又唔同呀!我以前去過其他版圖,有D地方落雪雖然都好凍,但係四週一片白茫茫,好靚,感覺反而好WARM架…」
「哈!係咁姐下嘛,你早說丫嘛!」GIGI手一圈,天上竟有朵朵雪花飄下……
我嚇得目定口呆,真想不到,GIGI的魔力大得如此驚人!
四周飄散雪花,天上掛着大得過份的圓月,夜空之中就獨是我倆並肩而航……
之後我們就乘着掃帚到了一座山,我們二人並立山頭,欣賞着晈潔的月色。
真慚愧!如果我是那些英偉不凡的騎士的話,配上這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傲立於月華遍地的山岳之上,完全就是荷里活頂尖魔幻愛情大製作的情景,可惜我只是平凡的一具骸骨戰士,跟如此一個美人在黑夜的山頭,就平白變成了B級恐怖片的格局……
「喂!下次我再有困難,你會唔會好似今次咁幫我呀?」
「下?幫?我今次都無幫你呀!除左比你脅持之外我好似咩都無做過喎!」當然這又是我的潛台詞,真正說出口的是另一句:「你咁本事,其實洗咩我幫?」
GIGI眉頭一緊,帶點怒氣地問:「哼!咁快留定退路,即係唔想同我做朋友啦!」
我雙手亂搖:「唔係呀,我唔係咁意思呀!」


GIGI看見我手忙腳亂的樣子,詭計得逞地一笑:「嘻!算你識做,如果你拒絶,我可以令D雪落足一年架,到時凍死你呀!」
我反問:「你可以令雪落足一年好叻咩?」
GIGI想不到我會如此回應,帶點奇怪地望着我雙眼。
我賊笑了一下:「同我做朋友,要做一世TIM呀!」
上次遇見GIGI,我知道我多了一個朋友;經過今夜之後,我知道我多了一個重要的朋友。
 
唔好見我成日說起自己D失敗事績,就以為我成世人一事無成,其實我都有過良好的戰績。
不久之前,我曾經挑戰個一個德魯依戰士,即係可以化身成動物、恐武有力的那一族人,雖然那次被我挑戰的德魯依戰士LV不高,不算很強,但那一次我的確是單對單,切切實實地打到佢夾住尾巴逃走(唔係比喻,佢真係夾住條尾逃,因為當時佢化身成狼)。
我之所以會說出來,唔係想認叻,只不過經過多年各種不同的挑戰,我明白到,有時不斷看輕自己絶非甚麼好事,需知道有時偉大的成功係由無數個細少的成功累積出來的。
當然,我並非鼓吹把少少成就常常掛在口邊,但有時回憶一下自己曾經努力過後得到的成果,都不失為一個建立自信的好方法。
 
好多人對大魔王感興趣,又可以係度講下。
的確,毫無意外地,本地圖的終極大魔王就是姓李,佢係吸血鬼中的「真祖」,魔力大得離譜,連皇城中的貴族、領主都要睇佢面色做人,傳說中佢有一招魔法力場,連暴風雨也可輕易擋下,可說是真正呼風喚雨的大人物,而理所當然地,身為群邪之首,內心是千真萬確地邪惡,而做事手法亦極之不該,最可怕的是,他教懂你一件事,真正的壞人是經常保持笑容的。
不過,也只限於我們版圖他才稱得上是首屈一指,世界咁大,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真要數世界地圖的頂尖魔神的話又未輪到佢,外地有一個大法師,是賣墓碑的,他可說得上是世上最強大的魔王,如果他的墓碑同一時間一起失靈的話,只以令到世界文明的運作停頓,所以佢都好有良心地,只會令到D墓碑輪流失靈……但是,上天果然是公平的,如此強大的人物,也有他的缺點,有人訪問過勾引過他的墜天使感想如何,以下是墜天使的回應:「唉!把鬼咩,無鬼用架佢,四個字形容曬──又微又軟!」
另一個在這十多年間冒起的魔王,是一個老巫師,佢只係賣蘋果出身的,但現在都已經盤滿砵滿,佢賣的當然唔係普通蘋果,而係魔法蘋果,佢咁成功都羨慕唔o來,只因為佢賣的蘋果的確係魔力驚人,只要咬一啖你就停不下來,連我都中左這個咀咒……


不過要數如今的風雲人物,一定係佢,有個年輕魔導士,佢編輯左一部《魔導書》,把全世界怪物勇者皇室平民的資料盡收其中,佢可說是掌控了現今世上最寶貴的東西,資訊!
世上能人輩出,的確令人眼界大開。
 
某一日……無錯,又係某一日,唔好嫌我煩,更唔好話我悶,除非你過去的人生就只有一日。
我地成班手足千般無聊,萬般無奈地係度守城,突然警報聲大作,顯示有敵人來襲,我地懶洋洋地拾起武器去迎戰,千萬唔好奇怪,就正如你由細到大都火警演習,到今時今日你都唔會再因為聽到火警鐘就慌忙逃生啦,而且大部份手足都心知D勇者來闖關姐,又唔係來奪命,大不了咪比人斬兩劍打一身,跟手訓低又收工,仲有D手足一做計畫定咁就有籍口打完之後去找墜天使補下血。
點知,好快大家就知道,今次真係大錯特錯了,只因為當大家起身行得幾步,大門突然應聲打開,一個身影飛身而入,在其中兩隻哥布林頭上掠過,之後兩個頭顱就慢慢地滾到我們的腳邊,兩具無頭屍體就此倒下,呢次我地知道,玩命的來了!
 
來者一個空翻下地,低下頭,一頭卷曲長髮紮成馬尾,是一個女刺客!
眾人的戰火被挑起,帶着熊熊殺氣,高舉兵器一湧而上,就在情勢最危急時,女刺客一抬頭,厲目掃視全場,呢個時候我地先可以看清她的臉孔……
頂!有無咁靚呀?就係有!鳳目尖鼻、英氣逼人,大家本來燃起的戰意,就咁被無情地淋滅……係,男人就係咁無鬼用,我仲留意到場內超過七成人本應高高舉起的武器垂下,不應舉起的地方又反而堅強不屈地舉起,哦!我明白咩叫本末倒置了。
不過在驚嘆她的美貌之前,我們更應驚訝於她的手段,只見她左手一揚,右手一揮,一根鐵索於半空舞動,數個同伴又就此倒下,她身隨索動,四處飛舞,在眾人間來往穿梭,呻吟聲此起彼落。
「呀!」(頭部中招)
「哎吔!」(屎忽中招)
「可惡,我唔甘心!」(呢個有前途呀,雖然我唔知佢邊度中招,但係呢句對白通常係D高級妖魔先有資格用架喳)
「嗚呀~」(唔好問我呢個咩聲,我都唔知)


而且時間一長,我終於望清楚佢,我一開始仲以為佢著住件肉色衫,望真D,原來根本係露出來的地方肉多過衫,等我形容下比大家聽,唔好話我兵凶戰危都有咁無聊的心情,我係知道大家想知先講架姐,佢上身只有一件比胸罩多少少布的黑色罩衣,半個胸部盡現人前,身穿一條短得不能再短的熱褲,最殺死人係一雙長腿,肉眼觀察最少四十二吋長(我唔知我那對仲叫唔叫肉眼,唔好計較咁多),完美的線條配上一對長靴,簡直天生無縫,加上一身健康的小麥色肌膚……都係唔好再講,再講你地仲以為我係sell屎。
我地都係返返現場……
 
我以前總係認為,打交時有咩理由要著到咁性感,根本都唔方便郁手郁腳,那些女刺客、阿馬遜女戰士的畫像必然是欺騙人,又或者係滿足那些畫師自己的幻想,但係直至今次,我知錯了!係我天真、我無知,我終於明白事實上點解D女戰士要著到咁o既原因啦!
呢招根本就係終極的遲緩術!我見有多少平時敏銳過人,戰力高強的同伴,面對住佢就移速攻速咩速都無曬,係得返個心跳加速。
我?我當然都有比人減速啦!只不過可能我平時係咁多人中最遲鈍那個,所以實際上雖然係跌左VOLT,但係比較之下反而影響不大,如今仿似變左最靈敏的一個。
而呢個女刺客不愧係一流刺客,佢對刺客中的信條倒執行得頭頭是道,那就是從最弱者殺起。我呢個敏捷高手就咁排左係佢擊倒名單的後列,莫非呢個就係傳說中造唔成紙張,又無造成傢俱的價值o既樹木,反而可以逃出被砍伐的命運那個道理?
 
當然,在混亂間唔可能完全安全,女刺客用的又是長兵器,點都總有D攻擊向我襲來,我又係如何保住安然無恙呢?
哼哼哼!呢個就係我利害之處,其他男人只係呆呆地欣賞着女刺客美妙的胴體,膚淺!作為一個戰士點可以咁架!我就唔同呢!我明白咩叫角度,如果唔係D攝影師點會收得咁貴?不論幾美好的身軀也需要配合最完美的角度,才能把性感發揮得淋漓盡致,為了以最佳的角度欣賞佢耀目的身材,我不斷躍高躥低,以求目及到……呀,唔係,以求找出她的破綻,從而作出攻擊,就係咁又比我死好命地避過她的鐵索。
所以我成日話呢,o個D話狗屎係無用的人只係佢地無見識,狗屎都不知幾有用,只要你懂得拿它去撞棍就可以了。
 
戰情持續,終於,我方有一個爭氣的獸人用長柄斧勾住她的鐵索,猛力一扯,把它從女刺客手中奪去,好波!(我話我個同伴,唔係女刺客,雖然佢都好……)可惜只見女刺客冷笑一下,旋身跳起,從手臂上的皮帶抽出了一把小小的飛刀,以快得近乎看不見的手法射向獸人,獸人就此一命嗚呼,對了,頭先掛形容D無關重要的衣物,反而唔記得說佢其實雙手上臂和雙腳大腿也戴有皮帶,分別扣着八把小刀,總共三十二把。
看來飛刀先係佢拿手好戲,都唔知佢係咪小李個老母,一刀一件,例不虛發。
拿拿拿!我都話留意佢身體唔係因為好色,而係真係有用架啦!好似而家咁,我細心地數住佢射出的飛刀數目:


……七、八、九、十三、十五、十六、廿二……
哈!終於射曬!看佢全身上下都再無任何武器,呢次妳仲唔比個屎忽我瀨!丫!SORRY,激動過頭,唔小心講左心中o個句,其實我想話呢次妳仲唔瀨屎忽!
我跟其餘幾隻獸人高舉長劍,唔好諗錯隔離,堅係鐵造那把,狠狠地向她衝去!
 
誰不知……
我真係估唔到,佢又笑,而且同之前一樣咁冷,仲加上幾分陰陰嘴,從乳溝之中抽出四把小刀……
精光一閃,另外三名同伴應聲倒下,好彩我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頭盔剛好替我擋下了奮命的一擊。但係呢樣唔重要,重要o既係……
有無搞錯呀!有咩理由可以係乳房中間放幾把刀?係!妳係大,起碼有三十四C,甚至D!乳溝亦的確係深!但係都唔係可以收得下幾把刀下話?妳當我同D讀者傻架?你有無再離譜D呀?
點知,更離譜的都仲有,她又從乳溝中抽出另外四把飛刀,手一揚,四把飛刀分別射向我頸項兩側同脇下,把我釘在牆下,兵凶戰危之下,我立即遊目四顧,看看有無手足可以幫拖,但係全部人都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看來我是名副其實的死剩種了,我當然第一時間想掙扎脫困,但係當我肩膀一動,女刺客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我身前,提起右腿一腳封喉,狠狠地把我壓在牆上,不愧是女刺客,好俐落的手腳,好敏捷的身手,好修長的美腿……咩話?呢樣唔關係唔係刺客事咩?是旦啦,兵凶戰危之下,唔好計較咁多!(拿!我忍夠你啦下,風頭火勢又係四個字,情況凶險又係四個字,做咩成Q日兵凶戰危?你係咪詞窮?係咪無文化?)下?係咩?是旦啦兵凶戰……
為免被人話我煩又或罵我扼字數,都係把混亂的心情平伏一下,我地又返返去現場……
 
現在形勢就係,我孤身一人,比一個高攻高敏高技能過我十幾廿倍o既刺客用單腳壓在牆上,你叫我點唔絶望?所以我只好收拾心情,好好地欣賞一下女刺客的脾”哪”……
頂!你唔好再話我啦下,我又唔相信對住咁長咁靚條腿,咁短條褲,仲要提起隻腳正正對住你,比著係你你會唔望,生死尤關都係咁話啦下嘛?
佢用冷冷的眼神注視着我,慢慢地從乳溝中抽出一把匕首,今次仲唔係之前那種小刀,足足有手掌咁長,天呀!原來除了傳聞中那隻機械貓有個百寶袋之外,原來呢個世界上仲有百寶胸,點解你要今日先比我知……
佢握着匕首,全身充斥着殺意,問道:「有無遺言?」


我想知妳條乳溝點放得下咁多東西,個原理到底係點?搞唔明白我真係死都死得唔眼閉,但係o係呢個關頭,我又點敢問得出口?所以我決定臨死前型一次。
「予欲無言!」正!我呢個回答真係英氣得唻又充滿文學修養,今次仲唔型返次?
「哼!死到臨頭先充英雄!我留意左你好耐,由開始至今,你一直就係度望住我雙腿,視線從來未離開過,死咸濕仔!」
哈!我最看不起妳呢D知少少扮代表、自作聰明既人,其實我頭先有三成時間望妳個胸,兩成時間望住妳條腰,得五成時間望妳雙腿架喳!今次妳仲唔輸左?
當然我都要為自己辯護一下,我眼角射到佢腰間有個酒紅色的掛牌,只好說:「無呀!我…我見你個腰牌好靚,望多左兩眼之嘛……」
佢冰冷的眼神閃過一絲異樣,真的!雖然只係一瞬間,我唔知係唔係我臨死前的幻覺,但係我真的看見佢從不動搖的眼神軟弱了一下!
但好快佢就回復了無情的雙目,頓了半秒,右手向我一揮,射出匕首,銀光閃動,今次完了......
 
錚!
這次,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興幸自己能生為骸骨戰士,只因若我的臉上有肉的話,哪怕只係一毫米厚,我相信整塊皮肉都已被削去了......
匕首剛剛好擦過我的臉旁,釘在牆上,那因顫動而發出的低頻嗡嗡聲,在我耳旁響起,我聽在耳裡尤如雷嗚,嚇得冷汗直冒……
「算你有眼光!」女刺客就低沉地向我說了這句話,終於放下了她的美腿,拔回匕首,無視着我往上一層進發了。
就係咁,我又執返條命……
嗯?你認為我隨口讚左佢腰牌一句佢就放過我呢個故事發展好唔合理?我勸你都係唔好質疑咁多,如果你唔想半夜有個兇神惡煞的女刺客潛進你的房間,提腿壓着你的喉嚨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