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老板丫!
工作有時做得開唔開心,除左份工你自己鐘唔鐘意、份糧豐唔豐厚、有無前途之外,好大程度係取決於你D同事係點。
城堡o來左個新同事,佢係一隻牛頭魔,聽聞之前係另一個城堡度打過工,咁好啦大家都會教下佢野,解釋下比佢知呢間城堡的情況同戰力呀咁,但係佢就終日一副得得戚戚咁既嘴臉,口邊一日到黑就掛住:「係咩,我以前間城堡點點點點……」「哦?唔係咁做咩?呢個係我以前個城堡o既standard唻架喎!」
喂!大佬呀,我唔知你以前點做野,但係間間城堡都有唔同規矩,點可以拉埋唻講?你咁鐘意以前間城堡你就唔好走啦!
好啦,你唔聽就算,反正比人插係你o既事,我地都盡左本份話左你知,但係幣在佢又鐘意同人夾的時候亂咁唻,搞亂埋你本身在做的事,完全唔願意溝通,所以而家個個都唔鐘意佢……
而且最好笑係,又唔見得佢特別高LV,做D野唔見得特別好不突止,仲要連基本東西都會出錯,成日搞到我地呢層烏煙瘴氣,就好似不久之前,那日我同佢拍住守城,有個小頭目終於忍唔住,開口同我講:「你個新同事呀,好心你話下佢啦!成日唔見左人,搵又搵唔到,咁唔掂架喎!」
唉!我知佢係咩地方啦,所以我去左儲藏室找佢,基本上儲藏室中有D資料每日都要改動一下,我同其他同事改時大約會用五分鐘咁上下,我當你新,比夠三倍時間你,十五分鐘好未,但係由佢入去起計起碼已經有三十分鐘……其實之前已經提過佢唔可以花太多時間,佢就只係答左一句:「哦!」
平時我都唔再理,至多頂埋佢那份,今次上頭開到口,我不得不話佢兩句:「牛頭魔,其實呢,我地真係唔可以係度搞太耐,出面個崗位好重要,唔可以成日行開唔見人架!」
「下?我入唻做野咋喎,我ARMARM先入唻,有幾耐呀?」
你老味半個鐘都叫ARMARM,你等女朋友等半粒鐘就可以咁講。


「唔係呀!小頭目有微言啦,成日唔見人真係有D影響架,不如你話我知你係咪有困難呀,我再講多一次點更新比你看。」
佢不耐煩地說:「我識我識,佢話咪由得佢話囉,唔洗做咩而家!」
我:「……」
再係咁落去,我遲早有朝一日踢佢老味落地府守門口。
 
大家有經歷過乾旱嗎?
我記得小時候,我們這種公共墓園三不五時也會出現乾旱的情形,我們常要為此做足準備,當然,好像我這個年紀的人也體驗不到二、三十年前真正經常大旱的情況,我老媽子曾跟我提及,在她年紀尚小的時候,她住的墓園常常遇上泉水乾涸,當其時流傳着一個傳說,那就是當遇上旱災時,只要在泉眼留下一隻名為山水猴的神獸,問題就能解決,故此當時的村民每當用不了水,就會不住高呼:「留下山水猴呀!」可說是一個有趣的傳統。
到了我們的那個年代,皇城就做得比較好了,每遇有旱災問題,很快地就會有馬車運來很大桶的清水,而我們各骸骨也會嚴陣以待,面盆、水煲、浴盆……總之是能盛水的都會拿出來,我甚至見過有人拿一隻大鑊去盛水,場面好不熱鬧。
雖然是辛苦操勞的工作,但對我們這些死小鬼來說也是一個相聚暢遊的好機會,對那些舌長八丈的長舌鬼更是吹水好時機,現在回想起來,真是難忘的兒時回憶……
近年已少有這種情況出現,但在不久之前,難得地遇上了一個少少的旱災,我一如以往跟家人去輪侯清水,可是當去到空地,居然發現找不到半個小鬼,甚至乎比較年輕的骸骨也找不着多少個,出來盛水的,多半是些老得連腰骨也伸不直的老人家(長舌鬼倒是仍有很多),出現這種現象,到底是我們這地圖的人口真的老化了,或是現在的小鬼們,都不認為自己有責任為家中付出半分勞力、都不認為自己應該放棄對着墓碑半小時來讓家中的老人家休息一下?


 
今日約左姆仔去食串燒。
一段時間之前,姆仔被調去擔當運輸兵的崗位,辛苦是很辛苦的,不過姆仔做事認真勤奮,一點也不介懷,而且我看他也上手得很快。
食住串燒飲住燒酒,聽他口沬橫飛地說起近況,看得出他的自信增進不少。
我拍拍他的肩,感覺跟之前大有不同,勉強要形容的話,就像在一團啫喱中加入了很多魚膠份般,結實了不少……
難道這是他將成為鋼鐵史箂姆的先兆?
 
鐵勾吧,一間回憶良多的酒吧,在我成為魔王城的戰士前,曾有一段時間在此工作,發生過不少趣事,遲點找機會跟大家詳談當年的那段歲月。
今天提起它,是因為我跟另一個好朋友在此相聚吹水,而我這個朋友是一條龍,雖然他是亞種,及不上純正的龍那麼誇張的強大,但同樣不可少看,他小時候常喜歡跟我們一黨四處胡混,但在胡胡鬧鬧之下同樣不斷增強,LV也直線提高,不愧有龍的血統。
如今,他已在一座知名的聖騎士學院的地下迷宮內,成為一個小頭目了。


在我們大班朋友眼中,他自然是人工高、福利好,又有前途,可是今天跟他出來喝酒他卻大部份時間也是帶着醉意,不斷訴苦……
「唉!D老屎忽,似住自己係龍,指三指四,又唔考慮下實際環境可唔可行!」
「D死人實習聖騎又係,一個二個都不學無術,而家D實習生連火球都可以射唔出架,都唔知點做聖騎。有個仲離譜呀,闖關之前一晚夠膽死飲到醉薰薰,拿住條潤腸殺呀殺呀又話衝過來要同我單挑,你話丫,打敗佢地點會有成就感……」
原來,不止我們這種嘍囉怪物才有這些抱怨……
我脫下外衣,輕輕蓋在伏在桌上睡着了的阿龍肩上。
這個世界,搵食果然艱難。
 
「……就係咁,我差D連命都無埋,當日真係太驚險。」
我把跟四十二吋女刺客戰鬥的經歷向GIGI詳細道出,作為好友,我本期待善良的GIGI會露出憐憫的眼神,繼而請我食個飯安慰下我之類,可是眼前的她,卻雙眼眯成一線,露出了惡狠狠的神情:「你性命尤關,都仲掛住望人D身材?」
嗯?看來真的說得太過「詳細」了,我立即分辯:「唔係呀,我望得咁清楚係有原因架,我只係想觀察清楚佢既弱點……」
GIGI終於換回無比可愛、天真爛漫的笑容:「哦!原來係咁……係呢,咁佢隻腳係咪真係咁靚呀?」
「無得頂!簡直近乎完美!不過如果再著埋黑絲,先至係無敵!你知啦,黑絲真係最能突出雙腳美態o既衣……」我太天真、太無知了,居然無諗清楚就順勢答了這個問題。
轟!
我全身如遭電極……咦?好似唔係如遭,而係真係比閃電打中,唔係咁大件事下嘛?視覺享受下長腿就比雷劈?
看真一點,GIGI的手上不知從何時開始多了一枝魔杖,她下了個閃電咒之後,就氣沖沖地轉身走了。


頭頂燶燶的我,追上面燶燶的她:「喂喂!唔好嬲啦!我隨口說說姐!」
「哼!唔睬你呀,咸濕仔!」GIGI嘟着小嘴的樣子,甚是可愛。
「唔好咁啦!係我唔好,我錯……」其實我不太明佢嬲D咩,不過我老豆教過,基本上係一個女人面前唔應該讚另一個女人,看來他說得很正確。
「你真係想我唔嬲?」
我死命點頭。
「好啦!你請我食餐飯,我就原諒你啦!」又是這個親切的笑容。
「……」
可怕……我一早話左,靚巫十分可怕,咁聰明咁懂得看時機的靚巫,更係十二萬分之可怕……
 
中心城。
本版圖其中一個最繁華的都城,我打算在這裡請GIGI吃日本菜,聽人說大部份女生都喜歡吃魚生,另一個重點係我本人都喜歡吃,我知一定會有男子漢怪責我,我更加明白火腩才是經過熊熊烈火洗禮,充滿經歷的菜式,奈何口味呢家野有時真係唔到自己控制,請大家見諒。
我們約的時間不算太早,在我心目中GIGI應是一個準時的女孩,所以我也提早十五分鐘到達集合地點,順便欣賞一下各式氣質美女。
「喂!」
GIGI果然準時,一踏正約定的時間,便聽到她那動人的聲音在我身畔響起,而在這刻我終於理解,為何那些日韓劇集當有脫俗可愛型女生出場時,第一個鏡頭總喜歡從腳裸向上tilt up至面孔,因為當你遇上一個活生生的美女時,你的視線的確是會如此移動,今天GIGI份外清新可人,頭戴女巫尖帽,雙耳上設計簡潔的耳環,令她的耳珠看起來格外標緻,一套淺紫色的連身裙剛好蓋至膝蓋對上數吋,活潑得來又不會太過性感,而且......
而且佢今日居然穿上了黑絲!


咩事?昨天不是才因為我談到黑絲她惹她生氣的嗎?女人真是五時花六時變的生物。
 
都係唔好望得太過份,要明白天雷轟頂唔係一件好受的事,所以我識聰地收回視線跟GIGI一起向日本料理館出發。
沿途跟她有說有笑,雖然時值冬天,但都感受到咩叫春風得意,唔知係我心理作用定抑或是因為今日她着左高跟鞋的關係,她今天走起路來特別娥娜多姿,步步生花,我經常性下意識地瞄向她的一雙美……月……退……月…退,豈有此理,都唔知咩事,之前明明對住那個變態暴力女刺客時好簡單就能隨意出到口,但係到一想形容GIGI就次次都搞到漏口咁,到底咩原因?
唔理了,總之你明架啦,真係正到伸脷,點知更加正的陸續有來!
「好得意呀!」GIGI看見不遠處櫥窗中一個大公仔,雙眼發光地衝了上去,而我就比眼前的景象弄至雙眼發癲!
她着的連身裙本已貼身,在她加大步幅之下,那屁股的形狀真係…….
真係無與倫比!
嗚呀!骨骨不行了!唔洗信用卡我都知道,此刻無價!
 
好不容易捱到料理館,館主領我們到我早訂好的房間,這間館子有正宗的塌塌米房,這也是我選中這裡的其中一個原因,想享受一下似模似樣的東瀛風情。
GIGI看來不是第一次在這種餐館吃飯,她在房門口脫下鞋子,一進內就自然地跪了下去,看得出她不是像正宗東瀛人那般跪坐,只是雙腳後屈,逞外八字般坐着,但反顯得她十分有少女味道。
不知大家有沒有跟我一樣的感覺,我總覺得黑絲最正之處,係當女孩屈膝時膝蓋位的絲被拉得很薄,黑色中透出那淡淡的肉色,這樣可說是最性感的,由GIGI這種高質素的靚巫示範,不由得我猛吞口水……
「你好肚餓咩?」
看見我嘴角緩緩流出的不明液體,也幸好GIGI她天性純真無邪,諗錯隔離,我先倖免於難,陪笑坐下。


我看着GIGI翻動餐牌,在第一頁便停了下來,我偷偷留意到她眼中閃過一絲欲望……唔好諗歪,你而家睇緊呢個點看都唔似係甜故(謎:好難講……)那是一絲食欲,不過她只淡淡地看了幾眼,之後便快速地翻呀翻,話咁快就看完整本餐牌,笑着把餐牌pass了給我:「你點菜丫。」
我接過餐牌,打開頭一頁一看,原來全是海膽之類的貴價食品。
我看了看價錢,不禁吐了吐舌頭,硬着頭皮道:「都係妳點啦!」
「好呀!」她向館主點了不少菜,大部份也是三文魚、甜蝦、炒飯等東西,嗚~天啊,為何祢會創造出一個外表美麗同時內心又善良的創造物,這就是祢表現藝術的手段嗎?
死就死啦!一不造二不休,我拿起餐牌跟館主說:「我仲要呢個呢個同呢個!」
與其比D死人勇者搶埋我D錢,倒不如拿來陪這位紅顏知己痛痛快快咁食左佢!
呢一刻,我感到自己豪氣干雲,簡直認為自己就係簫峰!
 
她看見我手指仿如打狗棒咁亂點,只是淺淺一笑,可能是笑我傻裡傻氣的表現,不過應該更大機會係笑我無鬼聊。
食物來了,看着她輕嚐淺嚼的樣子,可說是最好的調味,令得平平無奇的三文魚也變得甘甜味美!
邊談邊吃邊笑(哼!誰說個邊字只可配兩個動詞,我偏要咁用,以洩對小學中文老師超過十年的積怨)一餐飯話咁快就過,又到了結帳的時候。
當我拿出錢包的到時,GIGI也同步變出了她的錢包,打算夾份……
「唔洗,我話我請架嘛!」
她笑了一下:「傻架咩,之前講笑喳,做咩無啦啦要你請我食飯。」
我實在唔想由簫峰變做係飯館爭埋單的姨媽,更唔想佢堂堂一個靚巫變成另一個爭埋單的姑姐,所以我立即使出了在這種情況下萬試萬靈的咒語:「得啦!最多今次我請,下次妳請返啦!」


果然,她一聽到這句話,就乖乖收回錢包了……
 
埋單之後,我倆繼續閒話家常,此時,細眉鼠目的館主又走了進來。
「哈!呢位小姐,我呢,最近就新入左一部小型魔道具,咁呢,我呢,就想問下,唔知可唔可以搵小姐妳試下機呢?」
GIGI望了望我,我當然明白她常會遇上這種情況,故此我亦不置可否地拿起茶杯喝茶,她笑了一下,就跟對方說:「好丫!」
館主正興高采烈地想舉起魔道具,GIGI卻站了起來,走到我身邊跪下,館主不禁呆在當地。
其實不止館主,我也想不到GIGI有此反應,只聽她淡淡地說:「怎麼了?我跟朋友一起來,要留影當然我們二人就一起留啦!」
館主當然不敢說甚麼,可是縱使隔着魔道具我也感受到他強烈的葡萄以及不是味兒,可是接下來的一幕,才真的令他差點氣炸了肺。
GIGI一手挽住了我的手臂,整個東半球壓了過來,O~ My Devil,那種質感真是……除了爽,還是爽,GIGI的胸部並不是那種甚麼豪乳,小巧靈瓏的,卻仿如包含着不可思議的力量,柔軟得來富彈性,那種幸福感就像小時候第一次嚐到四方果啫喱一樣,令人難以忘懷……
看!這才是乳房應有的價值!跟某個把胸部當成武器庫的兇暴女完全兩回事!
我偷偷側頭看了看GIGI,看她的表情仿如渾然不覺,我也不多口,像個傻子般看着魔道具傻笑,館主氣得手也震了起來,閃光一揚,魔道具上就徐徐出現了一張自動生成的畫像……
GIGI一手把畫像搶了過來,館主微一愕然。
「我只說了給你試機,可沒說過會比你留下畫像!」
相信是因為畫像中有我存在的關係,看似館主也不太留戀,只是厚着臉皮地再問:「OKOK,咁唔知可唔可以我地叻外再……」
「唔得唔得,走呀走呀,唔好再阻住我同朋友休息。」GIGI回答得決絕,都話過靚巫是難以應付的生物,館主不知是想留下她的畫像作生招牌或是想留來做自己晚上的「下酒菜」,可是到此情形,不論臉皮怎厚也只好放棄,一臉灰地退了出去。
「喂喂!你Keep唔Keep呀?」GIGI把畫像遞到我面前,好美,真的好美,真人美,上鏡更美……
「唔啦!影到我傻下傻下咁。」真傻,真的好傻,上鏡傻,真人更傻……
GIGI見我婉拒了,也不多說,反手再次幻化出錢包,把畫像收好了,之後就慢慢享受她的熱茶。
不知是否錯覺,總覺得她在喝茶的嘴角帶着半分笑意……是因為戲弄到那個館主所以沾沾自喜嗎?
真是天真的女孩。
 
我漸漸明白頭目們的共通點……
不論是大頭目中頭目小頭目,佢地都各有不同難頂之處,但係往往都有一個相同的地方,就係鐘意做埋D無謂野,然後自我陶醉於那些白痴企劃,認為自己動左好多腦筋那種感覺……
就好似我地版圖那個國王,不久之前就帶領着那些皇族公候們,做了一場大show,說甚麼要到世外仙島找回傳說出的靈丹妙藥,還記得那天國王站在巨大戰艦的船頭,威風凜凜地大喝一聲:「起錨!」
其他皇室成員立時引臂高呼,何其壯觀,但戰艦尚未正式離開碼頭,就已觸礁下沉,全艦成員皆跌入海中,看得在岸邊看show的村民們啞口無言,要勞動不少國家騎士去救回他們上水,岸邊的村民們也很有心,大家也齊聲問候國王,順便問候國王的娘親,啊!這國王是多麼的有民望啊!
唉!連掌舵的方法也尚未搞得清,好心就唔好搞咁多野,好好地幹實事更好啦,虧佢仲有臉成日提住呢次「壯舉」,仲夠膽死請個吟遊詩人替他四維唱,真是臉皮厚過馬革。
唔止呢D人,我地城堡D頭目又係咁,佢地諗出來的機關仲衰過D訓練兵,偏偏又喜歡開大會引以自豪,到底有無人話我知佢地想點?
 
為大家隆重介紹一下,我的其中一個家庭成員──金毛小雪狼。
牠是我老爸子在數年之前帶回來養的寵物,不過唔好比我老爸子聽到我咁講,因為佢早就當左金毛係佢個女,簡單D講由幾年前開始我就多左個妹了。
自從牠加入了我們家之後,家中兩老連同我大佬都錫到佢不得之了,不過又唔怪得佢地,因為衰妹真係好可愛,得人鐘意到死,而且我帶牠去狩獵,牠每次都比我更早發現加捕獲獵物,真是能幹的狼!
定抑或是……係我本人太屎呢?
 
仲記唔記得上次提過姆仔去左做運輸兵?
做左一段時間,姆仔不久之前被調派去負責幽靈金礦的路線,這完全是他上司有眼光的表現,唔好以為只是區區運輸兵,負責咩路線都一鬼樣呀,去得金礦這麼重要的地方,一定係頭目認為你的實力有返咁上下先會安心交比你負責,係上位的大好機會。
不過個衰仔好野呀,未上位之前,已經有個更大的收穫,他交到女朋友了!
那是一隻女幽靈,樣子甜美,對姆仔也很好,又喜歡小動物,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女鬼,而且,她就是住在幽靈金礦之中,所以家底不錯啊!
萬勿當姆仔想倚靠女人,如果你記性好的話,應記得姆仔父親都係帝皇史箂姆,他從來都不喜歡倚仗別人,所以有了這個女朋友之後,姆仔惟一的改變,就是更加努力,LV UP UP UP!
 
今次的話題是Magic Kingdom,嚴格來說是想談論一下D Magic Kid。
雖然有個別上的差異,但大多有以下特點:
1.     崇尚成為法師,但又不學無術。
2.     不喜歡穿戴正式的巫師裝,大多穿得像邪教徒。
3.     口中常發出咀咒,卻無實際威力。
除了以上幾點之外,MK仔MK妹們,他們大部份都會練就一些小法術,如毛髮變色術、吞雲吐霧術等,仲有無其他魔法?無架啦,係咁上下架啦,唔係你仲想佢地有咩豐功偉業?
不過又唔好將任何有個人特式、與眾不同的人強行分類入MK之中,有好多人都係有真材實學,之不過係有D異於常人,所以分類時也要小心分辨。
究其實,MK本身無咩大不了,之不過係自以為是D,引人注目卻又不懂得分出位同出醜,同埋不事生產D,除此之外對人傷害不大,所以我地係咁意恥笑下佢地引以為樂就可以,不必太大反感,但係最可笑係,有為數不少的MK,喜歡自稱自己是黑暗公會的成員,咁先真係頂唔順……
近日,我在Magic Kingdom街頭聽到有個老巫師,教訓一班MK,內容精警:
巴閉law,英雄主義,疊馬。
我唔妥你,可以咀你,
我唔鐘意你,可以咒你,
o靚仔你啤咩呀?出黎比試丫!
比試呀!
咒我丫!咒丫!
我咒你,你咒我,點呀?
你見過炎魔未?你見過死人未呀?
你話甘道夫係你偶像丫ma,你見過甘道夫未?
白袍巫師丫ma,好巴閉呀 ?
你知唔知波羅莫比人lum左,佢掹唔到,
你知唔知佢親眼睇住自己跌入深淵,佢救唔到 ,
你知唔知甘道夫諗緊咩呀?
話俾你聽佢唔想做白袍巫師!
佢唔想入魔戒遠征隊!
但係佢無辦法,無得返轉頭,
係呀,每個人都有偶像,我都有,
其實,M唔MK,我理唔到咁多,
但係我想話俾你聽,行錯路,無得返轉頭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