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叫Pandora,中文名叫藍雅娜,有3/4中國血統,祖先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我在蒙特利爾的富人區成長。
 
我生父是美國華人,他是紐約華爾街投資銀行的高層,從霍頓商學院畢業。可是這樣閃亮的package依然改變不了他是個渣男的事實。他是三代移民,受過最高等的西方教育,骨子裏依然有著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而且對婚姻不忠,有過多段婚外情,這兩點成爲了他和我媽離婚的主要原因。
 
我媽是北美西岸地區的電視名媛,她曾經拿過世界小姐第二名,她的職業和興趣就是購物和與其他名媛攀比然後撕逼。我媽在電視裏被包裝成一個‘離了婚依然爲自己活得精彩’的貴婦,我覺得這個形容挺對的,但是大家都忘記了,她還有兩個女兒。

是的,我還有一個姊姊,叫藍藝星。她比我大兩歲,也就是十七歲,她在十四歲的時候就在韓國出道成爲某青春女子組合的成員,她是天生的明星,長得極其漂亮,又是外國回流,加上我媽出錢出力栽培,她的名字一早在亞洲響噹噹,除了組合的工作外,廣告合約,片約也是不斷。但是,她的經紀公司非常僕街,實行82分帳,收入的兩成還要跟組合另外8條女攤分,所以她一直很窮,窮到沒錢打官司解約,所以一直這樣惡性循環。

我是個喜歡唱反調又憤世嫉俗的人。就像我愛我媽和藍藝星,但又討厭她們總是在忙自己的破事兒。
 


我覺得我的人生不應該局限在加拿大這個上幾代留下來的安身之所,每年有得去紐約洛杉磯玩就開心得要死。
 
于是,15歲的我,做了最任性,完全改變我人生的决定。
 
我决定搬到香港去。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