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我們已經不敢再進入屋邨。

所以,我們選擇前往轉彎和轉彎就會到的輕鐵美樂站,因為美樂站附近的行人路上,停泊了不少單車,於是我用剛才殺死OK便利店女店員的短刀,割開三部單車的鎖。

「我就是用這把短刀殺死那個女店員的。」我把短刀用報紙包裹,收入衣袋裡。

「你百分百肯定女店員是怪物?」陸天藍若有所思地問。

「她有奇怪的尾巴和奇怪的眼神。」我答。



「這其實是一個好消息。」陸天晴跨上單車,測試單車的煞車功能。陸天藍則已騎上單車,蓄勢待發。

「為什麼?」我才慢條斯理地把已經屬於我的單車推到路中央。

「不是嗎?至少我們可以知道怪物是可以被殺死的。」陸天晴輕鬆說。

陸天晴雖然是個做事欠謹慎的人,但非常樂觀,所以才會想到這個重點。

我憶起當時殺死OK便利店女店員的情況,的而且確,她力度頗大,看她一擊就足使男人受重傷致死就知道了,但除此外,她卻沒有異於常人的警覺度,我只是悄悄地步近她的背後,並在她忙於要把薯片塞進男人的口裡時,我就一刀砍入她的後腦,然後鮮血流淌。



「換句話,怪物可能有兩個特點,力氣大,警覺低?」我踏著單車迎著風。

「那麼我們是不是也該找一些利器防身?」陸天晴的單車鏈聲特別吵耳。

「看看沿路有沒有地方可添置一點武器?」陸天藍建議說,但環看夜下的四周,除非故意走入商店或住宅,否則路上難以像RPG一樣出現有用的寶箱。

單車很便利,用說句話的時間,我們就已經踩踏到屯門河旁的單車徑。

我們對世界很無知,既然屯門已經不像有安全的地方,連輕鐵都變得古怪,我們唯有逃離此地,往更遠的地方,或許會找回世界應有的日常。



我們並不是故意遵守單車應該在單車徑的路上規則,只是不知道寂靜的馬路上會不會突然出現危險的車輛,但單車徑路面平坦,沿著這條單車徑,便可直駛入天水圍、元朗、甚至更遠的上水和邊境……

「即使喪屍片的主角,也不會在一個地方停留,而是去尋找有沒有軍隊之類的組織。」陸天藍認同此行,故越踩越快。

【31】(切換視覺要說明,袁琳琳)

叩叩叩……叩叩叩……

「圓淋淋……」陳心儀驚慌發抖,原本她正在沙發上疲倦入睡,卻被門外忽然的叩門聲給驚醒。

她捉緊我的手,而叩門聲沒有停止。

「我要去看看。」我邊說邊移開陳心儀的手。



於是,再一次,戰戰競競地把眼睛貼近門孔。
我想起了,在驚慄的氛圍中把眼睛貼近門孔的人通常都沒有好結果,希望這不是真的。

但……為什麼是他?這個人……我認識他……
他怎會來找我?

我回望陳心儀,對她說:「外面的人是我認識的。」

「但……即使認識……」陳心儀疑慮,我明白她的疑慮,因為外面的人都變得很古怪,正如班長的叮囑,不要相信任何人。

但究竟是「不要相信任何人」,還是「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而已?

因為我在想,門外我所認識的人,或許需要幫助。

所以,我不理陳心儀此刻的憂懼,謹慎地開了一道門縫,對外面一位接近晚年的男人說:「天光爺爺……晚上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