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小子,自然一點吧。」醫生小聲說。

其實很難,因為在後面正有兩位怪物護士守著走廊盡頭的破璃大門,距離雖遠,不過,牠們應該有看見我們的背,只是暫時還未有衝動擅離職守,看來真像醫生所說,牠們要距離近一點,看得見樣子才能意識到目標。

來到地下大堂,這裡有很多商店,例如便利店和連鎖快餐店,但現在都關門落闡了,看來醫院的怪物人手不足,無法保持商店運作。不過,我還以為怪物會比較緊張有食物提供的地方。

地下大堂的右邊有一道寬闊的玻璃大門,從大門出去,就是的士站,向左行是前往取藥處,向右行再轉彎直行就會到達急症室正門。

但我們要前往的復康大樓,其中先要穿過日間醫療中心,而日間醫療中心的通道就是在玻璃大門邊位的最角處。



「那邊大門有很多怪物駐守……」醫生提示我提高警覺,而我真的看見玻璃大門外有五、六個「人」影來回渡步。

所以,我們必須靠邊牆而行,最好利用那個表演台的高身背景板,從背景板後穿過去,避開怪物護士的視線。於是,我們躡手躡腳躲到背景板後面,在這裡,我感到很安全。

但是,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而無奈那隻豬就是我,我居然因為太緊張,不小心在離開背景板後,被一塊展板的腳絆倒,在將及失足之際,我竟然蠢到用展板借力,結果展板應聲倒地。

我不想的。

玻璃門外的怪物護士聞聲回望,但我倏瞬被醫生迅速拉回背景板後。



在背景板後,我向醫生尷尬地比了「Sorry」的手勢,但我知道改變不了眼下的局勢,那些怪物護士聽到聲音,又看見展板倒地,一定會走過來。

我只好祈禱。

但我卻見醫生又取出手機,好像在手機裡打字。
希望他不是在打遺言。

忽然一聲巨響在外面傳來,醫生立刻探頭出去,然後伺機拉著我跑往日間醫療中心的入口,避過了怪物護士的視線,因為怪物都在忙著什麼。



跑的時候,我瞥見玻璃門外有五、六位怪物護士全都圍觀著某東西,某東西……

好像又是一具屍體……

所以,在暫時安全的日間醫療中心,我急不及待地問:「醫生,你究竟做了什麼?」因為我實在好奇。

「這些遲點再說給你聽,現在我們要上二樓。」醫生認真地說。

「樓梯吧?」我說。
「對,不能乘搭電梯。」醫生點點頭。
「我曾經乘搭電梯,足足被困了兩小時。」我隨便說了自己的經歷。
「那你是如何出來的?」醫生漫不在乎地問,好像問出來卻對答案沒有興趣。
「不知道,突然電梯門就開了。」我答。
「那一定是我們的人把你救出來,你還真是一個麻煩人,我告訴你,我剛才用引開牠們注意的方法逃脫是很危險的,這隨時會置我的同伴於危險中,所以你真的是一個超級麻煩的人類!」醫生埋怨說。



我不在意他的埋怨,但卻在意他把自己說得不像是人類,更在意他口中所說的「同伴」。難道他有同伴在醫院?吸引怪物注意的東西是從天墮下,所以他的同伴就在樓上?就在天台?然後屍體是誰?

我知道,這不是發問題的時候。

打開防火門,進入密封的樓梯通道,空盪的聲音製造了可怕的氛圍。如果有人在這空間說話,即使相隔多層,都應該很容易聽見。

所以我們不說話,卻,聽見人聲。

「咦,人家不要這樣啦!」女人的聲音媚惑又扭捏。
「為什麼啊?這裡又沒有其他人!」男人的聲音相當猥褻。
「我們正在辦事啊!」女人認真起來。
「現在我們就辦事吧!」男人興奮。

這很有畫面的對話,似乎來自上層的再上層。



我望向醫生尋求解說,醫生卻搖搖頭,手勢示意安靜,繼續放輕腳步,拾級而上,然後我再聽不見對話的聲音了,空間只迴盪著輕微的踏步聲。

輕力關上防火門,來到二樓。

醫生視察二樓的環境,確定沒有危險,我卻還對剛才的對話感到好奇,又問:「醫生,剛才究竟是誰在說話?」

因為在我現時的理解中,醫院應該正存在三類東西,第一類是怪物,第二類是醫生和醫生的同伴,第三類是我。
所以,那些對話究竟是來自忙裡偷閒的怪物還是醫生那些忙裡偷閒的同伴?我很疑惑。

「我哪知道?你不自己再上幾層去看看嗎?」醫生厭煩地說,但猶疑一會,還是說:「可能是我那些沒出色的同伴吧?誰知?」

看來他在醫院裡的同伴有很多,多得他認不清同伴的聲音。

「醫生……你原本是在這裡做什麼的?」
「我沒時間答你這個問題。」


「醫生,是不是因為我,你才要急於離開這裡?」
「你說得沒錯,我只是為了帶你離開,你的確在妨礙著我,如果不是你,我現在不會在這裡。」

我內心既感動又不解,似乎我的安全比他的任務更重要,假如地球真的被外星人入侵了,他一定是來自正義的宇宙特警。

轉右,往復康大樓。

這是一道比較長的走廊,但走廊的另一邊是玻璃,可看見醫院外的夜景。

「這裡應該沒太多怪物……」醫生似乎放心說。

可是,他說了令人放心的話的不多久,前面又傳來人聲,又是對話,而這次是女人與女人……

「哈哈哈,這個漫畫很好笑耶!」
「什麼漫畫?」


「妳看?」
「無聊!認真點啦!」

對話氣氛輕鬆,事情更詭異,醫生神情瞬即戒慎,立刻捉住我的手,然後反方向轉身。

「快,走。」醫生說話輕聲簡短。

我和醫生急步,卻快不過聲音:「前面的醫生和護士,等等!站著!」女人喊叫。

我隨著醫生的腳步停下而停下,醫生沒有回頭,我也沒有回頭。

餘光瞥見醫生的神色,看來後面這兩個有著輕鬆對話的女人,十居其九都不是醫生的同伴。

女人漸漸步近,那伸手可及的距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