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醫生轉身的速度比我的眼球還要快,零點零零零一秒出手,瞬間割開後面一位女護士的喉嚨,血濺玻璃。

這並非人的速度,我還未看清楚醫生手中何時反手握著一把小刀,女護士已經倒地。

另一名女護士看來很悲慟,紅色的眼睛流著紅色淚水,傷心得恐怖,然後更以極端的殺氣怒視醫生。

小刀旋轉在醫生靈活的右手,而充滿戾氣的怪物女護士手裡只拿著一本漫畫,叫老夫子。

「吳天光,你快點向前走,越過前面的行人天橋,然後下層就是青麟路,這裡有我擋著。」醫生說,說得我只要往前走就再沒有怪物了。



怪物女護士衝撲向醫生,
醫生迅速反應,手刀向前揮空,
但怪物護士極速轉移方向,
醫生臉色遽變……

當我的脖子感到一陣冰涼,才發現怪物女護士的目標原來是我。
當醫生看見我的脖子被修長的五指撫摸,他才發現失策了。

「我叫你走,你究竟站著幹嘛?」在危急的情況,醫生很怒惱,很抱怨。



「我……怎能丟下你一人?」我說。

醫生愣了一刻,然後道:「你傻的嗎?」

「冒充醫生的人啊,你怎能這樣?現在我們醫院處於嚴重感染控制的戒備狀態,你們還是乖乖跟我去進行檢驗吧。」怪物女護士幽幽地說。

我以為醫生很緊張我的安全,可是他這樣說:
「妳不是以為這樣可以把我威脅吧?」醫生歪著頭,踏前。



也好,是我連累醫生的,他本來就在執行任務,雖然我不知道他究竟在執行什麼任務。

「小子……放心,你會沒事的。」

這句說話卻不是出自醫生的口,
而是,怪物女護士認真的語氣。

【40】
可是,我沒有辦法驗證怪物女護士的擔保是否屬實,但她放在我脖子的手已經無力下滑,然後倚在我身上慢慢倒地。

我回頭一看,是一個紥著高馬尾、氣質成熟的漂亮女人,手裡握著一把鮮血淋漓的小短刀,相信鮮血是屬於剛倒下的怪物女護士。

「亞設,你真會帶來麻煩!」女人笑說。

原來醫生的名字叫亞設。


我回望亞設的表情,他卻一臉無奈。

「誰叫我遇上這個蠢人!」亞設不滿地說,這實在令我感到不好意思。

「但現在不是說這些東西的時候,剛才牠們死前已經按動通信……」女人從怪物屍體的衣袋裡取出一部手機,臉色也變了,說:「牠們全部已經正從主座前往這裡……」

我還以為女人說的「正從主座前往這裡」,是還有一段時間,至少是三分鐘後的事,怎想到是現在已經來到了,就在亞設的後面……

迎面而來,
有的耳朵發黑、有的頭長有牛角、有的眼睛全綠、有的雙手巨大卻是燒焦的爛肉,這些怪模怪樣的醫護人員浩浩蕩蕩,目測至少有一百幾十位……

牠們保持標準笑容,走路不徐不疾,異口同聲:「請你們跟我們接受檢驗!請你們跟我們接受檢驗!請你們跟我們接受檢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