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我知道菠蘿山的斜坡很陟斜,我知道菠蘿山是看日出的好地方,我知道菠蘿山可以通往下白泥,我知道菠蘿山沒有菠蘿,但我不知道菠蘿山有個好像太空館一樣大的黑色大圓球,巍然坐落山上某個轉彎再轉彎的路段。

黑色光滑的圓球表面,有一扇門,門的設計有點像多啦A夢的隨意門。

「我們進去吧。」班長陳諾明說得像回家一樣。

雅各猶如打開普通的門地打開門,門後是一道長長的黑暗走廊,進去後應該會伸手不見五指。

「放心,一路向前,這裡只有一條路。」在絕對的黑暗中,聽得出班長陳諾明的語氣雀躍,彷彿即將進入仙境。



明明是一道平坦的直路,卻走了整整十五分鐘,根本超越了在門外時目測大圓球的直徑。

這不合理。
這種不合理讓我在黑暗中感到不安。

……

終於,遠處看到一點光,出口就在前面,照見了黑暗走廊的牆壁,也照見了走在前面的雅各和班長陳諾明的背影。



在昏暗之中,出口之處散發和煦的白光彷彿有種力量,讓人感到溫暖舒適,甚至彷似回歸某個令人感動的原點。

再終於,身體浸沒在白光之中,可能強光刺眼,視線需要慢慢回復清晰……
然後,莊嚴、宏偉、壯闊,儼如神聖教堂的巨大禮堂映入眼簾。這裡極度光明,但我看不見禮堂上有照明的燈和透光的窗,看來這禮堂就是光明的本身。

禮堂中央的最前方不是十字架或耶穌像,而是一個人型銅像,但這個人型銅像並沒有頭,從身型看得出是一個穿著禮服的女人。

這個無頭的銅像正被十多位男女膜拜,他們口中念念有詞,好像在祈禱,但我不知道他們祈禱什麼,口裡所說的既不像中文,也不像英文,發音翹舌,近乎胡言亂語,可能是我不認識的方言,但他們各有各「禱文」,聲音雜亂。

但我肯定,這空間能夠讓人放下一切戒心,而我不知道原因。



「圓淋淋,怎麼樣?」班長陳諾明期待我的反應。
「這裡是天堂嗎?」我讚嘆。

這時候,那十多個跪拜男女的雜亂聲音忽然同歸於一,異口同聲地念:「羅無麗萬。」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阿門」的意思。

大概是祈禱完畢,所以他們慢慢站起來,面帶滿足的笑容,然後當注意到我們時,就以親切友善的表情走過來。

「妳好!我們歡迎妳。」一位尋常的中年婦人代表說,然後其他人也紛紛說話。

「我們又有新朋友了。」
「又多了一位得救者。」
「太好了。」


「歡迎妳啊!」

如果這裡是教會,我一定會即刻逃離現場,但奇怪地,我對她們仿如傳銷的友善並不反感,反而很舒服,好像回到家一樣。

「圓淋淋,這裡就是妳的家了,樓上有很多房間,妳可以隨意挑選一間,然後住在這裡,妳會很安全的。」班長陳諾明說,說得好像他已經在這裡住了很久。

「受到天神的感動和帶領,他們都是今天才來到這裡的。」雅各說。

可能這地方實在令我感到很安心,所以我沒有質疑那四位男女究竟把陳心儀抬到哪裡去……

「陳諾明弟兄,你先帶新同伴上房間吧,我還要出去拯救在外面失喪的人。」雅各對班長陳諾明說。

禮堂最右邊有一道往上的寛闊樓梯。

「來,我帶妳去上帝為妳準備的房間。」班長陳諾明對我說。



平安的感覺令人有點……恍惚……不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