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切換視覺要說明,袁琳琳)

「青綠色臉的警察要求我出示身份証,並不是我沒有身份証,而是我真的太害怕,所以我選擇逃跑,他們一直追,我就一直跑,經過兆禧站,再一直跑,經過悅湖山莊,再跑,直跑到龍崗小學附近,就在我最危險的時候,看見一輛黑色的Van仔停泊在馬路上,原來是天使……天使拉開車門出現了……」班長陳諾明以感激的目光望向接近晚年的男人以及車廂後面的兩男兩女。

關於車廂後面的兩男兩女,他們依然圍在看似奄奄一息的陳心儀旁邊,一時活動她的關節,一時按壓她的身體。班長陳諾明認定他們是天使,如果他們是天使,那麼他們就不是進行急救,而是正在施展神蹟。

但是,這場神蹟的時間未免有點長,輕鐵都已經駛到大興北站了。

「所以,今早我們在課室經歷的一切,都一定跟魔鬼有關……」班長陳諾明悲傷地說:「世界已經末日了,我想自己的家人也不能倖免……」然後漾開慘然的笑。



「不要傷心,你忘記了嗎?他們不是死了,而是『被提』。」接近晚年的男人拍一拍班長陳諾明的肩,班長陳諾明精神一抖,重新散發希望。

「既然你被救了,為何不到集合地?」我問。

「雖然天使出現了,但魔鬼的力量很強大,天使把我帶上了Van仔逃離,真對不起……沒有在約定地方出現……」班長陳諾明歉意說,更補充說:「所以,當天使們奪回輕鐵的掌控時,我們就立刻去搜救其他人了。」

班長陳諾明一直用天使和魔鬼來形容世界的他們和他們,
但我一直以為天使有翅膀,不需要使用交通工具,而魔鬼只會引誘人吃蘋果。

「妳沒有吃東西吧?」班長陳諾明突然問。



「你在電話裡叫我不要吃,我就沒有吃了,而且我不餓。」我說。

「那很好,牠們是魔鬼,會引誘你犯罪的。」班長陳諾明放心說。

「犯罪?」但我不禁驚訝。

「原來世界上一切肉體的欲望、眼目的欲望、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出於父,而是出於世界的。」班長陳諾明回應得令人摸不著腦。

我不理解他的意思,他是不是想指出吃東西是犯罪?


雖然我知道天主教的七宗罪中的其中一條就是「貪吃」,但我不知道連「吃」都是罪。

「無知的人啊,讓天使帶我們到安全的地方,再慢慢解釋給妳聽。」班長陳諾明雙眼放光,全身充滿光明的氣息,彷彿那地方就是上帝預備的天堂。

「沒錯,只要帶妳們去到那個安全地方,我們再慢慢跟妳們說明。」接近晚年的男人語氣穩重,還彬彬有禮地說:「對不起,我還未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雅各。」

輕鐵一直沒有停站,慢慢行駛,拯救陳心儀的神蹟還在進行中,直到本班列車停在良景,車門再次開啟。

良景,讓我想起良景夜市的魚蛋,可是我現在不肚餓。

「到站了。」雅各說。

我想起了,雅各這個名字。
這是亞伯拉罕次子的名字,雅各後來被上帝改名叫以色列,以色列就是以色列人的祖先。這歷史記載於舊約聖經。



【48】
「雅各先生,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來自天堂這個友善的組織,但要進入屋邨實在令我有點害怕,我們都是從屋邨逃出來的。」我說,但當我抬頭四看,發現良景邨比蝴蝶邨和其他屋苑有一點不同之處,就是黑。

沒有一扇窗戶是透著燈光的,如果是平日夜裡,這通常是凌晨兩三點才會出現的景像,但即使凌晨兩三點,都總會有一兩扇窗戶透出微光,但這裡沒有,一點光都沒有,連街燈的光也沒有,更遑論閉關了的良景商場。

「放心,這種黑暗或者會令人有點恐懼,但真正的光明,正藏在這黑暗中。」班長陳諾明說得很勵志。

他曾經叮囑我們不要相信任何人,但似乎這些天使已經成為班長陳諾明的信仰。

其中一位天使背起陳心儀,而陳心儀伏在天使的肩膊,卻沒有醒過來的跡象,看來神蹟還未完成,但至少維持了她的生命。

就是這樣,我隨著他們一直步行,走到良景邨靠山的地方,一路上大家都很專心,一言不發,沉默得令人窒息就是這種。

「我們究竟去哪?」我不安地問,打破寧靜的空氣。
「上山。」雅各簡單回答。



「放心吧,菠蘿山上沒有菠蘿吃的!」班長陳諾明嘻嘻地說。

通常在心情輕鬆的時候,班長陳諾明就會說句爛笑話。

但這裡,怎麼看都不像是個讓人心情輕鬆的地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