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切換視覺要說明,第三者視覺)

袁琳琳全身抖震,她難以置信,一步一步,步向少女的身邊,慢慢蹲下來。

「陳……陳心……儀……」袁琳琳幾乎無法言語,她不敢相信,不想相信,這少女竟被折磨成這個樣子。

少女來了這裡有多久?為何容貌枯殘得彷彿被折磨了十年?

顫抖的雙手伸向撫摸少女的散髮,袁琳琳哭了。



「究竟……究竟發生什麼事?」袁琳琳凝著淚。

但最可怕的是……

「袁琳琳……」少女竟在蒼白病態的臉上漾開滿足的笑容:「我正在為上帝受苦……」她流露出跟班長陳諾明一樣的亢奮眼神,眼睛瞪大,佈滿紅筋。

「陳心儀……妳……」袁琳琳不斷搖頭,否認眼前的事實。

因為袁琳琳很清楚狀況,這地方似乎瀰漫一種懾入心魂的怪異氛圍,猶如迷幻藥般令人喪失心智,所以外面的人才會於短時間內沉迷在虛幻的信仰裡,不能自拔……



但袁琳琳不知道為何自己不受影響。

「袁琳琳,聽說妳被魔鬼附身了……」少女倚著牆壁,慢慢地爬了起來,凝望著我的眼珠子不斷顫抖,散發出極度危險的癲狂。

袁琳琳真的不願撇下她一人,繼續在這裡承受不能想像的痛苦。
但,她也知道她的同學陳心儀,已經狂熱到一個無可救藥的地步。

「陳心儀,到我查出世界發生事情的原因,到我終於找到世界的安全點,我一定會回來救妳。」袁琳琳立下心說。

也許,這番話根本是袁琳琳對自己的安慰。



陳心儀虛弱踏步,行動緩慢,袁琳琳根本無需急腳逃跑,只以難過的目光凝視陳心儀,一邊退後到門邊,離開隔離室。

袁琳琳把門關上後,留意到門上有個鎖扣,故把鎖扣扣上,令陳心儀無法離開隔離室,只能透過玻璃窗緊緊盯著袁琳琳,並不斷不斷拍打堅固的玻璃。

她如同一隻喪屍,這是袁琳琳不敢在心裡打的比喻。

袁琳琳環顧白色乾淨的實驗室,看看這實驗室還有否關於世界變異的線索。這裡,除了一個一個的大試管外,實驗室光滑的桌上空無一物,環境非常簡潔,所以導致其中一個大試管旁邊那掉在地上的藍色小簿特別顯眼。

袁琳琳走到面前,拾起小簿。

藍色小簿設計本該沒有任何神秘色彩,但在這裡出現卻是十分詭異,因為這是學校用的單行簿,小簿的封面是印有「南屯門官立中學」的校徽。

打開小簿,第一頁寫了一大堆英文,後頁全都是空空的,袁琳琳英文非常不好,而且這些英文中又有大量的專有名詞,所以無法得悉內容,但她瞥見其中一個英文生字,她也好像對這個英文生字有點印象,記得很小的時候媽媽曾有教她寫這個特別的英文生字。但很奇怪,這特別的英文生字很偏門,應該沒理由會教一個剛升上小一的袁琳琳寫的。



「Cloning……」

陳心儀依然在拍打玻璃,越拍越起勁……臉容越發扭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