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在房間逗留了一會……

發現班長陳諾明沒有告訴我洗手間在哪裡,所以免不得我要外出探索一下。

慢慢打開有點殘舊的木門,門鉸轉動的聲音刺破寂靜的空氣。想不到,這地方擁有劃時代的圖型建築外殼,裡面居然是仿如老舊的古堡。

離間房間後,更是一道長長的神秘走廊,牆壁有淡黃色的燈盞,每燈盞之間都有一幅典雅的聖經畫像。

最簡單的描述,這是拍攝幽靈片的好地方,欠在沒有那些忽明忽暗的燈光。所以我更加不明白,班長陳諾明為何對此地方如此感動。



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迷路,剛才班長陳諾明實際是帶我走了很多路才來到房間的,過程轉彎又轉彎,中途轉左又轉右,我都沒好好記得這些路。

走廊中間也有許多房間,但我真的不知道那個房間是洗手間,又不知道洗手間有沒有標示洗手間的圖案。

唯有希望我途中遇見這裡的住客,指引我洗手間的方向。

但我轉彎又轉彎,轉左又轉右,都未看見一位住客,反而來到一間紅色的房門前。

因為紅色房門上有一個簡單的圖案,黑色的水滴,我猜這是不是洗手間的意思,所以扭開門把,慢慢推開門。



但看來這不是洗手間,更像是一間遼闊的溫泉房,佈置詭秘,而我所站的位置距離溫泉池還有一段距離,池邊則站了一個男人,暫時背對我。

「不好意思……我想問……」我不好意思地說。

男人一震,回頭,表情愕然。

「妳……妳是誰?為什麼妳會在這裡?妳不是我們的人……」男人震驚:「沒可能……妳沒可能會來到這裡……」

但我就是來了這裡,而我只是想問個洗手間在哪裡。



「對不起,打擾了你,但我好像迷路了,我只是想找個洗手間而已。」我如實說。

「迷路?洗手間?」男人打量我,眼神對我充滿孤疑,語氣謹慎地說:「妳是誰?」

於是,我把在美樂輕鐵站遇到雅各然後來到這裡的過程告訴他,而從男人的眼神和表情也看得出他慢慢釋疑。

「對不起,你知道世界正步向末日……不,已經步向末日了,所以我們對任何事情都比較謹慎。」知道我的事情後,男人語氣變得溫和:「對了……我還未自我介紹,我叫亞設。」

亞設這個名字,出自以色列十二支派其中一支派的名字,又是雅各第八個兒子的名字。

「亞設?你是雅各的兒子嗎?」
「啊?袁琳琳姊妹都有閱讀人間的聖經嗎?」亞設興味地問。
「我以前讀基督教小學的,所以對聖經有點認識。」
「其實我不算是雅各的兒子,不過也類似是這種形式的關係。」亞設說,笑了笑又道:「來到這地方,都是一家人。」



「不,你是天使吧?」我問,既然雅各自稱是天使,這個叫亞設的人應該也是天使吧?

「對啊!我是天使。」亞設挺身自豪,但很沒天使的風範。

亞設步向我,邊說:「妳說妳要找洗手間吧?就讓我帶妳去吧。」

等等!

剛才沒注意,溫泉的正中央有一塊小島,小島上有一個頭像擺設。

那個頭像是……?
怎會這樣?是我看錯嗎?不可能的!

「洗手開其實很近的。」亞設邊說邊推著我離開,好像不想我再逗留這個地方。



【77】
最後,亞設把我帶我到真正的洗手間門口,說:「就是這裡了,不要再迷路。」便匆匆離開。

洗手間是一個普通的洗手間,沒有什麼好描述,但我離開洗手間後,很想再回到剛才的溫泉房,再看清楚一點那個地方和那個頭像。

雖然亞設離開前,曾經叮囑我那是神聖的禁地,不可擅闖,叫我不要再胡亂開門。

但正因為如此,我更加想再去一次。

世界都走樣了,所以安守本份並非生存之道。

我沿住剛才的路走回去,想回到紅色房門的房間。

一路上,這種暗光下的氣氛已經可以用到「詭譎」這令人感到恐怖的形容詞來形容,但我一步一步走到這裡時,才發現事情比「詭譎」更恐怖……



當我回到同一個地點,發現紅色房門不見了,眼前成為了一幅畫,一幅剛才在走廊從沒看過的畫,但我肯定,這原本是紅色的房門,且印有黑色水滴的圖案。

一陣尖銳的重金屬聲在走廊的深處迴盪,我希望這種聲音只是我的幻聽。

「各位弟兄姊妹注意,由於現時出現特別情況,請各位弟兄姊妹暫時前往聖殿集合。重覆,由於現時出現特別情況,請各位弟兄姊妹暫時前往聖殿集合。」

【78】
「各位弟兄姊妹注意,由於現時出現特別情況,請各位弟兄姊妹前往聖殿集合。重覆,由於現時出現特別情況,請各位弟兄姊妹前往聖殿集合。」

我看不到走廊上面有什麼有像廣播器的東西,但聲音清晰,就好像武俠小說的千里傳音一樣。

剛才發現神秘房間,現在就說出現特別情況。
這兩件事會不會有關係?



但,聖殿的方向在哪裡?

當這個問題出現的時候,人就在我眼前出現了。

剛才那三個祈禱的人在前面轉角處出現,步伐匆匆。

「阿妹,妳還不快行?妳聽不見天使的呼召嗎?」一個婦人神色緊張。
「可能阿妹迷路,我在下午初到這裡時都覺得這裡迂迴曲折,但在這裡熟識後,多迂迴都不再迷路了,阿妹跟我們行就可以了。」一個阿叔慷慨自信地說。

真的嗎?這裡的走廊不是迂迴曲折那麼簡單,根本就是複雜的迷宮,他們憑什麼在短短幾小時內記憶所有的路?

班長陳諾明也是。

「不要說那麼多了,不能讓天使久等,也不能讓上帝久等啊。」另一位年老的太太催促。

於是,我唯有跟著他們急促的步伐前往聖殿去。

但走了不夠一分鐘,千里傳音又再出現……而且……

「各位弟兄姊妹注意,如果大家發現一位穿著淡藍色T恤、黑色外套,牛仔褲,名為袁琳琳的年輕少女,請立刻把她制伏,並押送往聖殿,由於她已經被魔鬼附身,請各位注意安全,我們會立刻前往支援。」

內容並不友善。

原本走在我前面的三位引路者,他們聽見此番千里傳音後,腳步戛然而止,然後,頭慢慢扭過來。

我退後一步,然後轉身迅速逃跑,跑了不久,前面又出現五個人,其中兩個更要是我認識的,但看來他們並不友善,所以我急促煞停再轉入另一邊走廊,趁沒人看見的時候,竄入了一間房。

這間房的環境相比外面是另一種格調,叫白色的實驗室格調,乾淨明亮,周圍擺放了一個一個的大試管,走到最後,是一間小房,房外有一大塊玻璃可望進去,似是一間隔離室,但房門半掩。

「好辛苦啊……好痛啊……呼……呼……」少女痛苦的呻吟,在隔離室內傳出。

【79】
小心翼翼地推開房門……

少女全身赤裸,瑟縮在房的一角,淚水、鼻水和口水爬滿極度憔悴的臉容,雙眼凹陷,頭髮散亂……

「為什麼……為什麼……他們對妳做了什麼?」我哭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