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切換視覺要說明,袁琳琳)

我再次步近陳心儀,相隔一塊玻璃,她怔怔看著我,雙手拍打玻璃的速度漸漸減慢……

陳心儀扭曲痛苦的臉容貼近玻璃,十隻枯乾的手指吸在玻璃面上,手甲慢慢抓下,發出刺耳的聲音。

「我會回來救妳。」我對自己的同學再次說。

忽地,她以瘋狂的拍擊回應,玻璃也彷彿即將破碎,所以我還是轉身離開房間。



但究竟外面有多少失心瘋的人,我不知道,如何逃出這地方,我沒計劃。

「各位弟兄姊妹注意,大家請協助搜索一位穿著淡藍色上衣、黑色長外套、牛仔褲,名為袁琳琳的年輕少女,她已經被魔鬼附身,若發現她,請立刻把她殺死,請各位注意安全並為上帝打美好的仗,我們會立刻前往支援。」

看來「天使」改變主意了,「天使」容不下我,要把我殺死,而信徒的方向已經不是朝向聖殿,而是我。

以我所知,這建築物好像只有一個出口,可惜出口在聖殿。

「袁琳琳!」
也想不到我踏出門口不久,就被發現了。



「不要跑啊!是我啊!陳諾明啊!」

我管你是陳諾明還是上帝,反正都已經把我當作魔鬼,還要把我殺死!

「我會幫妳逃出去的!妳根本不知聖殿在哪!」班長陳諾明的聲音懇切。

我回頭,果然是班長陳諾明,但此時此刻,叫我如何相信他?

「我知道,妳不會是魔鬼。」班長陳諾明篤定:「我想清楚了,我只是接觸了這地方兩三小時,根本對所謂的天使們並不了解,我怎能夠如此就相信她們?袁琳琳,我們出去吧。」



班長陳諾明的眼神回復正常,反換了焦慮的正常神色。

「但聖殿的出口處一定有『弟兄姊妹』看守,所以……」
「不用怕,我知道有另一個出口,跟我來吧。」

【91】
「陳諾明,其他同學呢?我剛才看見班上的兩個同學。」
「其他同學我遲些會救他們,現在先帶妳往出口。」
「但……我怕他們有危險,你知不知道我剛才看見什麼?」
「暫時大家都不會有危險。」
「不……我怕大家的下場都會好慘,陳心儀只是來了一會,就已經……」
「放心,暫時大家都不會有危險。」
「你如何肯定?如果你知道有另一個出口,不如我們找他們,和他們一起離去,還有陳心儀。」
「不,時間無多,妳先出去,我再帶他們離開。」


「陳諾明,我們試試再去找陳心儀吧?既然你能夠清醒過來,陳心儀或者都可以的!」
「陳心儀姊妹不會有事的!放心!」

……

我停下腳步,退後……

「怎麼了?」班長陳諾明回頭,一臉不耐煩。

「你根本沒有清醒過來……」我說。

「……」班長陳諾明沉默著,蘊釀著。

如果班長陳諾明真的清醒了,就不會再用「姊妹」這種宗教式的稱呼。



「袁琳琳姊妹,請妳相信我,我會幫妳,雖然暫時妳被魔鬼蒙敝了雙眼……」班長陳諾明回復亢奮,漾起詭異的獰笑。

我轉身,發現前方又一位女同學從轉角出來……

想不到,她也來了這裡?

「陸……陸天藍?妳……」

她展露與班長陳諾明一樣的笑容。

【92】
班長陳諾明和陸天藍、還有其他在這裡的同學……他們都聽從廣播的呼籲……要把我殺死。

在迂迴交錯的走廊裡,我不斷跑,不斷跑,有路就跑,看見人就轉身,轉身再看見人就轉左轉右。



妖異的走廊,宛如無盡的惡夢,永遠找不到終點。

這樣下去,我再也走不動了……
前方……前方又出現一個人……

這個人又是我的同學……
吳天光……

【93】
「圓淋淋!妳沒事吧?喂!幹嘛越叫越走?」

背後的吳天光好像很疑惑,不停喊叫我,但我不會再相信任何人了……

「圓淋淋!我是來救妳的!妳為什麼走啊?」吳天光在背後追跑。



無論他說什麼話,我都不會相信!直到他……

「圓淋淋!我看見妳的媽媽!她叫何心仁!她在等妳啊!」吳天光喊叫。

反正我已經無力了,所以我停下腳步,回望這個說出我媽媽名字的吳天光,發現吳天光全身濕透,不知剛在哪裡沖水來。

「妳為什麼要跑呢?」吳天光攤開雙手,流露不解神情。

我沒有放下戒心,問:「你是被天使帶來嗎?」

「天使?」吳天光望向四周,好像不知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不是被天使帶來,你是怎麼來這裡的?」

「我想……」吳天光摸著後頸歪著頭,思考地說:「我是乘搭電梯過來的……」

這荒謬的話,聽起來竟如此令人安心……
的確,自從我們5A班殺死陳明霞老師開始,越合理的,越是可疑。

「電梯?對了?你好像剛才被困電梯的……這是我從群組裡知道的……難道你的電梯最終把你帶到這裡來?」我實在太好奇。

「啊……這說來話長,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吧?圓淋淋……我來了這裡不太久……但感覺這裡好奇怪……好像有種很安全的感覺……但又覺得這種安全的感覺好奇怪……」吳天光奇怪地說。

糟糕了!吳天光不能在這裡逗留太久。
雖然還有很多問題……
特別他居然提及了「她」……

「你剛才乘搭的電梯在哪裡?快!帶我去!」我急說。

「正正就在這邊的轉角。」吳天光指一指身旁的轉角位。

想不到真是這麼近,行前兩步,就是他所說的房間……

但這房間……不就是……

「我就是從這房間出來的。」吳天光說。

紅色房門上有一個簡單的圖案,黑色的水滴,但這不是洗手間的意思,而是溫泉房。

而且是消失的溫泉房,剛才我想再回來的時候,它卻變成了一幅畫像,現在它又再次出現我的眼前。

「這是移動的迷宮嗎?」我自言自語,引來吳天光的好奇目光。

「在那邊啊!」「她在哪兒啊!」「把她制伏!」「不!要把魔鬼殺掉,才可以淨化她的靈魂啊!」

「這些……妳新認識的朋友嗎?」吳天光對從兩邊蜂湧而至的虔誠信徒感到很傻眼。

而我不知道他們為何一次過出現,包括陸天藍和班長陳諾明,還有三位同學。

我立刻扭開門把,急說:「吳天光,別傻了站著,快入去!」

「但……陸天藍……還有……他們……」吳天光看著自己的同學很詫異。

但這不是詫異的時候,我也沒空跟他解釋,一把手把他拉入房門後,關門,鎖上。

「電梯在哪?」我東張西望,這裡還是我剛才看見的溫泉房,沒有變,但……

我發現電梯了……
不,正確是我發現了一個電梯廂,浸在溫泉池上,電梯廂被粗暴切斷的鋼纜還在它的頂端。

「吳天光……你是乘搭這電梯過來嗎?」我失聲,也終於知道為何吳天光滿身濕透,原來是被溫泉的水沾濕的。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門外凶暴的撞門聲不止。

我不知道門還能維持多久……

「他們……似乎不懷好意……」吳天光對狀況感到困惑。
「如果這電梯廂是飛船或者隨意門,都是一個破爛了的隨意門吧?」我失望地說。

「不用失望,讓我們碰碰運氣吧!」吳天光忽然帥氣說:「畢竟,我一直在碰運氣。」

吳天光拉著我的手,步到溫泉池的池邊。

電梯廂附近的池水底部,看見一大團迴旋黑霧,霧中深不見底,令人心生寒意。

「我猜測,電梯廂是從這黑霧而出的。」吳天光說。
「你想……?」

「圓淋淋,世界上好像沒有什麼可以相信的人了。」吳天光凝視黑霧,認真的眼神,令人覺得無懼。

但這句說話,卻似層相識……

【94】(切換視覺要說明,第三者)

小女孩站在從來沒有水的噴水池旁,哭得很厲害,別人都以為她是迷路中的小女孩,但沒有人過去問她哭的原因,因為世界很冷漠。

只有小男孩,小手裡拿著一串魚蛋走過去,對小女孩說:「不要哭了,我請妳吃吧。」

「你是誰啊?」小女孩抽抽咽咽。
「我……我叫吳天光……」小男孩害羞。

「吳天光?」

「不許笑我的名字!」小男孩緊張。
「不,這名字很好聽。」小女孩拭去眼淚。

「妳說謊!」小男孩不信。
「我不說謊!我爸爸媽媽才會說謊!」小女孩激動。

「爸爸媽媽不會說謊的!」小男孩搔搔頭。
「但我的爸爸媽媽會說謊!」小女孩噘嘴。

「妳爸爸媽媽為何說謊?」

這時候,小女孩看見小男孩帶著溫暖的目光。

小男孩擁有一雙真摯的眼眸。

「我爸爸和媽媽說過會回家陪我,但他們都沒有……」小女孩不快樂。
「你爸爸媽媽去了哪?」小男孩大口吃了一顆魚蛋。

「我不知道……我住在啟豐園,家裡只有Linda陪我……」小女孩說。
「我家住海翠花園的,家裡有爸爸媽媽陪我,爺爺也是我最愛。」小男孩說得很開心,但他不知道自己觸動了小女孩脆弱的心靈。

所以,小女孩又再哇哇大哭了。

「不要哭,我把我最愛的爺爺送給妳!」小男孩急了,魚蛋都掉在地上。

小男孩知道小女孩哭喊的原因。

「你爺爺是誰啊?」

「我爺爺是我爺爺!以後都是妳的爺爺,好不好?」小男孩開朗地說,指向街市的門口,興奮地說:「爺爺出來了!」

【95】
「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袁琳琳。」

「如果世界上沒有什麼人可以相信,妳都可以相信我啊!」
「為什麼?」
「因為爺爺都說我很誠實。」

「但如果有人假扮你騙我呢?」
「不會!」
「為什麼?」
「你看看我的眼睛。」
「?」
「爺爺說我的眼睛很漂亮,沒有人可以裝得出來的!如果妳害怕,就望住我的眼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