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切換視覺要說明,袁琳琳)

「妳怎麼用這種眼神望著我?」吳天光歪著頭。
「在看看你是不是假的。」我說。

吳天光無奈一笑,說:「反正我們跳下去後,不知道會不會死,可能妳是我生命中最後看見的人了。」

「對了?你不是住海翠花園嗎?為何你會在悅湖山莊被困電梯的?」我好奇一問。
「怎麼了?懷疑我是假的吳天光嗎?」吳天光從容地說:「妳也不再是那個住在啟豐園的小女孩吧?搬屋嘛。」



不過我有點疑惑,假的吳天光說自己住在海翠花園,這正正是我記憶中吳天光小時候所住的地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門外兇暴的拍門聲不止。

所以,我知道這不是追問的時候。

吳天光挽著我的手,我倆縱身一躍。

黑霧包圍我的身體,我感到一股奇異的引力……



【97】(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電梯門徐徐開啟,映入眼簾的,依然不是青山醫院的環境格局,是另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這樣想,原來何心仁女士的電梯是一道隨意門,把我帶到另一個水浸的空間。

但當我踏出電梯門,站在池水中,根據我對奇幻的觸角,估計隨意門不是這個電梯廂,而是這池底裡的一團迴旋黑霧,猶如空間扭曲的隧道把我帶進這地方。

環顧四周,目測這裡是一間溫泉房,而我正站著的溫泉池中央有個小島,小島上有個頭像,這頭像正是何心仁女士的頭像。



我在池水的阻力裡一步一步,踏出溫泉池,走向唯一的門,然後來到一道怪異的走廊,沒想到幾步後,就遇見我的同學,我的朋友,圓淋淋。

圓淋淋逼切地要求我帶她回到剛才的溫泉房。

於是,來到黑色水滴的溫泉房門前……他們就出現了……

我不知道圓淋淋和我的同學之間發生了什麼恩怨情仇,但班長陳諾明、陸天藍和其他同學,他們眼神都變得怪異,而且他們伴隨一群神情異常的陌生街坊,來者不善,所以,我只能憑感覺相信圓淋淋是最正常的人。

……

最後,我挽著圓淋淋的手,縱身一躍。

黑霧包圍我的身體,我感到一股奇異的引力……



【98】
在黑霧中,我感覺自己慢慢降落,著地。

我沒有放開圓淋淋的手,挽著她在黑霧中行走,一直沿光的方向。

終於,離開黑霧。

我知道空間扭曲一定會帶我們到另一個地方,

但我想不到這另一個地方竟然是一望無際的草原,舉頭是浩翰的繁星天際,無數流星在銀河閃爍劃過,輕輕的綠草隨風搖擺,舞出螢火蟲般的光點。

在這裡,我彷彿聽見繁星墜落的銀鈴聲,泥土散發原始的清新香氣。

「這裡……究竟是……」圓淋淋驚嘆。
「我不知道……」我說,也不感到這裡有盡頭。



雖然這裡很美麗,美麗得令人驚絕,令人恍神。
但,這種無窮無際,卻讓人感到未知的不安。

「比起剛才的迷宮,我反而更加感到這裡沒有出路……」圓淋淋嘆氣,在廣闊無邊的草地上向前踩踏。

「走吧……或者我們會發現什麼……」我不肯定地說。
「究竟世界那個國家,會有如此絕美的景色?」
「我不知道,我從沒去過旅行,但知道有些地方看星星很漂亮的。」
「或者……這裡是非洲草原?」

但是,我甚至覺得這裡除了草外,並沒有其他生物。

於是,我們無枸無束在無際的空間自由行走,向左走和向右走,奔走和慢行,無論往哪裡去,都是一樣的景色。



正如圓淋淋所言,比起迷宮,這裡更不感到有出路。
比起被困電梯廂,這裡無疑是另一種囚牢。

「吳天光,這樣走下去不是辦法。」

我摸摸頭,想起了,何心仁女士曾說過,如果遇見什麼困難,可以嘗試打電話給她,雖然我不知道這種地方有沒有訊號,但我還是取出手機。

手機滿電,但沒有訊號。

「怎麼了?你想打999嗎?」圓淋淋問。
「不……」我沒心情解釋,繼續打開通訊錄,尋找何心仁女士的電話號碼。

「何……何心仁?」圓淋淋瞥見我的手機螢幕裡那個新增聯絡人的資料。

「圓淋淋……我也想問妳,妳的媽媽是做什麼工作的?」我問。



我記得小時候見過她媽媽一次,但就真的謹謹一次,然後就沒有見過了,圓淋淋一直都由工人姐姐Linda照顧日常起居,小學的時候,我和爺爺經常找她一起到處遊玩,一起到處吃好東西。

那時候,我們很快樂。

到我們升上中學後,我們便沒有聯絡了,聽爺爺說她是搬了,還留了個地址,雖然地址我很記得,但……

我一直都沒有再找她,不知為何,我不想找她,不想再看見她,這一定是因為我們在小學六年級最後一次見面時,發生令人很不愉快的事情。

一直一直,直到本學期初,圓淋淋成為我班的轉校生,令我們再次相遇,可惜,相遇已如同陌路。

「我不知道我媽媽是做什麼工作,小時候偶然會看見她,但通常見她一會,她又要遠行了,而爸爸說要找媽媽,也經常看不見他。」圓淋淋說,語氣若無得不像在說自己的事情。

從小我就知道,她習慣自己一人。

「那為什麼之後搬到蝴蝶邨?」我好奇,還握著手機,畫面停留在何心仁的聯絡資料頁面。

要知道,由高尚私人住宅搬到公共屋邨,中間一定有事情。

「Linda死了。」圓淋淋若無其事地說:「這麼大的屋子我不想住,然後我就選擇搬去和朋友一起住,那時候,剛好升中。」

「妳的朋友?」
「嗯……不過我那位三十多歲的朋友經常外遊,不常見的,正好她希望有個人幫忙打理她的家。」
「三十多歲的朋友?這應該叫阿姨吧?」我說,但圓淋淋回我一個嘴角上揚的笑容,意義不明。

「你還未告訴我,為什麼你會碰見她?」圓淋淋認真問。

於是,我把所有的經歷告訴她。
她很驚訝,也很傷心,很意外,也很害怕,
驚訝我所遇見的怪物,
傷心她的天光爺爺已經死了,
意外我以不尋常的方式遇見她的媽媽,
害怕這個世界未知的一切。

但,我還未把在OK便利店死去的男人的事情告訴她,也沒有把全家幅的照片拿給她。
也,未把何心仁女士告訴我和陸天晴的壞消息告訴她。

然後,她也把所有經歷告訴我。
同樣地,
我驚訝著世界竟然出現了這種邪教般的組織,
意外著她碰見我認識的亞設,
憂心著我們的同學。

「換句話,這世界似乎多了兩群不同的勢力,一群是我們所看見的怪物,另一群是不明的宗教組織。」我思付。

「根據你的描述,那群怪物的樣子不單是我們熟識的人,而且是死了的人?甚至是那些沒有失蹤的人……例如另一個吳天光。」圓淋淋說。

「看來就是了……」我聳聳肩。
「對於怪物,我有兩個疑問,究竟是恐懼讓大家出現幻覺而看見怪物的特徵,還是恐懼讓大家衝破某種視力限制而看見怪物的特徵?」圓淋淋問。

這正就是我一直疑問的。

「第二個疑問,那些怪物真的不是我們原本認識的人嗎?」

這是我懼怕的,但關於這方面,何心仁女士卻給了我們一個具體的答案。

「她……即是妳媽媽……她說……」

我不想說出來。

「她說,全世界,99%的人類都死了。」

說出來,很不真實。

「很多我們認識的人……都死了……」

死了,是代表永遠的離開。

「包括我的爸爸、媽媽、還有我所有親人……」

永遠的不再見。

【99】

為何記憶中省略了世界末日的關鍵時刻?
為何我當時沒有把你們好好保護?

為何消失的是你們,而不是我?

長大後,我沒有牽你們的手,因為我不曾好好去想,忽然有一天,你們消失了,我再牽不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