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有盡頭的。

只是想不到,經過三十分鐘的黑暗,開始沒入星光包圍的空間,穿過一片星光後,樓梯把我們帶到如此幻境。

我們站在一座高塔之端,平台之上,俯瞰塔下廣闊無邊的古城,建築設計竟仿如古埃及的大城市。

沒有太陽,沒有月亮,繁密的星光是這裡的天,為這古城帶來一點明亮。我們剛下來的樓梯則仿如天梯,連接星光上的無盡黑暗。

我們看見城市的不遠處同樣聳立另一座視線水平相等的紅色高塔。



「這……這是什麼?」圓淋淋驚嘆。
「下去看看吧。」我指著那邊的地面,連接往下的樓梯。

沿著螺旋型的石級樓梯直往最底層,離開高塔的建築,眼前的街道兩旁,是一間一間用泥磚建成的古色房子,我們仿如置身於古中東的城鎮裡。

無論這裡的建築有多麼古老,但感覺還是一座大城市,可是眼前未見一人,氣氛孤寂,難道是座淹沒地底的無人古城?

「難道是亞特蘭?」我喃喃說,聽過很多關於亞特蘭的傳說。
「這裡那麼大,我們要去哪?」圓淋淋問。



「我試試能不能再聯絡何心仁女士。」我取出手機,撥號……

「對不起啊!我現在未能接聽你的電話啊!請你遲一些再打來吧!因為這裡沒有留言的功能啊!呵呵!」何心仁女士的聲音。

這究竟是什麼鬼電話錄音?

「看來她有事忙……」我說,卻想起剛才她忽然說的「糟糕」,所以再道:「或許……遇到什麼麻煩的事……」

我擔心陸天晴了。



圓淋淋皺眉,露出憂慮的神色,我便安慰說:「沒事的,我們在這裡逛逛,看看有沒有什麼新發現?」

於是,二人同行,在這昏沉蕭條的古城大街。

本來以為這裡是棄置的鬼城,但遠遠地,終於看見一個「人」坐在一間泥磚屋門前的石級,他低著頭,沒有察覺我們漸漸步近。

無需刻意觀察,牠無疑是隻怪物,眼耳口鼻在他的臉上錯配得一塌糊塗,猶如我在何心仁女士那裡看見的怪物孖女一樣,只是臉型輪廓不同,這看得出是一個男人,頭髮比較多,他的嘴巴生在額頭,眼睛生在下巴,其他已經不想形容了。

牠穿著的是白的上衣和白色的褲。

圓淋淋冷靜得出奇,只是疑惑地看著這個怪物男,而我雖然已經在何心仁女士那裡見識過這種怪物,但還是心裡發毛。

我悄悄對圓淋淋說:「不用害怕,我遇過很多怪物,怪物很多時不會對我們作即時傷害,我們現在試試裝作若無其事繼續往前行吧……」



圓淋淋皺了一下眉,猶疑著什麼,然後才緩緩點頭。

於是,按照計劃,我們行經怪物男的面前,對他置之不理,但餘光卻瞥看他抬起頭,下巴的眼珠往上,直視我們。

詭異到極點。

心裡默念沒事的沒事的咒語。

牠,怪物男倏然站起,我倆一震,刻意保持鎮定,但我已經作好拉著圓淋淋逃跑的打算,但過了一會,怪物男好像沒有襲擊之意……

除非牠突然衝前,否則我們繼續保持計劃,原來這需要高度的心理質素。我想起以前有人說過,如果在森林裡遇見猛獸,最好是保持敵不動我不動,

前題是,牠不太肚餓。

雖然我控制不了自己心跳紊亂,但我們仍能以正常速度行走,怪物男真的沒有襲擊我們。



只是……

當我試探地慢慢回頭,餘光卻瞥見這個怪物男以兩米的距離一直跟在我們背後,相當貼近。

走了不久,前面又有一隻怪物男站在道路的旁邊,同樣是錯位的五官,白色的上衣和白色的褲。

再前面……又再出現……

我們發覺城市的「人」開始多了,一個,兩個,三個……十多個,廿多個,每位都擁有不同的輪廓,男有女有,辮子有、光頭有、長髮有、雞公頭有、肥有、瘦有,各式各樣,只是牠們有一個共通點,都是錯位的五官,甚至有些是錯位的手腳。

這裡開始像一個「人」來「人」往的大城市了,但是牠們可能太遊手好閒,沒事做,所以每一個「人」看到我們這兩個陌生的外地遊人,都情不自禁地跟在我們背後。於是,尾隨的怪物越來越多,牠們沒有任何舉動,只是一直跟著我們。

我倆越來越不安。
上百多隻怪胎,不知情由地跟著自己,這狀況又何止用「不安」來形容?



如果要我猜測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可能就是怪物的產地。

「圓淋淋……我們要嘗試擺脫牠們……」我小聲說。
「但……」
「剛才我們不是看見一座塔嗎?向這個方向,應該座塔就在前方,進去那座塔,或許會有出路的線索。」

而且我們本身是由一座塔下來,如果前往另一座塔,直覺可能會找到離開這裡的出路。

【103】
望見了,是一座紅泥磚建的高塔,聳立在這城市的廣場中央。

我們止住腳步,後面的怪物也止住腳步。

「吳天光,你有沒有想過跟後面的人對話?」圓淋淋竟然這樣說。


我甚至不知道那些怪物能不能開口說話,因為牠們的嘴巴根本不在正常的位置。

圓淋淋不等我的回應,徑自回頭,直視怪物們。
我對圓淋淋的勇敢很震驚。

「我想知道,你們為什麼要跟著我們?」圓圓淋真的豁出去了。

上百隻怪物們面面相覷,卻不說一話。
他們除了外表恐怖,卻好像真的沒有攻擊意圖。

在怪物群中,竟然有一個小孩身型的怪物,從怪物群中擠了出來,獨自步向我們。

我們卻退後警戒。

「哥哥,你是從哪裡來的?」

雖然小孩的嘴巴生在鼻孔的位置,但他的聲音無疑是小孩的腔調,只是我分不清是男或女。
我不知道,這些恐怖怪物是不是真的毫無惡意,或許牠們真的是一群生得比較醜陋的東西,類似史力加一樣的角色。

「香港。」我準確地答。

「哥哥,我嗅出你身上有真正人類的氣味,你是真正人類嗎?」怪物小孩稚嫩地問,在原本放耳朵位置的鼻子抽了一下,而後面的怪物開始有聲音,竊竊私語。

如果他問我是不是真正的人類,這意味存在假的人類嗎?

無論如何,我很清楚自己是真正的人類,所以我答:「我是人類,真正的人類,我從來沒有見過假的人類……」我再補充:「在看見你們之前……」

雖然我難以分辨孩子背後的怪物們表情,但感覺得出牠們散發驚訝的氣息。

然後,有一個好像長老級的怪物又從怪物群中擠了出來,牠看來年老,滿臉皺紋並彎著腰,慢慢步向我們。

「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我們從來沒見過你?」怪物長老語氣好奇,長在頸項上的嘴巴開合,發出聲音。

牠們正常的說話對答,沒有令牠們的面貌在我眼前正常一點。

「我不知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看牠們好像不懷惡意,便嘗試問路:「請問你們知道我們可以怎樣回香港嗎?」

反正牠們說廣東話,應該知道什麼是香港吧?

怪物長老那雙長在額頭的眼睛瞥看了圓淋淋一眼,然後忽然恍然大悟地說:「我明白了,那邊確實發生了狀況,所有門都開啟了,所以你也誤墮這裡吧……」怪物長老說到這裡,又望向圓淋淋,表情疑惑,又別個頭繼續向我說:「雖然我們對狀況的知情度不多,但既然你不是這裡的人,我就告訴你如何離開,回到屬於你的地方吧。」

聽到這句充滿希望和善意的說話,我理應由衷感激並一口道謝,
但今夜的經歷讓我成長了一份戒心,我未敢鬆懈。

怪物長老指著紅塔,說:「就是這裡,你上到最高,裡面應該有道黑色的隧道,穿越就可以回去屬於你原本的地方。」

「你會帶我們上去嗎?」圓淋淋竟然這樣問,但我卻不想這些怪物再跟著我們。

長老怪物額頭的眼睛瞇成一條線,打量著圓淋淋,然後語氣疑惑:「妳……?」

「你們入去就可以回到屬於你們地方,你們去吧,我們無法進入這座塔的。」一隻怪物男不知從何時出現我們身邊。

我卻很質疑:「為什麼?」

「那裡不是屬於我們的地方……」怪物男說,當牠好像想再說下去時,卻被怪物長老眼神示意,神色隱秘,對我們說:「回去的路就只有這個,但信與不信,還是你們自行決定,再多的事情我們不會知。」

我們沒有問其他的事情,但怪物長老又怎預料我們會有其他的事情問?而且牠怎知道我們會問什麼,以致牠先行表明不知?

牠們本來就很可疑,現在更可疑。

我和圓淋淋互望,然後我決定說:「好吧,謝謝你告訴我們怎樣回去,雖然我不知這你們是什麼東西,而且看來你們也不會告訴我們,但我仍然感謝,至少到現在你們也沒有傷害我們的意思。可以了!我們會自己決定回去的路。」

這一大段說話只有一個目的。

「所以,我們不想打擾你們了。」圓淋淋把意味「請你們散去」的說話表明。

「那好吧!」怪物長老回頭,轉身,慢慢離開,怪物群也如潮退一樣慢慢散去,消失於古城的遠方。

牠們可信嗎?

只剩下我和圓淋淋二人,在紅色的巨塔腳前。

「我想……只剩下一條路……」圓淋淋的建議是,進去。

我過往自問算是個爽快的人,但今晚卻屢次成為一個磨磨贈贈的人。

「留在這裡也見不得安全,這裡的怪物太恐怖,我們只好上去。」我猶疑地作出決定。
「怪物?」圓淋淋樣子疑惑。
「妳……」我說……難道圓淋淋她……
「我看不見怪物,那些人的樣子……我看不見有怪物的特徵啊……」圓淋淋吃驚,而且焦慮:「我看不見啊……一直都看不見……我跟陳心儀一起的時候……也是這樣……」

「妳不用害怕,過往都曾經是這樣,有時看見,有時看不見,有人看見,有人之後才看見,之前我已經跟妳提過,我想……這是因為恐懼……但……」我猶疑,甚至按不住懷疑地說:「妳難道心入面……對身邊的人沒有恐懼,絕對信任?」

「不……」圓淋淋臉色鐵青,恐懼地說:「我很害怕的……因為班長陳諾明一開始叫我們不要相信任何人,所以我對同學以外的人也是充滿了懷疑,例如我樓下那個保安,半夜叩門的天光爺爺……但我就是沒一次看到你們所說的什麼怪物特徵……一次都沒有……」

圓淋淋似乎對於自己的「特殊」感到很不安。

「這可能是某些我們不知道的條件未滿足而已。」我安慰說。

「但……這跟我的媽媽有沒有關係?」圓淋淋焦慮。

「那個女人的身份很神秘,根本不肯定她是不是妳真正的媽媽,雖然她叫我救妳,但這也不代表什麼。我家裡的媽媽也叫我吃肉醬意粉,擔心我生病,但她不是我真正的媽媽……」我說著說著,連自己也開始情緒到:「但我不知道我的媽媽在哪……」

不說了。

我們都不說話了。

於是,我倆正式進入紅泥磚的高塔,裡面的格局和我們剛才的高塔根本一樣,螺旋型的石級樓梯一直往上,中央的最高處卻是深不見頂的黑暗。

除了感到未知的恐懼,更是體力上的憂慮。
剛才是落,現在是上,所用的氣力是兩種層次。

但,當我們踏上第一級時,憂慮盡消,原來這又是一道自動電梯,石級往上移動,我們無需花費半點氣力,十多分鐘後……

黑霧包圍我的身體,我感到一股奇異的引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