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99%……的人類是怎麼死的……?」圓淋淋怔怔的站在我面前。

「沒有,她什麼都不說。」

那時候,任我們悲痛欲絕,任我們竭斯底里,何心仁女士只是默默地,看著她預料的一切。

「我從來不真正認識我的媽媽,而且你所見的人是不是我的媽媽,我也不知道,你也不肯定吧?」
「是……」



我知道,也認同。

「或許,當妳看見她的時候,妳應該要好好跟她建立關係。」我苦笑,並在手機裡按下撥號。

我不肯定在這種無訊號的情況下,能不能接通何心仁女士的電話,但既然這位何心仁女士來歷古怪並非等閒,既然她在我的電話上新增了她的電話號碼,我就相信她有超自然的能耐,讓我的電話在無訊號的情況下也能接通到她的電話。

我如此相信,並果然接通。

手機聽筒裡是何心仁女士的聲音。



「你終於找我了。」
我還未說話,何心仁女士已經開聲。

「我已經找到袁琳琳,並跟她在一起。」
「那太好了!不枉我相信你。」何心仁女士開心說。
「但問題是,我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這裡好像不是香港。」

「你們是不是在一個大草原上?」

似乎何心仁女士知道我們身在何地,那就免了我對她作環境的描述了,雖然這裡也沒什麼複雜的描述。



「是啊……無邊無際。」我說。

「掛掉電話後,你把手機放在草地上,然後會開通一條道路,走入去,你會看見……」何心仁女士話到一半,忽然吃驚一句:「糟糕了!」

「做什麼?發生什麼事?喂喂喂喂?喂?」我對著手機不停問,但線已斷了。

我望向圓淋淋,用眼神向她表達莫名的心情。

「她說什麼?」圓淋淋緊張問。

「沒有……可能斷線吧,但她叫我把手機放在草地上。」我說,於是我凝望自己的手機猶疑一會,便按何心仁女士的說法去做,把手機放在草地上。

世界變得荒誕,所以任何荒誕的做法都不會感到太大的突冗。



所以放在軟綿綿的草地上,一瞬間,一陣柔柔的輕風圍繞我倆,搖搖擺動的綠草間,那螢火蟲般的光一點一點聚在我的手機上,然後在手機旁邊的草地上,漸漸暈開了一個洞。

洞下是一道灰色石級的樓梯。

「看來……我們要下去,對吧?」圓淋淋驚奇。
「嗯……環顧四周,似乎只有這路。」我說。

當我們踏進石級之上,才發現這是一道自動無扶手的電梯,無需步行,一直往下。

【101】
這自動無扶手的電梯,一直往下,但我們不知道還有多深,才會到達目的地。

感覺已經過了十分鐘……

過了十五分鐘……



而且過了三十分鐘了……

究竟有沒有盡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