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我的手機明明因滲入海水已無法開啟,但無法開啟的手機居然發出來電鈴聲,所有沒有錯了……

能夠讓人感到如此不解,一定是她。
她曾經取去我的手機,把我的手機放在一個奇怪的裝置,我本來以為是一個充電裝置,但似乎還有其他神奇的功能,例如讓我的手機在無訊號下都可以成功與何心仁女士通話,例如讓我的手機放在某指定的地方,就會開啟出一條地下通路,例如讓我的手機明明已經壞掉了,依然可以收到何心仁女士的來電,就像現在。

我一邊戒慎向我走回來的亞設,一邊撥向通話,把手機放在耳邊,等待對方的說話。

「吳天光,你沒事嗎?」電話裡的女人緊張地問。



亞設神色疑惑,豎起耳朵,我謹慎地說:「我不知道妳是誰。」

電話內沉默半晌,女人才意會地說:「你附近有自稱天使的人,還是那些被控制的人?」

天使?圓淋淋曾告訴我亞設是「天使」。

「我真的不知道妳在說什麼,特別前面那句。」我說的時候,亞設緊緊盯著我。

「天使嗎?你聽好了,如果是天使還好,他傷害不了你的,只要你不要有半點危害他的舉動或明顯傷害他的意圖,他有他的制約,不能違反制約。」



制約?又是制約?這些人被制約所限?
如果推論下去,大膽假設,難道連那些怪物也和天使一樣,受到這些制約所限?

因為一直好奇,那些裝模作樣的怪物要逼我們吃東西,為何不使用直接武力,偏要用如此行徑詭異的迂迴手段?

如果根據這些不知什麼東東的制約,或許可作一點解釋。

第一, 如亞設所言,有不能告訴我事實的制約,
第二, 如何心仁女士所言,有不能傷害我們的制約。



OK便利店的男人……
圓淋淋的爸爸,就是因為他首先有危害女店員的意圖和首先動手,所以女店員才大開殺戒。

但不對……在青山醫院的時候,我和陸天晴並沒有半點危害任何怪物的舉動或明顯傷害怪物的意圖,但他們依然把我們捉住綁起。嚴格而言,他們並沒有對我們作出身體傷害,但既然他們的制約不限於對我們進行身體約束,為何不在約束下逼我們吃東西,達成他們不知所謂的目的?反正當時他們也想強行為我們注射什麼。

所以,再再推論下去,還有一個解釋,就是怪物們希望我們自願吃東西,而非被逼。

但這又不對,OK便利店女店員臨終前想把薯片塞進圓淋淋爸爸的口裡,這已經脫離讓對方自願的目的了。除非,又或者當時情況不同,因為OK便利店女店員已經把圓淋淋爸爸轟擊至重傷,都快要死了,做出有違既定的事也不出奇,而且當時我也明顯感到OK便利店女店員對被摑後的慍怒。

但這些只是推論,無論如何,我不知道他們的真正意圖……無論天使與怪物……都是如此不知所謂。

我很亂。

「我不知道妳是誰?究竟妳是哪裡的人?」我平靜地問,這時候亞設已經步近我身邊,很近的距離。



「你要尋找電梯槽的黑霧,你來找我,打開手機,你手機中有一個程式,叫……」何心仁女士說,說到一半,亞設想一手奪去我的手機,我作即時反應,迅速把手機收回自己的衣袋。

「電話中的人是誰?」亞設瞇起眼睛,眼縫透出兇狠。

「我怎知道?可能又是叫我去吃東西的怪物。」我裝怒。

「沒可能,那些不完全的物種已經被我們節節擊退,他們自身都難保,還怎會繼續他們的計劃?」亞設質疑。

「你究竟知道什麼?求你告訴我……」我哀求,說:「至少讓我死得眼閉……」

「對了……我怎會想不到,那時候你沒我們的引領下,忽然出現在我們的地方,然後帶著袁琳琳逃走,更消失無影,所以你一定去過那個地方……你一定已經知道點事情了!」亞設思考著,然後眼神瞬間凌厲,說:「沒錯!雅各說過不能放過你!一定要你成為我們的信徒!我怎會救你?我真是一個大傻瓜!」亞設抓著頭髮,非常後悔。

在亞設還在抓狂的時候,我飛奔逃跑,亞設沒有追,可能因為如何心仁女士所言,亞設即使身手再好,也不能傷害我。

這是他們的制約。



但在逃跑時的一剎餘光,我看見亞設髮縫間的陰影,透出一種極悲傷的眼光。

【113】(切換視覺要說明,亞設)

吳天光,你最好還是死一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