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我知道……
這裡不是天堂,又不是地獄。

可能已經有99%的人類佔據著天堂和地獄的空間,所以暫時沒有位置留給我……

也所以,這裡是沙灘,我平躺在細沙上,映入眼簾的是藍天和白雲。

明明已經和陸天藍的小巴一起沉沒大海,我還記得自己在海裡掙扎,在意識糢糊之間……我看見一個男人……



「你醒了嗎?」男人進入我的視線,背著陽光,遮蓋了藍天。

這個男人把我從一片茫然中驚醒,然後我觸電般站了起來,不但戒慎,更環顧四周可能的埋伏。

「亞設……」我退後。

「我已經救了你兩次。」亞設語氣平淡,說:「不過,你害怕我也是正常,本來這世界已經沒什麼人可以信任,當然,你也不要信任我。」

我也不明白,難道他以為用充滿矛盾的話,能夠增加我對他的信任?沒可能!我已經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即使多麼熟識,何況他是亞設。



「你想怎樣?」我小心地問。

「想怎樣?我想你也感到疲倦了,如果換轉是我,我也會感到疲倦,所以……」亞設從他的衣袋裡亮出一把短刀,我驚慌退後,亞設看見我的反應卻笑了笑,然後把短刀掉在我的腳前。

我望著他,皺著眉,歪著頭,表達不解。

「如果真的太疲倦,我有個好提議。」亞設平靜地說:「死吧,自殺死了,比留在世上還要好。」

我整個人怔住了。



沙灘上也一片寂寥,的確很有自殺的憂鬱感。

「不是嗎?我告訴你一個壞消息。」亞設的眼神充滿同情,說:「世界99%的人類都死了,你的父母,你的親人都死了,你怎樣活下去?」

真意外,這次不是要我吃東西,不是要我信上帝,而是要我自殺。

「這個我一早知道……」但我淡淡回應,雖然他觸及了傷口。

亞設有點驚訝,問:「是誰告訴你的?」

「看來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我苦笑,裝出勇敢:「不如這樣吧,我們交換秘密,我告訴你為何我會知道99%人類死了,而你告訴我關於你們的來歷,還有……我們應該要怎樣才可以好好適應這個世界的變異?」

「別鬧了!我勸你自殺,是不想你受痛苦,爽快地死去更好,又怎會有什麼適應方法?」亞設說得一臉「叫我死是為我好」的樣子,真是個好樣。

「好吧!那麼我臨死前,可以知道世界發生了什麼事嗎?」我拾起沙上的短刀,以示決心。



「我怎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會去死,而且我不能告訴你……」亞設考慮一會,猶疑著:「或者……」

我期待,他好像有點放軟。

「不!還是不能說!」亞設斬釘截鐵,打沉我的期待,他更搖搖頭解釋:「我有制約……說出來,我會死的。」

制約?不能說出事實的制約?這是什麼東西?

「那我也不會告訴你。」我說。

「但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你不會有出路的,我們的人不會讓你們好過。」亞設認真地說。

我不明白,他既然站在不懷好意的一方,為何要告訴我這些?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在想我為何會告訴你這些嗎?」亞設自以為聰明,
但樣子忽然變得困惑:
「我也不知為何……可能……我也不知道……我一直尋找某種東西,希望令自己完整,所以……」
亞設又忽然眼神篤定:
「所以,你還是最好死一死,當然,如果你不想,就即管在這世界逛一逛吧,反正我不會勉強你,但我要說的是,今次我救了你,免得你落入求死不能的痛苦,但下一次,我就不會再當好人了。」

他說得很真誠,但多少真假,我分不清。

陳明霞老師那時候的樣子也很值得信任,她也曾救了我,最後我卻中了她的伏。

如果亞設真心真意,
難道世界真的絕望到一個地步,只有自殺才能夠解決問題?

又,如果亞設真心真意,
為何亞設要對我真心真意?



【110】(切換視覺要說明,第三者)

曾經有一段記憶,是這樣的。

「我叫你走,你為何站著?」在危急的情況,亞設很怒惱,很抱怨。
「我……怎能丟下你一人?」吳天光說。
亞設愣了一刻,然後道:「你傻的嗎?」

吳天光可能只是隨便一說,隨便找個說法,總之就是隨隨便便,沒有人會在意這種隨隨便便的,分明是故事中不會有人注意的一段。

除非,

某位不安份的角色刻意反覆又反覆把情節去記憶,執著得令故事扭曲,讓畫面再一次呈現……



【111】(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亞設踏著細沙,一步一步離開,沙灘上只留下腳印和短刀。

說起來,這裡是蝴蝶灣再遠一點的沙灘,我會稱這沙灘為白石角沙灘,小時候經常和圓淋淋跟爺爺來這裡摸蜆,收獲豐富。

那些是永遠回不來的日子。

「一群嗜血的螞蟻 被腐肉所吸引 我面無表情 看孤獨的風景
失去妳 愛恨開始分明 失去妳 還有什麼事好關心
當鴿子不再象徵和平 我終於被提醒 廣場上餵食的是禿鷹……」

……

我手機鈴聲的歌曲,周杰倫的夜曲。
這首歌曲很搭襯我的心情,但重點不是這裡。

在沙灘上,手機的鈴聲劃破沉寂的空氣,打斷了我對自殺的迷思,也令原本離開的亞設在遠處停下腳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