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電梯門徹徹底底關上,
只是門壁濺染了鮮血。

我不想軟弱,所以我沉默,如像喪禮,凝視不會溫暖的血跡。

陸天晴面無表情,若無地在手機屏幕上滑來滑去,我默默瞥見她手機屏幕上顯示了一堆亂碼,然後她輸入了一組數字。

不一會,我經歷由昨晚到今天的第四次的轟隆一聲和眼前一黑。



【123】
「我們又見面了!吳天光!」何心仁女士在電梯廂前笑臉迎接。

火盞搖曳地照亮四周的岩石壁,這裡看似是一個洞穴。

「對啊!這裡是山洞。」何心仁女士讀心似地回答。

踏出電梯門,發現背面的電梯廂降落得像昨晚在溫泉室時的電梯廂,就是只有電梯廂,頂部還接駁著切斷掉的鋼纜。

除了何心仁女士外,這裡還有兩位五官錯配的怪物和有一位擁有青綠色耳朵的男人。



還有一位……

「林啟超?」我又驚又喜,聽圓淋淋的描述,我還以為他死了。

陸天晴也步出,從她表情的平靜,看來她已經跟林啟超見過面。

「吳天光!你也來了這裡嗎?等你很久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外星人沒把你怎樣嘛?」林啟超站在何心仁女士的身後,精神十足的狀態。

「你……」我有很多問題,開口之際,卻被陸天晴先道:「對啊!吳天光差點被外星人捉走了,我們很艱難才來到這裡。」



我傻眼地望著陸天晴。

「你們帶林啟超去休息吧,我有點話要跟剛到步的他們說。」何心仁女士有禮地向怪物指示,然後對林啟超微笑:「明天再好好聚舊吧。」

林啟超點點頭,隨三位怪物去,隱沒在前方的黑暗中。

「對不起,這裡沒有桌子和椅子,隨便坐在地上吧。」何心仁女士伸手示意,並坐在地上。

我們也跟著坐在地上。

「什麼外星人?」我立刻問,望向陸天晴,望向何心仁女士。

「我需要你的幫助,所以你必須知道一切,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



她黑色的眼瞳映照搖擺的火光,陷入似近還遠的記憶。

【124】(切換視覺要說明,第三者)

記憶的那時候,女人的女兒只有四歲。

「終止計劃?怎可能?」
在會議上,女人倏然站起。

空間遼闊的會議室,地是黑色的地板,四周環繞是湛藍的天空和一朵朵雲彩,完全分不清是真實的景像還是螢幕上的幻燈,然後中央設有巨大的圓桌,每位出席者的前方都有一塊浮空的屏幕。

這裡充滿了二十二世紀高科技的格調,但女人身處的年代只是九十初。

除了這圓桌上的十一人外,沒有人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沒有人知道這地方在地球的哪裡,更不會有人知道這裡是不是地球。



「再這樣下去,我們可能控制不了這些科技和他們……」一個老年男人皺著眉,他正苦惱著一個影響世界命運的決定,這決定甚艱難,而且他似乎已經有所傾向。

事實上,他經常要決定一些事情,在1991年,他曾經決定發動一場戰爭,聽說這場戰爭死了七萬多人,真實的數字沒有人知道。

「我都認同,你們所研發的東西實在太危險。第一,現時第一代、第二代及第三代的複製人總數已經接近十萬,十萬人啊!已經是一支龐大的軍隊,而我們根本不知道這支軍隊是不是我們所能駕馭的,而且不知為何他們的力氣都比一般正常人大……真的越想越可怕……」一名較年輕的男人說,他擁有日本人口音,因為他是日本人。

真受不了,世界級人物的思想居然這般狹窄,何心仁女士心裡嘆息。

「我們都已經說了,複製人身上已設定本能制約,他們是不能傷害人類的!」何心仁女士快速說,顯示她很不耐煩。

「不!在卓醫生的報告上,曾經有複製人襲擊研究人員的情況,根據卓醫生的報告,原來當我們人類在他們面前出現攻擊或攻擊的意圖時,他們是可以隨時取去人類的性命,而且他們擁有的力量比我們大,這是很可怕的事情!這可能是一支不受控的軍隊啊!」日本男手中拿著一份報告,充滿了理據。

女人卻瞪向一位中年禿頭的男人,他叫卓醫生。

「如實報告……是我們的責任。」卓醫生立刻解釋,卻不敢直視女人的眼神。



「即使如此,他們困在EL恆星,根本不能離開,第一代複製人若接觸黑色粒子,便會粉身碎骨,至於第二代複製人和第三代複製人,我已經設定了所有複製人都不能進入黑色粒子的高塔,否則會死,而最重要是……」女人極力說服……卻……

「我知……最重要是,如果他們有什麼異動,我們都有對付他們的終極武器,就是能夠一併把所有複製人毀滅的裝置嘛!這安全保險妳已經說過無數次了。」一個中國藉的老年男人打斷說,卻帶著厭煩的語氣。

在這圓桌上,每一位都是世界上舉足輕重的人物,但他們之間有一個協議,所有人都必須遵守:
這裡,只有在圓桌上,沒有國與國,所有人都是以個別身份坐著。

「就是嘛!所以我不明白大家的憂慮?」女人一肚氣地坐回椅子。

大家開始紛紛討論。

「單是在世界各地的醫院裡,每日對不同病人抽取基因和腦記憶電波的舉動已經太危險,如果被發現……世界一定大亂。」
「現在的問題是……他們的能力無法預測……」
「在你們的報告上,你們為了研究和製造複製人的精神反應,你們在精神控制上的研究也有不少……但你們卻製造出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險產物……」


「說真的,這些研究產物真的很適合用在軍事上,但其實我們國與國之間真的無需要再提昇武器的級數,核子已經足夠毀滅地球無數次,再多的已經吃不消。」
「其實我們都很重視和平。」
「你們在精神層面的控制已經足以覆蓋全球,這是極度可怕的,妳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你們製造出多種精神電波,其中一種,令人失去飢餓感?妳知不知道,萬一這個精神電波洩漏到地球,這會產生什麼後果?」發動戰爭的男人凝重地說。

「人類不是一向厭惡飢餓的嗎?這可解決地球糧食短缺的問題。而且這是一個小的問題吧?只要人類自願吃點東西,精神控制便會自動解除,這不難吧?又不是厭食症,只是沒有飢餓感而已。」女人聳聳肩,感到這種討論十分無聊。

「不是厭食症那麼簡單啊,要解除『去飢餓感』的精神控制,必須靠逆向意志,那個人需要連續兩天自願吃東西,但是,當第一次吃東西時,對被精神控制的人是很痛苦的,因為身體就會產生強烈的排斥,刺激痛覺神經,我見過有些受試者發出慘叫,那種痛應該是非同小可,甚至會昏倒……很可怕的。」卓醫生眼神驚恐,彷彿那些受試者的痛苦就在眼前,總括地說:「所以,通常如果人不知道有關精神控制的事,都未必會再吃第二次,除非有其他很強的理由吧。」

「如果真的出現問題,我們便告訴他們精神控制的事就好了,為了生存,無論多痛都要吃第二次吧?」女人扼要地說。

同樣的討論,已經在這三年間輪迴無數次。

「還有這種……令人失去記憶的精神控制?這太可怕了!」

大家紛紛點頭附和。

「我們最初研究精神電波,是為了改善第三代複製人在精神層面上的缺欠,雖然我們還未能夠成功,但我們研究出『記憶消除』和『外型幻覺』這兩種精神技術也為我們帶來另一個好處。

因為第一代複製人和第二代複製人的外貌並不完善,將這兩種精神控制用在他們身上,使他們看不見自己和對方的異常特徵,也忘記自己是複製人,讓他們感覺良好,以仿似人類的感覺生活在EL恆星,這樣也對研究有幫助。」女人繼續解釋。

事實上,「記憶消除」和「外型幻覺」是唯一能夠使用在複製人身上的精神控制。其他的精神控制電波,均無法在複製人的大腦上產生任何影響,但這些精神控制電波,卻對真正的人類造成極大的威脅,這也是領袖人物所憂慮的事情,停止精神控制的研究,是他們覺得必要的事,但這意味整個複製人研究計劃都一併擱置。

「他們感覺良好?這對研究有什麼關係?」日本男真的很疑惑:「而且,他們感覺到自己是個怪胎嗎?反正都是跟一大堆怪胎在一起,怎會感覺自己是個怪胎?」

女人真的很累,但從不放棄解釋:「我們複製的第一代和第二代,如果沒有精神控制,他們是擁有複製對象的記憶,故此,他們會對自己的外貌產生恐懼,但有了精神控制後,他們才能夠忘記一切,亦看不見自己和對方的異常外型。

總括而言,第一代和第二代,他們是擁有人類的基本感情和記憶,只是沒有人類完全的外貌而已。

至於第三代卻剛好相反,第三代是研究者隨意創造外貌的人造人,所以他們擁有仿似人類的完美外貌,卻毫無人類的精神感情。」

女人已經耐心解釋過無數次了,不過會議上有某些不是科研的人員,總是腦袋生蟲,永遠聽不明白,永遠需要解釋。

每次會議,這種對與答已經重覆千遍,但每次也能夠終結在一句話上。

「無論如何,一切都是為了『永生天國』。」名為何心仁的女人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