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昨日至今一直尋找的答案,逐漸透明,卻不減我的畏懼。
在神秘不見天的洞穴裡,在何心仁女士的眼前,我是什麼?為何她告訴我這些?然後她想我怎樣?

「我已經知道那麼多了,為什麼我還未恢復記憶?」我問,望一望陸天晴,她聳聳肩,卻滿懷心事的樣子。

何心仁女士嘆一口氣,語帶同情地說:「被『記憶消除』的人的記憶都會暫存在裝置中的無限資料庫裡,所以,我知道關於你的記憶,也知道你為何還未恢復記憶,這是因為你還未知道記憶中最讓你深刻的事情。」

「請你告訴我,我已經有十全十的心理準備。」我說。



「陸天晴最深刻的記憶是殺了陳明霞老師的原因,而你,你是親眼目睹至親的消失,但你無能為力。」燈盞的火光映在何心仁女士的臉上,令深刻的輪廓泛光。

【130】(切換視覺要說明,第三者)

世界末日的早上,天色猶如傍晚般昏暗,沉積的厚雲遮敝了所有光線,但天文台明明沒有說今天會下雨。

吳天光離開家門前,她媽媽叮囑他要帶雨傘,可是吳天光偏偏不喜歡帶雨傘,而且他家距離學校只有幾步之遙,他不願意增加上學的負擔。

可是媽媽卻擔心他淋雨後會生病,整個早上都在囉嗦。



最後,吳天光還是刻意忘記攜帶雨傘,匆匆離開家門。

但「媽媽覺得你很易病」的病在吳天光身上病發得很嚴重,所以當吳天光踏入校門前,竟聽見媽媽的呼喊。

「光仔!雨傘啊!你忘記帶雨傘啊!」

當時,雨還未下。

吳天光在校門外目睹媽媽拿著雨傘趕至,心裡感覺不是溫暖,而是羞愧,不是為自己不帶雨傘而要媽媽特意拿來的這種事感到羞愧,而是在眾目目癸癸下被媽媽在學校門外噓寒問暖的羞愧……



心裡面明明知道這是愛。

「我不用妳來,妳走吧!」吳天光壓低聲線,難掩臉上的厭煩。

這種對自己感到厭煩的神情刻在天光媽媽的眼裡,但媽媽明白的,只是媽媽真的很怕孩子像那次一樣得了大病,孩子的大病對媽媽來說是錐心的惡夢,特別吳天光在那場大病中差點要了他的命。

可是吳天光看來很不滿,媽媽沒有辦法,她只好把雨傘交在吳天光的手裡,便默默離開。

作為媽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孩子大了,多半不喜歡媽媽出現在校門前,可能兒子覺得這樣在同學面前被媽媽溺愛,是很丟臉的事。

但當兒子真正長大後,真正成熟了,便會發現今天的珍貴,因為以後再沒有機會了……

……



有人曾說,世界末日會來得很突然,突然間,世界末日就來到了。

黑霧忽然在各處暈開,一團一團,在四周迅速蔓延。

在校門前,吳天光無法明白狀況,一剎間,他眼見很多學生和路人被黑霧濃罩身體,仿如被黑暗吞噬,場面匪夷。

對於吳天光,一切發生得太快了,才意識到危險時,他的媽媽就在眼前的黑霧裡消失無蹤。

「媽媽?媽媽!」吳天光雖然大叫,但黑霧沒有把他的媽媽吐回來。視覺太震憾,吳天光無法維持思考,差點踏進黑霧中,但及時,又被一手拉過來。

「吳天光,快走吧!這些黑霧不尋常啊!」圓淋淋突然出現,並拉著他往學校裡跑,因為校門外已經佈滿黑霧,無處可逃。

「但……」吳天光滿臉焦慮,他不知道那些黑霧究竟會把媽媽怎樣。

他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無能為力。



巧合地,5A班全體同學正好集合在有蓋操場的小食部附近,因為5A班今早原本有班會活動,並約定於這裡集合。

眼見他們每位神色緊張,似乎已經目睹黑霧異象,可怕的是,吃人的黑霧正由露天操場慢慢擴散而來……

「你們還在這裡做什麼?快跟我來!」一個戴著防毒面罩的女人向5A班同學高呼,從聲音和身型,5A班同學知道,她應該是5A班的班主任,陳明霞老師。

【131】

「我不用妳來,妳走吧!」
這是他跟他媽媽的最後一句說話。

也是,

因為天空始終忘記下雨,


沒用的雨傘孤伶伶地遺在校門外。

忘記真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