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G樓、二樓、三樓、四樓、五樓已被黑霧侵佔,無處可逃。

來到六樓,5A班同學跟隨戴上防毒面罩的陳明霞老師來到他們自己的課室,關上門。

「在這裡就安全了嗎?」有同學緊張地問。
「究竟發生什麼事?」
「我很害怕啊……」
「嗚……」



課室的同學惶恐不安,但陳明霞老師這時候居然取出手機,在螢幕上滑來滑去。

「放心,我們正在解決事情。」陳明霞老師說。

同學們面面相覷,不明白陳明霞老師的意思,不過她是這裡唯一的成年人,同學們都相信她,而且她是陳明霞老師。

過了十五分鐘,
黑霧果然沒有滲進這課室,不知道陳明霞老師施展了什麼魔法,雖然這裡看似安全,但同學們很擔心外面的狀況……

同時,也開始對防毒面罩下的陳明霞老師感到好奇。



再過十五分鐘,大家依然焦燥不安。

「宇宙黑色粒子很快便會消失。」陳明霞老師邊說邊望著手機,同學們對這個科幻的詞彙感到一頭霧水。

黑霧依然在窗外瀰漫,沒有消失的跡象,
同學們也看不見陳明霞老師面罩下的表情。

「消失?是不是會沒事……?」一位同學囁嚅地問,他就是邱俊傑。



「嗯……」陳明霞老師點了一下頭,然後說:「我想問大家一個問題。」

沒有同學說好,也沒有同學說不好。

「『人類』的定義是什麼?」陳明霞老師問。

同學思考一會,紛紛給了很多答案,卻沒一個夠精準。

「我在想……根本無需要定義吧?」陳明霞老師五隻手指放在面罩上,漸漸把面罩挪開。

陳明霞老師以怪物的面貌展示在同學的眼前,真的很可怕,這種恐怖的臉怎會是人類?

她不可能是人類!對了?怪異的黑霧,一定是這隻魔鬼弄出來的吧?

每個同學都是這樣想,除了袁琳琳。



因為黑霧沒有消散,同學們又不能離開課室,但面對眼前可怕的怪物,同學們驚惶失措,所有同學唯有退到課室裡的最後面,盡量,盡量遠離怪物。

「我的樣子真的很可怕嗎?」陳明霞老師踏前一步,她擁有陳明霞老師過去的記憶,但她也知道自己只是一個複製人。

雖然那些只是沒有感情的記憶,但她依然很想取代她,成為她。

但她不是她。

她的學生也不接納她。

太誇張了,沒有人的臉是長這個樣子的。

這裡只有袁琳琳一個感到無比疑惑,為什麼大家那麼害怕眼前的陳明霞老師?



但既然大家如此害怕,那一定有大家害怕的原因,所以到最後,連袁琳琳都在害怕,即使她完全看不見陳明霞老師臉上的可怕。

【133】(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在驚恐之中……我們殺了陳明霞老師……陳明霞老師沒有還手……我們用書本扔向她……用椅子扔向她……用𠝹刀扔向她……她沒有還手……直至頭破血流,直到死了……都沒有還手……」

我從結結實實的記憶中回來,回到這個山洞來,回到何心仁女士的眼前。

「雖然你們已經被『記憶消除』,但當你們看見陳明霞老師的屍體伏在課室裡,你們腦袋依然會自動尋找失落的記憶,拼湊出符合眼前環境的合理脈絡,所以便出現了一種情況:你們記得你們殺死陳明霞老師,但卻忘記所有事情的原因。」何心仁女士解釋後露出微笑:「對了?你們沒有被陳明霞老師還擊是出於運氣,每一位複製人的思考運作模式都不同,至於當時這個老師思考著什麼,連我都不知道。」

「那麼我在復康大樓遇見的陳明霞老師……」

「都是複製人,陳明霞老師的基因很強,既聰明且靈敏度高,多造了一位也無妨,因為我們希望可以用優質的基因改善第二代的缺點,可惜還是不行,但她現在是我的得力助手,就連第三代複製人看見她都會退避。」與其說何心仁女士欣賞陳明霞老師,倒不如說她很滿意自己的作品。

真的陳明霞老師看來已經死了,真的陳明霞老師也是一個聰明靈活的女人。



有很多事情,我無力消化,也再想不了太多。

反正,死的人太多了……
我放棄了。

「可是……要你們自願吃東西真的很難……

其實從自稱天使的第三代複製人跟你們說不要相信任何人開始,你們就開始看見第二代複製人的真象,我們亦已經失敗了,第二代複製人已經無法挽回你們的信任。即使欺騙你們有幻覺有精神病……這些都太牽強了……」

還有……很多很多……

「吳天光,我已經把事情告訴你了。現在,我又需要你幫助我。」何心仁女士懇切地說。

還有很多問題……


算吧……

「世界都已經末日了,我沒有什麼可以幫助妳。」我說,因為萬念俱灰,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吳天光,不要這樣,其他同學還等著我們去救的!」說這句話的人是我身邊的陸天晴,而陸天晴剛剛親手殺了兩位同學。

「救……救他們……我連自己都救不了……對了?圓淋淋我都救不了……」

忽然,我的臉被陸天晴轉過來面向她,淚汪汪的雙眼倒映著我的頹然,再忽然,她一巴掌摑下來。

看得多電視劇,就會相信被大力掌摑的人會清醒一點,我不知道是否可信,反正陸天晴就是信了。

「吳天光,你曾經說過,你那時候曾經說過的……」陸天晴淚眼哽咽。

「我知道了……」我提起精神,因為我不忍女生在我面前哭,更加不想女生因為我的軟弱而哭。

我知道陸天晴所指我曾經說過什麼,想不到她到現在還記得。

「未來是充滿希望的。」何心仁女士鼓勵地說。

「如果要我幫妳,妳必須回答我接下來的問題!」我堅決。

引用黎明金句,核心的外圍是核心的內圍。
當我以為自己已經在核心的內圍,才發現核心裡面原來還有個核心,於是,原來我還是在核心裡核心的外圍,所以究竟核心內還有多少核核,於是在核核之間又衍生多少外圍和內圍?從內而外數算,我究竟站在核心中的第幾層核心?

相信「核爆」就是這個原理。

所以在神秘的洞穴和搖曳的火光下,開始猶如「你問我答」的環節,希望多接近一點核心的核心處。

「既然妳說到妳和第二代複製人都是想幫助我們,但我曾經見過他們殺人!」

「第二代複製人是有基本感情和喜怒哀樂的,盛怒之下,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我不能控制。」何心仁女士無奈補充:「就連決定要不要找你們幫助,我們都有分歧……他們覺得不必,而我覺得必須。」

我也想問關於在OK便利店死去的男人的事,但還是算吧,這不是合適的時候。

「為何妳叫我去救圓淋淋時,吩咐我不要吃東西?」

「是因為吃東西對已被『去飢餓感』的你們是痛苦的事,當第一次吃下去時,身體就會產生強烈的排斥,刺激痛覺神經,甚至昏倒,昏倒後你又怎能幫我救琳琳?當日你的複製人誘騙林啟超吃下東西時,正正因為林啟痛苦的狀態,才嚇跑了另一位同學。」

何心仁女士所說另一位嚇跑了的同學,應該是指邱俊傑了。

「對了?林啟超為何說我被外星人捉了?」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為了讓他重新信任我們,我們對他說謊,他才看不見其他複製人的怪異特徵。你要明白,雖然我不是複製人,不受制約所限,所以可以告訴別人有關精神控制的真相,但全世界就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真相,一個人的力量有限,而且又有幾多人願意相信我一個人?所以,我們能夠的是,做得多少得多少,救得多少得多少。」何心仁女士善良地說,想了想,補充:「當然,你也有權選擇不相信我,而覺得我只是一群怪物的領袖。」

其實不用她說,以上解答都可以推斷得出,只不過……
「不要相信任何人」這句話在腦內盤旋不休,不斷提醒我,雖然對我說這句話的班長陳諾明已經死了……

已經死了。

但根據有關「精神控制」的邏輯推論,有件事我想不明白……

「我能夠理解,妳和第二代複製人為了拯救我們,所以對我們撒謊隱瞞……」我思付著說。

「對,或許用的方法很奇葩,因為我們知道第三代複製人必定會向你們說些令你們懼怕的話,所以第二代寧願欺騙你們有幻覺,甚至有精神病,只要你們相信是這樣,都可以令你們保有對其他第二代複製人的『外型幻覺』,從而誘騙你們自願吃東西,昨晚把你們抓到青山醫院病房,曾說過為你們注射,其實是想注射一種迷幻劑,擾亂你們的神智,令你們慢慢相信自己有病……」何心仁女士再說下去就是一萬字了,但我不是問這個……

所以,我打斷:「我是想問,為何要用這種方法?明明可以有第二種方法使用……」

何心仁女士歪著頭,裝作不明白我所指。

「『記憶消除』不能在同一人身上重覆消除同一段記憶,意思就是,可以在同一個人身上消除另一段記憶。所以,為何你們不索性再一次消除我們的記憶,讓我們忘記應該對別人產生的不信任和恐懼?甚至當我們第一次吃東西後,亦都可以用『記憶消除』,讓我們忘記第一次吃東西的痛苦,然後第二天吃多一次,『去飢餓感』的精神控制便能解除。」我望著自己手抄的筆記指出。

因為實在太複製,若沒有把重點抄寫,就不能看清脈落,也不可能發現問題。

「吳天光,你很聰明。」何心仁女士微笑說。

我沒有驕傲,也沒有心情驕傲。

微笑後的何心仁女士,換成嘆氣:「第一,如果我們重新向全地球發射『記憶消除』的精神電波,第三代複製人依然會用同一個方法散播危言,最終結果都是一樣。而第二,『記憶消除』的精神控制的確有個別形式的裝置,而非大規模發射的那種,若有了它,我現在就可以只對你一個人進行一次『記憶消除』,這的確很方便,但……這個裝置已經被第三代複製人偷取了。」

真的如此?

那麼,最後,最後一道問題。

「妳是圓淋淋的媽媽,妳知道為何圓淋淋對『外型幻覺』的精神控制在條件下也不能解除嗎?」我想起在怪物古城裡發生的事情。

「我不知道。這我倒要問你,你不是應該帶著琳琳來見我的嗎?」

這下子,我竟被何心仁女士反問,令內心一連串的問題被深深的愧疚蓋過。

對了?圓淋淋,妳在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