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不要再問了,總言之,何心仁女士是為我們將來好的。」陸天晴在我身邊勸喻說。

可能因為我剛才用了太多質問的語氣,所以陸天晴覺得我不太禮貌。

「對不起……謝謝妳告訴我,雖然很難接受,也很複雜,但至少我對世界的認知多了。」我真心說,邊把手抄的筆記卷起,倚放石壁旁,如果世界能夠被重新建立,或許我所寫的筆記會成為遙遠未來的創世紀。

「真的太好了!那你現在可以答應幫我嗎?」何心仁女士開心地說,回復鄰家太太的感覺。

「那妳即管說說看。」


現在我亦只有一件事情想做,就是把同學救回來,更加要把圓淋淋找回來。

「幫我把雅各殺死。」何心仁女士輕鬆地說。

「殺了他就可以了嗎?」我質疑這種拯救世界的方法。

「第一, 他是整件事情的主腦,第二,這也是解除『宗教』精神控制的方法。」何心仁女士點點頭。

明白表面意思,卻不理解深層關係。



所以我再問:「對了?妳說過每種精神控制都有解除的方法,但為什麼殺死雅各是解除『宗教』精神控制的方法?例如要解除『記憶消除』,就要被人告知記憶中最深刻的事情,例如要解除『外型幻覺』,就要產生不信任和恐懼,例如要解除『去飢餓感』,就要當事人自願吃東西……所以說,雅各對這精神控制有什麼關係?」

「吳天光,你說第三代複製人自稱自己是什麼?」何心仁女士反問,我不喜歡別人用反問,用反問好像在說這個問題太簡單應該要自去想。

所以,我想到了,這次我恍然大悟:「天使不會死?」把答案說出。

何心仁女士站起來,我仰起頭,看著她滿意的笑容,笑容中似乎也有重要的事要說。

「重點是,在這『宗教』精神控制中,他們設定了雅各是天使長。其實除了香港這小小的屯門外,世界各地有不少地方的剩餘人類都受到精神實驗室裡的『宗教』精神控制電波所影響,但是天使長只有一位,就是雅各。正好,屯門正正是雅各的所在地,這也是我為何在這裡特意找你們幫助的原因。」何心仁女士目光認真,委以重任的語氣說:「人類的命運就交給你們了。」



原來這個『宗教』如此跨國性的,偏偏雅各選擇這小小的屯門作為藏身地。我想……這並非偶然吧?多半跟何心仁有關。

聽完她的委託,我也立刻站起,但並非接受任命,而是難以置信地表示:「就我們兩個?怎可能?我們不是有龐大的怪物軍隊嗎?不……第二代複製人軍隊……」

何心仁女士搖頭嘆氣:「第三代複製人雖然人數比較少,但他們控制了不少地球人類,也利用他們來襲擊第二代複製人,你知道嗎?雖然第二代複製人在不能傷害真人類的制約下也有自保機制,但他們並不是個個都有足夠的靈敏度和警覺度去招架真人類第一下出奇不意的攻擊,第二代複製人與真人類打起上來,第二代複製人往往輸在碰面時的一秒,當複製人才意識到對方的攻擊意圖時,已經太遲。何況這些被『宗教』精神控制的人類在第三代複製人的調教下,現在是很具戰略性和默契性的殺人工具。」

正如我能夠殺死OK便利店的女店員,就是因為第二代複製人力氣雖大,但警覺度並不高。

「所以你想我們也出奇不意地殺死雅各?」感覺太難了,我看過亞設的身手,他們不容易對付。

「計劃我已經告訴了陸天晴,我不重覆了,而且你們的時間有限。」何心仁女士不負責地說:「你們再不快一點行動,你們身體會支撐不住,會餓死,同時,你們同學的身體也會支撐不住,也會餓死。」

何心仁女士從腰間取出了一枝槍,交到我的手上。

「至少告訴我們,去哪裡去找雅各?」我說,邊端詳手上的槍,不知如何使用。



「他就在你們的學校。」何心仁女士走到電梯廂旁邊的黑霧。

從她的意思,這些黑霧應該會把我們帶到學校附近的地方。

直到現在,我還未知道他們是怎樣控制黑霧通往的地方,但看來陸天晴知道的事情比我多。

【135】

「對了,最後一件事。」踏入黑霧前,我轉身而問。
「說吧。」何心仁女士樂意地。
「關於圓淋淋的爸爸……」我吞吐。
「我前丈夫死了,我知道。」何心仁女士卻意會且回答迅速。

「妳……」我驚訝她淡然的表情。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那些第三代複製人雖然未向他施行『宗教』的精神控制,但他們也成功欺騙了他,讓我前丈夫認為我就是世界出現怪異的元兇,他們以為藉著我們之間的前婚姻關係,他會較輕易找到我,接近我,把我殺死。」何女仁女士平平敍事,卻沒半點應有的情感起伏,只是說:「第三代複製人的目標,也是把我殺死。」

「但……」

「好了,這已經是我的家事。去吧,完成任務後,我再賞你一個秘密。」

明明那個男人在照片中,曾經跟妳有那麼一致的笑容,
明明是洋溢幸褔快樂的家庭……

算吧……
我再轉身,隨著陸天晴,再次踏進黑霧。

【136】
隨著黑霧消散,我的呼吸漸漸困難……


一啖鹹鹹的海水嗆入喉嚨……
於是,我熟練地游回海面,

一個人回到岸邊,望向熟識的環境,內心一抖,即時環顧四周,才看見陸天晴在不遠處,濕答答地跨過欄杆,我才頓覺心安。

我很害怕她像圓淋淋一樣,一起穿越黑霧後卻不知所蹤。

而且,這裡完全是同一位置,又是屯門碼頭,又是這道海濱長廊的最盡處。

的確,這地點就近我們的學校。

陸天晴行動迅速,看見我才剛跨過欄杆,她就急步出發,看來她急切要救回我們的同學?

但應該不會了,她不是要急切救回我們的同學,她連自己的親妹妹都殺死了,可能她只是想快點結束事情。



不!剛才我專注於何心仁女士的對話裡,反而未曾想到這一點,陸天晴應該一早從何心仁女士口中知道一切,包括「宗教」這種精神控制是有解除的方法,既然陸天晴應該一早知道,為什麼她還忍心殺……

而且那時候,她大可不必殺死班長陳諾明……但她……

急步的路上,我跟在陸天晴之後,凝看著她的背影,感受到一種深邃難測。

然而,陸天晴一直都沒有說出有關何心仁女士告訴她如何殺死雅各的行動計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