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學校門外,冷冷清。

但這一次,我終於留意到熟識的雨傘,它一直都在,如垃圾般遺落在垃圾筒旁。

「吳天光,我們要分開行動。」陸天晴凝視學校大門,眼神中的無懼,令我覺得她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陸天晴。

「怎可以分開行動?太危險了……」我這樣說,因為我不知道陸天晴的計劃。

「你的責任很重大,你要引開學校內所有的信徒離開,然後我要入去裡面解決雅各。」陸天晴決心地說。



「不是吧?我做誘利引開信徒可以,但我不能夠讓妳自己一個冒險!」我堅決,非常堅決!

「那好吧,我自己一個人進去。」陸天晴倔強,非常倔強,而且決心踏步。

我拉著她。

「好……我會把他們引開……我帶走他們後,妳……自己小心。」我說。

說畢,我便進入學校。



我回來了,學校。

【138】
學校內的一檯一椅,牆上的資訊和學生的作品,景物依舊,只不過事隔一天,卻有種彷如隔世的感覺。這裡一樣冷清,畢竟,全世界只剩下1%的人類,若非聚集一塊,的確很難熱鬧起來。

所以,我走到學校的樓梯口,對天舉槍。

我的任務只需要引開學校裡的所有人,我沒可能逐層逐層拍門,這是最快捷的方法。



砰!

沉默一秒,兩秒……三、四、五……

不久,眼前不再冷清了,走廊之盡處,樓梯之最上,腳步的聲音伴隨一陣陣的獰笑,死寂的空氣化為妖魔的遊園,支配可憐的活木偶。

【139】
我沒有仔細分清那些是本校的同學,那些是從外校而來的年輕人,但當中並沒有雅各,看來雅各還在學校裡的某處。

那正好如陸天晴的計劃。

我跑出校園,拖著後面幾十位個年輕人的追捕,他們亢奮下的瘋狂步恣,不得不加倍我的恐懼感。

原來我並沒有跑出校園後的計劃後續,最壞的打算 就是跑到海濱長廊的盡頭,跳回海裡,穿越黑霧。



呼……呼……

跑到龍崗學校的馬路上……

不行了……

沒有睡覺,沒有吃過半點東西,我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我被路面一個凹位絆跌了,倒在地上……

不消一會,訕笑,譏笑……一個個魔附的扭曲臉容包圍著我……

沒有退路,
我手上只有一把槍,
槍匣裡並沒有足夠的子彈……

而且我不想殺人,他們又不是無藥可救的人,


雖然我已經殺了兩個不知可否稱作「人類」的人。

這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在著魔的人群中擠了出來,走到我面前。

「起來,快走……」亞設說。

「是你?為什麼又是你?」我驚愣。

人群傳來一陣騷動,低聲耳語:
「天使大人?」
「是亞設大人……」
「為什麼祂在這裡?」
「難道有什麼異象嗎?」
「他好像叫那個不信者離開……」
「為何要讓他離開?我們要把他帶到聖殿去……讓神親自感動他。」



「各位!不要信亞設啊!雅各說他是墮落天使,已經背叛上帝了!那時候陸天藍姊妹差點就可以把他帶到神面前,但就是在關鍵的時候,亞設把他帶走了!」邱俊傑擠出人群,指著亞設說。

「墮落天使……即是魔鬼,魔鬼不可以原諒……」
「要消滅魔鬼……」

「不!大家不必理他!他自有雅各收拾他,我們先把這個男生帶到聖殿去吧。」邱俊傑望向我,眼神亢奮。

我感到的是冰冷,
他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邱俊傑……

「不!我是魔鬼!」亞設嘴角上揚,挑釁地說:「我是魔鬼,我會殺掉你們無能的上帝!」

「不可褻瀆上帝!」邱俊傑發瘋似的抓著頭髮,亞設的說話也旋即激起所有信徒的狂怒。



「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不可褻瀆上帝!」

亞設亮出小刀,小刀旋轉在他靈活的右手,就等信徒們的來擊,亞設就能夠在制約下動手。

但我不明白,為何第三代複製人亞設無故出現救我?
難道又是陰謀?
看著他,心裡充滿戒心。

「不要攻擊!」一把響亮的女人聲音從人群後面傳來。

這道聲音讓信徒們稍稍平靜,一個一個回頭望過去。

「是天使米利暗……」
「她叫我們不要攻擊嗎?」

原來她叫米利暗,昨晚已經在屯門醫院往復康大樓的天橋上見過她,當時她也是和亞設一起,最後和亞設一起失蹤。

「大家只需要把這個男孩帶走便可以。」米利暗嚴厲說,邊瞇起眼睛打量著我,卻說:「亞設,為什麼?我不明白,你是為了這個人背叛我們?」

「我都不明白。」亞設環視蓄勢待發的信徒,神色凝重,並沒有收回小刀。

「去吧!把這男孩抓住!」女人喝令之下,信徒一湧而上。

「上帝真是一個無能的傢伙!」亞設的速度很快,不斷為我擋下信徒四方八面的攻擊,他邊擋邊咒罵上帝,激起信徒的情緒,有信徒因此向亞設襲擊,反被亞設一刀刺向。

我怔怔地看著亞設用身體為我擋下每一下物理攻擊……

為什麼?為什麼做到如此地步……?

「上帝是個混帳,弄得地球污煙障氣!」亞設急著說:「吳天光,快趁機跑啊!」

「不!我怎能丟下你一人?」我說,也許我留著是個負累,但我不習慣自己一人逃跑,所以我舉起槍……想指向……

「不要啊!放下槍!」亞設說,亞設知道如果我舉槍指向信徒此刻的靈魂人物米利暗,向她顯露出謀殺的意圖,她就可以攻擊我了。

亞設凌厲望向我,表情一震,
終於,他一刀刺向我背後,
我背後的人。

我回頭,他是邱俊傑……
但是,邱俊傑並沒有攻擊亞設……

女人嘴角上揚,可能她覺得這個時候應該要嘴角上揚,但她的眼睛卻怔怔流出一滴眼淚。

違反制約的亞設按住心臟的位置,表情痛苦扭曲,但他堅持一邊揮刀,一邊快速把我拉出人群,用盡氣力把我拋開,喝道:「走啊!」

「不,一起走。」我說。

「我不行……你快走……」亞設很累。

她明明告訴我,第三代複製人沒有真正的感情,
為什麼亞設倒地前,他淚光中的微笑卻如此動容?

即使倒地,他卻堅持向後翻倒,堅持要看著天空的一片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