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連往事都在說謊……

既然說謊,為何不說到底……

原來,絕望到底,真的會傷心得笑出來。

天空開始灰濛濛,在這寂廖的屯門轉車站,我好像聽見自己的嘲笑聲。



「原來你是她女兒的朋友,看來何心仁對你用了『記憶消除』的精神控制,令你忘記她已經死去的記憶……」

所以,現在的圓……現在的袁琳琳是誰?

不過,她是誰,這不用卓醫生告訴我,我已經猜到。

「何心仁複製了她的女兒,她是屬於第二代複製人……的進階……」

為何我看不見她任何第二代的瑕玭?



「那些年來,何心仁專注研究如何複製完美的複製人,可惜一直失敗,那些複製人都是有怪異的特徵,也創造不出完美的感情,至於第三代,先不論他們有沒有感情,嚴格來說,他們不算是複製人,可以說他們只是一群再造人,就如機械人一樣。所以,何心仁決定轉移研究方式,專注研究在精神控制上,特別是『外型幻覺』這項精神控制的研究,目的只有一個……」卓醫生感嘆說:「就是為了她的女兒,為了把改良的『外型幻覺』精神控制的裝置永久安裝在她女兒的複製人體內。」

永久安裝?

「意思就是,無論如何,不論信任與不信任,每一個人都不會再看見複製人袁琳琳的原本怪異特徵,包括複製人袁琳琳自己,同樣地,因為受到裝置影響,複製人袁琳琳也永遠不會看見其他複製人的不正常。」卓醫生說:「只有一種方法能夠解除這種形式的精神控制,就是死亡。」

「所以……她就是為了複製她的女兒……所以當年放棄跟她真正女兒的相處時間。」我真是不敢理解這種心情。

在價值層面上,我沒有資格評定對與錯。從來,沒有人有資格。
但是……我只浮現記憶中病榻上的圓淋淋,淡然的臉上,寫上無盡的遺憾。



死了的人,不會復活……

「既然她已經成功複製出一個複製人袁琳琳,是會令所有人永永遠遠都會對她產生幻覺的,那她已經成功了……你是想說什麼?她還有什麼目的?」我問。

「她……何心仁,原來已經發現出如何令複製人完美化。」卓醫生的眼神,回到令我不安的顫慄。

「完美的複製人……?」

「要令現時第一代和第二代的複製人完美化,需要大量的原材料。」

原材料……

「大量的……人類……」



【152】
一隻迷路的黑色烏鴉停在孤寂的馬路上,
我以為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把我嚇倒……

「你……你說什麼?」我嘴唇顫抖,駭然跌坐地上……

烏鴉飛走,
卓醫生仰望忽然陰沉的天色,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顯示屏依然重覆播放何心仁女士向剩下人類發出的呼籲。

「那……那些人……」

「黑霧濃罩大地,根本就是何心仁預設的陰謀,她把99%的人類都傳送到EL行星某一處的無限領域,正作為原材料處理。」



等等……換句話……

「別想好了,他們的確生還,但與死去已經沒有兩樣……」

「什麼意思?」

「在那個領域,人類所有的精神意識會慢慢被抽取,變成一隻又一隻沒有意識的生物。」

「所有人類的精神意識……」
「對,所有人類的集結的精神意識,就是何心仁所需的原材料。」

「犧牲所有活生生的人類就是為了……」我無法理解:「成就完美的複製人?」

究竟修煉到何種境界,才可昇華出這種地塌天崩級的思維?



「似乎原材料的數量還未足夠所需,其實所謂剩下的1%人類,只是草草估計,實際剩下的人類應該只有更少,但……她竟也不放過,看來要完成金鎖匙,真的需要更多更多……真的她媽的變態,所以何心仁女士才設法把你們的精神控制解除,因為她所抽取的精神意識作為原材料,必須是最純全。她的計劃就是將你們的『去飢餓感』的精神控制解除,然後才慢慢把你們其他的『精神控制』解除,再把你們帶到那個地獄去。」卓醫生沉重地說。

「為何你知道那麼多?為何你不阻止?為何?」我問得很急。

「當黑色粒子發生異變的時候,當時我還未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知道情況緊急,何心仁指示我去關閉黑色粒子,我當然就去了,只是她沒有想到,我成功避開她安插的埋伏,但我仍然未能完全關閉黑色粒子,只能成功把黑色粒子盡量封鎖回到世界各地我們原本預設的電梯槽和水裡,而且期間還給我發現何心仁在背後一直進行的研究……然後我知道她所有一切……」卓醫生分析著說:「不過我想,當何心仁女士決定利用雅各的野心製造研究所的混亂和殺死其他研究員時,也想不到,雅各他們聰明得連精神實驗室都一併發射到地球,更釋放出『去飢餓感』的精神控制,務求萬無一失地滅絕所有人類,被精神控制的人類也不適合用作原材料,這樣差點打垮了何心仁女士的計劃,為此,何心仁女士唯有釋放出『記憶消除』和『外型幻覺』以保護她剩下的人類作為原材料,而雅各他們則利用『宗教』的精神控制對付何心仁和她的第二代複製人。

嗯……而且我相信……為了保護她那位一無所知的複製人女兒,何心仁女士一定在黑霧瀰漫的時候,已經派出她的人前往保護她。」

那個人應該是陳明霞老師了……

「封鎖回到電梯槽和水裡……?」我有點好奇。

「你可知道EL行星,當中E和L是指什麼?」卓醫生神秘地問,彷彿兩個英文字母隱含驚世絕秘。

「不知道。」



「E,Eternal,L,life。」卓醫生說出答案。

意識到英文的意思時,我眼睛瞪大。

「永恆的生命……」我和卓醫生同一時間說出。

「那是我們複製人計劃的最終目的,自古以來,人都有追求永生的渴望,可惜,無論人類有多麼了不起,發明多少逆天的科技產物,以為建造多少神所恨的巴別塔,都敵不過死神,每一個人的故事終局,都是死。但是,人類沒有放棄,在複製人計劃中,我們得出一個概念。」卓醫生津津而說。

終極的謎底,顫抖不已。

「精神記憶無限轉移。」

意思是……

「我們把精神意識和記憶視為靈魂,肉體顧名思意就是身軀,所以我們才製造出那麼多第一代和第二代複製人,但他們最盡的極限都只是有記憶,有喜怒哀樂的意識,但在精神層面上始終跟複製對象有明顯差異,特別在深層次上的感情追求、夢想等等,我們雖然致力研究精神層面,但一直都是一無所獲。但看來,何心仁已經找到永生的金鎖匙。」卓醫生嘆氣,但這一嘆,是為何而嘆?

為研究一直失敗而嘆,還是何心仁用癲狂方法製造金鎖匙而嘆?

「你的意思是,透過不斷的複製,以舊的精神記憶和靈魂嵌入新的肉體,這就是……永生?」

「沒錯,這就是EL的概念。至於其他……在這個計劃的題外話中,我們除了把黑色粒子的裝置放在地下秘密研究所裡,也會在有電梯槽的地方和部份的海底安裝宇宙黑色粒子裝置,但平時不會啟動,有需時便會讓黑色粒子釋放於那些地方,方便我們緊急時使用。我們身為科學家,好清楚一點,世界末日,只需要有一顆慧星稍稍偏移,都足以毀滅半個地球,世界各地掌握權力的人都會未雨綢繆。」

想不到,我們不單輸在起跑線,更輸在世界的終結線。

「但……」

「何心仁現在的目的,就是讓第一代和第二代複製人成為完美的人類,並且享有永遠的生命。」

這就是所有的謎底?

「嗯……所以你那位朋友,應該是聽了何心仁所說的永生世界。可能她覺得,在那個世界,她和她所有親人朋友,都會在複製人上得到重生。」卓醫生無奈地說,然後望著我:「我想何心仁決定不告訴你,是因為她與你的對話中,她始終感覺你不會像妳那位朋友一樣贊同她。」

陸天晴……

……

我知道,因為我也不明白……
難道這真是一個重生的方法?
當複製人成為真正的人類,擁有我一生的記憶,那個人,還是我嗎?
如果跟我思想和記憶一模一樣的吳天光出現在我眼前,他可以替代我嗎?如果他替代了我,我又是誰?
我想不明白,這種奇怪的概念。

但,我還有一個決定性的問題。

「卓醫生,你有解決方法嗎?」

「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