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切換視覺要說明,第三者)

家裡的感覺灰濛濛,很安靜。

牆上的時針一格一格。

女人坐在餐桌椅子上,沉思在牆壁上的一片空白。
男人坐在電視機對面的沙發上,無聲面對屏幕的一片漆黑。

一份冰冷的驗身報告擺放在茶几上,看來是灰色畫面裡唯一的鮮紅,流著血淋淋的真相,構成殘酷的視覺調色。



六歲的小女兒在睡房的床上靜靜酣睡,宛如天使的呼吸,並不知道那位積極的死神已經住在她身體裡,默默開展工作。

這是一個噩耗。

「肚餓嗎?今晚炒蛋給你們吃。」女人終於打破沉默,而且語氣豁然開朗。

可能她覺得這種狀況更要堅強,也可能她覺得這樣才能夠蓋過沉重的悲傷。

但是,男人的想法不同,男人的回應也不同。



「妳就只記掛工作……女兒表演妳不理……女兒畢業妳不理……女兒生病妳不理……妳什麼都不理……如果妳能夠關心她多一點……她可能不會有這種病……」男人茫茫地說出銳利的話。

男人平時是一位明白事理又體貼的好夫丈,好爸爸,但有時候,人有兩極,現在男人所展露的是橫蠻。

明明小女兒得了這種病是無可避免的,是純粹的不幸,但男人偏要找一個人去負責。

男人理性知道不應該說出這種話,男人不想成為最差勁的男人,他應該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這樣才是愛。

但,理性被情緒崩潰,壓抑的事情不再壓抑。



「你呢?」女人靜靜回應,是山雨欲來的靜。

「妳是她的媽媽,我早叫你放棄事業。」男人苦著臉說。

「照顧工作,這不只是女人的責任,男人都有責任。」女人理性地說。

男人很痛苦,因為表裡不一的人很可憐,為了符合社會的期望,生活裡就只有壓抑。

但這刻,男人不再壓抑,情緒放出去了,就是暴怒。

小女孩也被吵醒了,揉著惺忪的眼睛,步出走廊,只看見蒼白色的牆壁上,倒映著男人和女人互相指罵的黑色影子。

六歲的小女孩還不知道她的驗身報告中,已經證實她患有不能醫治的黑蘭氏綜合症,患有這種病的人,通常不能活超過六年。



家中相架裡的相片,一家三口笑容一致,洋溢幸褔快樂……

可能,暴怒也是因為愛。

太愛了,都不懂得好好控制這份愛。

【148】
那天後,女人離開了家,男人不知道為何女人在這種時候離開家。

男人有點後悔當日的語氣,但更加是男人覺得女人不負責任。

至於小女孩,她不明白為何媽媽不見了,而爸爸經常沉著臉,雖然如此,小女孩還是經常在爸爸附近打轉,詢問媽媽的下落。

自從媽媽不見了,小女孩的爸爸變得很奇怪,有時候,小女孩爸爸靜靜一人呆在黑色的電視機前,若小女孩不知趣地再問起媽媽的下落,爸爸忽然就會變得很憤怒,好像媽媽不見了是小女孩的錯,小女孩嚇得哇哇地哭。但有時候,小女孩爸爸卻很溫柔,比過往還要溫柔,抱起小女孩,親親她的臉頰。



男人終日在兩極之間遊離。

可是,淚已經落在小女孩的髮絲。

小女孩的爸爸,生病了。

終於有一晚,夜裡大廳沒有亮燈,小女孩的爸爸在大廳上自言自語,沒有人知道他在跟誰對話,小女孩也不知道,一無所知的她走近背向著自己的爸爸。

「你又說媽媽會回來陪我的?你是不是說謊?你說謊,我憎死爸爸……」小女孩紅著眼。

背向著的爸爸歪著頭,慢慢扭過來,看向小女孩,目光奇異。

「是妳……如果不是妳……她不會走掉……如果不是妳,我不會如此傷心,妳是魔鬼嗎?」

爸爸的聲音很沉,很沉……



窗外的樹影搖曳出魔鬼的臉孔。

這一晚,小女孩家裡傳出痛苦的哭喊和失常的吼叫,引來鄰居的注意。

從此,所有所有都改變了。
小女孩以為這種改變,只是暫時的。

因為她媽媽回來了,媽媽對小女孩說:「琳琳不要哭,爸爸只是暫時離開,他會回來的,他都說他一定會回來,你要相信媽媽,也要相信爸爸。」

媽媽很溫柔,袁琳琳在媽媽的懷裡哭泣。

「妳不要走,我們一起等爸爸回來好嗎。」小女孩稚嫩地說。

媽媽拭去袁琳琳的眼淚,說:「傻瓜,媽媽有緊要的事去做,都是為了妳好,我有時會回來探望妳的,Linda亦會在這裡陪妳,但袁琳琳要相信媽媽,終有一天,媽媽和爸爸會一起回來,然後我們永永遠遠陪著妳。」



「永遠?」
「對啊!永遠。」

【149】
袁琳琳沒有忘記承諾。

但轉眼已六年,袁琳琳的身體漸漸虛弱,有很多器官出現神經性萎縮,她撐不過了,終於在她六年級的時候,她需入住醫院裡的長期病房。

袁琳琳的媽媽偶然會來探望她,三個月約有一次,而且每次來的時候,媽媽都會親自抽取袁琳琳的血液。

袁琳琳最好的朋友是吳天光和吳天光的爺爺,他們幾乎每天也來探望袁琳琳。

「圓淋淋,妳究竟是什麼病?為何這麼久都不出院的?」吳天光根本不知道袁琳琳所患的是絕症,還以為只是比較嚴重的感冒。

不,吳天光並不蠢,他知道一定不只是感冒,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嚴重的病患,也不知道會死的。

那時候的吳天光,沒有接觸過死亡這種東西,
他沒有想過袁琳琳會死。

「袁琳琳一定會沒事的,我們明天再來探她吧。」天光爺爺正面地說。

吳天光從沒有質疑「一定會沒事」這種說法。

就當吳天光和天光爺爺轉身的時候,一位漂亮的女人,帶著開朗的笑容出現眼前。

「媽媽?妳來了嗎?」袁琳琳很開心,每次看見媽媽的時候,她都忘記責怪媽媽遲遲不來。

「你們好!第一次見面,你們就是琳琳常常提到的吳天光和天光爺爺嗎?」女人興奮說,感覺像鄰家太太一樣親切。

「啊?你好啊!第一次見面,琳琳也經常提起妳,經常說很掛念妳的。」天光爺爺禮貌回應。

「哈哈!是嗎?」女人笑笑。

吳天光沒有作聲,因為他心裡不喜歡這個女人,她覺得這個女人並沒有負起作為媽媽的責任。

女人也知道吳天光心裡的不屑,她彷彿能夠看穿別人的內心想法,聰明叡智。

「爺爺,我們回去吧,不要打擾她們相聚了。」吳天光對爺爺說。

吳天光很少在大人面前表現失禮,至少都會禮貌地打招呼,可能吳天光真的不願意跟自私的女人說話。

臨別時,天光爺爺特意向女人說了一句語重心長:「多點陪她吧,她時間無多。」這句話盡量小聲,避免前面那個頭也不回的吳天光聽見。

女人也回了一句:「我們的時間有很多。」

這一回應,令天光爺爺愣了一下,心裡不解,但最後還是帶著疑惑離去,沒有多問。

回望病床,袁琳琳流露出幸褔的笑容,這一刻,何心仁女士是一位關懷備至的慈祥母親,母親和女兒,構成一幅溫馨的圖畫,很美。

她的愛很深。

【150】

這一天,總會來臨。

「吳天光?為什麼今天只有你一個?」袁琳琳雖然氣若遊絲,但吳天光始終沒有意會。

「爺爺今天有事做……」吳天光從背包裡取出一盒棋,興致勃勃說:「妳說過想學捉象棋,我今天帶了來。」

「吳天光……今天我有點累了……」

「那……妳休息一下吧。」

「但我不想睡,不如我們聊聊天。」

「好呀!不如說說妳出院後,我們去哪裡玩?」

「很多地方我們都去過了……」

「我們還沒有一起去過香港以外的地方。」

「好啊!我們一起去旅行!」

「聽說澳洲的星空很漂亮。」

「那我們就去澳洲看星星吧。」

「好啊……」

袁琳琳的眼睛笑得瞇成一條線,有天使圍繞在她的笑容。

但她看來很累,說:「我好像曾經去過日本……日本的櫻花也很美。」

「那我們都去。」吳天光說。

「我很掛念他們……」袁琳琳閉著眼。

吳天光知道她說的「他們」是誰和誰。
吳天光不明白,為何袁琳琳對「他們」還存在愛。
因為吳天光不知道,曾經袁琳琳跟爸媽在一起的快樂。

沒有一種感情,能夠比擬這份原生的愛。

「妳想去哪裡,將來我都陪你。」吳天光平時不會說出感性的說話,但他覺得這一刻需要說。

「但是……我很掛念他們……」一顆淚珠從袁琳琳的眼角擠出,袁琳琳雙手捕捉空氣,好像在尋找誰的手,想再一次牽手……

就如最初,回到出生的那時候……

時間沒辦法倒流,只能夠握緊現在……

吳天光伸手握著袁琳琳不安的雙手,默默無聲……

雙手卻在這份溫暖中,漸漸無力……

床邊相架裡的相片,一家三口笑容一致,洋溢幸褔快樂,手和手緊緊牽連,日本的景色很美,櫻花也很美。

可是,這裡很安靜……

很安靜……

精靈的腳步很輕……

輕如一片葉子落在湖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