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聲巨響在城外猛地響起,同時間一股沙塵暴風,如浪潮般直捲進耶路撒冷!

沙塵飛揚良久才止,城中街道民房此時都鋪上一層沙土。

「那……是甚麼來的?」莫夫從驚訝中回過神來。

「看樣子像是殞石,但按理說一般這等大小的殞石,在進入大氣層時應已燃燒分裂成碎片。」伊卡諾斯皺眉思索,「不過,我一直有觀察附近太空的殞石情況,若有殞石接近地球,我理應早早收到報告。」



「換言而之,那東西不是殞石了。」

「你的結論倒是下的草率。」伊卡諾斯白了莫夫一眼,旋即語帶興奮的道:「去看一看,不就知道那是甚麼東西?」



「我不覺得這是個好主意。」莫夫皺眉說道,「不管那東西是甚麼,弄出這等聲勢,定會吸引到太陽神教的人。」

「難道你不會想一探究竟?」伊卡諾斯越說越是興奮。



「想,但我更想保住性命。」莫夫臉無表情,冷冷應道。

「你這般缺乏冒險精神,人生可多無趣?」伊卡諾斯搖了搖食指,繼續游說莫夫,「以我計算,以那東西的體積和下降速度,著陸之處定必陷出一個大坑來,以我倆視力,不必走近,在坑邊遠處觀看一下就可以了。」

莫夫搖搖頭,正想再斷言拒絕,伊卡諾斯忽地輕巧一蹤,跳出窗外,同時拋下一句,「我們早看早走,那便不會遇上那些怪傢伙了!」說著,已然走到十多米之外。莫夫萬分無奈,但擔心伊卡諾斯安全,只得立時跟上。




二人朝天外來物降落的方向,小心翼翼地前進。



一路上二人都遇不到太陽神教的部隊,反不時有耶路撒冷的居民,帶著包袱,匆匆朝反方向逃跑。

那些城民臉容驚惶,步伐踉蹌,似乎天外來物,墮落在有民居的地方。

二人腳步加快,越接近墮落點,沿途房舍所受的破壞越大;待差不多來到聖城外圍時,只見前方白煙大作,但目及所見,空無一物,原來是整個地面,倏地向下凹陷,卻是一個直俓足有一公里的巨型大坑!

「那東西似乎就降落在前方。」莫夫提高戒備,領著伊卡諾斯小心前行。

巨坑四周民房全都倒塌下來。有許多居民被埋於瓦礫之中,高聲呼救;有些孩童和父母走失,只懂跪在路上嚎哭;有些則驚訝得不懂動彈,只懂跪在地上,拜伏天空,口中唸唸有詞。

也有不少膽子大的,站在巨坑邊緣,嘗試看看那天外之物的真面目。

莫夫眼見周遭人數不少,心下稍寬,趁亂偷來兩套當地居民的衣服,和伊卡諾斯換上後,便混進了那堆在坑邊探視的居民之中,遙遙往巨坑中心看去。



巨坑雖然處處飄散白煙,但二人視力非凡,魔氣稍匯於目,便能清楚看到巨坑正中心處,有一團事物正不斷散發濃煙。

二人定睛一看,赫然發覺那團事物,竟是一個表面光滑如鏡的渾圓銀球!




「那是……甚麼來的?」莫夫目瞪口呆的看著那銀球。

「我也不知道。不論是撒旦教或是殲魔協會的太空研究,都沒出現這種形態的東西。」伊卡諾斯摸著下巴,試圖從腦中資料庫中尋找答案。

「那就是說,這圓球真的是從天而來?」莫夫視線依然落在銀球上,「這東西實在很不尋常,經過如此猛烈的焚燒和高空墮地,表面怎麼還能如此光滑?」

「這代表一件事。」伊卡諾斯說著,雙眼同時發出異樣神彩,「就是銀球的物質,異常堅硬!」



莫夫看到伊卡諾斯的模樣,已知他在打著甚麼主意,立時皺眉說道:「不是說好了只在這裡遠看嗎?」

「嘻,我剛才確是這般說過。」伊卡諾斯嘻笑一聲,旋即正容說道,「不過,假如我能採集到銀球的物質樣本,說不定對諾之後大有益助。畢竟這是天外之物,極其珍貴,若錯過此次機會,銀球被他人取走,就未必能再找到第一個了。」

莫夫聞言眉頭皺得越緊,不過他知道伊卡諾斯所言非虛。

在這戰火漫天的時代,任何新發明的武器,隨時足以改變整個戰局。




坑中銀球雖然惹人注目,不過莫夫由始至終也密切留意周遭狀況。

他故技重施,撿來十多塊樹葉,將眼烙在其上,然後讓葉子隨風四散。



四周群眾之中,看起來並沒有形跡可疑的人,眺望遠方,亦沒甚麼人向這邊走來,倒是有不少人往外走避。

伊卡諾斯知莫夫行事謹慎,他抬頭看著葉子在風中轉了幾圈,才問道:「我可以動身了吧?」

「我在這兒守候。一有異樣,你就趕緊逃,我會追上的。」莫夫淡淡地說,「總之,小心。」

「少擔心。」伊卡諾斯朝他天真地笑了一聲,便獨自跳進大坑中,滑向坑的中心。




伊卡諾斯懷著萬分興奮的心情,快步走到銀球面前。

「你究竟是甚麼東西啊?」伊卡諾斯自言自語,猶如孩童看到新的玩物一般,極其仔細地打量銀球。



銀球約有三人抱大,表面光滑如鏡,伊卡諾斯稍微走近,整個人便以扭曲之姿反映在銀球表面。

他伸手輕撫銀球,只覺銀球表面略帶溫暖,但又不像是磨擦後的炙熱餘溫;觀察了表面一會兒後,伊卡諾斯取出隨身小刀,在銀球上輕刮幾下。

這柄小刀所用物料乃是伊卡諾斯自行研發的合金,堅硬非常,可是刮了數記,刀鋒並沒有在銀球上留下任何切割痕跡;伊卡諾斯不斷加強手中力度,但任他如何發勁,銀球的表面始終光滑無痕!

突然之間,一記清脆的金屬斷裂聲響起,卻是伊卡諾斯用力過度令小刀折斷!

看著那只剩半截的小刀,伊卡諾斯又驚又喜,「這銀球實在不得了。」

因為不想暴露行蹤,所以伊卡諾斯只是單純使用肌肉力量,並沒打開魔瞳,不過眼看尋常力量無效,伊卡諾斯一時沒理會洩露行蹤之險,倏地打開「流淌之瞳」,同時將魔氣貫進殘刀,然後朝銀球用力切去!



噹。



一記沉厚的敲擊聲響起,這次有魔氣貫注的小刀沒再折斷,但銀球表面,依舊光滑如新。

伊卡諾斯大感興奮,魔氣提昇,打算繼續再砍,可在這時,銀球忽地輕顫一下。

「噫?」伊卡諾斯見狀一奇,立時停下手中動作。

接著,銀球頂頭正中,突然出現了一條極幼細的裂痕!

裂痕垂直向下伸延,同時又有無數較細的裂痕,從這主軸向外伸展。

不過片刻,銀球不再光滑,反是整個表面皆佈滿一道又一道細微裂痕。
「這些裂紋怎麼看起來有點像葉子的紋理?」裂痕的排列亂中有序,伊卡諾斯稍微後退幾步再看,忽地靈光一閃,心下詫異,「不……那不是葉子……那些紋理,更像羽毛!」

伊卡諾斯念頭剛起,球體表面的金屬亮銀像被吸收到球裡般,忽然一下子褪散無蹤;整顆大球剎那間變得雪白,伊卡諾斯定神一看,赫然看見巨球表面已不再平滑,而是處處起伏,質感柔順,卻真是羽毛!

「快退回來!」莫夫眼見情況有異,立時在遠方猛然大喝。

伊卡諾斯心下一驚,還未來得及動身,羽毛巨球忽地一分作二,左右張開,竟是一雙寛闊巨翼!

巨翼之下,只見一名赤裸黑人正單蹲在地,渾身散發淡淡白煙。

黑人徐徐抬頭,和嚇得一時忘了動彈的伊卡諾斯打了個照面;伊卡諾斯只見對方樣貌俊俏,留著山羊鬍子,一身精壯肌肉,渾身是勁。

不過,最讓伊卡諾斯在意的,卻是黑人的眼瞳瞳色。

左棕,右金。



「你……你是天使?」伊卡諾斯嶝大眼睛,詫異問道。

黑人聞言一臉茫然,似乎聽不明白伊卡諾斯的話。

可是,當他看到伊卡諾斯的赤紅魔瞳,神色忽然變得憤怒無比,同時口中吐出一組字來:「阿撒瀉勒!」

一語未休,他大手如電,一下子扣住伊卡諾斯的咽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