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撒旦教沒落以後,被殲魔協會佔據的耶路撒冷好不容易又回復平靜。

不過,今天橄欖山的一場爆炸,讓這千年古城,再次點燃戰火。

沒有軍隊,沒有戰機坦克,只是一場毫無先兆的大爆炸,以及來自倫敦的強制電視轉播,城裡的平民都知道,這世界又要變天了。

此刻,在耶路撒冷外城其中一所民居內,有兩人正透過二樓的窗戶,悄悄窺探屋外情況。

「似乎沒追來了……」一名男孩稍稍探頭,看著道上。男孩喉頭沒有發聲,而是以「傳音入密」,跟他身旁另一位外表看起來比他稍年長的青年「說道」。



那青年沒有回話,只是皺著眉,將一根木條伸在窗外。木條上,烙有一對黑色的「眼」,青年閉著雙目,卻似乎能透過木條上的黑眼,看到外頭情況。

二人襤褸如乞,衣衫處處焦痕,明顯先前從火場走出來;他們皆滿臉血污,但身上沒有任何傷痕,只有一些看起來像剛癒合的粉色疤痕。

這對大小男孩,正是莫夫和伊卡諾斯!




「到底是甚麼回事?」莫夫收回木條,張開眼來,朝伊卡諾斯淡然問道:「那個塔洛斯到底是誰?他怎麼會入侵了你的系統?」



聽到莫夫的問題,伊卡諾斯將頭縮回室內,神色凝重,過了半晌才嘆了一聲,答道:「塔洛斯……他其實是我表哥。」

「表哥?」莫夫聞言一奇,雙目不禁睜大起來。

「塔羅斯比我年長十歲。我還在襁褓時,他便已跟隨我父親代達羅斯學藝。」伊卡諾斯抬頭憶述道:「塔羅斯天份比我父親要高,不過三年,已盡得他真傳,而塔羅斯製作的每一件東西,都比我父親的要玲瓏出色得多。弟子青出於藍,本應是件高興事,但到了後來……」說到這兒,伊卡諾斯便止口不說。

「後來怎麼了?」莫夫忍不住追問。

「我父親,在雅典城牆上將塔洛斯推了下去。」伊卡諾斯答道,神色有些失落,「那時我年紀還小,不太懂事,一直到後來打聽父親生前的事,我才聽得別人說,父親是因為妒忌塔羅斯才華比他出眾,所以才會殺死塔羅斯。」



莫夫看到伊卡諾斯的神色,淡淡問道:「那你認識的父親,可是會因妒意而動手殺人?」

「我……我不知道。」伊卡諾斯神色一黯,道:「我爸雖然是個巧匠,卻非完人。我是他兒子,他自然對我呵護備至,但我亦見過他對外人心狠手辣的一面。所以他和塔洛斯的瓜葛……我真的說不上。」

「那他怎麼還未死?」莫夫淡然問道。

「這個我怎知道!事情發生時我才不過四五歲,我也是長大後才知悉這事情。」伊卡諾斯瞪了莫夫一眼,又嘆息道,「但這數千年來,他顯然沒有閒著。我以為自己的加密技術,天下無雙,怎料他竟可如此輕易,駭進我的系統!」

「他到底是怎樣做到的?」莫夫皺眉問道。

「如無意外,就是由你從烈日鳥帶回來的那個解碼器入手。」伊卡諾斯解釋道,「那個解碼器就是一個『木馬』,塔洛斯是故意讓我們取走。當我嘗試破解它時,塔洛斯便反過來利用解碼器,駭進我的系統之中。」

「那我們從解碼器中得到的教徒名單,豈非陷阱?」莫夫聞言,神情憂慮。



「似乎如此。殲魔協會他們抓到那一批教徒,恐怕並不簡單。我實在沒想過,對方陣中有如此高手,而那高手還是自己的親表哥。」伊卡諾斯搖了搖頭,無奈苦笑,「更加沒想過,他手法高明如斯,整個系統被他完全控制,卻始終沒露出任何蛛絲馬跡。一直到整個實驗室爆炸起來,我才如夢初醒……」




伊卡諾斯原本在實驗室裡,與身處聖保羅大堂的畢永諾遙距通訊,同時透過機械蜂觀查現場狀況。就在快要行刑之時,整個電腦系統突然不受伊卡諾斯控制,所有通訊和畫面同時斷絕。

還未反應過來,塔洛斯的笑聲突然充斥整個實驗室。

「好久不見了,我的乖表弟,都長這麼大了。」塔洛斯怪氣的笑聲,在實驗室裡每一個擴音器裡響起,「咯咯,我是你的表哥,塔洛斯啊!」

笑聲未止,整個實驗室裡的儀器,幾乎在同一剎那,猛烈爆炸起來!

實驗室裡滿是極易燃燒的化學物和爆炸品,所以連鎖爆炸所產生的威力,竟立時將整座墮落山炸陷大半!



莫夫和伊卡諾斯雖是魔鬼,但皮肉再厚實,也不可能抵擋如濤四湧的烈焰,幸好莫夫從小接受嚴格戰鬥訓練,這數年又長期縱橫戰場,所以當整個系統斷線時,他想也沒想,立時抓主伊卡諾斯,直奔到整個實驗室唯一進出通道,亦即伊卡諾斯以「流淌之瞳」所烙下的黑指印。

不過,爆炸實在來得太過突然,二人跑到半途,儀器已陸續爆開,雖然最後能及時轉移到實驗室外,但二人還是受了不輕的傷。




「多虧你反應,不然我真的跑去見老爸了。」伊卡諾斯心有餘的說道。

「保住性命就好了。」莫夫淡淡說道,「只希望主人能平安。」

塔洛斯既然駭進了主系統,二人自然不敢再使用一切本來的通訊工具。以防萬一,在逃走途上伊卡諾斯連本藏在耳窩中的通訊儀也一併拆除。

「這一層我倒不擔心。諾可是撒旦轉世,若他也不平安,這世上沒有一人可以幸免了。」伊卡諾斯說著,眉頭輕皺,「倒是要想個辦法和他聯絡上。」



「先離開這兒再說吧。」莫夫再次小心翼翼地將木枝伸出窗外,透過木枝上的黑眼,察看街道情況。

先前他們透過「流淌之瞳」轉移到山腳後,立時被一隊埋在通道旁的太陽神教人馬襲擊。

那隊人馬至少有五十人,而且全都雙目通紅,情緒嗜血好戰,顯然受莉莉絲「嗜紅之瞳」所影響。

伊卡諾斯雖是魔鬼,但二千年來,專注科學研究,不懂任何格鬥技術,因此莫夫只得帶著他,逃離伏擊。

二人邊戰邊逃進耶路撒冷城,憑藉伊卡諾斯的魔瞳及城中錯綜複雜的民居和街道,好不容易才擺脫了那批不會痛不感累的瘋狂教徒。

莫夫單人匹馬對付那五十人不難,但要同時保住毫無戰鬥力的伊卡諾斯安危,就無甚信心,所以莫夫必需確保沒有追兵,才敢動身。

莫夫將眼睛「烙」在幾片沿途撿來的葉子,再讓葉子隨風飄散,觀察四周街道,確定附近沒有追兵,才收起魔瞳,準備離去。

不過,二人正要動身時,窗外突然強光大作。



二人同時抬頭一看,只見高空之中,有一團極光之物,拖著長長的火焰尾巴,劃空下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