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卡諾斯聞言一愕,只聽得莫夫繼續說道:「我只是以急攻讓他閒不過來。他要是適應了戰鬥節奏,以及醒悟他獨有優勢,我倆也不可能逃得了!」

伊卡諾斯起先並不明白,但當他聽完莫夫的話,再稍微留意二人戰鬥,便立時理解莫夫的意思。

莫夫連番急攻,教黑人天使只能防守,可是由始至終,黑人天使只是在同一水平移動,卻沒有利用雙翼,往上飛昇!

如果黑人天使騰空不下,莫夫招式再厲害也難傷他分毫;而莫夫若躍起攻擊,在空中不能轉向的他,頓時成了籠中鳥,只能束手待斃。

想通此節,伊卡諾斯便立時轉身急奔,同時以「傳音入密」跟莫夫說道:「保住性命!」




莫夫沒有回話,只是繼續急攻。

伊卡諾斯頭也不回,往坑外直奔,可是跑到半途,背後的打鬥聲忽地消失,同時莫夫在遠處放聲大叫:「别停,繼續跑!」

伊卡諾斯按不住心中好奇,跑奔之中還是別頭回看一下,赫見黑人天使竟拋下莫夫,正朝他急速飛來!

「怎麼一回事!」伊卡諾斯見狀大急,將魔氣集於雙腿,發力狂奔!

伊卡諾斯雖已全力盡出,可是黑人天使展翅飛起來,速度實在遠比伊卡諾斯要快得多,轉眼已然追上!






「你的對手,是我!」

就在黑人天使快要抓住伊卡諾斯時,莫夫卻後發先至,躍到其上方,十指成箕,如鷹擒兔般撲擊下去!






莫夫這一撲,用盡全力,早已計算好對方的飛行速度,實是十拿九穩。

不過,黑人天使背後終究長了一雙翼。

一雙,能令他飛行速度隨時改變的翼。

這就是,莫夫一直害怕,黑人天使會醒悟的先天優勢。




當莫夫十指眼看便要碰到黑人天使時,黑人天使一雙白翅,輕輕一振,整個人倏地向前滑行,避過莫夫兇猛一撲,同時追上伊卡諾斯!

電光火石之間,黑人天使氣息一揚,粗壯的黑手一伸,竟直挺挺的從後貫穿還在逃奔的伊卡諾左胸,一手將其心臟挖走!



伊卡諾斯胸膛被貫穿,只得止住腳步,呆呆地低頭看著那隻黑黝的大手,捧住自己還在跳動的心臟。

莫夫一擊落空著地,也只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發生。





可是,當莫夫再一眨眼,眼前情況,竟發生了改變。

而且,是完全相反的逆轉!







莫夫只見原本一手貫穿伊卡諾斯胸膛的黑人天使,此刻竟跪在地上,而伊卡諾斯不知怎地,一臉錯愕的站在黑人天使身後。

伊卡諾斯的胸膛此刻完好美缺,至於手,則插破了黑人天使的左胸,掌上卻捧住對方的心臟!

萬分驚愕之際,莫夫感覺到巨坑邊緣傳來一股濃厚的魔氣,他轉頭一看,只見一人半蹲在地,左眼鮮紅,目不斜視地瞪著巨坑中的三人。




「幸好,來得及時,『觀』得及時。」

來者,是友非敵,卻是但丁!






黑人天使看著胸前屬於伊卡諾斯的手,萬分錯愕。

伊卡諾斯也是一頭霧水,猶自發呆,此時卻聽得莫夫在他背後喊道:「快走!」一語未休,背後殺氣湧現,卻是莫夫殺氣騰騰撲向黑人天使!

莫夫早聽說過但丁「因果之瞳」的能力,所以當他看到但丁在巨坑邊緣出現,便即想通眼前突變的情況。

眼看黑人天使仍在錯愕,莫夫自然不會放過此出手良機!

聽得莫夫叫喊,伊卡諾斯也是反應甚快,雙腳用力在黑人天使背上一蹬,抽回自己的手,同時翻身後躍。

伊卡諾斯才一個後翻,莫夫已然殺至,只見他右手手刀,魔氣滿盈,直對黑人天使後腦劈下!



不過,黑人天使終非庸手,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他及時扭身,伸出僅餘的左手格擋。

一聲清脆的骨肉碎裂聲響起,莫夫這記手刀,將黑人天使的左手硬生生劈斷!




莫夫見一擊得手,還想再攻,此時黑人天使卻振動雙翅,飛到半空之中。

黑人天使心臟被挖,雙手皆斷,但眉頭始終沒皺一下。

他只是緩緩的看著莫夫、伊卡諾斯及但丁。

眼神冷漠,卻隱隱有一絲憤怒。




此時,黑人天使突然張口吐舌,莫夫等三人抬頭看去,只見黑人天使的舌頭沿邊閃著點點金光,仔細一看,發現竟是一個又一個的黃金舌環!

黑人天使微微仰首,讓舌頭完全暴露於太陽底下,卻見那十來個舌環吸收陽光之後,全都突然發出耀目的金光;同一時間,他渾身散發的氣息開始加強,身上傷口亦慢慢癒合起來!

「不可以讓他有喘息的機會。」莫夫皺眉說道,蹲下身來,想要躍到半空攻擊。

但在這時,黑人天使又有動作,只見斷手一甩,甩出三顆血珠,三顆血珠去如子彈,直打中坑邊一名平民青年身上。

那三顆血珠沒帶任何殺傷力,可是擊中之處,剛好是那青年的左胸及雙臂關節。

青年察覺有異,看了看身上的血點,又抬頭看了黑人天使一眼。




這一眼,正好和黑人天使異常閃爍的金眸對上。





二人眼神交接一剎,奇變陡生,黑人天使本已失缺的雙臂竟迅速長回,胸口大洞亦以極短時間回復原狀;反觀青年身上的三處血漬,突然變得帶腐蝕性一般,極速侵蝕他的雙手和胸膛!

青年慌張亂喊,神情痛苦之極,但只數個眨眼,他雙手前臂已被完全溶掉,左胸亦蝕出一個大洞!

那大洞的形狀,與黑人天使剛才胸前傷口,完全一樣!

不過片刻,黑人天使已完好無缺,教地上三魔看得目瞪口呆。

「這就是……他的瞳力?」伊卡諾斯驚訝得張大了口,「他能傳移傷勢,這下子可不妙。」

「走,」莫夫皺眉沉聲說道:「快走!」看過對方施展異能,莫夫立馬便能下判斷。

四周圍觀者眾,再多的傷也有人可承受,對方又擁有絕對的制空力,即便以三敵一,也沒有甚麼優勢可言!

伊卡諾斯和莫夫立時動身,往坑邊跑去,本來在半空中吸收陽光的黑人天使,察覺二人有所動靜,冷哼一聲,白翅一拍,便即低頭朝二人俯衝而去!






但在此時,兩團事物橫飛而至,高速衝向黑人天使。

黑人天使見狀,粗黑的濃眉一皺,雙臂往外格,打算將兩團尖錐狀的金屬物撥開。

不過,他並不知道,那兩團東西,名叫「飛彈」。






轟!轟!






巨響震天,半空頓時炸出一大團積雲般濃厚的煙硝來!

黑人天使鎖在濃濃灰煙之中,一時沒有飛脫出來,這時,一陣尖銳的引擎聲自遠至近地響起,卻是一架黑色的小型戰鬥機,高速飛近至但丁頭頂。

戰鬥機前方的駕駛艙玻璃門向上揭開,艙內竟是空無一人。

「快上去!」但丁大喊一聲,同時翻身躍進駕駛艙之中。這戰鬥機原來是他遙控操縱而至。

但丁剛剛坐穩,立時控制戰機,朝煙團又射了兩枚飛彈,兩記爆炸聲連還響起,似乎飛彈再次擊中黑人天使!




「開動吧!」莫夫的聲音在但丁身後響起。同行的伊卡諾斯沒有說話,立時扣上了安全帶。

「坐穩了。」但丁關上玻璃罩,便即拉動控制桿,將戰機掉頭,全速開動。

此時,巨坑之上的濃煙突然被分成兩半,卻是黑人天使以雙翼刮風,將之撥開。

黑人天使被炸掉雙腿,左手亦只剩半截,怒容披滿血污。

他怒吼一聲,立時朝戰機追去,不過但丁早有預備,只聽得四道破風聲交疊響起,又是四枚飛彈拖著火焰尾巴高速轟向黑人天使!

這次黑人天使學乖了,自然不再硬碰,當快要撞上首兩枚飛彈時,他忽地收起雙翼,拉直身子,整個人筆直的在兩枚飛彈之間,恰恰飛過,這才再次展翼續飛。

兩枚剛過,又有兩枚飛彈在前方來勢洶洶,黑人天使正想重施故技,一直在戰機內觀察身後情況的但丁笑了一聲,道:「你要學的事情,還多著呢!」

一語未休,他便在駕駛艙內,將四枚飛彈,同時引爆!




四枚飛彈連環爆炸的威力不少,所產生的熾熱爆風更將正中央的黑人天使直吹到數百米以外!

黑人天使陷在熱流之中,一時只覺天旋地轉,雙翼不斷拍動,好一陣子才在半空中定住身子。

他連忙四周顧盼,戰機卻已經不在他目及所見的範圍之中!

黑人天使怒不可遏,不過他再沒有放聲怒吼,只是聞上雙目,不斷深呼吸,以控制自己情緒。

在巨坑邊緣的平民,本因突如其來的連環爆炸而感驚慌得四處找地方躲避,此刻四周平靜下來,爆煙又稍微消散,他們才小心翼翼的再次走到戶外。

當看到黑人天使猶自浮在半空,而但丁所駕駛的戰機卻消失不見,他們大多以為是黑人天使將戰機驅趕,便開始在黑人天使底下聚集,朝天膜拜。

人群漸眾,叫喊的聲音亦越來越大,由於耶路撒冷聚集了不多宗教的人,每人盡喊著不同的讚美話。

其中一名小孩拉住正灑淚跪拜的母親,稚氣地朝天亂喊著經典上提及過的天使名字:「米迦勒!加列百!拉斐爾……」

當他喊出「拉斐爾」三字時,黑人天使倏地睜眼,然後俯衝到小孩面前,以完好的右手,一把將之提起!





「拉、斐、爾?」黑人天使一棕一金的雙目,滿懷期待的看著小孩。

小孩沒想過黑人天使會突然有此舉動,一時嚇得不懂說話,小孩的母親也受了驚嚇,但又不敢出手搶回孩子,只在旁顫聲說道:「閣下……閣下就是拉斐爾大人?可以請先放下我的孩子嗎?」

其他人不明就裡,以為黑人天使便是「拉斐爾」,於是開始齊聲讚喊:「拉斐爾!拉斐爾!拉斐爾!拉斐爾!拉斐爾!」

環觀四周平民不斷呼喊此名,黑人天使隱約理解到眼前狀況。

他慢慢將嚇得哭不出聲的小孩放回地上,然後猛喝一聲,止住眾人叫喊。

一眾平民呆在當場,此時黑人天使用完好的右手,指了指自己,說了一聲:「阿撒瀉勒。」

「阿撒……瀉勒?」民眾看著黑人天使,呆呆的重覆這一句話。





「阿撒瀉勒。」黑人天使點了點頭,又指了自己一次。

阿撒瀉勒,就是他的名字!




眾人大惑不解,因為他們從未聽過,有天使喚作「阿撒瀉勒」。

有好幾人對聖經較為熟悉,隱約記得這名字曾在利未記中出現過,而當中意思好像是「替罪的羊」,不過,這與天使可是毫無關係。

正當眾人一頭霧水時,天際遠方傳來一道破風之聲,民眾和阿撒瀉勒一同遁聲看去,只見遠方藍天之中,隱隱有一小黑點,不斷衝破雲朵,高速飛近。

阿撒瀉勒見狀稍為緊張,還以為但丁等人折返再戰,但來物越來越近,他目力過人,很快便看得清楚,飛來之物乃是個人。





而且,是一個雙手手背長有羽翅的巨人。

「宙斯。」阿撒瀉勒脫口說道,臉上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






他腳底下的平民,眼力完全追不上宙斯的飛行速度,他們只覺周遭怪風突起,接著頭頂忽然暗淡一片,卻是宙斯已飛到阿撒瀉勒面前,其身驅擋住了大片陽光。

眾人見到又是一名天使,心下既畏又喜,全都僵直身子,一時噤若寒蟬。

「阿撒瀉勒!」宙斯環著雙手,豪笑一聲,奇怪的看著傷勢不輕的阿撒瀉勒,又東張西望一番,同時以一種奇特的古語問道:「我剛才感覺到數股氣息,怎麼現在只剩你一人?是已經出手了結?」

「不,我讓他們逃走了。他們應該不懂得飛翔,但利用了一種……一種像大鳥的工具飛走了。」阿撒瀉勒自然聽得懂宙斯的話,便皺著眉頭,以同一語言回道:「那大鳥,還能吐出可以產生熱和風的東西。」

「那不是鳥!」宙斯聞言一愕,旋即放聲大笑,「那東西喚作『飛機』。」

「飛機?」阿撒瀉勒喃喃唸了幾遍,仍覺一頭霧水。

「隨我隨一趟。」宙斯一邊大笑,一邊緩緩上升,「你的眼睛,會一直不捨得闔上!」

阿撒瀉勒聞言大感好奇,點頭應是,又道:「不過,讓我先回復身體。」

說著,阿撒瀉勒慢慢飛向那還在呆立的小孩,同時用食指沾了沾傷口的血,然後在小孩的左臂和肚臍位置,各打了一個血指印。

小孩的母親見狀,以為是某種祝福儀式,連忙拉住小孩,歡天喜地的朝阿撒瀉勒連連道謝。

阿撒瀉勒聽不明白他們的話,但見二人狀甚高興,便也微微一笑。

原本緊張萬分的小孩,見到阿撒瀉勒本來嚴肅的臉,露出難得笑容,心下一寛,亦一同笑了。





不過,那稚氣十足的小臉,才天真無邪地笑起來,他身上那兩處血印,便開始迅速擴大。




宙斯和阿撒瀉勒沒有理會驚呆若木的眾人,以及痛得呼天搶地的小孩,二人羽翼一張,轉眼便消失於天空之中。

沒多久,一隊太陽神教武裝進入了耶路撒冷。

那幫見證阿撒瀉勒使用能力的民眾,沒一個再能看見翌日的太陽。






「應該暫時擺脫了他。」但丁觀察了探測儀一會兒,跟另外二人說道。

「幸好你及時出現,不然我小命不保。」伊卡諾斯跟但丁道謝,說話時語氣仍有餘悸。

「通訊頻道被截不久,諾已讓我前來找你們。」

「你可以與主人聯絡?他沒事吧?」莫夫連忙問道。

「我和他是在『地獄』裡交流,但他似乎有要緊之事,匆匆便走,我亦沒追問太多。他既是撒旦轉世,要擔心他的安危,倒不如先憂心自己。」但丁笑罷,隨即又皺眉道:「不過,我收到的消息看來,太陽神教在世界各地都策動了襲擊。」

「是要從陰影之中走出來了嗎?」伊卡諾斯皺眉道,「剛才我們遇到那天使,不知和太陽神教有沒有關係。」

「這一層倒真要問一問諾了。」

「那你現在還可以進入『地獄』跟主人聯絡嗎?」莫夫想了想,問道。

「這事說來奇怪,我一向只要入睡,靈魂便會進入『地獄』之中,可是和諾一別後,我再嘗試進去『地獄』,竟卻失敗。」但丁說著,一臉大惑不解,「這可是數千年來,從未出現過的情況。」

莫夫聞言,眉頭皺得更緊,此時伊卡諾斯忽然好奇問道:「這樣說來,你豈不是數千年來,頭一趟真正入睡?」

但丁先是一愕,隨即笑道:「說得也是。那種感覺,其實不錯。」

伊卡諾斯笑了一笑,正想在問,莫夫卻打斷了他,搶先問道:「先說正經事,現在我們該怎跟主人聯繫上?」





「在我打算出發來找你們時,一登機便發現了這張紙條在座位上。」但丁向莫夫遞了一張紙條。

莫夫伸手接過,將之打開,只見那是一張普通白紙,當中有以鉛筆描繪的一座小島外貌。

莫夫看了幾眼,便即認出那是臥龍傳人所居主的小島!

「這是我們的目的地。」但丁指了指駕駛儀地圖上的一點,笑道:「如無意外,諾該正往那兒出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