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高速下墮,表面火焰越燒越烈,將整個天空霎時間染成一片紅。

突然「轟」的一聲,卻是火球越飛越低,撞上城外不遠的一座小山。

火球衝力十足,竟直接貫穿小山,不過其飛勢亦因此減緩不少。

嘉德琳雙腳被綁在椅腳,只能大概看到窗外情況,此時只聽得外頭一陣嘈吵慌亂,同時紅光大作,卻是火球竟朝閱經室飛來!

一直站在窗邊遠眺的阿訇忽地神情慌亂,往後急跑,原本所站之處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同時牆壁被撞得崩裂成碎!



霎時之間,閱經室塵煙飛揚,難以視物。

待沙塵稍定,嘉德琳才看見牆壁上,正掐著一顆巨形的圓渾銀色球體!

銀色圓球比一個人還要高,表面正冒著縷縷輕煙,似乎就是剛才天空上的火球。

面對天外來物,嘉德琳和阿訇皆嚇得呆在當場,一時不敢動彈。

此時,銀球的圓滑表面,突然有絲絲裂痕,以幅射狀四處擴散。同一時間,一股無形的壓力,突然充斥整間閱經室,教嘉德琳不寒而慄!



當裂紋佈滿整個圓球表面,球體上如鏡的銀色,剎那退散,露出一層雪白無瑕的羽毛層。

球體外層接著如鮮花盛開,變成三雙巨翼,同時露出當中一團毛茸茸的深棕色事物。

嘉德琳勉強定神,只見瓦礫之上,此刻正站了一頭背長三雙羽翼的大熊!



這頭天外異熊的體格,比尋常熊要龐大,還未站直身子,頭已幾乎碰到天花。



棕熊一雙充滿靈性的眼,不住打量嘉德琳和阿訇,教二人一時嚇得不敢動彈,但看到牠背後的三雙羽翼,二人心裡卻安心不少。

兩人一熊如此默默對峙半晌,棕熊忽然鼻子噴氣,六翼抖了一抖,然後統統摺疊收藏在背。

收起羽翼後,棕熊那壓人的氣勢頓時消散,嘉德琳和阿訇這時終於能說話,二人幾乎同時問道:「你是天使(馬拉克)?」

二人分別以英語和普什圖語發問。嘉德琳在這兒工作一年,略懂普什圖語,自然知道「馬拉克」就是伊斯蘭教中的天使。

不過,有別於嘉德琳語帶興奮,阿訇發問時神情甚是疑惑,嘉德琳知道,這時因為伊斯蘭教一向不會形象化「天使」。

他們認為「天使」並無人性,亦無實體,只是單純被創造以傳遞真主之意,唯有先知才能「看見」。






棕熊聽到二人的問話,只是皺眉,不言不語。

「你是來拯救我的天使嗎?」嘉德琳眼泛淚光,又再問道。

「蠢貨,這頭熊根本不是甚麼天使!」阿訇從地上爬了起來,瞪著嘉德琳,惡巴巴的道:「你到這一刻,還沒醒來嗎?他只可能馬拉克!你們那些偽經說的天使,根本不存在!」

嘉德琳沒理會阿訇,只是不斷重覆地對棕熊發問,因為她由衷覺得,眼前這頭熊,就是神對她的回應。

聽到嘉德琳不斷發問,棕熊由始至終,只是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既沒有回應任何一句話,也沒有走過去將她腳上的枷鎖弄斷。

每問一次,嘉德琳的心就涼了一點,眼眶中的淚水亦不斷湧出。

到了後來,她已經不敢再問,只是小聲啜泣。





棕熊看著淚流不停的嘉德琳,神情滿是不解,不過牠的注意力,很快便轉移到嘉德琳身前的桌子上。

此刻桌上,正放了兩本書藉,一是阿訇帶來的可蘭經,一是被撕掉好幾頁、屬於嘉德琳的聖經。

看到兩本典藉,棕熊的眼突然精神起來,接著,牠竟慢慢走向桌子!

棕熊的舉動,令人二人剎那緊張起來。

木地板像是承受不了棕熊龐大的身軀,牠每踏出一步,地板便發出「吱、吱」聲,而二人的心跳,亦隨之加快一分。

棕熊不徐不疾的走到桌前,一雙熊目,不注打量兩本可說是當今世上,最多人閱讀的典藉。



凝視半晌,棕熊忽地伸出了那厚大的熊掌,似是要拿起桌上其中一冊典藉。

嘉德琳和阿訇皆屏息止氣,心跳如雷,全神貫注地瞪視棕熊的掌。


終於,阿訇佈滿皺紋的臉,笑逐顏開;嘉德琳的淚,則再次如雨急灑。

因為熊掌,最終停在可蘭經上!




棕熊取起甚是殘舊的可蘭經,細細端詳。

「你現在應該很後悔吧?」阿訇忽然語氣平淡的道,「這一個多月來,每一天你皆有機會得到救贖,但你卻始終不肯拋棄邪道。」



「不是邪道!」嘉德琳突然激動起來,「聖經說的都是事實!我……更是親眼見過聖母!」

嘉德琳來阿富汗前,曾追隨同一團隊在埃及當義工,她也是在那兒,親眼目睹瑪利亞只以雙手,治好一名因誤中流彈而命危的少年。

雖只是驚鴻一瞥,但就是那一幕,令嘉德琳的信仰更加堅定。

「她在哪兒?」阿訇也不發怒,看著嘉德琳的眼神只有嘲諷之色,「怎麼不救你了?」

「她……她在……」嘉德琳一時語塞,只喃喃說道:「這是神給我的試煉、這是神給我的試煉、這是神給我的試煉……」

「若真如此,你的神為甚麼會派這頭熊過來!」阿訇放聲大笑,手指棕熊,「你自己看看!牠手上拿的是……」

阿訇的笑聲突止,笑容瞬間僵化。

阿訇之所以笑不出聲,只因棕熊手上的可蘭經,不知怎地,竟變成了片片紙碎,隨風亂揚!

棕熊看著漫天紙碎,沉沉地嘶叫一聲,嘉德琳聽不出其意,但棕熊接下來的舉動,卻令她破涕為笑。

因為,棕熊竟拿起她的聖經來!

「這……怎麼可能?」阿訇呆在當場,喃喃自言。
「我熬過試煉了!我熬過試煉了!」嘉德琳的淚沒有停,但笑容如花盛放。

不過,盛放的時刻,只有片刻。

視線雖然被淚水模糊,可是還沉醉在喜悅中的嘉德琳,看到熊掌手上的聖經,似是被一股莫名怪力撕開般,瞬間變成片片碎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