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琳從沒想過自己還會有存活的機會。

大約一年前,嘉德琳跟隨志願團隊,來到阿富汗邊境一個飽受旱災三年的小城當義工。

小城人口本來有近二十萬,但經過連年內戰,人口已經銳減至不足五萬人,近幾年雨水不足,農作失收,更有飢荒之危。

志願團體來這小城,就是協助當地農夫,提升耕作生產量。

至於仍是醫科學生的嘉德琳,則是隨隊來到這欠缺醫療人員的小城,提供基本的檢查及醫護服務。



不過,這只是表面的原因。

自小便是虔誠天主教徒的嘉德琳,其實是希望由這小鎮開始傳道。

阿富汗的國教是伊斯蘭教,雖和天主教同自一源,但發展至今,兩教教義早已南轅北轍,難以相容。

在一個伊斯蘭國家傳他教之道,是一件極危險的事。

這一點,嘉德琳自然知道,可是嘉德琳覺得這不應該成為她傳播神話的障礙。






「那些人不能選擇他們的出生地,亦不能選擇先輩的信仰,但我可以向他們提供一個選擇正道的機會。」

嘉德琳就是憑這信念,來到這陌生的國度。



嘉德琳沒有明目張膽地傳道,而是採用一些軟性手法。



她會在病床旁邊,放了一些聖經兒童圖冊,讓那些需要住院的小冊自行拿來閱讀。

她又故意在候診室裡,安了一台小電視,播放著不同以聖經作骨幹的改編電影。

這些行動成效雖然比較緩慢,但日子有功,確實有些病人開始質疑伊斯蘭教,在診症時除了自身病情,還不時向嘉德琳提出和天主教有關的問題。

嘉德琳自然樂意解答,每次聽見這些問題,她便覺得沒理會父母反對,休學赴險來這小城,實在是人生。最正確的決定。




一直到,其中一本兒童圖冊,被一名小孩偷偷帶回家中,然後給小孩當警察的爸爸發現為止。





嘉德琳沒想到,原來簡單的一本兒童圖冊,便可以令自己入獄。


護照被沒收,完全禁止和外界聯絡,嘉德琳還沒來得及通知所屬的志願團隊,便被關在這只有一個小小鐵窗、滿室腥臭的囚室之中。

除了瑟縮在破爛、滿是跳蚤的睡床以及將乾臭的軟餅放進口外,在被囚的一個月裡,嘉德琳每天就只有一件事要做:學習可蘭經。

念在嘉德琳這一年來的醫療工作,當地政府沒有按照當地律例,將她立時處死,但死罪雖免,活罪難逃,作為異教徒的嘉德琳,每天得跟隨獄中的阿訇,亦即伊斯蘭教中的學者,研習可蘭經。

對自小便是誠心信教的嘉德琳來說,閱讀「異經」實與酷刑無異,她嘗試反抗,可是每次不遵從阿訇的話,就是換來一頓毒打。

然後,在同一天內,嘉德琳連吃一口臭餅的機會也沒有。

畢竟,嘉德琳是來自一個衣食無憂的文明社會,疼痛和飢餓很快便令她放下堅持,從頭開始閱讀可蘭經。



閱讀下來,嘉德琳發覺可蘭經中有不少故事與和聖經相同,但同時亦有大量差異之處。

「其實兩教本是同源,可惜他們先祖誤奉偽經作正典,才會導致今天整個教派的信徒,也如此偏激。」嘉德琳心中想道,但表面仍然裝作用心研讀。


不過,負責指導嘉德琳的阿訇是個六十來歲的老者,他對作為異教徒,又是女人的嘉德琳可謂嚴厲非常,只要嘉德琳的進度稍慢,阿訇便會用拐杖使力擊打嘉德琳的手臂,若嘉德琳哭出聲來的話,阿訇便會打得更加起勁,因此嘉德琳只能顫著身子,忍住淚水。

這天,嘉德琳又因為背錯了經文,惹怒阿訇,換來一陣毒打。

「你們這些異教豬!」一頭銀髮卻中氣十足的阿訇,罵得臉紅耳赤,「神聖的話不會說,一張爛口就只會吐出邪言詭語!」

拐杖每打一下,嘉德琳就只能低聲嗚咽一下。

「誰說你可以停?是你們那甚麼基督嗎?」阿訇張開爛掉一半牙齒的大口,喝罵道:「快給我繼續唸!今天唸不好這一段,就不給飯你吃!」



嘉德琳勉力唸了幾句,但阿訇的拐杖壓根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積聚甚多的痛楚使她忍不住哀叫了一聲。

聽到她的哀叫聲,阿訇忽然停下手中動作,然後一言不發,離開了閱經室。

過不多時,阿訇回到閱經室,手上卻多拿了一本書,嘉德琳眨了眨眼,擠走淚水,才看清阿訇拿著的是一本袋裝聖經。

嘉德琳自然認得,那殘舊、只有巴掌大的聖經,就是她自小貼身收藏的那一本。

嘉德琳原以為聖經在她被捕後,已經被燒燬,想不到原來仍然安好。

「主,一直還在!」看到聖經,嘉德琳心下一陣暖意,渾身痛楚頓時大感。

但在此時,一記紙張撕裂聲響起,將嘉德琳心中溫暖一下淋熄,卻是阿訇一臉冷漠,將聖經已泛黃的第一頁紙,撕了下來。



「這就是你信奉的神,但衪現在能救你嗎?」阿訇如老樹根的手,將聖經一頁一頁地撕掉,「你這些日子,故作誠懇的跟我習經,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就是因為你虛假求教,將阿拉拒絕於外,你才會一直唸不好!」

阿訇一邊冷漠地說,手中動作不停,嘉德琳看著聖經一頁又一頁的被撕走,心痛之極,忍不住哭道:「求求你……別再撕了好嗎!」

「我這是在清洗你的罪!」阿訇聞言,一張老臉怒得漲紅。

眼看阿訇越撕越快,嘉德琳終於忍不住放聲嚎哭,不斷哀求,「求求你們,放我走吧!我……我以後不會再胡來了!我不會再回來這裡,我會走得遠遠的!」

「你以為花言巧語就不用負責任嗎!」阿訇「啪」的一聲,將聖經擲在地上,然後指著嘉德琳罵道:「你使詭計想荼毒我們的人,現在這樣就想離開?」

阿訇怒火中燒,雙手抓住拐杖,想要往嘉德琳猛敲下去!




可是,阿訇的拐杖舉到半空之際,窗外遠方,突然傳來一道響亮的音爆聲!

阿訇大是錯愕,連拐杖也忘了揮下去。

他透過鐵窗,往外一看,只見遠方天空,正有一團火球從天而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