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我想到了現在,你們都應該知道這顆紅色的眼睛代表甚麼吧?生理結構上,我的確應歸納成魔鬼。」塔洛斯一邊說話,手背上的魔瞳,一眨一眨的,極其靈動的瞪視眾人,「不過,活了數千年,我的人性並沒有消失。對你們若非真心,我也不用說這麼多話。」

眾人聞言面面相覻,一時沒有再作聲。

「我舅舅因忌才而狠下殺手,我至今仍懷恨在心。不過那件事亦讓我認識到,妒忌是一件多愚蠢的事。若舅舅待我以誠,我定必對他死心塌地,滿腦靈思,亦會悉數獻出。我亦明白到,人外有人,乃永恆不變的道理,所以對有能者,我是特別尊重。咯咯咯。」塔洛斯笑了笑,道:「這次雅盧一行,我是誠心希望你們能加入太陽神教,協助我們,完成創舉。」

「甚麼創舉?」香川聽到這兒,忍不住問道。

「當你們來到雅盧,我便會將整個計劃,親口和盤托出。」塔洛斯微微一笑,道:「現在,就請你們先休息一下吧。待會兒見,咯咯咯!」



語畢,塔洛斯的影像消失在眾人的面罩中。

整個機艙,再次回復死寂,只剩下一頭霧水的眾人及不斷的螺旋槳刮動聲。




沉默半晌,坐在香川身旁的女生忽然朝他問道:「你覺得,這塔洛斯的話,信得過嗎?」女生樣子清秀,留著一頭爽朗短髮,臉上不施脂粉,卻頗有英氣。

「我向來是個陰謀論者,就算是自已親人,說的話多麼誠懇,我也不會完全相信。」香川聳聳肩說道。



「可是,宙斯、瑪利亞等也是太陽神教的人呢!還有那數之不盡的天使,應該多少有些可信性吧?」那女生皺眉說道。

「嘿,人也不能盡信,換成是神話人物,難道就會變得特別有誠信嗎?」香川頓了一頓,道:「不過,太陽神教,確實是現在唯一可信之道。」

他說著,手輕輕放在胸前,手指微伸,虛指自已頸上的「光蟲」。

「說得也是,這也是我會搭上這航機的原因。」女子見狀,立時晃然,話題一轉,自我介紹道:「我叫蒼井光希,是東之宇宙機構的工程人員。」

「香川圭佑,『東風重工』的項目主任。」香川和女子輕輕握手一下。



東之宇宙機構正是早些年,日本發射的月球衛星「輝夜姬」的主製造商,香川自然聽過。

「原來是來自『東風重工』,看你年紀不大,想不到已是項目主任,很厲害呢!」蒼井光希單手掩嘴,略顯詫異,接著又疑惑道:「究竟太陽神教在搞甚麼?召來這麼多航天工程的人。」

「嘿,說不定是想去一趟太陽。」香川打趣說道,「按他們教義,真正的神,就在那兒吧?」

「若真如此,那塔洛斯也太看得起我們吧?」蒼井側頭無奈地道:「我們連月球也不曾踏足過呢!」

「以太陽神教的能力,我猜雅盧上,應該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工程師。」香川沉聲說道:「不過,如此勞師動眾,召集一眾頂尖份子,恐怕就算不是探索太陽,其『創舉』的難度亦相去不遠。」

蒼井光希點頭表示認同,又問道:「那麼你會留在雅盧嗎?」

「嗯,雖然塔洛斯的『創舉』聽起來是很吸引,不過,家母年紀老邁,近年患上了腦退化症,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回去照顧她。」香川微笑答道。






香川所言非虛,不過他心底下其實還有一個擔憂,那就是殲魔協會和撒旦教。

他認為,兩教如果真的在人類社會潛伏和控制這許多年,不會如此輕易被完全根滅。

兩股紮根在地球數千年的殘餘勢力,必定會伺機反撲。

太陽神教如此張揚地向世人告知雅盧所在,那就是變相將雅盧變成一個箭靶。

香川知道,他能想到的,塔洛斯應該早計算在內。

所以,雅盧要麼有重兵駐守,以逸待勞,隨時迎戰;要麼就是整個雅盧歸根究底只是一個榥子,目的就是引來所有僅餘的反抗勢力。



但無論是哪一個目的,雅盧對機上的一眾凡人,皆是一處凶險之地。

不過,他不覺得,塔洛斯真能讓他們選擇留下與否。



香川自然不能將這憂慮宣之於口,所以便問道:「對了,那蒼井小姐會否留下呢?」

蒼井光希張口欲答之際,忽然神色一變,指住香川身後,驚呼一聲!

香川急忙轉頭,只見身後窗外,竟有兩名少年,頭貼著玻璃窗,瞪眼朝機艙內探視!






兩名少年秀氣十足,樣子完全相同,似乎是一對雙胞胎,只是其中一人有著小麥膚色,雙目瞳色澄藍,另一人皮膚白晳,眼瞳則呈淡褐色。

運輸機此刻正在萬丈高空上,高速飛行,那兩名不知從何冒出的少年,其天真無邪的臉,卻一直穩穩貼伏在窗子上。

兩雙眼睛,不住朝機內眾人打量,看得眾人心裡發毛。

就在眾人大感不安之際,其中一名軍人突然按住耳機,像是收到某個指令,然後朝眾人喊話:「安全帶都繫好!面罩戴穩,抓緊扶手!我們要打開機門!」

眾人大惑不解,但聽得機門要開,連忙緊張地檢查身上的裝置,然後抓住身邊的堅固物。

「甚麼東西啊?」香川一邊戴穩面罩,一邊小聲抱怨。

「他們應該要讓那對孩子上機。」蒼井光希回復鎮定,十指牢抓身上安全帶。

沒有等所有人預備好,最靠近機尾的軍人便即按下按鈕。



機尾大門緩緩下放,才開了一條小縫,機艙氣壓急轉,艙內氣流亂刮,整座運輸機立時劇烈震晃起來!

大門才打開一半,忽然有兩道人影從外頭竄進機艙之內,軍人見狀,便立馬將機門關回。




碰。

機艙重新密封,震盪這才緩緩停止。



驚魂稍定,眾人終於看得清楚,閃進機內的兩道身影,正是先前在窗外窺探的那兩名少年 。

不過,機內所有人此刻無不驚訝得張大了口,只因那兩名少年身體結構奇特,上半身是精壯的赤裸人形,腰部以下,卻是肌肉橫生的馬匹軀體,竟是一對半人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