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圭佑沒有立時回話,因為他一時認不出來電者是誰。

「不用猜了,咯咯,你並不認識我。」男聲陰側側地笑道:「我是太陽神教的人。」

「太陽神教?」香川圭佑疑惑地道,同時眼光往頸上的「光蟲」一督。

光蟲尾部,一閃一閃,但香川留意到,其閃動的頻率比平常要快。

「咯咯,突然聯絡上你,是有點冒昩,不過太陽神教,需要你的幫忙,香川先生。」男聲說道,語氣甚是認真。



香川心下大奇,不過猶自鎮定,臉帶微笑地問道:「我只是一名普通人,沒甚麼特別技能。太陽神教有大量頂尖人材,應該還用不著我吧?」

「香川圭佑,小學和初中時便因成績優而跳級兩次。高中高考幾乎拿下滿分。及後入讀東京工業大學機械宇宙學科,成績繼續保持前茅。還未畢業,便率先被『東風重工』錄用。出來工作後,三年連升三級,今年年頭還當上項目主任,參與公司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民營火箭發射企劃。咯咯,這樣還算是普通人?」男聲不徐不疾地笑道。

「也不過是個會考試的書呆子而已。」香川乾笑了幾聲。

「咯咯,過份謙虛,就是虛偽了哦。」男聲怪氣地笑。

香川聞言,知道一時難以推卻,唯有問道:「那麼請問我可以怎樣替太陽神教效勞呢?」



「我想邀請你,到你電腦顯示著的地方一趟。」男聲笑道。

香川的電腦屏幕,此刻顯示的自然是影片中的「雅盧」。



「這『光蟲』果然一直在偷偷錄影啊。」香川心下駭然,但臉上依舊和善,問道:「我的專業,不是地質學啊。」

「咯咯咯,你來到,自然明白。」男聲狡笑一下,「香川先生,請收拾幾件衣服,你會在『雅盧』上,待上一段時間。」



語畢,香川忽然聽到屋外街上,傳來幾道車響。他探頭一看,只見房子外,停泊了一輛自衛隊運輸車。

不過,車上的紅日旗,此刻已換成太陽神教的八角星標誌。




跟母親說是復工回公司上班後,香川便帶著一袋隨身衣服,心情複雜的上了那輛運輸車。

除了香川,運輸車上早已坐了好幾個人。

看到那些人臉上㥬惶不安的神情,香川不問也知,他們都是被「徵召」到雅盧的人。

其中有一兩個,臉孔看著有點眼熟,似乎也是工程界比較出名的人士。



行駛途中,眾人一直噤若寒蟬,偶有眼神交接,也只是相互苦笑。

運輸車及後接了另外兩人,便一直在公路上高速奔馳。

如此行駛了好一段路,運輸車開始減慢速度,不斷經過一些檢查關卡,偶爾會有幾名身穿軍服,胸口卻繡有八角太陽章的軍人,打開車門檢查。

香川透過片刻空隙,往外偷看,似乎車子已進入某個軍事基地。



「好了,請各位都下車吧。」

運輸車才剛停下,車尾門板即被一名軍人拉下。






香川提著背包,跳下運輸車,只覺眼前一片廣闊,原來已身處海邊的一所軍用碼頭。

但見十數艘貨船靠岸停泊,數以百計的軍人,分成不同小隊,不斷將一些建築材料和儀器運上貨船。

遠遠看著軍人們整齊又快速的動作,香川突然有一種看著螞蟻搬家的感覺。

「這些船,都是去雅盧的?」香川向那個軍人問道。

「是。」軍官只冷冷的拋下一句,便轉身領著眾人,往反方向走。

眾人心下奇怪,但只是默默跟隨。

走了一會兒,前方傳來一陣螺旋槳的刮動聲。



香川稍一枱頭,只見不遠處原來是一個廣闊的停機坪。

空地上十多架軍用運輸機不停升降,而香川他們一行人則頂著震耳欲聾的馬達聲和刺眼狂風,登上其一。

後來又有十多名眼神滿是迷茫的人上機,運輸機這才起飛。




運輸機才離開陸地沒多久,隨行的軍官忽向眾人派發面罩,說是雅盧剛由溶岩形成,表面仍散發了不少有毒氣體,所以需要面罩過瀘一下。

有別於平常款式,這面罩是一張能覆蓋整塊臉,以至是雙耳的透明塑膠,而過空氣過瀘器,側設在兩腮位置。

香川接過後稍微把玩,只覺面罩設計雖然簡單,細看之下卻能看出當中蘊含極其複雜的手工和頂尖技術。



此時,其中一名軍人突然說道:「現在,請各位先戴上面罩,試一下合不合適。」

眾人面面相覻,最終還是將面罩,蓋在臉上。

才一蓋住臉孔,香川只覺那面罩突然自動收緊,恰好貼伏在自已的臉蛋上。

他嘗試放手,面罩竟就此吸住,並沒掉下;稍微呼吸一下,空氣也似乎比剛才吸到的,來得清新。




正當香川在暗中驚嘆之際,他只覺眼前一花,一個男孩的頭像,竟忽然顯示在面罩之上!

「咯咯咯,感謝各位接受我的邀請,前來雅盧一趟。」男孩怪氣一笑,道:「我是太陽神教的塔洛斯。」



眾人的面罩同時出現同一影像,全都因而吃了一驚。

驚詫之餘,香川暗地裡還是忍不住讚嘆:「原來這面罩,還是個透明屏幕。」

透明屏幕並不是甚麼全新科技,但能在細小的孤面上顯示影像,那就是很高端的技術了。

「或許你們不清楚為甚麼會被我邀請,不過相信以諸位過人之才,應該意識到同行者都是菁英份子。這次能踏上雅盧的,其實皆是精心挑選出來的頂尖工程師,咯咯咯。」這時,只聽得塔洛斯繼續說道:「對我來說,你們都是太陽神教的重要人物,因為接下來,你們將會參與一個,改寫世界的計劃。」

塔洛斯說得隆重,不過機上眾人並未因而感到鼓舞。

「唉……搞甚麼鬼……我可以不參加嗎?」此時,一名身形瘦削的中年學者忽自言自語。

「當然可以!」畫面中的塔洛斯忽然笑著應道:「如果你們來到雅盧,覺得真沒興趣參與這個項目,可以隨時回到日本。咯咯咯。」

「原來這面罩還是個實時通訊器!」香川和其他人一樣吃驚,所有人神情亦頓時變得更為謹慎, 一時不再作聲。




「咯咯咯,我知道你們對我或太陽神教抱有懷疑。不過,請相信我們,太陽神教和那兩個一直在幕後操縱世界、不斷製造一個又一個謊言去統治人類的組織不同。」塔洛斯收起笑容,認真地道:「太陽神教,是屬於人類的。」

塔洛斯說得誠懇,眾人雖不致完全相信,但眼神顯然有所軟化。

「你說,太陽神教屬於人類。不過,你自已呢?」就在此時,其中一人忽然問道:「塔洛斯,這名字和希臘神話中,代達羅斯所殺的外甥一樣。若果你就是故事中的主角,那麼,你真是人類嗎?」

「傳說中,那個被推下山涯的小孩,的確是我。當日,我舅舅代達羅斯因為妒才,生怕我的成就會超越他兒子伊卡諾斯,所以使計誘我到山邊,將懵然不知的我,推下山去,咯咯咯。」塔羅斯聞言微微一笑,道:「那一推,幾乎殺死了天真的我,幸好寧錄大人原來一直暗中留意著我,在我奄奄一息之際,賜我一顆魔瞳,讓我得以保住性命。」

說到此時,塔洛斯忽然用左手掩住自已左眼。

眾人只見他手背上,竟長有一顆瞳色赤紅如血的眼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