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被指的工程師呆了一呆,思考半晌,才戰戰競競的道:「我曾經喜歡過一個女生,不過我一直不敢表白。直到現在,我結婚了,但心裡頭,最愛的還是那個笑容溫婉的女孩。」

『晝』和『夜』聽完翻譯以後,想也沒想,便即齊聲說道:「這是真話。」

那工程師聞言,舒了一口氣,臉上同時露一出一個唏噓卻又有點溫暖的笑容。

不知是因為保住了命而笑,還是心底想法被證實而一時感觸。

機上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的說了些話,再由兩名天使定奪真險。



不過,或許是怕兩名人馬會突然發怒,無一人敢以謊話挑戰。

繞了一圈,『晝』的手指,終於指向蒼井光希。



蒼井光希想了一想,說道:「上帝,已死。」





聽到蒼井光希的話,機上眾人多數一陣愕然,又有數位可能是基督教徒的,聞言忍不住朝蒼井光希怒目相向。

『晝』與『夜』聽罷翻譯器的話,亦先是一呆,半晌才齊聲發笑。

坐在蒼井光希身旁的香川,見狀不禁替這名剛新識的女子擔憂。

至於蒼井光希,似乎沒有感到絲毫不安,只是好整以暇地看著兩名捧腹大笑的人馬天使。

好不容易,兩名少年終於按下笑聲。



「蒼井光希是吧?你令我們重新認識人類了。」『晝』笑著說道。

蒼井光希不明所以,一時沒有接話,此時只聽得『夜』把話接上:「你這一句話,我們判定不了真偽,因為,我們自創世以後,都沒見過天上唯一。」

此話一出,機上眾人,頓覺詫異萬分!



「創世以後?」蒼井光希的俏臉,露出驚訝之色,「你們不是和衪一直在天國嗎?」

「我們的確一直待在『天國』,不過,那地方的一切一切,都和凡間有所不同。而且,第一次天使大戰時,天上唯一耗力太多,將一眾叛徒折翼以後,我們便再沒見過衪。」『夜』說道,「不過,我們相信,衪仍然存在。」

「相信?」蒼井光希奇道:「為甚麼你們會有此感覺?」

「因為在天國裡,我們仍感受到衪的溫暖。」『晝』說著,眼神中滿是敬意,「不過,這些你們人類不會明白。」



此時,忽然有一名樣子溫文,戴著眼鏡的男工程師舉起手,說道:「我……我明白。因為我感受過上帝的大能!」

「啊?」兩名人馬聞言,同時轉頭,好奇地看著那工程師,「如何感受?」




「我成長在鄉郊地區,雖然成績不錯,但因為家裡收入不多,所以當我考上東京的大學時,便得隻身到大城市當個工讀生。有一次,強風雪吹襲東京,因為熬夜冒寒的通宵工作,我最終病倒。那夜,我渾身燙滾如熱炭,四肢完全乏力,連床也下不了,又因為沒有閒錢,家裡連一般特效藥也沒有。在嚴寒和病痛不斷攻擊下,我幾乎便要病死在床上,只能默默祈求上天讓我能熬過去。就在我腦子幾乎要燒壞時,迷糊中我看到一道光。那道光包圍了我,又彷彿有一股暖流,走遍我全身。後來,我因為太累昏倒過去,再醒來已是兩天以後。昏迷了整整兩天,沒有任何藥和食水,我卻奇蹟地痊癒!」工程師憶述當時情況,同時從衣領中,拉出一條十字架項鍊,「我本來是一名不甚虔誠的基督徒,但那次經歴,那道光,讓我知道上帝是真正存在!」

說罷,他吻了十字架一下,喊了一句「哈利路亞」。

『晝』和『夜』耐心地聆聽那些冰冷的翻譯字句,臉上保持純真的微笑。

待翻譯器再次靜下來時,『夜』笑著問道:「你認識的上帝,好像很厲害。」



「對,上帝是全知全能,而且會保護信奉衪的兒女。」工程師認真說道。

「那麼,你的上帝,為甚麼不保護你呢?」『晝』笑問。

「嗯?」工程師皺眉奇道:「上帝當然有保護我,不然那時候我怎麼會從病中痊癒呢?」




「我們說的,不是那時。」『夜』笑道,露出晈白的牙齒。

「我們說的,是現在。」『晝』笑道,露出同樣晈白的牙齒。





當翻譯器將兩者的話都傳譯好時,那工程師帶著疑惑的頭顱,忽然出現在『夜』的手上!



突如其來的血噴泉,將坐在那工程師旁邊的兩個人,濺得滿臉鮮紅。

機上眾人看到那具無頭屍,一時驚訝得只懂張口,卻不懂尖叫。



「你們這些人類,連天上唯一也沒見過一眼,卻一直妄想與衪有所接觸。甚麼光、甚麼暖流,你們聽在耳中,不覺得很好笑嗎?」『夜』看著掌上,那顆死不瞑目的頭顱,笑道:「現在的人類,似乎不懂得分辨現實與幻想。不過,你們現在應該學懂了吧?」

說著,『夜』舔了那顆人頭的臉脥一下,眾人看在眼內,只覺毛骨悚然。



「現在的人類,還真愛將腦中的幻想記下。我看過那本很厚、你們稱作『聖經』的故事書,當中內容如此混亂、前後矛盾,怎麼還會有這麼多人,視作真理?」『晝』淡褐色的大眼掃視眾人,笑道:「最可笑的,是你們族群之間,還會因為故事版本的差異,而互相攻擊屠殺。」

眾人完全不敢接話,全都一臉蒼白的看著兩名樣子純真,卻出手狠辣的天使。

這時,『夜』忽然轉頭,看著蒼井光希說道:「現在,我能分辨力你剛才說的,乃是真話。」

「為甚麼?」蒼井光希聞言一愕,「你們剛才不是說,自創世以後,你們都沒見過衪嗎?」

「我們沒見過的,乃是創造世界的天上唯一。我們不知其生死的,乃是那塑造萬物的衪。」『晝』把話接下,笑道:「而你,根本沒見過衪。你口中的『上帝』,只是你們人類虛構之物。既是虛構,自然一早已死。」

對於二人的解釋,蒼井光希也不敢隨便反駁,只懂點頭表示同意。




把那頭顱放回無頭屍的頸上後,『夜』便朝香川笑道:「好了,只剩下你。」

還在震驚中的香川,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也是蒼井光希用手肘撞了他一下,香川這才回過神來。

香川想了想,才小聲說道:「你們天使下凡,目的,是要殺光人類。」

「啊?為甚麼你會有這個想法?」『夜』沒有立時判定此話真偽,只是饒有趣味的看著香川笑問。

「因為,我感覺不到你們的善意。」香川冷靜地說道:「你們跟我們說著不同的語言,行事模式、價值觀與我們完全不同。在地球,你們能橫行霸道,動輒殺人,全因為於你們而言,人類跟本就是次一等的存在。或許,這是神允許的階級之分?」

蒼井光希聽到香川的話,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別再說話。

香川卻只是朝她微笑一下,接著卻繼續向兩名天使問道:「你們來地球,是因為資源?還是因為土地?你們久未在人間露面,卻在這時刻聲勢浩大的下凡,是神的命令?還是另受他人之召?」

香川連珠炮發,一下子問了好幾個問題,越問越是冷靜。

他並非不怕兩名天使突然發難,殺了自己,而是看到那被拔頭的工程師後,香川明白到當天使擁有絕對力量時,無論自己說話如何謹慎,項上人頭也沒半點保障可言。

『夜』和『晝』聽著香川被翻譯的話,臉上笑意越來越濃。

「有趣有趣!香川圭佑,你是一名有趣的人類。」聽完以後,『夜』和『晝』同時朝香川笑道:「你那一句話,是……」

當冰冷的電子合聲音響到半途時,翻譯功能突然停止。

接著,塔洛斯怪裡怪氣的聲音,再次響起。



「咯咯咯,各位,我們快要到達雅盧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