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各位,我們快要到達雅盧了。」
 
 

眾人聞言,連忙往窗外探頭,只見不遠處果然有一大片陸地。

遠遠眺望,那陸地竟已滿是建築物。

由於距離尚遠,眾人看不清楚建築物的實際樣子,但皆看得出建築物都已建設完成。



雅盧上的建築群以八角形分佈,整齊有序地的佔據島上每一個角落,每一區域又有一條大道,向島的中心延伸。

不過,雅盧的正中央,亦即是當初那熔岩最先破海而出處,卻只是一大片平坦的空地,光禿禿的沒有任何建築物。

看到雅盧已有如此規模,眾人心裡立時明白,那段瘋傳的影片,顯然不是一星期前的片段。

雅盧,似乎是天使下凡那段日子,已經形成!





不過,當眾人全都靠近玻璃窗,驚嘆底下的雅盧時,香川雙眼,仍然聚焦在一對人馬天使上。

本來亦在探頭往雅盧瞧的二人,注意到香川的目光,同時轉頭看著他。



「怎麼了?」『夜』笑著問道。

「剛才你們的傳譯被打斷了。」香川說道:「我說的話,到底是真話還是謊言?」



兩名人馬聞言,再次相顧一笑。

看到二人笑得極其開懷的樣子,香川心下納悶,但一時卻不敢再追問。

「這真是一趟有趣的旅程,對吧?」『夜』轉頭向『晝』笑問。

「對,很有趣。現在的人類真有趣。」『晝』點了點頭,「真想挖開他們的腦袋,看看到底和以前的有否不同。」

『晝』說話同時,瞇著雙眼看回香川,教香川頭皮立時一陣發麻。

這時,兩名天使突然走向機尾,然後伸手,按下機門開關。

氣壓突變,機艙再次猛烈搖晃,氣流亂刮起來。

原本還在眺看雅盧的眾人,立馬坐正,抓緊附近牢固之物,神色緊張。



唯獨香川的目光,仍然放在迴避他問題的『晝』與『夜』身上。



「下凡以來,認識你們是其中一件最有趣的事。」兩名天使站在機尾,狂風刮得他們的秀髮亂揚,「尤其是你,香川圭佑。」

沒等翻譯器完全傳譯,兩名人馬,突然張開馬背上的純白羽翅,接著後退一步,臨空乘風離去!




一直到著陸下機,上了一輛軍用運輸車,香川仍是一言不發。

他腦中反覆只有『夜』與『晝』看似天真,卻深不可測的笑意。



看到香川一直沉默不語,蒼井光希忍不住用手肘撞了他一下,問道:「香川先生,你沒事吧?」

香川回過神來,微笑應道:「沒甚麼,只是在想著剛才機上的事。」

蒼井光希聞言晃然,又問道:「你覺得,他們算是回答了你的問題?」

「我不知道。」香川無奈笑道:「若果他們的目的真是要清洗人類,為甚麼會花時間和我們交流?但若果這不是事實,他們還欠我一個問題,還要替我辦一件事情啊。」

「你的膽子還真大,還在想著這些。」蒼井光希忍不住皺眉說道:「剛才你追問下去,可知我多替你擔心?」

「反正劫數要來,我不覺得我能逃得掉。」香川搔了搔頭,「那被斷頭的工程師,還不是無辜?」

「這倒也是。」蒼井光希點了點頭,小聲說道,「這些天使,還真是行事乖張。」



「噓。」香川伸出食指,放在嘴前。

蒼井光希立時醒悟,光蟲和面罩應該一直在記錄他們的話,便即噤聲不語,將目光放回車外。

運輸車駛得不算快,教香川和蒼井光希能勉強捕捉到建築物的模樣。

二人只見沿途上的建築物大多只有五六層樓高,表面是光滑如鏡的鋁材,外牆全都是同等大小的八角形,乍眼看去就像一座座巨型鋼鐵蜂巢,那不斷重覆的冷冰的感覺又讓香川想起美國的五角大樓。

香川正想竭力從那些反射著陽光的外牆上,推測建築物的功用時,面罩上的屏幕突然閃過一團光影,卻是塔羅斯的樣貌。



「咯咯咯,歡迎來到雅盧。還有數分鐘,你們便會到達島的中心,而我亦正在那兒等候諸位。我相信,你們此刻心中全都一頭霧水,不知踏上此島,所謂何事。其實,我邀請各位參與的,是一件關於開始與終結的事。」塔洛斯怪笑一下,道:「你們,有聽過『絕地天通』嗎?」




眾人面面相覷,顯然從未聽過,此時卻有其中一名工程師說道:「我聽過,那是古中華的一個傳說。」

「繼續說下去,咯咯咯。」塔洛斯語氣充滿鼓勵。

「古中華傳說,天界與人間是相連的,凡人可以經過崑崙山登上天界,天界神仙亦可以隨便下凡。不過,由於有些天神偶爾會到人間搗亂,所以一名為顓頊的君王,命人將天托高,將地壓下,隔斷天地,使兩界從此不再相連。這故事,就是『絕地天通』」那工程師不徐不疾地說罷,看到眾人臉上驚訝之色,便神色腼腆的道:「呃……我素來喜愛中華文化,所以對他們的神話,稍有涉獵。」

「咯咯咯,解說得不錯,神話確是如此,不過,那並非歴史的真相。」塔洛斯怪笑一下,「自古以來,世上各地都有相類似的神話,內容大相逕庭,都是說著人間與天界的分割。事實上,天地初開時,人間的確有一個連接天界的『通道』。不過,那從來只是一條單向通道,因為但凡天使,皆有羽翼,只需振翅便可下凡,他們唯一需要的乃是天上唯一的命令;相反人類卻需要費盡力氣心思,攀爬這通天道,才能到達天國。不過這通天道,卻在第一次天使大戰後,被天上唯一所斷。自那時起,人間與天界,便不再相連。」

聽到這兒,忽然有人問道:「那麼……你讓我們來,難道是想讓我們重建通天之道?」

「答對一半。」塔洛斯拍手怪笑一聲後,忽說道:「啊,你們到了。」

塔洛斯一語剛休,運輸車忽然一陣震晃,正好停了下來。

眾人依著軍人的指示,一個接一個的下車。

才腳踏實地,香川便感到地面傳來一股不尋常的熱氣。



「似乎這面罩還真是有過瀘有毒氣體的作用。」香川心下暗忖。



香川四處張望,只見四周一片平坦,方圓數里皆沒有建築物,廣闊的空地各處,只站了一群又一群的人。

看著那些迷茫的表情,香川知道,他們都是被塔洛斯「邀請」至此的工程人員。

就在此時,香川的目光,落在空地正中,一名個子矮小的男孩身上。

男孩身穿一襲白色研究長袍,長袍底下,是同樣雪白的襯衣和長褲。

雖然身上衣服顯然是特別剪裁,男孩穿起來很是貼伏,可是整套嚴肅的衣裝和男孩帶有稚氣的外表始終有點格格不入。

不過,現場太陽教的軍人看到男孩時,皆會恭敬行禮。

看到如此情景,香川自然知道,那男孩就是塔洛斯。




「各位,我們終於正式見面了。我就是塔洛斯。」塔洛斯微笑負手而立,緩緩轉頭,掃視空地上的一眾訪客,「各位所站之處,正是雅盧的正中心位置,是我們發佈的影片中,陸地最初形成之處,亦將會是一切『完結與開端』的根基。」

雖然相距甚遠,但塔洛斯一開口,便散發出一股攝人氣勢,讓原本竊竊私語的眾人,一下子安靜下來。

「剛才,你們當中有人問我,我邀請你們來的目的,是否為了建造通天通。這只說對了一半。」塔洛斯仰首,看著無雲的藍天,道:「創世之初,天上唯一以一根名為『靈簫』的神器,貫通天地,讓凡人能有機會登天。不過,天國乃是一個與凡間截然不同的極端之地,等閒凡人根本不可能在那兒存活。為此,天上唯一在天與地之間,建造了一個『中轉站』,一個能讓凡人可以生存的地方。」

雖然塔洛斯說的,與一般神話故事無異,但眾人只覺得他口中所吐的,才是歴史真相,因此無不屏息靜氣起來。




「那地方,就是始人誕生之處,是我們所有人類的起點,亦是引發天使大戰的原爆點。」說到這兒,塔洛斯頓了一頓,才笑道:「那個中轉站,就是伊甸!」



驚呼聲此起彼落,或許是因為本身所信奉的宗教關係,現場有些人臉現喜色,有些人卻顯得難以置信。

至於像香川一般的無神論者,則保持冷靜,默默等待塔洛斯的解說。

塔洛斯像是很滿意眾人反應,臉上笑意更盛,又問道:「你們對光之子寧錄,有甚麼認識嗎?」

「他的名字,在聖經中的創世記出現過,當中記載他是挪亞的後代,又曾經建造『巴別塔』,意圖通天……」回答塔洛斯問題的香川,說到這時,忽然靈機一觸,問道:「難道……你召我們來的原因……就是要重建巴別塔?」

塔洛斯沒有回答,只笑了一笑,然後輕輕拍手一下。



隨著掌聲響起,眾人只見塔洛斯身後,忽然有一團巨物,從平地突然出現,向上攀升!

那東西上昇的速度極快,瞬間已有數十米高,眾人稍稍定神,才看得到那是一座表面佈滿特別紋路板塊,呈螺旋狀的巨塔。

不過,眾人此時發現,那東西呈半透明狀,雖然塔高參天,但還是能看到其背後景色,而且如此龐然巨物從地而昇,地面卻沒傳來一絲震動。

「這巨塔不是實物,而面罩投映而成的擴增實境畫面。」本亦心感有異的香川,忽然醒悟,「這面罩還真是不簡單,如此小巧卻又藏了這麼多技術玩意。」

聚集此地的皆是學識廣博之人,不過片刻已全和香川一般,猜到眼前巨塔的虛實。



「咯咯咯,香川圭佑先生,你猜對了。」塔洛斯眼光忽然穿過重重人群,落在香川身上,「太陽神教邀請各位至此,就是希望重建巴別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