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你現在打算怎麼辦?」猶大深呼吸一口氣,無奈的苦笑道:「向教主告發我?」
 
「告發嘛,這是一定的,」『婪』笑道:「不過,在這之前,我得把你殺死!」
 
「嘿,為甚麼?你怕我把你私自製造複製人一事供出來?」
 
「不,我只要用上『虛實之瞳』,你就會忘記我今天所說過的話,畢竟你現在只是凡人之軀,『絕對謊言』在你身上維持的時間可是很久啊!」『婪』自信的笑道:「至於我要殺你的原因,是因為我要坐上你的位子!」
 
「我的位子?你意思是撒旦教副教主之位?」
 


「不錯。雖然知識這東西我的確一直渴求,不過學習實在沒有盡頭,所以近年來,其實我已經對另一種東西有了興趣。」『婪』忽然興奮的笑道:「那就是權力!」
 
 
 
猶大聽後,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知道自己今天必死無疑。
 
 
 


 
撒旦教規中有一條規矩,任何人只要發現有人作出損害撒旦教利益的行為並持有實質證據,那麼只要把那叛徒擒下後,不論生死,該叛徒的資產就會轉嫁到告發者身上,當中包括教位。
 
這條告發規矩既起了阻嚇教眾背叛的作用,同時也鼓勵其他教眾勇於指出叛徒。
 
本來,先前和猶大商討逃離計劃的時候,也想起這一條規例,但錢財對『婪』來說,根本絲毫沒有吸引力,而那時候『婪』表面上更是對繁多的教務甚為抗拒,皆因地位越高代表他越沒有時間去學習,因此猶大便沒有將這教規放在心上。
 
 
 
怎料,現在的『婪』卻因為這教規而對自己起了殺機!


 
 
 
「『婪』,你只不過是想坐上副教主之位,但這跟我逃走的計劃沒有抵觸啊!」猶大嘗試作勸說:「你把我的複製體殺死,教主也不會知道那人就是我,只道你把我這叛徒殺死,那麼自然會把你升作副教主。」
 
「你認為教主會單單因為一具屍體,就把副教主之位交給我嗎?」『婪』看著猶大,露出一個失望的表情,搖頭嘆息道:「要是這樣,教裡上下稍微高有點地位的都活不長久了。猶大啊,除了你的屍體,我還需要一些實質的證據才行!」
 
猶大心裡一涼,隱約已經猜到『婪』的意思,可是此刻的他卻不願意開口問。
 
「嘿,看來你都想到了。」『婪』看著猶大笑道:「除了你的屍體,我還需要嫂子當一當證人……或者說是當個證物,好讓教主相信我的話。」
 
「『婪』!你要坐我的位子,我任你處置!只要你放過雅子她母女,我親口向教主承認我的過錯……呃!」猶大還未把話說完,『婪』捏住他喉嚨的手忽然一緊,使猶大一下子換不到氣,說不出話來。
 
 
「別再嚷了。我不會留你的活口,因為我不容許有一絲發生錯誤的可能。」『婪』冷冷的看著猶大,道:「還有,以後別叫我『婪』,這是我的外號,不是我的名字!我有我自己的名字!程、若、辰!」


 
 
 
 
猶大看著『婪』雙眼中那堅定的目光,他知道自己無論再說甚麼,都不可以改變他的心意。
 
猶大忽然明白,『婪』其實不是貪戀權力,而是渴望自由,渴望自主。
 
他當上副教主的話,天下間除了薩麥爾,便沒人管得住他;他對『婪』這稱號這麼反感,是因為他覺得自己連起名字的權力也沒有,所以他才會吩咐猶大稱呼他時,用「程若辰」這個自己改的名字。
 
 
 
 
猶大忽然笑了。
 


他有點同情『婪』,也覺得自己其實本質都跟他一樣,只不過他快要得到自由時,卻被眼前這人所追求的自由中斷。
 
自由,從來都是犧牲別人的自由來成全的。
 
 
 
 
他知道自己必死,而雅子和女兒應該能暫時性命無憂,因為『婪』還要她們作證。
 
不過,這情況也只能維持一段時間,當『婪』向薩麥爾報告後,薩麥爾有所判決,雅子母女也不可能留下,除非有奇蹟。
 
「不過即便有奇蹟,自己都不會有命看到了。」猶大心裡苦笑。
 
 
 


 
 
『婪』沒有立時殺死猶大,依他所說,他還要搜集多一點證據,才把猶大滅口。
 
 
 
『婪』押著猶大離開寢室時,門外已經聚集了一隊十二人的武裝人員。
 
這十二人見到『婪』制服住他們的副教主,也沒有露出絲毫驚訝,也不知道他們是受了「虛實之瞳」影響,還是被『婪』的花言巧語騙過。
 
 
 
猶大見其中二人,手握武器站在自己的寢室門前,心下一痛,怕雅子受驚,忍不住向『婪』說道:「『婪』……程若辰,你可以讓我和雅子說幾句話嗎?」
 
『婪』看了他一眼,思索片刻,旋即搖頭道:「不可以,我怕有所差池,你還是死心吧。」


 
猶大無奈苦笑。其實換了是自己,他也不會放人,不過現在已經絕望的他,只想在死前,多見雅子幾面。
 
『婪』見到猶大的苦笑,想了想,道:「放心,我暫時不會傷害她倆,殺死你前,我會讓你們見最後一面。」
 
猶大點點頭,也不再說甚麼了。
 
 
 
 
 
基地的第三層是個守衛森嚴的大牢獄,那兒囚禁了不少人及魔鬼,有的是撒旦教的叛徒,有的是和撒旦教作對的人,有的和撒旦教無怨無仇,不過因為在人類社會有地位,被撒旦教擄了回來。
 
下去三樓的途中,押送猶大的都是那十名教眾,『婪』只是獨自走在前頭。
 
這十名教眾乃是撒旦教最強的人類武裝部隊「殺神」,現在猶大沒了魔瞳後,只是一名身體較強壯的凡人,雖然以他的經驗和身手,絕對能掙脫他們當中任何一人的束縛,但現在的「殺神」小隊共有十人,每人都配備武器,縱然猶大想過要逃走,但卻是苦無機會。
 
 
一行人來到其中一個空置的囚室。
 
囚室四面都是數米厚的鋼壁,除了大門上的窗子和天花板的通風口外,整個密室便再沒有任何東西。
 
一進囚室,猶大就被扔到囚室中央的地上,然後其中八名「殺神」小隊隊員迅速形成一圓,把猶大圍住,餘下兩名則守在囚室門前。
 
這八名隊員和猶大都相隔一米,但手中的槍都解開了保險絲,牢牢瞄準猶大周身。
 
「你們好好看守著他,要是他有甚麼異樣,立即開槍,但別殺死他,只管射他的手腳。」『婪』吩咐道,眾人齊聲應了。
 
 
 
正當『婪』要轉身離去,忽然間,整間囚室紅光閃爍,刺耳的警報聲響過不停!
 
「警報!警報!基地遭到非法入侵!入侵者是一名……咔嚓!」中央廣播傳來廣播員焦急的聲音,可是他的話說到一半忽然停了,取而代之是一下清脆的聲響。
 
囚室內所有人臉色一變,因為久經訓練的他們,都聽得出那清脆聲響是骨頭折斷的聲音!
 
「你的救兵?」『婪』皺眉看著坐在地上的猶大。
 
猶大搖搖頭。他也甚是迷茫,不知道來者是誰。
 
「哼,早不來遲不來,偏偏在教主和羅佛寇都走了才來,看來入侵者是看準時機。而且能突破我們的防線,不知是殲魔協會,還是其他魔鬼呢?」『婪』低頭喃喃片刻後,轉頭吩咐「殺神」小隊:「你們留守在這兒,無論出面發生甚麼事,都不能離開周景淵半步!」
 
說罷,『婪』便即關上囚室大門而去。
 
 
 
 
猶大知道他想去守住這一層的升降機,以防有人來釋放囚犯。
 
這地下基地裡,層與層之間只有一道升降通道,也是唯一的出入口,只要守住那兒,基本敵人都不可能透過其他地方下來。
 
 
 
『婪』走後,猶大也在想著入侵者的事。
 
入侵者來救自己,這可能性很少,一來猶大沒有甚麼朋友,二來自己一直對逃走計劃都守口如瓶,除了『婪』之外無人知道。
 
現在『婪』背叛了自己,自然不可能請來救兵。
 
 
 
「雖然不知來者何人,但他既製造了混亂,『婪』又走開了,那麼現在就是逃走的唯一機會!」這樣一亂,猶大一掃絕望,求生慾立時燃起!
 
 
 
他快迅地打量了囚室一番。
 
這囚室連接外間的通道只有兩個,一是大門,一是天花板的通風口。
 
「從大門離開是絕不可能。現在我面前已有兩人攔住,手上又有武器,就算我能衝過他們,但這樣就會把背部賣給餘下的六人,而且打開門後,門外又站了兩人。前後受敵,這樣只會把自己推入死局。」猶大在心中推首到這一步後,已有了決定。
 
 
這時,猶大忽然從地上站起來,明目張膽的看著頭頂的通風口。
 
 
「你幹甚麼!」一名「殺神」小隊隊員擺了擺手中的機槍,大聲喝道。
 
「活動筋骨。」猶大笑道,扭了扭雙腳腳跟,「然後逃走。」
 
「副教主,請你別作無謂的反抗了。」另一名隊員溫言勸道:「我們雖然不想用武器向著你,但教主已經下了命令要把你收押,請你別要我們難做。」
 
雖然蒙了面,但猶大從聲音中辨別出這隊員的身份,他叫羅虎,是一名香港來的教眾,加入了「殺神」小隊已有三年,當初訓練他的人正是自己。
 
猶大不相信薩麥爾已經知道此事,因為自從七天前他一怒而去,便一直失去行蹤,直到昨晚還未聯絡上。
 
「羅虎,我沒有要你們難做,你們受了甚麼的命令,就作甚麼的行動吧。」猶大笑罷,猛地蹲了下來。
 
圍住猶大的八人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連忙用槍指住他,神色緊張。
 
「副教主,請別逼我們動手!」羅虎握緊了手中長槍,喝道。
 
猶大環視一下,淡然笑道:「啊?我就是要你們動手!」
 
說罷,原本蹲在地上的猶大猛地一蹬。
 
 
 
 
 
 
但卻沒有跳起來!
 
 
 
 
「砰!砰!砰!砰!」數十道槍聲連環響起,但所有「殺神」小隊的目標不是他們面前的猶大,而是他頭頂的通風口!
 
眾人在開槍後一秒已經驚覺過來,猶大沒有跳起,自己射了個空,所以全都立時停火。
 
就在眾人停火的瞬間,一道黑影拔地而起,閃進通風口之中,正是猶大逃走了!
 
本來那通風口有一塊厚重的鐵網阻隔,但剛才「殺神」小隊意外開火,卻把鐵網射了下來!
 
「糟糕!」一名隊員焦急的道。
 
就在這時,天花邊的左邊又傳來一陣低沉的碰撞聲。
 
「他想爬去隔壁的囚室!」一名隊員醒悟道。
 
其他隊員被他提醒後,一半人連忙舉槍往那發出聲音的位置前後掃射,同時間,另一半已經離開囚室,趕去隔壁。
 
 
 
 
猶大伏在通風道,聽著這些吵耳的槍聲,也是緊張萬分,心跳過不停。
 
 
 
猶大除了研究複製技術,同時也是撒旦教中的武裝份子責負人之一,雖然已經很久沒有親自訓練,但這些「殺神」小隊的特性,他還是一清二楚。
 
「殺神」小隊的成員雖然全是人類,但他們小隊一般執行的任務目標卻是魔鬼。
 
一般而言,就算再弱的魔鬼,只要打開了魔瞳,身體質素都會變得比人類強悍數倍。
 
即使擁有魔鬼忌憚的銀彈武器,但面對速度奇快的魔鬼,子彈射不中他們身上,也是徒然。
 
因此,「殺神」小隊的訓練方向,並不是想讓自己的視覺速度跟上魔鬼的移動速,而是透過預讀魔鬼的動作,預測魔鬼接下來的移動路線,再依靠人數和武器去把魔鬼擊中。
 
剛才猶大故意注視天花板,及後又蹲了下來,這動作除了想透露自己要從天花板的通風口逃走,更是想給「殺神」小隊一些壓力,使他們的神經敏感起來。
 
所以猶大稍微站起,訓練有素的「殺神」小隊連忙反射性的朝通風口開火,但那時猶大其實沒有跳起來,一直到他們停火,猶大才一下子竄進通風口。
 
就在猶大躍起的同時,他把自己的左手齊肩扯斷。
 
在竄進通風口的瞬間,他人立時往右邊的通道擠,同時用了些巧勁把斷手擲向左邊的通道,使其不斷撞上通風道,發出沉重的聲響。
 
這些聲響讓囚室中看不見通風道情的「殺神」小隊誤以為猶大正在爬行,想逃到左邊的囚室,因此開火時,子彈全向左邊的通道招呼。
 
 
 
 
 
其實猶大此計也是風險甚高,但這是他想到的唯一逃走辦法。
 
沒了魔瞳的猶大,不能單靠身體把通風口的鐵網撞破,所以不得不引「殺神」小隊替他開路。
 
而用斷手引開他們的槍火,也是兵行險著,萬一「殺神」小隊不受迷惑,把整個囚室的天花板都掃射一遍,那麼只有凡人之軀的猶大必定會死於亂槍之下。
 
 
 
 
 
想著想著,猶大已經忍著斷手之痛,爬了好一段路程。
 
為防止有人逃走,撒旦教在建造這基地時,故意把這通風道設計得甚為狹小,就算身材有點瘦削的猶大,也要把左手扯斷,才能勉強在通道裡爬行,因此他也不怕那些身體壯健,掛滿裝備的「殺神」小隊隊員會從後追捕。
 
「警報聲還未停下來,看來那入侵者還未被制服。」猶大邊爬邊想:「唉,雅子見不到我,又聽到這些警報,一定是嚇壞了。」
 
想起雅子現在正孤立無援,一個人不安的留在寢室,猶大心裡一陣痛楚,咬著牙硬是加快速度。
 
猶大考慮過,想要去雅子的話,即便途中沒有遇上『婪』,以他現在的身體質素,又斷了一隻手,自己連守在寢室門外的那兩名「殺神」小隊也不可能打得過。
 
雖然猶大知道基地裡武器庫的位置,但是即使有武器在手,對方的人數還是遠遠超過自己,加上有『婪』在,猶大自己一人還有機會全身而退,但帶上雅子和女兒的話,自己沒有信心能保她倆周全。
 
思量一番,能把自己的實力短時間提高到極限的辦法只有一個。
 
那就是,再次成魔!
 
 
雖然猶大很想擺脫魔鬼的身份,但現在的情況,只有魔瞳的力量才能帶令他和妻女離開。而且現在『婪』已經背叛了,假如自己真的能夠逃離基地,『婪』也一定會把這事告訴薩麥爾,到時候撒旦教便會用盡辦法追殺自己,沒有魔瞳的話實在難以應付過去。
 
 
 
猶大現在正爬向二層的『藏魔室』,因為撒旦的屍體在那兒,而他生前所用的魔瞳「鏡花之瞳」,也藏在那兒!
 
在這基地之中,最低一層雖然收押了不少魔鬼,但現在「殺神」小隊和『婪』都在這一層,加上這些魔鬼也非善類,要無聲無色的從他們奪走魔瞳實在困難。
 
反觀『藏魔室』,絕大部份的時間都不會有人在,因為那兒基本上只是收藏撒旦複製體的死屍,沒有甚麼特別價值。
 
所以猶大決定從那兒拿取魔瞳,除了因為不容易被人發現,還因為『藏魔室』和自己的寢室在同一層,得到魔瞳後自己就能以最快的時間,趕去救雅子。
 
 
 
 
 
又爬了一會兒,猶大終於爬到通風通的盡頭。
 
最低層的通風通有幾個盡頭,而猶大身處的這一個正好連接著上層的通風通。
 
猶大一抬頭,便發現了通道雖然向上伸延,但是在不遠處,卻有一個直徑足有兩米長的抽風大鐵扇。
 
鐵扇似緩實快的攪動,「霍霍」破風聲響過不停,提示著猶大它蘊含的危險!
 
猶大知道,以他現在的身體,這大鐵扇的強大轉動力道,足以把自己的身體瞬間斬碎。
 
猶大想了想,退回原路,小心翼翼地把另外三間空置囚室的通風口鐵網取了來過。
 
 
 
猶大想利用三塊鐵網,來阻擋大鐵扇的轉勢。
 
雖然他明白這三塊鐵網,面對這強而有力的大鐵扇,只能稍微緩住它的轉動,自己要趁這一瞬即逝的空檔穿過大鐵扇,身上定必掛彩。
 
「不過,為了雅子,再多的傷我也得承受下去,只要挨到『藏魔室』就行了!」猶大暗暗下定決心。
 
 
 
正當猶大全神貫注,想把手中的鐵網擲去頭頂的大鐵扇,忽然間,那大鐵扇的轉動竟然緩了下來,同一時間,原本在通風道徘徊不停的警報聲,也一併停了!
 
猶大雖然不知道出了甚麼狀況,但明白機不可失,沒有猶豫,立時從鐵扇扇葉間的空隙竄了過去。
 
越過鐵扇後,猶大才敢停下來思索一下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他側耳傾聽,發現周遭極為寧靜,絲毫沒有機械運轉的聲音。
 
「警報和抽風系統同時停止運動,難道入侵者把電力系統關掉?」猶大心中暗自猜測。
 
雖然突發奇變,但猶大沒有緩下手腳,用最快的速度來到二層。
 
 
 
猶大認明位置,便立即向『藏魔室』出發。
 
他經過通風口時,發然底下都是黑暗一片,偶爾經過一些實際室,都會聽到一些研究人員焦急的聲音,他們不停敲打大門,但卻都離不開研究室。
 
「看來入侵者是把整個基地都電力都截斷了。」猶大暗想。
 
青木原基地的三個層面都有獨立的供電系統,而且每一層都分別有主供電和後備供電兩個系統,入侵者能一氣破壞掉六個供電系統,的確不簡單。
 
不過這樣一來倒方便了猶大,底下亂成一團,猶大也放開膽子,加快爬行的速度。
 
 
 
 
猶大邊爬一邊認路,在快要到達『藏魔室』時,忽然,遠處傳來一道聲音,抓住了他的注意。
 
猶大認得,那是自己女兒的哭叫聲,而且那哭叫聲的源頭,赫然是『藏魔室』!
 
猶大心裡雖然焦急,但速度不增反緩,動作更是小心翼翼,不發出半點聲響。
 
終於,來到『藏魔室』頭頂,猶大屏息靜氣,透過通風口觀察底下室內的情況。
 
 
 
 
只見裝載撒旦屍體的玻璃管前,站了一名樣貌儒雅的青年。
 
青年一身淺藍長袍,風塵僕僕,面貌雖少,但一雙眼睛深邃無比,看著撒旦的屍體若有所思。
 
青年手上正抱住兩名嬰兒,其中一名哭過不停的,正是自己的女兒;另一名嬰兒猶大卻不認得,只見他長得頗為俊俏,一張小臉白裡透紅,雖然女嬰在旁哭過不停,但他卻睡得甚沉。
 
 
 
 
 
 
「猶大,下來吧!」
 
猶大才看了一眼,那名青年忽然平和的喊道。
 
親女在他手上,猶大沒有考慮太多,便破開鐵網而落。
 
才一站穩,猶大便謹慎的向眼前的青年問道:「孔明,好久不見了!不知道小女為甚麼會在你手上呢!」
 
 
 
猶大眼前這名藍袍青年,正是魔界七君之一的孔明!
 
 
「方才老夫前來此室時,碰到有人正帶著她,不知走去哪兒。老夫知道她是你的女兒,也知道會在這室遇見你,於是便順手牽羊,暫作照料。現在你來到了,老夫自然把她交給爸爸。」孔明淡然一笑,道:「不過在此之前,你還是先把魔瞳裝上吧,不然你會失血過多。」
 
經孔明這麼一說,猶大頓感氣虛力弱,猛然醒起自己現在不是魔鬼之身。
 
猶大左肩的傷口已經流了很多血,先前也是強忍下來才能勉強爬到這兒。
 
可是猶大沒有立即去找魔瞳,依舊站在原地,冷冷的瞪著孔明,問道:「你為甚麼會來這兒?你究竟有甚麼目的?」
 
自從撒旦死後,孔明一直消聲匿跡,除了在三國時代曾經有過大動作外,他都甚少現身人前。
 
先前廣播中的入侵者顯然就是指孔明,這些年來,孔明都避免跟撒旦教接觸,這一次竟明目張膽的下來,所以猶大也不禁小心謹慎起來。
 
 
 
 
 
「猶大,你既已叛出撒旦教,便不需如此緊張,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孔明淡然一笑,說道:「老夫此次孤身闖來,目的有四,而其中一個,就是想把你救走。」
 
「把我救走?」
 
猶大眉頭一皺,臉上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我跟『臥龍』先生你沒有交情,你為甚麼要救我走?你不怕惹怒薩麥爾嗎?」
 
猶大雖然跟孔明互相認識,但也不過見過寥寥數次,因此猶大完全想不明白孔明為甚麼會救他。
 
「老夫雖然跟你沒有深交,但老夫所預見的未來中,你擔任著一個重要的角色,所以你不能命喪於此。」孔明解釋罷,見猶大還是一臉疑惑,也不生氣,只是說道:「人所共知,孔明的嘴巴,只吐實話。老夫說會救你,就一定會救你」
 
「嘿,實話?你不是說過第『六六六』名複製撒旦會能成功嗎?但事實又如何?」猶大冷笑一聲。
 
「事實?」孔明微笑道:「就是『六六六』複製成功。」
 
「哈哈,複製成功?你自己看看它的樣子……噫!」
 
正當猶大轉身,想指出那具『六六六』複製體的嬰兒屍骸時,他赫然發覺,那原本裝著『六六六』的玻璃管中,現在竟然空空如也,只剩下滿管的藍液!
 
 
 
 
 
 
「老夫沒騙你,『六六六』的確複製成功。」這時,孔明低下頭,看著手上的男嬰,慈祥的道:「你看,他不是長得好好的嗎?」
 
猶大大吃一驚,完全不能把眼前這名可愛的男嬰,跟先前那名長相畸形的複製體聯想在一起!
 
 
 
 
孔明懷中的男嬰,雖然正閉著眼,但臉色紅潤,胸口有規律的微微起伏,顯然呼吸正常,不是死屍。
 
「先前我已經檢查過『六六六』號複製體的屍體,它當時毫無生命跡象,現在怎可能會突然復活!」猶大難以置信的道。
 
「沒錯,他當時的肉體的確生長失敗,使他沒法子繼續生存。不過這孩子的求生慾異常強大,肉體雖死,但靈魂還未完全脫離,所以老夫就重新塑造他的肉身,使他的靈魂有所依附,可以生存下去。」孔明淡然說道:「這就是老夫此行的第二個目的!」
 
「重塑肉身!你是怎樣做到的?」猶大萬分驚訝的道。
 
 
 
他知道人死後,靈魂在一般情況下都會立即脫離肉身,進入『天堂』『地獄』兩具靈魂容器之一。
 
只有極少數意志堅強,求生慾望極高的人,靈魂才會留在肉身附近。
 
不過靈魂和肉體一旦脫勾,就很難再完美的結合一起,因此很多人在身受重傷後,肉體雖然得以回復,但因為靈魂脫離了,最終變成植物人。
 
而這些植物人之中,只有極少數的靈魂能再次和肉身結合,回復神智。
 
 
 
不過孔明說他重塑撒旦複製體的肉身,那麼情況就比一般植物人複雜百倍。
 
 
 
 
「老夫現下不能告訴你,不過,二十年後你必會知道。」
 
孔明若有深意的看了看猶大,道:「好了,你還是快點把『鏡花之瞳』安上吧,『婪』已經發現了你逃走了。」
 
雖然猶大還對這名男嬰是『六六六』複製體一事還有所懷疑,但聽得孔明這般說,也知道時間緊迫,而且記掛雅子,便沒有再在這問題糾纏。
 
他雖然還是不理解孔明的目的,但同時明白孔明要是對自己不利,就不會讓自己去安裝魔瞳,因為他現在只是一名凡人,七君之一的孔明要殺死他,實在易如反掌。
 
 
 
猶大走到撒旦屍體的面前,在那玻璃管旁一個半人高的立方鐵盒上,按了一個按鈕,那立方鐵盒的表面忽然顯露出一組數字鍵。
 
猶大右手手指翻動,迅速輸入了一組密碼後,立方鐵盒突然發出「咇咇」兩聲,接著,立方鐵盒自動分成兩半,從中伸出一支臂粗的玻璃管。
 
玻璃管內盛滿一種淺紅液體,管內放有一顆眼球,瞳色通紅,正是撒旦生前所用的魔瞳,「鏡花之瞳」。
 
薩麥爾當年雖然殺了撒旦,把他的魔瞳取下,但他卻沒有把魔瞳交給其他手下,自己也沒有安上,只是把「鏡花之瞳」和撒旦的屍體一樣,好好收藏。
 
 
 
 
猶大沒有把玻璃管取出來,反是咬著牙,先把自己的左眼挖掉!
 
猶大沒哼一聲,把血淋淋的左眼挖出來後,隨手拋在一旁,才單著眼,把玻璃管從立方鐵盒中取出來。
 
看準位置,猶大猛然將玻璃管砸在立方鐵盒上!
 
玻璃管的一頭應聲而碎,紅液立時流出大半,猶大連忙把「鏡花之瞳」到在手中,然後塞進眼窩之中。
 
才塞進眼窩,猶大立時感到那魔瞳宛如活物,一觸鮮血,立時激烈的顫動起來,然後立即長出肉根,牢牢抓住猶大眼窩裡的肉!
 
 
「嗄!」
 
猶大咬緊牙關,可是意志堅韌如他,忍不住悶哼一聲!
 
「這連接魔瞳之痛,竟遠比挖眼痛得多!」猶大痛得大汗淋漓,心中暗想。
 
好不容易的強忍了十分鐘,那接眼之痛才慢慢消退下來,這時的猶大,早已痛得渾身濕透。
 
 
 
 
其實,這次還是猶大頭一趟裝上魔瞳,他原本擁有的「消匿之瞳」,乃是被上帝創造時已經存在。
 
後來從天使變成魔鬼,猶大也沒有額外安上新的魔瞳。
 
 
 
 
猶大調節呼吸,一閉眼便再次感覺到周身的魔氣流動,三肢精力充沛。
 
「想不到最後還是要變回魔鬼。」猶大無奈的搖頭苦笑。
 
稍微適應一下後,猶大便把魔力強行催谷到左肩的傷口處,那傷口立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回左手。
 
 
 
猶大裝上魔瞳期間,孔明一直站在原地,沒有離開,而猶大的女兒早已哭夠,睡得沉了。
 
「好了,孔明,請把女兒還給我。」猶大把臉上的血稍微拭去,便跟孔明說。
 
「這個當然。」
 
孔明微微一笑,把手中的嬰兒交給猶大,可是除了女嬰,孔明竟連那男嬰也一併遞了給猶大。
 
猶大愕然地接過兩名嬰兒後,旋即皺眉問道:「你這是甚麼意思?」
 
 
 
「這是老夫此行的第三個目的。」孔明頓了頓,收起笑臉,認真的道:「請你把撒旦也帶走,他絕對不能落在薩麥爾手上。」
 
「嘿,既然不想落入薩麥爾手上,那麼你當初又為甚麼要把複製技術傳予撒旦教?」猶大冷笑一聲。
 
「老夫向來孑然一身,並沒有財力物力去製造複製人,加上撒旦的屍體又被薩麥爾藏起,所以老夫才特意把複製技術告訴你們,好假借撒旦教的手,替老夫製造撒旦的複製人。」
 
「究竟撒旦的複製人有甚麼吸引?你和薩麥爾都不惜一切要製造得到。」猶大看了看懷中的男嬰,問道。
 
「老夫的原因和薩麥爾的不同。」孔明嘆了口氣,道:「不過,兩個原因現在都不能告訴你。」
 
「嘿,既是如此,為甚麼你自己不帶走他?」猶大冷笑一聲。
 
「這件事過後,老夫就會閉關修練,期間不宜受到打擾,所以孩子還是由你照顧較好。」孔明說道:「再說,這基地的出入通道只有一條,待會電力一恢復,我們就算全力趕過去,都必定會與『婪』碰面。老夫雖然不擅戰鬥,但憑著『先見之瞳』,多少能牽制住『婪』一段時間,不過前提是無後顧之憂。要是帶著複製體,老夫也只能不戰而逃。而你帶你女兒,無論如何都很難在『婪』的手下全身而退,因此我們必須合作,你把孩子們都看好,而老夫先制住他,待你們都離開後才走。」
 
 
 
 
猶大聽罷,不禁皺起眉來。
 
他脫離撒旦教,目的就是想家人和自己能過著平凡的生活。
 
雖然他現在的確需要孔明的幫忙才能安全離開基地,而且逃走的事情已經敗露,此後撒旦教勢必會追殺他到底,但憑著自己的機智和對撒旦教的認識,也許還能勉強走避,可是要是把『六六六』撒旦複製體也帶上,那麼自己的麻煩就會惹得更大。
 
孔明看了看猶大,淡然說道:「老夫知你在想甚麼,先別說薩麥爾完全不知道『六六六』複製體已經復活這事,而老夫也只是要你把他帶離基地,確保他安全,之後你要帶上身邊又好,隨便交給一戶人家又好,任你處置。」
 
「隨便交給一戶人家就行?」猶大不解的道。
 
「不錯。」孔明微微一笑,道:「反正他接下來的十六年,都會平淡無奇,老夫只需要肯定他能離開基地就行。」
 
猶大雖然聽得一頭霧水,但要帶著雅子和女兒走,的確只有這個方法。
 
 
 
 
 
既然孔明只是要求把他帶走,而自己也不想複製體落入薩麥爾手中,於是便不再猶豫,抓緊時間,決定先離開再作打算。
 
「好,我答應你,會把他安置妥當。」猶大看了那男嬰幾眼後,問道:「對了,你說這此來有四個目的,你只說了三個,剩下一個是甚麼?」
 
「餘下那個,就是這樣。」
 
孔明說罷,左眼忽紅光閃現,竟打開了他的「先見之瞳」,一股澎湃魔氣朝孔明身上翻湧出來!
 
只見孔明一臉凝重,看了看地面片刻,忽然提起腳,然後猛地一踏!
 
 
 
 
碰!
 
 
地面發出一陣沉重巨響!
 
 
 
孔明個子不高,但那一腳竟有萬鈞之力,直踏得整個二層基地強烈的晃動一下!
 
猶大先是一驚,隨即喝問:「你幹甚麼!」
 
孔明這一腳雖巨力十足,但這也意味著把其他人震動了,這一腳已經暴露了他們的行蹤!
 
「這一腳,你不需要了解,只要記住就好了。」孔明莫名其妙的微笑道:「我們也是時候離開了。」
 
猶大雖然心中有氣,但沒有立時發作。
 
 
 
 
這時,孔明已經走到『藏魔室』的出口,猶大想起電力供應還未恢復過來,便跟孔明說道:「你把基地的電力截斷,所有房間的門都不可能打開。」
 
「猶大,你身上還藏著『天堂鑰匙』吧?」孔明沒有回頭,吩咐猶大道:「拿出來吧!」
 
猶大雖然不理解孔明的意思,但還是把鑰匙拿了出來。
 
那個放著『天堂鑰匙』的木盒,猶大一直貼身收藏,先前被『婪』擒下,還未被搜身,『婪』就因為入侵者的事情離開,因此木盒還在猶大身上。
 
 
 
 
「你有甚麼打算?」猶大疑惑問道。
 
「你知道老夫是怎樣把整個地下基地的能源截斷嗎?」孔明轉過頭,淡然說道:「其實這木盒另有玄機,你把它破開看看。」
 
猶大聞言一奇,隨手把盒中的『天堂鑰匙』掛在女兒頸上後,便運勁把木盒拗斷。
 
木盒「啪」的一聲,斷成兩邊後,猶大發現木盒竟然有一個空心的夾層!
 
只見那夾層內,嵌有一塊設計精密的電子儀器。
 
 
 
「這是甚麼東西?」猶大奇道。
 
「這是一具類似電磁脈衝的裝置,不過它只是暫時性抑制所有電子設備,並不會產生永久性的損害。」
 
孔明一語剛休,『藏魔室』內的燈光忽然重新亮起,抽風的風扇也開始轉動起來。
 
 
 
 
 
「你把儀器弄壞,所以整個基地也重新恢復電力。」『藏魔室』的感應門已經打開,孔明率先走了山去,「『婪』和其他人也正在趕來,快點走吧!」
 
 
 
 
猶大沒有囉唆,立即抱了兩個嬰兒走出『藏魔室』。
 
可是,走出來後,猶大發現孔明走的,是往離開基地通道的方向。
 
「孔明,我還要去救我的妻子,我得走這一邊。」猶大說道。
 
孔明聞言站住,轉身看著猶大,語重深長的勸道:「猶大,你最好不要走那條路。」
 
「別傻了!不走這邊,我怎救我妻子!」聽到孔明的話,猶大心中有氣。
 
「猶大。」孔明搖搖頭,淡淡說道:「老夫的意思,就是不要去救你的妻子。」
 
 
 
 
「這怎麼可能!」猶大顧不得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大聲吼道:「孔明,你再敢胡言亂語,我們的合作就算了!」
 
「猶大,你先冷靜。」孔明嘆了一口氣後,魔瞳目光散渙的看著猶大身後通道片刻,又再搖頭道:「猶大,老夫沒有騙你,你不會救到你的妻子。」
 
猶大看到孔明的動作,心頭猛地一震,因為他知道,剛才孔明已經利用「先見之瞳」觀看未來。
 
猶大曾聽說「先見之瞳」的原理,是觀看某一個行動產生的所有可能未來。
 
想到此節,猶大淒然苦笑道:「孔明,你老實答我,要是我去救我妻子,有多少機會,能全身而退?」
 
「七十八個未來中,」孔明嘆道:「只有一個。」
 
 
 
 
「這已經足夠了!」
 
猶大聽罷,沒有片刻猶豫,馬上轉身,向自己的寢室急奔而去!
 
飛奔之時,猶大聽得孔明的聲音從背後淡淡響起:「老夫會依照先前所說,替你纏住『婪』,但最後結果如何,老夫控制不了。」
 
 
 
 
 
其實猶大心裡明白,孔明的「先見之瞳」向來準確,這次自己要是把雅子也一同救出來的話,實在是九死一生。
 
可是猶大不能不救,因為雅子是他的所有。
 
他的夢想,動力,全都是雅子賜予的。
 
沒了雅子,就算他能逃出基地,也只不過是再次行屍走肉。
 
猶大極度渴望過著平凡人的生活,可是,那是擁有雅子的平凡生活!
 
 
 
「雅子,我一定會救你走!就算逃走不了,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
 
猶大心中暗道,腳下跑得更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