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天還未亮,后羿便已下寢。
 
到屋外輕聲洗了把臉後,后羿便脫去上衣,坐在後園花圃前,運氣打座。
 
如此修氣半小時,后羿渾身逼出一身汗水。吐出一口烏氣後,他只感周身舒暢,四肢百筋無不充滿活力。
 
稍微拭擦身上的汗水後,后羿正打算回屋內更衣,可是才轉身,后羿便見到嫦娥已捧住自己的衣裳,站在房子門前。
 
看著那弱不禁風的身影,后羿的心再一次軟下來。
 


「娥兒,我吵醒你嗎?」后羿語帶歉意的道。
 
「沒有,只是我自己睡不著。」嫦娥輕嘆一聲,走上前把披風披在后羿身上,「相公,今天刮風,小心著涼。」
 
「哈哈,你丈夫我一直壯健如牛,隨大仙練氣後身體有如鐵打,這點寒氣我還不放在眼內。」后羿豪氣笑道,但依舊把披風披上。
 
嫦娥默言不語,只是替后羿扣好披風後,她忽然伏在他的胸膛上,輕怨嘆息起來。
 
后羿掃著嫦娥那把烏黑柔絲,溫言道:「娥兒,我知道你在犯愁甚麼。」
 


「相公,難道你非去不可嗎?」嫦娥抬起頭,柔聲問道。
 
「娥兒,這一個月來我天天苦練,等的就是這天。」后羿粗大的手掌,輕輕撫摸著嫦娥的臉蛋,「我射日,不是只為自己,還有為了我們村的人,為了天下萬民。難道你忍心我不出手,一走了之,然後讓這些人都被烈日焚死嗎?」
 
「我當然不希望有人受傷。」嫦娥連忙搖頭,又嘆道:「只是相公不覺得近來怪事連連嗎?」
 
「甚麼怪事?」后羿濃眉一揚。
 
「這陣子野獸襲村的情況實在異常,每一次都是空群而出,而且次數越來越頻密,就算村子用上火炬硫磺,牠們還是不要命的侵襲。」嫦娥說道。
 


「這是因為異變將起,走獸感應得到,才會失了方寸。」后羿笑道。
 
嫦娥嘆了一聲,道:「我也不知道,打從那批大仙到訪起,越是接近這天,我的心就越是慌亂。」
 
「傻孩子,你只是緊張我。」后羿輕輕握著嫦娥的手,柔聲說道:「我知道的,射日畢竟是逆天之事,雖說我有一眾大仙撐腰,但結果還是難料。」
 
「相公,那麼你還是要去嗎?」
 
「不去,不行。」后羿仰首,淡然說道。
 
嫦娥聽后羿說得堅定,嘆了一聲,不再勸說,只是輕輕倚在后羿身上。
 
二人依偎半晌,屋前忽然傳來響亮的雞鳴,接著萬道金光從東方山邊射來,卻是旭日初昇,天已亮了。
 
看著那盆紅輪,后羿心中不禁有些激動,放開嫦娥,換過一套乾淨衣服,后羿便提著『赤弓』,走到屋外。


 
此時屋外早已站滿了人,站在最前頭的十人一身黑衣,正是以塞大仙為首的一眾仙人;他們身後又站了好幾隊人馬,卻是鄰近數條村落的村長及村中壯丁。
 
那些鄰村村長看到后羿出來,立時抱拳,齊聲喊道:「盟主!」有窮村村民見到后羿,則恭敬地叫了一聲「村長」。
 
 
 
 
近半個月,林中獸群反常,四處出沒襲擊這一帶的村莊。一些小村落,人丁單薄,轉眼便給野獸吞沒;就算大村莊人數較多,但也只能勉強抵擋,不能擊退。
 
村落中有人聽聞后羿曾以一己之力,滅掉數百野狼,便即派人把他請來,協助村子。后羿聽到鄰村求救,自然願意出手相助。
 
自當天一戰,后羿明白『赤弓』神效,便加緊訓練,使用起來越是得心應手,要對付獸群,更是輕易而舉。
 
但畢竟后羿只有一人,分身乏術,而群獸的攻擊更沒完沒了,最後一眾村落締結成盟,互相幫助,而這盟主之位,自然由武功最高,德望越來越高的后羿擔任。


 
至於有窮村村長本來一直身體壯健,但先前狼群襲村,他不幸命喪狼口之中,村中之人便推舉后羿為村中領袖。
 
其實后羿心思不疏,自然知道怪事接二連三,背後定必有人主使,而這幕後主使顯然就是一眾大仙。
 
但這些事情發展到最後,必有后羿好處,所以后羿雖然心中有疑,但也沒有出言道破。
 
 
 
 
眾仙早作公告,今天正午,太陽最為猛烈之時,天空會生異象,十日並列,焚燒大地,而唯一能制止此事發生的人,唯有后羿。
 
因此,這天天才亮起,各村村民,早已齊聚后羿家門,護送他出發。
 
嫦娥見到群情激動,知道此刻后羿射日,事在必行,也不再勸,只是替他整理好衣服,苦心叮囑一番,便回到房子裡。


 
后羿看著那道弱不禁風的身影,隱於門後,心中雖然一軟,但看到家門前的眾人,那似乎快要到手的地位,他的心再次堅強起來。
 
抓好神弓,后羿一下跨上黑馬。黑馬感覺到主人上來了,也是長聲一嘶。
 
這黑馬正是先前寒浞帶給后羿的馬匹,據寒浞說,此種黑馬向來居住深山,以山中泉水和寒草為生,體格異常壯健,來去如風。
 
至於后羿胯下這匹,是寒浞自少所捕養,不過自從那天伴著后羿擊退狼群,這黑馬竟被后羿的氣勢所折,認了他為主,后羿也對牠甚為喜愛,尤其當牠面對群獸,也能奔走自若,沒半點慌亂,對后羿大有幫助,所以后羿也跟寒浞要了過來。
 
撫了撫黑馬,后羿便一把舉起神弓,正容喝道:「請各位隨后某上三嵕山!」
 
 
 
 
三嵕山位於有窮村西北數十里外,峰高入雲,氣派不凡,其勢更是險要之極。


 
后羿和一眾大仙身手非凡,要上到山頂自然不難,但為了有人能作見證,便讓這些聯盟中的人也一同而上,但如此一來,后羿和大仙門就只能放慢手腳,等上他們的步伐。
 
從有窮村出發共有千餘人,但最終能攀上山頂的,卻只有當中身手最厲害的數十人。
 
眾人浩浩蕩蕩的出發,也用了將近兩個時辰才來到山腳,後來又花了一個多時辰,才攀上三嵕山主峰,麟山之巔。
 
后羿提氣一縱,一下子飛昇如鳥,從山壁躍到山峰平地之上。
 
才站好,后羿但見四周一片空曠,難窮目光,片片白雲浮於身旁,大地萬物盡在腳下,宛如身在天宮之中,看到此情此景,后羿只感豪氣填膺,忍不住便仰天長嘯!
 
嘯聲響亮入雲霄,在四周山谷迴盪良久,方才休止。
 
這時,忽然一人在后羿身後呼喊,后羿回頭,只見是徒兒寒浞,以及孔大仙。
 
 
 
 
「后某見過孔大仙。」和孔大仙抱拳作禮後,后羿便向寒浞問道:「浞兒,怎麼你也來了?」
 
「浞兒雖知師父神勇,又有眾仙和神弓相助,但射日之事,畢竟非同小可。」寒浞低頭,語氣誠懇的道:「浞兒擔心師父,因此沒問過師父,便擅自上山。」
 
后羿拍著寒浞的肩膀,微笑道:「放心,師父不會怪你。」
 
站在寒浞身後的孔明忽然說道:「后羿,快到正午,十日將至,你還是先行準備吧!」
 
后羿應了,便走到山峰的最高處,其他村民沒有跟上,只有寒浞和一眾大仙伴隨。
 
眾人來到山峰頂點平臺,只見地上早已鋪好虎皮,上頭有一長方大木盒。
 
那木盒手工不凡,看起來和先前保存『赤弓』的木盒有些相像。
 
「盒內藏有你此次射日需要的十箭。」孔大仙淡然說道:「你打開來看看吧!」
 
后羿依言把木盒打開,只見內裡有十支箭並列而放。
 
這支木箭粗幼不一,但至少都有三指合攏粗,逞深銅色,彎曲不直,看上去有點像乾柴,也不知能否受力。
 
 
 
 
塞大仙看出后羿的疑惑,笑道:「你且取一支,看看能否把它扳彎。」
 
后羿拈起其中一支木箭,握在手裡,感覺非金非木。后羿雙手各執一端,但生怕木箭受損,只是稍微一扭,怎料木箭沒有半點彎曲。
 
他心下奇怪,運氣又是一扭,此時他手上勁力之大,足已把任何硬器扭作廢鐵,但手上那條木箭,竟也是絲毫不動!
 
「奇怪奇怪!真是神箭也!」后羿看著手中木箭,讚嘆不已。
 
塞大仙見狀,哈哈大笑,解釋道:「這十支木箭,乃是上古神樹的樹根削制而成,看似脆弱,實質堅硬勝鐵百倍。」
 
「原來如此。」后羿點頭,又把木箭放回盒中。
 
「十日現身於半空太虛,縱然你有『赤弓』,但尋常箭羽,難抵太虛中的力量,唯有配合這十支木箭,才能把太陽射下來。」塞大仙說道這兒,忽收起笑臉,「但我們只有這十支木箭,如此一來,你必定要十發十中!」
 
「大仙放心!」后羿看著那金光烈日,傲然說道:「后某必能十箭全中!」
 
 
 
 
山峰位置甚多,眾仙分坐各位,把把平臺團團圍住,安靜打座。后羿盤室坐在正中央,閉目運氣,收攝心神。
 
眾人各自運功,默言不如,那太陽越升越高,不知不覺,幾乎已來到天空正中。
 
眼看時刻將至,后羿心裡沒半點緊張,反而越感平靜。
 
這半個月之間,后羿自覺改變許多。
 
除了武功、體格上的躍昇,當上村長,聯盟盟主之後,他接觸了許多人,處理了許多事,這些事無不讓他的見識大大提高。
 
后羿以往的生活,要顧及的只有自己和嫦娥,頂多還有寒浞,但現在權位提升,要兼任多職,一舉一動也牽連不少,自不免要凡事三思後行。
 
后羿看著自己雙手,依然是那般粗糙,但現在這掌手所掌握的,已經越來越多。
 
后羿知道,今天之後,這雙掌能抓住更多,控制更多。
 
甚至那萬人之上的位置,后羿也感到距離自己的手掌,越來越近。
 
 
 
 
 
「嗯?」
 
突然,一陣異樣在后羿心中泛起。
 
 
 
后羿睜開雙眼,抬頭一看,只見不知何時,本來清天竟變得烏雲密布,太陽也不見了蹤影。
 
只是后羿修練一個月,感官變得越來越敏銳,他隱約感覺到,有數股強大異常的力量,從太空之中浮現。
 
后羿閉目,提升感覺,暗暗數算,不多不少就是十股,並且越來越接近!
 
「你沒有感覺錯,他們來了!」孔大仙的聲音忽然在后羿身後響起。
 
后羿回身一看,只見一眾仙人已然站起來,神色肅穆的看著半空。
 
后羿知道時候快到,便即收拾心情,吐氣停功。
 
 
 
 
 
后羿脫去上衣,裸露一身精壯有力的肌肉,左手牢握『赤弓』,右手則虛著,只揮了揮,活動一下手指筋骨。
 
「浞兒,替師父拿箭。」后羿沉聲吩咐,一雙虎目依舊死命瞪著那厚重的烏雲。
 
寒浞依言把盒中十箭拿出來,站在后羿右則,一手用兩指鉗著一箭,另一手則抓住餘下九支。
 
這時,后羿忽然感覺到孔大仙那單薄身子,散發出一股澎湃的氣勢!
 
他回頭一看,只見孔大仙的左眼眼瞳,竟變得鮮紅如血!
 
后羿不知為何孔大仙的瞳色會變,但他知道正到關鍵時刻,分心不得,便壓下好奇,把目光放回天上。
 
眾人默不作聲,全都神色疑重的仰首看天。
 
后羿屏息靜氣,用心感應,只覺那十股力量越來越接近,周遭的壓力就越來越大。
 
眾位大仙和后羿自然不怕,但后羿卻見到一旁的寒浞滿額是汗,臉色蒼白,顯然甚至痛苦。
 
「浞兒,支持下去!」后羿沉聲說道。
 
寒浞嚥下一口唾液,正想出聲答應,一直抬頭觀天的孔大仙忽然喝道:「后羿,準備!他們要出現了!」
 
后羿沒等孔大仙的話說完,右手已拈過一根木箭,搭在『赤弓』之上,一雙虎目,同時牢牢看著天空。
 
突然之間,后羿見遠處烏雲,忽然紅光大作,那一片無盡的雲朵,看上去彷彿被火焚燒似的。
 
又過片刻,變成紫紅色的密雲,似乎被某種力量撥開,忽地露出十個洞孔,洞孔之中突然各有一物閃出,紅光盛放,教人難以直視。
 
后羿瞇眼,極力凝聚視線,只見那十團紅光,竟是熾盛地燃燒著的巨大火球!
 
 
 
 
饒是后羿膽識過人,看到如此奇境,心神也是一震!
 
那十團火球刺眼之極,驟眼看來,雖和平日所見的太陽相似,但十顆火球周邊火舌吐吞,又和太陽不同;加上那十火球越來越大,似乎正在從天下降,不像太陽,永遠盤桓太虛。
 
「孔大仙,這十顆就是你們口中的太陽嗎?」寒浞疑惑的道:「這……這不是人家所稱的『天外殞石』嗎?」
 
「小子見識不淺,不過,這不是普通殞石。」孔明瞪著十團火球,目光不移,仍是讚了一句,「這十團火球,其烈如陽,威力無窮,稱之為日,也不太過。」
 
「管他們是太陽還是殞石。」后羿傲然笑道:「我后羿,也要把他們盡數射下!」
 
「說得好!」塞大仙嘿嘿一笑,道:「這十名傢伙從天外飛來,含著龐大玄力,要是讓他們墮入人間,只會令大地崩塌,滅盡中原蒼生。后羿,出手吧!」
 
 
 
 
眾人說話之間,十團火球已越來越接近,麟山山上也變得越來越熾熱沸騰,后羿只覺身上大汗淋漓,耳中聽得下方的村民開始抵受不住,紛紛叫苦連天。
 
后羿知道時刻已到,不得延誤,便即深呼吸一下,催動體內真氣,匯集於『赤弓』之中。
 
「啾」的一聲,一大一小兩道朱紅光圈,倏地在后羿指尖和身後顯然出來。
 
平臺下眾人雖不是頭一趟親睹后羿使用『赤弓』,但此刻環境悶熱,人人頭昏腦脹,看到平臺上后羿那威風凜凜的神態,身後又有巨大紅環,宛若天神,一時之間,竟情不自禁地跪倒膜拜!
 
后羿全神貫注,自然沒有留意平臺下眾人的異樣。
 
 
 
 
后羿早已有所準備,抓住木箭的右手後引拉弓,身後大紅光環立時向前急縮,與左手指尖前的小光圈重疊起來,紅光盛放。
 
后羿收攝心神,右手三根指頭輕輕向左一旋,左手指尖前的小光環突然縮細起來。
 
現在后羿對『赤弓』的功效,可說是摸得一清二楚,先前在有窮村獨戰群狼,他發現到在引弓後向右旋箭,雖然會令射程減少,但會令箭的擊中範圍大增。
 
後來,他稍經嘗試,更發現向左旋的話,則會產生相反效果,即增長一箭所及的距離,卻降低攻擊面積。
 
此時火球猶在太虛之中,和后羿距離千里,后羿自然要把箭的射程增加。
 
后羿高舉弓箭,緩和氣息,透過小紅圈那如米粒般細小的中心,看著天上十團並列的火球,靜心尋找破綻。
 
終於,后羿留意到右首那一團火球,下降速度忽有一絲緩慢下來!
 
 
 
 
「去!」
 
后羿輕叱一聲,同時吐氣鬆指,那支木箭便忽然消失於后羿手間!
 
 
 
 
后羿沒有片刻猶豫,伸手又挽過一箭,才搭弓拉弦,半空之中忽然轉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卻是右首的那團火球中箭爆炸起來!
 
臺下眾人看到如此情景,心頭大震,對后羿更為敬畏;至於平臺上的眾仙,向來神色淡定,此時卻全都臉現驚喜之色。
 
火球炸開,只見有無數燃燒著的碎物四下散落,也不知是甚麼東西,后羿沒有理會,目光只專注在餘下九日之上。
 
剛才那火球爆炸,其威力之大,竟令最接近的火球下降之勢,有所動搖,和另一火球,稍微重疊起來。
 
后羿一直留神火球動靜,見此狀況,心知機不可失,放手又是一箭,這次射的卻是右邊兩團火球重疊之處!
 
 
 
 
「砰!」
 
又是一聲爆響!
 
 
 
 
火球被滅,木箭餘勁未衰,竟也射入另一火球之上,可是勁力不足,不能完全破掉火球,不過卻令火球大大偏移,和下一團火球再次重疊,而且疊得更多!
 
后羿手上不慢,眼界不差,大手連抓連扣連射,轉眼間又滅了三團火球。
 
此時雖然只剩五團火球,但火球群又比先前接近眾人不少,周遭氣溫不但沒有冷下,反而變得更為火熱。
 
不過,后羿雖感覺到身上汗水盡被蒸發,此刻臉上卻盡是笑意,自信滿滿,因為剛才后羿每次發射,箭必穿透到另一火球上,令其更為偏差。
 
如此四箭射去,震盪連連,終令其中兩團火球,完全相疊起來!
 
 
 
 
「看箭!」后羿豪聲一笑,放手又是一箭。
 
赤光一閃,木箭消失不見,一個呼吸後,半空又起巨響,但這次卻是連續兩聲,卻是后羿一箭雙球!
 
原本木箭的威力還不足以貫穿兩團火球,但此時火球已比原先大為接近,因此后羿在射前先向右轉,增加威力,這才鬆手放箭。
 
轉眼之間,天上只剩下三團火球,寒浞手上卻還有四支木箭,如此一來,后羿便多了一支箭的機會。
 
眾人眾仙見狀,忍不住齊聲叫好,唯獨孔大仙一人瞪著天空,一臉凝重。
 
 
 
 
「師父,快成功了!」寒浞興奮的道。
 
「浞兒,先別興奮,看師父的厲害吧!」后羿豪爽地笑,又取過一箭,搭在『赤弓』之上。
 
剛才兩團火球齊爆,所生威力更勝浪濤,竟也令剩下火球的其中兩團,再次重疊起來。
 
「來得正好!」后羿虎目閃過一絲厲光,小光圈對準兩團火球,放手又發一箭。
 
后羿自信十足,心想又是一次一箭雙球,怎料三指剛鬆開的時候,耳邊忽聽孔大仙焦急的道:「不好!」
 
后羿大驚,想要收手,三指卻抓了個空,『赤弓』上的木箭已然消失不見!
 
就在木箭消失之際,那兩團重疊的火球墮落之勢忽地加速,分開左右,竟令那木箭射空!
 
「可惡!」后羿勃然大怒,萬萬想不到火球的速度會突然變快,搭弓便想再射。
 
「后羿,別胡來!」孔大仙沉聲喝道:「他們要分開了!」
 
孔大仙一語未休,那三團火球果真如他所言,分向三方急速飛散開去!
 
 
 
 
 
火球飛勢如電,轉眼間竟已飛到群峰上空不遠處!
 
只消再過片刻,他們就會越過山峰,落入人間,到時候有了山林掩護,后羿射術再高,『赤弓』威力再大,也必難以射中!
 
后羿心知情況嚴峻,卻不急躁,神情一肅,向前走了數步,挽弓瞄準最接近的一團火球。
 
「嘿,臭火球,你們雖比飛鳥迅捷,但體型也遠比飛鳥要大。」后羿單目一瞄,冷笑道:「要走?難啊!」
 
后羿氣定神閒,看清楚火球去勢後,這才不慌不忙地射出一箭。
 
朱光一閃,木箭消失,片刻,天空傳來一聲如雷般的巨響,又消滅了一團火球!
 
眼下火球雖然只剩兩團,可是這兩團火球似乎感應到另外八名夥伴遭遇不測,竟分飛兩端,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平臺下眾人眼力平凡,只看到兩道紅線在空中劃過,即便是后羿眼也只能勉強跟得上。
 
 
 
 
「哼,任你逃得再快,也沒可能快過后某手中的箭!」后羿傲然冷笑,挽弓便瞄向左首那團火球。
 
后羿一直保持頭腦冷靜,思緒飛轉,心中計算清楚,左邊峰群較高,右邊卻只有小山小丘,要是先射下左邊的火球,便能夠來得及回身解決右方那團。
 
正要鬆手之際,后羿心中忽閃過一絲異感,把目光移離小光圈後,他發現那團火球變大了,卻是火球突然倒轉飛勢,挾著熾目烈焰,朝眾人所在之處衝來!
 
 
 
 
后羿冷不防會有此變化,正想放箭,火球卻已飛到眼前!
 
「轟!」火球滾滾而至,勢如破竹,竟一下子把平臺撞個粉碎!
 
一眾仙人身手了得,雖然弄了個狼狽不堪,但還算安然無損,后羿最先察覺火球的不妥,自然也能及時抓住寒浞,避開火球的撞擊。
 
反觀平臺下的人,便遠不及后羿他們幸運,山峰被撞,尖銳堅硬的山石四下散落,平臺下的人無路可退,只能在狹小的空間閃避,有身手反應稍弱者,就此被堅石壓成肉醬,一命嗚呼!
 
 
 
 
 
「想不到這火球竟是如此狡滑!」后羿一手抓住寒浞,一手勾住山壁凸出處,口中含著『赤弓』木箭,忿忿的道。
 
火球殺了后羿一個措手不及,卻沒有回襲,拖著火焰尾巴,便朝另一方向而去
 
「師父,現在怎麼辦?」寒浞見狀大急,「在這山壁之上,師父你該怎樣射日?」
 
后羿也是著急,眼看火球越走越遠,片刻就要消失不見,要是再攀回峰上,定然不及。
 
心下有了主意,后羿便即咬牙說道:「浞兒,抓緊師父的衣帶。」
 
寒浞雖感奇怪,還是聽從后羿吩咐,只是雙手才抓住衣帶,寒浞突然眼前一花,耳邊風聲大作,卻是后羿伸臂運勁,把寒浞擲上去!
 
后羿力大無窮,寒浞雖有數十斤重,也被后羿一扔而起,像飛鳥般騰昇數丈,拋回峰上平地處。
 
「浞兒,把衣帶牢牢綁在重石上!」后羿看到寒浞回到峰上,便即開嗓大叫。
 
迴音四盪片刻,峰上忽有人拉扯衣帶數下,卻是寒浞確認衣帶已經綁得妥當。
 
后羿不敢怠慢,一手勾住山壁,另一手連忙把衣帶圍住腰間,綑一個死結。
 
接著,后羿便鬆開勾住山石的手,取過口中『赤弓』,另一隻手抓住木箭,雙腳踏在山壁上兩凸出處,然後整個人伸直起來,橫立在山壁之上。
 
此刻后羿整個人懸在半空,身下就是萬丈深谷,要是不慎掉下去,后羿再強,也只能落個分身碎骨的下場。
 
可是后羿沒有絲毫怯意,心神全放在那團正要消失的火球上。
 
「休想逃走!」后羿冷笑一聲,把木箭搭上『赤弓』,貫氣其中。
 
后羿人、弓、箭三者連成一線,這次大紅光圈卻是出現在后羿腰間。
 
眼看烈焰火球就要竄入山林之間,后羿卻仍滿是自信,紅圈瞄準火球,三指右旋再放。
 
『赤弓』紅光一閃,木箭消失,遠方立時火光大作,爆風撼動山林,鳥獸驚散。
 
十團火球從天而降,此刻后羿射去其九,雖然驚險,也不過是片刻之間的事。
 
 
 
 
一擊既中,后羿身上再沒木箭,剩下的一團火球也身處山峰的另一方,后羿沒有遲疑,口咬『赤弓』,雙手連環交替,抓著衣帶爬回峰上。
 
后羿爬回峰上,立時聽到一陣喝采,卻是一眾村民見他回來,歡呼起來。
 
雖有不少死傷,但餘下的村民看到后羿連射九日,也是大感興奮。
 
后羿雖大為受落,但不敢樂極忘形,挑目一看,發現那火球雖已遠離,但未入山林,熾烈紅光仍然可見,這種距離后羿仍自信能一擊射中。
 
「后羿,快把剩下一團射下來!」孔大仙那隻赤紅怪眼,瞪著火球,大聲喝道:「再不發箭,變數要起!」
 
后羿心中一凜,連忙向寒浞道:「浞兒,把箭給我!」
 
先前平臺雖毀,但寒浞一直把箭緊握在手,就算身懸半空,也是不放。
 
聽到后羿吩咐,寒浞自然馬上把木箭遞上,怎料木箭正要交到后羿手上時,孔大仙忽然大喊:「小心!」
 
一語未仙,忽有一手,突然從旁伸出,把木箭搶過!
 
后羿和寒浞身在空地,旁邊無人,這隻手竟是從后羿衣帶所繫的石頭之中伸出來!
 
奇變陡生,眾人眾仙,無不大驚!
 
木箭只有十支,其中九支已被后羿射出,此刻山上,只剩下最後一支,要是失去,那剩下的火球定必會墜進大地,浩劫蒼生!
 
 
 
 
 
「哪來的攔路犬!」
 
怪手雖然奇異,但后羿處變不驚,眼看木箭就要把怪手收進石巨,立時運勁於手,一拳轟向巨石!
 
巨石被后羿一擊打得粉碎,卻見內頭竟藏有一人,一臉驚慌,后羿卻認得出這人是有窮村的老李!
 
 
 
 
老李不是本村人,只是村中一名孤獨老人,在多年前所收的義子。
 
老李性格平和,雖然不是出身於有窮村,但和村民相處融洽,就算是后羿,和他閒來也談上數句。
 
只是老李向來表現平庸,這次也沒隨隊上山,后羿萬萬想不到,村中公認的老實人,竟是身懷奇技,更在此刻,忽然出手奪箭!
 
「老李,怎麼會是你!」后羿驚訝不已。
 
就是這一遲疑,老李竟就此帶著木箭,突然沒入石地之中!
 
山石之中,隱隱傳來老李的聲音:「后大哥,抱歉萬分,我實在需要此箭!」
 
「別走!」后羿大急,伸手又是一拳,只是老李木箭得手,逃逸如兔,后羿連搥猛打,在地面擊出一個大坑,卻也再不見到老李的蹤影。
 
 
 
 
 
「師父,我們該怎麼辦?」寒浞焦急問道。
 
后羿以一人之力,獨戰九陽,一直面不改容,自信十足,但此刻臉色,終於也沉了下來。
 
麟山山勢險要,眾人上山只能帶著繩索,沒帶箭羽在身;一眾仙人也只預備了十支木箭,而這麟山生機貧,寸木不生,只有嶙峋石塊,難以充當作箭。
 
現在后羿手中雖有神弓,卻也是束手無策,無箭能發!
 
縱使十日之中,后羿已去其九,但在后羿心中,唯有把十團火球皆除,才稱得上真成功。
 
后羿心中明白,要是有一團火球逃脫,終究會危害蒼生,到時候人們不會記得他射下九日,只會記得他失卻一陽,令百姓受苦!
 
 
 
 
眾仙此時趕至,可惜一切已然太遲。
 
「究竟是甚麼人,竟敢和我們魔界七君作對?」黑衣大仙怪聲怪氣的道,身上嗡嗡聲大作,「孩子們,快把他找出來!」
 
一聲說罷,黑衣仙人忽然有一團黑色事物,從衣袖中湧出來,卻是一群細小蒼蠅!
 
蠅群亂舞,卻似是受黑衣仙人的指揮,只見他伸手一指,那團蒼蠅忽然飛下山,追趕老李而去!
 
「小明,這是甚麼回事?」塞大仙怒不可遏,急問道:「怎麼會生亂子?」
 
「我也不知。」孔明搖頭說道:「此人魔瞳異能奇怪之極,竟能穿山石,我完全看不通他的來路!」
 
「那我們現在怎辦?任由這傢伙下凡嗎?」塞大仙忿忿的道。
 
 
 
 
 
「我們還未完全失敗。」
 
說到這兒,孔大仙忽然看著后羿,若有深意的道:「我們還有一線機會。」
 
 
 
 
 
 
「孔大仙,后某現在該當如何!」后羿心中焦急,聽到孔大仙說有轉機,便即抱拳,誠懇問道。
 
「先前十日從天而降,身處太虛,唯有那十支神箭,才能抵受太虛之中的壓迫之力,貫穿其中。」孔大仙看著遠方火球,淡然說道:「反觀此刻火球雖然遠去,但所在位置,已屬人間,只要有堅硬利箭,自然能一擊射下!」
 
后羿聞言,無奈嘆道:「可是,我們這兒偏偏無箭!」
 
「非也。」孔明淡淡的問道:「后羿,你平常打獵,所用的箭從何來?」
 
「或從鐵匠處購得,或取堅木而削成。」后羿答道。
 
「那麼你獨進深山打獵,打了數頭獵物,手上卻箭羽耗盡。」孔明又問。「山中無樹無鐵,但前方又有猛獸出沒,你會如何打算?」
 
后羿正想回答,可是才張開了口,他便突然一臉詫異,說不出話來。
 
「后羿,現在你的情況就是如此。眼下問題,不是你有沒有箭,而是你願不願,敢不敢取!」孔明頗懷深意的看著后羿說道:「你悟性頗高,應該明白我所指為何!」
 
 
 
 
后羿當然明白孔大仙的意思。
 
后羿曾有相同經歷,箭盡遇獸,但他傲骨過人,當然不會就此撤退。
 
既然無木又無鐵,后羿其時便徒手於獵物的屍首中取出骨條,削去一頭,充當成箭。
 
雖然品質遠不如木箭鐵箭,但后羿箭術非凡,運用起來,也是百發百中。
 
后羿憶起往事,也只是數個念頭,瞭解孔大仙所,便吩咐寒浞道:「浞兒,你趕快去找一具村民的屍首來。」
 
寒浞自幼跟隨后羿夫婦,他打獵之事素有所聞,聽到后羿和孔大仙之間的話,便即醒悟后羿想從屍首之中,取骨作箭。
 
寒浞應了一聲,想要找一具屍體來,誰知他才轉身,頸背忽然受痛,眼前一黑,竟就此暈倒過去!
 
 
 
 
 
「浞兒,請原諒為師!」
 
后羿一把接住不支倒地的寒浞,沉聲痛苦的道。
 
說畢,后羿臉色一沉,便一手把寒浞的左手,齊肩撕扯下來!
 
 
 
 
 
 
骨頭堅硬,當然能當箭用,但不是隨便挑一條就可以,因為獵戶射箭,其箭的長度大為講究;箭要是太長,開弓時雙手便會拉得太遠,致使準頭大減;箭要是太短,弦拉扯不足,又會令發出的箭威力不夠,因此一般獵戶,造箭時都必會言明長度。
 
后羿終日與野生猛獸為伍,自然見過不少死在牠們口中的獵人屍骸。
 
他知道人骨頗為堅硬,當中最適合當箭的部份,就是上臂,只因上臂乃是單骨,其形筆直,粗幼和平常箭羽相近。
 
可是一般人上臂不長,作為箭的話,用起來很不稱手,所以就算此地有屍首供后羿所用,后羿知道以此作箭,定必難以射日。
 
不過,寒浞天生異相,一雙手長過膝,以其上臂骨作為箭用,對后羿來說,卻是恰到好處。
 
 
 
 
「浞兒,師父實是逼不得已!」后羿在寒浞耳邊輕聲說道:「他日師父平步青雲,你也能共享為師所有!」
 
后羿心中沉痛,一邊伸手進寒浞的斷臂,然後把骨頭抽出來。
 
一眾仙人見怪不怪,反而是一干村民,看到后羿的手段,無不臉色大變,盡感不忍。
 
「各位,后羿他為了蒼生,才會忍痛犧牲愛徒之手,以骨為箭!」塞大仙見狀,連忙出言解說:「但寒浞失卻一手,能換來天下太平的話,卻是無上德行!縱然他今後殘廢,但天下人只會視他為大英雄大豪傑!」
 
塞大仙身份尊貴,又是仙人,眾人聽在耳中,只覺大有道理,也不再對后羿投以古怪眼光,有的更出言支持。
 
后羿沒有理會眾人,只是沉默地用布把骨頭拭淨,又用尖石削銳骨頭的一端。
 
后羿打獵無數,製箭也是工多藝熟,轉眼已完成了一支鋒利的骨箭。
 
眼看火球遠離,快要沒入山林之中,后羿讓人照顧寒浞,便快步來到山崖。
 
他站山崖盡頭,然後把愛徒骨頭所製的血箭,搭在『赤弓』之上。
 
 
 
 
運氣於手,那大紅光圈,又倏地出現在后羿的背後。
 
 
 
 
看著眼前群山,看著周遭浮雲,后羿心中百感交雜。
 
他知道,這一箭射出後,他將會名震天下,說不定更能一舉登上帝王之位,手掌中原大地。
 
只是他也知道,他得多更多,也會失去不少。
 
「不過,自古帝王英雄,有誰不是腳踏盡枯骨,手染滿鮮血?」后羿傲然說道:「我后羿這一箭,終究要射出去!」
 
 
 
 
眼看火球越來越遠,后羿便把雜念壓下,平心靜氣,拉弦開弓。
 
火球似乎感受到后羿的殺氣,突然左衝右突,似乎不想被后羿抓住飛勢。
 
可是,后羿獵物無數,上至飛鳥下至游蛇,皆逃不出他一羽利箭,火球雖然左右亂竄,但后羿的一雙虎目,還是能牢牢瞪緊。
 
「不必逃了,你就和你九名兄弟,一起成為神弓箭魂,一起成全后某的震世傳奇吧!」后羿冷哼一聲,凌厲的穿過運轉不定的小紅光圈,落在遠遠發光發亮的火球之上。
 
輕呼一口氣後,后羿便即鬆手放箭!
 
箭去無影,后羿卻知必中火球,過了片刻,火球果真有所撼動。
 
 
 
 
 
 
怎料,這次火球沒有爆炸起來,只是烈火熄滅,露出本來面貌,竟是一團渾圓龐大的銀球!
 
銀球絕火之後,速度忽地大增,竟就此逃進山林之間,不見蹤影!
 
 
 
 
 
 
 
「怎…...怎會如此!」后羿大驚失色,萬萬不料會有此變故!
 
眾仙一直在崖下觀看,看到火球變異,統統跑到山崖之上。
 
「孔大仙,這究竟是甚麼回事?」后羿詫異的問道。
 
「你射出的只是尋常骨箭,威力遠不如神箭厲害,雖然中了,但也只能傷他,不能一擊滅之。」孔明解釋道。
 
「那麼他現在去了哪兒?后某還能把他射下嗎?」后羿大急。
 
孔大仙皺眉,沉默地用紅眼瞪著遠方,片刻過後,才搖頭說道:「他已經逃逸而去。」
 
后羿聞言,臉色大變,急道:「那大地豈不是遭逢浩劫?」
 
「不,他自滅天火,下墜威力大減,已經不會再令大地崩裂。」孔大仙拍了拍后羿的肩,笑道:「后羿,你立了偉業,救了天下蒼生!」
 
 
 
 
 
 
后羿原本還在憂心銀球下落,聽到孔大仙說危機已除,大喜過望,忍不住仰天長嘯!
 
后羿苦練一月,等的就是這一刻,這一天。
 
他知道,今後的人生,將會完全不同。
 
多年來所受烏氣,今朝終於吐盡。
 
他知道,以後世人提起「后羿」這名字,只會豎起拇指,讚一句「射日英雄」!
 
 
 
 
 
 
 
 
孔大仙笑了笑,沒有理會后羿,卻忽然向身邊另一位身材健碩的威猛仙人,問道:「夸父,你有追蹤到那傢伙的去路嗎?」
 
「孔明大人,小人的『尋覓之瞳』,已經大概找出那傢伙的去向。」威猛仙人恭敬的道,他的左眼瞳孔也如孔大仙般朱紅,只是遠不如孔大仙鮮艷。
 
「好,那麼你馬上追上去,不要讓那傢伙躲起來!」孔大仙吩咐道。
 
威猛仙人應了一聲,便即翻身下山,往銀球逃走方向追去,轉眼就沒了蹤影。
 
 
 
 
 
 
村民們為了照顧傷者,沒有陪同后羿,見眾人下崖,便即一湧而上,把后羿圍住,想要問個究竟時,天空烏雲忽然褪去,露出青天,竟又有烈日當空。
 
眾人見到太陽在頂,莫不奇怪,紛紛詢問起來。
 
孔大仙笑著解釋:「剛才后羿射去九日,剩下的這一隻獨力難支,為了保命,便逃回太虛之中,從今以後,也不會生事,各位大可放心!」
 
眾人聞言大喜,這一仗雖然折損不少人手,但對后羿更是敬佩拜服。
 
后羿聽到眾人稱讚,心中大感高興,但他掛念寒浞,謝過眾人,便走去查探寒浞傷勢。
 
 
 
 
「師父……究竟發生甚麼事?」此時寒浞剛剛轉醒,便即感受到左肩轉來劇痛。
 
后羿心中有愧,但還是把事情一五一十告知。
 
寒浞聽著后羿的話,臉色鐵青,后羿見狀,連忙說道:「浞兒,當時實在情況危急,為師……」
 
「師父,不用再說了。」寒浞強顏歡笑,道:「浞兒明白,師父所為,是逼於無奈。」
 
「那麼,浞兒真的不怪責師父?」后羿問道。
 
寒浞強笑著點點頭,但肩上吃痛,也不再說話,后羿見狀,頓時放下心頭大石。
 
 
 
 
 
 
后羿得徒兒體諒,心中大喜,卻一時走眼,看不到寒浞目光之中,閃過一絲恨意。
 
 
 
 
 
后羿一人獨戰十日,射下九陽,解救蒼生免受一劫,英名立時傳遍八方,威震天下。
 
其時夏王太康,昏庸無道,終日只顧打獵玩樂,漠視政事,弄得民不聊生。
 
后羿見世道紛亂,乘機率領聯盟起義,人民久仰后羿威名,見他率兵反抗,皆紛紛加入盟軍,對抗王室。
 
后羿出師有名,勢力越加壯大,手下能人異士,數之不盡,當中又以斷了一臂的寒浞,立功最多。起義半年以後,后羿更和他結成義父義子,其關係更進一步。
 
聯盟民心所向,東征西戰,后羿又有『赤弓』在手,戰無不勝,不過短短三年,便推反太康王朝,后羿終自立為王,建立『有窮國』。
 
后羿建國後,便即論功行賞,把聯盟之人昇位大官,更以寒浞為相。
 
 
 
 
 
這夜,京城花燈處處,人如潮湧,笑聲遍地,卻是后羿登基之日,與萬民同慶。
 
后羿和聯盟舊部,朝政百官,在大殿暢飲了一整夜後,饒是后羿酒量過人,終感些許醉意,便決定散席。
 
百官退下之後,后羿便滿懷興奮,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寢宮之中。
 
寢宮燈火微弱,設計精簡,也不繁華。才踏入宮中,便有一股撲鼻的幽香傳來,香氣入鼻,后羿的醉意立時大減。
 
只見窗台之前,有一人憑欄而坐,身披淡白薄紗,看著天上明月,輕輕嘆息。
 
 
 
 
「娥兒,有甚麼事犯愁嗎?」后羿輕步走到嫦娥身後,把她一擁入懷,柔聲問道。
 
嫦娥意外輕呼一聲,旋即埋頭道:「相公,你終於回來了。」
 
「嗯,大家開懷,一時暢飲忘形。」后羿笑著道:「娥兒你沒來,實在可惜!」
 
「相公,你知道娥兒生性恬靜,不喜宴會。」嫦娥看著明月,又嘆一聲,「娥兒很想念有窮村。」
 
「啊?等寡人處理好政事,就陪娥兒你走一趟吧。」后羿哈哈大笑。
 
「不用了,物是人非。娥兒想念有窮村,是因為那時候,相公你每天和娥兒形影不離。你雖然每天日出就離家打獵,但每一晚娥兒總能等到你回家,與之共進晚膳。」嫦娥看著后羿,情深的道:「此刻相公你登上王座,卻是百事纏身,有時更征戰多月,娥兒想看你一面,也是艱難!」
 
「娥兒,寡人也希望能多與你共處,只是現在寡人既為萬民之主,要煩惱的事自然就多。」后羿溫言笑道:「不然這樣,你說一件事,寡人定必替你做到!」
 
「好,那娥兒只求一事。」嫦娥一雙如秋水般的麗目看著后羿,堅決的道:「娥兒求相公,明天不要吃下仙丹!」
 
后羿臉色一沉,斷言拒絕:「不行!」
 
 
 
 
那天射日之後,一眾仙人便以追捕銀球為由,辭別后羿。臨行前,孔大仙叮囑后羿,唯有登基之後,才可打開錦盒,服下內裡仙丹。
 
后羿雖然很想服下長生不老丹,但聽得孔大仙吩咐,只好壓下念頭,專心奪位。
 
其時世人也知后羿得大仙贈送仙丹,不過無一人有強取之心,一來后羿聲望甚高,深受百姓愛戴,二來后羿武功高強,天下間能勝過他者,屈指可數。
 
后羿也不擔心有人搶奪,因此錦盒便一直由嫦娥貼身保管。
 
今天后羿正式登基,本擬在明日開壇祭天後,便和嫦娥各服一顆仙丹,自此長生不老,成就永世霸業。
 
怎料,現在嫦娥突然要求后羿不食仙丹,這教后羿怎能不怒?
 
 
 
 
 
后羿怒氣沖沖,但他畢竟深愛嫦娥,看著那麗容垂淚,怒氣稍消,便柔聲問道:「娥兒,長生不老有甚麼不好?」
 
「要是能與相公你共相廝守,直至永遠,當然沒甚麼不好。」嫦娥淒然一笑,「只是要是我倆真的變成長生不老,相公你只會繼續開疆闢土。娥兒獨守空房,就算是一夜覺很長,如此的長生不老,豈不是折磨?」
 
「寡人怎會只顧永遠征戰呢!」后羿濃眉一皺,不悅的道:「要是我倆有了孩兒,那麼待孩兒長大成人,寡人的基業,自然會交給他去處理,到時候寡人不就可以和娥兒你朝夕相對嗎?」
 
嫦娥搖搖頭,苦笑道:「只怕還未等到那一天,娥兒便已給寂寞磨死。」
 
后羿聞言一怒,忍不住伸手往茶几一拍,后羿手勁何其巨大,這一拍便把茶几拍得四散成碎。
 
嫦娥似乎早料后羿有此反應,也不意外,只是掙脫后羿懷抱,坐在床沿,掩面垂淚絕泣。
 
后羿見狀,一腔怒火也發作不了,只是冷哼一聲,道:「罷了,娥兒你既不想長生不老,就把錦盒交往給寡人保管,再作打算!」
 
 
 
 
 
「娥兒交不出來。」嫦娥拭去淚痕,淡然笑道:「因為娥兒已把兩顆仙丹私自服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