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窮村的東郊有一片茂盛的森林,村裡獵戶平常打獵,也只是在外圍搜捕,甚少有人走進深處,因為有不少野獸,聯群結隊的棲息在森林裡。
 
森林裡頭,卻有一座不小的山丘,由於地勢低,山上又有水流,因此形成了一道瀑布。
 
瀑布足有百尺之高,激流由上滾滾而下,力道十足,猶如萬馬奔騰,聲勢驚人之極!
 
流水衝到地面時,激起無數水花,使得瀑布底充滿水霧,白茫茫的一片,但此刻霧氣之中瀑布之下,竟有一人高舉雙手,捧著一塊巨石迄立不動!
 
只見那人上身赤裸,露出一身精練肌肉,肌肉上到處是傷,卻都是爪痕和牙印,或新或舊,顯出這人一直以來,多次和野獸生死相鬥。
 


那人手上抬著的巨石有三人合抱之大,加上瀑布的衝力,此刻他所承受的力道足達千斤,可是他偏偏能站得穩如山嶽,絲毫不動,實是奇怪!
 
此人正是后羿,此刻他雙目緊閉,神色並又沒有多少痛苦,看來如此撐石,對他來說還迎刃有餘。
 
 
 
 
平穩地頂石良久,瀑布旁忽地傳來一把宏亮的男聲:「把石頭推上去!」
 
后羿微微一蹲,深深吸了一口氣後,一雙巨掌猛地往上急推,數百斤重的巨石竟就此被他推起,逆流上衝!


 
巨石筆直地騰空了十數尺,升到盡頭後,便再次隨著瀑布洪流滾下來。
 
巨石挾著比先前更加猛烈的力道滾落,站在底下的后羿卻不閃不避,只見他臉上非但沒半點驚慌之意,一雙虎目流露的眼神,更是堅定無比!
 
后羿看準時機,雙掌又是運勁一推,把巨石再次推到半空之中!
 
如此反覆上推十來回,后羿仍未見絲毫疲態,反而越推越起勁,可是巨石卻已抵受不住掌力和瀑布的來回挾擊,在第十八次被后羿推到半空時,便轟然粉碎!
 
面對激流中無數的碎石打擊,皮膚雖感刺痛,但后羿依然閉目張手,站在瀑布之中不動,因為他正回憶著剛才推石的所有感覺。


 
那種,雙手充滿力量的感覺。
 
 
 
 
 
「短短半個月,已能把氣修練到如此地步,不錯!」瀑布旁的男人再次作聲,只見那人滿臉胡子,頭上沒半條毛髮,正是那名把神弓交給后羿的仙人。
 
「塞大仙過獎,要不是你的教導,后某不知道原來體內竟有『氣』這種東西。」后羿從瀑布走了出來,讚嘆了一聲,「半月之前,后某連這石頭也不可能抱起,但現下竟能將其擊碎,實在神奇!」
 
「那也要你本身有素質,才可以達此境界。」塞大仙咧嘴一笑,道:「換了是一般凡人,早被巨石壓成肉團了!」
 
 
 


 
 
那天塞大仙和一眾仙人到訪后羿家,向其提出「射日」一事後,后羿再三思量,終於決定放手一幹。
 
翌日,他便攜同那只有弓靶的「神弓」來到森林中找上他們,那時在森林中等待后羿的,只有這位光頭塞大仙。
 
塞大仙知道后羿答應射日,便即和他展開特訓。
 
不過,塞大仙並沒有指導后羿如何運用「神弓」,反是教他修習導氣之法。
 
后羿起初對此也是大惑不解,不過當他依法修行幾日,便已見效,除了身體變得越來越強橫,雙手臂力更是與日俱增,隔空發掌,也能擊斷樹枝!
 
原本滿肚疑惑的他,自然也不追再問「神弓」和射日之事,專心的跟隨塞大仙修行。
 
后羿本就天生神力,而且根骨天資頭腦俱佳,修練這運氣之法,實是事半功倍,不到七日,他便已懂得把氣,隨意運轉全身,後來塞大仙便讓他在瀑布中反覆擊石,以增臂力。


 
現在,后羿只要運勁於手,更能把二人合抱粗的大樹,一掌震斷!
 
 
 
 
 
「來,把雙手枱高,張掌平肩而伸。」塞大仙忽然吩咐道。
 
剛拭乾上身的后羿也不忙穿回衣服,依言把兩手緩緩提高至肩。
 
縱使剛才在瀑布之下推石甚久,此刻后羿平伸的雙手,卻沒有一絲抖動,穩固非常。
 
「好!」塞大仙仔細的觀察了一會後,讚了一聲,又問道:「知不知道我為甚麼要你在這半月裡,不斷習氣,又不斷推石?」
 


這個疑問后羿早在想過百遍,原本他只是隱約有點頭緒,不過剛才塞大仙讓他伸手不動,令他更為肯定自己心中所猜沒錯。
 
「大仙心意,是想我的雙手,訓練得穩如盤石,紋風不動?」
 
「不錯!」塞大仙點了點頭,笑道:「唯有雙手夠穩牢,才能使得動神器『赤弓』!」
 
聽到塞大仙提起神器,后羿心中立時泛起一陣激動!
 
雖然他覺得這半個月來過得甚為充實,自己的實力也突飛猛進,但后羿畢竟與弓箭作伴,出生入死多年,他這段日子,一直最想學到的,就是如何使用這奇異神器。
 
 
 
 
 
「事不宜遲,我現在就開始教你如何使用這『赤弓』。」塞大仙邊笑邊從懷中取出木盒,拋了給后羿,「把它拿出來吧!」


 
木盒之中,自然就是『赤弓』,后羿把它小心翼翼的拿出來後,又仔細的看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搖搖頭,道:「這神器構造實在奇怪,我看來看去,也看不出該如何使用。」
 
「這不叫奇怪,是神奇,既是神器,自然非凡。」塞大仙笑了笑,從地上隨便拾了條幼長的樹枝,遞給后羿,「試試把這樹枝,用『赤弓』射出去。」
 
「樹枝?」后羿心中大感奇怪,但還是依然一試。
 
左手把『赤弓』緊緊握好後,后羿便一如平常,把樹技搭在左手左中兩指之間後,便舉起弓,然後把箭往身後拉。
 
只是現既沒弓臂也沒弓弦,后羿拉起來自然毫不費力,「鬆弦」時樹枝也沒有射出去,只是無力的掉到地上去。
 
「不行,不行!」塞大仙搖了搖頭,皺著眉道:「后羿,想想你這半個月來,幹過甚麼,學過甚麼!我教你導氣之法,不是單單想你雙手平穩!」
 
聽到塞大仙的話,后羿只覺更加迷茫。
 
他低頭想了片刻,腦裡忽然靈光一閃,呼道:「我明白了!」
 
「嘿,真的明白了?那就再試試看吧。」塞大仙略帶讚許的看了后羿一眼後,重新遞過一支樹枝,「這一次,你要射中那東西!」說罷,便往遠方一指。
 
后羿順指一看,只見樹林遠處,正有一頭小狐狸在偷偷窺望。
 
那小狐狸渾身毛色雪白,唯獨那尾巴卻是黑白相間,且左搖右擺得甚快,乍看之下,彷彿有多條尾巴似的。
 
后羿獵獸無數,識得眼前這小東西,是難得一見的「九尾狐」。
 
他在這森林打獵了廿多載,自然不是頭一趟看見這種狐狸,只是有窮村內所有獵戶,包括后羿,卻是從未打下過一頭,只因這九尾狐體積細小,奔走如風,就算是后羿射出的快箭,牠們都能險而又險的避過。
 
后羿原本還有些擔心,不過看著手中『赤弓』,頓時豪氣大生:「有神弓在手,我還不能收拾你這頭小畜牲,我后羿還怎能射日!」
 
 
 
 
 
后羿打起精神,重新把搭上樹枝,然後舉起『赤弓』,不過,這一次他不是如常引弦,而是把體內的氣,引導進神器之中!
 
只見后羿一把氣貫進『赤弓』中後,他身後突然顯出一個赤紅色的大光環,同時之間,他感覺到原本空蕩無力的樹枝,忽然被某種力量,牢牢抓緊!
 
「這……這是甚麼?」看著身後赤光流動的異環,雖然猜中了『赤弓』的正確使用方法,但后羿還是驚異多於喜悅。
 
「此乃『赤弓』獨有的『光弦』,與一般弓的弦不同,這『光弦』要費數百斤的力,才可拉動。」塞大仙笑著說道:「你現在試試把左手食指伸直,同時把少量氣集中在指尖之上。」
 
后羿依言把氣匯聚在手指上後,但覺指頭一麻,伸直的食指之前,忽然又出現一個紅色小光環!
 
這小光環和后羿身後的光環一模一樣,只是大小上有所不同。
 
「這小光環又是甚麼?」雖然這『赤弓』的構造實在匪夷所思,但見過第一個光環之後,后羿已經沒感到那麼驚訝。
 
「小光環用以瞄準,它所圈中的地方,就是箭會射中的地方。」塞大仙笑著說:「你這就拉弓吧!」
 
后羿右手三指緊抓住樹技一端,然後往身後一拉,頓時發覺這光弦果真如塞大仙所以,要花比平常百倍多的力量,才可拉動。
 
這時,后羿又留意到他每把樹枝拉後一分,身後那紅色光環便向前移了一分,同時又縮小了點。
 
當他把樹枝完全拉後,那大光環竟恰恰變得和小光環一般大小,並完全重疊起來!
 
兩道光環在重疊的一刻,發出的紅光立時變得更為奪目。
 
「好,現在就把那小東西射下來!」塞大仙吩咐道。
 
后羿闔上一眼,用餘下的眼神,透過光環,牢牢鎖定在小狐狸上。
 
接著,他輕輕吐了口氣後,右手三指一鬆,那修長的樹枝突然消失不見。
 
 
 
 
 
「發生甚麼事了?」后羿眉頭一皺,大惑不解為甚麼樹枝會憑空消失。
 
他再看看遠方那小狐狸,只見牠依然一臉狡滑,渾不似受了傷。
 
后羿正想問塞大仙,他卻先指著九尾狐,笑道:「你再看清楚一點!」
 
后羿回頭再看,卻見那小狐狸的眉心上,忽生出一點殷紅。
 
九尾狐似有所感,可是還來不及反應,竟忽然軟軟的倒了下來!
 
狐狸倒下後,后羿便即看到牠身後的樹上,不知怎地,竟插了原本手中那條樹枝!
 
「這......究竟發生甚麼事了?」后羿愕然萬分的道。
 
「你還不明白嗎?」塞大仙笑道:「剛才你已經用樹枝,射中了小東西的額頭,那紅點就是箭孔。樹枝勁道未盡,所以貫穿了牠的頭骨,再釘到樹上。」
 
后羿其實早已猜到多少,可是聽到塞大仙的話,還是詫異得張大了口。
 
他眼力非凡,自己平常射出的箭雖快,但雙眼能跟得上,可是這次所射出的樹枝,后羿卻是連影都沒看到半點,而且那小狐狸中箭以後,還活動了一會兒才倒斃。
 
 
 
 
 
這『赤弓』的威力,實在驚人!
 
 
 
 
 
不過,后羿還是有一點不明白。
 
剛才后羿瞄準的,乃是狐眼,因為九尾狐極奇珍貴,一塊完好無缺的九尾狐皮,足夠他和嫦娥生活十年,唯有從眼窩射進去,才能盡可能保存皮的完整。
 
可是,這樹枝最後卻是中了狐狸的眉心,雖然只是偏差少許,但后羿對自己的射藝信心十足,而剛剛又肯定九尾狐沒移動半分,因此實在想不通為甚麼樹枝會突然偏了。
 
塞大仙似是看破了后羿心中疑惑,笑道:「你是奇怪,為甚麼樹枝沒有射中狐狸的眼吧?」
 
后羿點點頭,道:「還請大仙指點。」
 
「此乃『赤弓』獨特之處,你平常射箭,定必顧及風向,距離。」塞大仙指了指后羿手中神器,道:「但『赤弓』非凡,光環所圈,箭必中之!它能夠完全漠視一切影響,把射出來的箭,鐵定擊中目標!這也是我先前所說,要你把雙手練得穩如盤石的原因了!」
 
「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后羿緊握『赤弓』,激動的道:「這果真是天上神器!」
 
塞大仙欣賞的點點頭,正要再說,遠方忽然傳來急促的腳步上,沒片刻,一人突然趕到二人面前,卻是后羿的徒弟寒浞。
 
 
 
 
 
「師父,大事不妙!」
 
寒浞上氣不接下氣,焦急的道:「有狼群……有狼群襲村啊!」
 
「這些狼群平常皆聯群結隊,但森林裡食物足夠,鮮少襲擊村落,今天怎麼突然變了性?」后羿皺眉說道:「不過,我們村子獵人眾多,十數頭狼應該應付有餘。」
 
「不……不是這樣!」寒浞拭著額角的汗,道:「這次牠們空群而出,足有數百匹之多!」
 
「甚麼!」后羿驚訝得猛喝一聲,方知事態嚴重。
 
「我原本在山上修行,留意到草原上有一群黑壓壓,這才發現是狼群。這群狼不知發了甚麼瘋,竟把鄰村給滅了!」寒浞焦急的道:「我看牠們正向著有窮村進發,便連忙下來找你。」
 
有窮村內雖有獵戶,但也難以面對上數百頭餓狼而毫無傷亡!
 
想起嫦娥還在村中,后羿只感焦急如焚,立時回身向塞大仙道:「大仙見諒,狼群襲村,今天的練習只能到此為止。」
 
塞大仙點點頭,笑道:「不打緊,我明白的。」
 
后羿想了想,再恭敬的問道:「不知道塞大仙能否出手,救一救我們村子呢?」
 
「不行。」塞大仙一口拒絕,「我乃仙人,不能隨便插手人間之事。」
 
后羿想不到塞大仙道會回絕得如此乾脆,頗感意外。
 
「哈哈哈,你不必灰心!我雖不去,但只要有『赤弓』在手…..」塞大仙看到后羿的樣子,不禁大笑,眼神卻非常認真的道:「狼再多來一倍,你也能獨自應付有餘!」
 
后羿聞言,心中豪氣頓生!
 
 
 
 
 
 
「大仙說得不錯!區區幾頭畜牲也對付不了,我后羿還談甚麼射日,談甚麼爭天下!」后羿手握『赤弓』,仰天一笑。
 
塞大仙看在眼裡,沒有說話,只是略帶讚賞的點頭微笑。
 
「浞兒,你有沒有騎馬來?」后羿看著寒浞問道。
 
寒浞點點頭,道:「有,馬停在不遠。」
 
「好,你先回山上躲起來,再有甚麼異樣,便飛鴿告知吧!」后羿說罷,便向塞大仙抱拳道:「大仙,先告辭了。」
 
這時,塞大仙把身旁一袋羽箭交給后羿,道:「這些箭本留來給你練習之用,現在倒是大派用場了。」
 
接過箭袋後,后羿也不再多話,抱一抱拳,便即轉身大步向馬兒的方向走去。
 
寒浞也沒有多留,向塞大仙告辭一聲,亦都離開,只是看著塞大仙時,眼神閃過一絲疑懷疑。
 
雖然異樣一瞬即逝,但以塞大仙過人眼力,自然捕捉得到。
 
 
 
 
 
 
二人離開不久,塞大仙便回到瀑布旁的那塊大石上,端正的坐了下來。
 
晃動的湖面映著他那張粗豪的臉兒,卻不知在那一刻,臉旁忽然浮現多一道黑色的身影。
 
「事情弄好了?」塞大仙沒有回頭,只是笑著問道。
 
「辦這種小事,我怎麼可能會失手?」塞大仙身旁那個黑影冷笑一聲,「我好歹也是七君之一。」
 
只見那人身材高大,渾身包裹在一件黑袍之中,袍中不住發出「嗡嗡」聲,好不怪異。
 
那人身後站了一個同是穿了黑袍的小孩,但那小孩沒有作聲,只是默默的跟隨在黑袍人身後。
 
「訓練了半個月,你覺得他能不能成事?」黑袍人問塞大仙道。
 
「他不愧是伏羲之後,對氣的控制很快上手。」塞大仙道:「不過只剩下半月時光,要讓他完全熟悉『赤弓』,不免有點難度。」
 
「嗯,這就是你讓我去把那群狼趕出森林的原因了? 」
 
「實戰總比練習來得有用,況且我們沒有人真正使用過『赤弓』,給他親身使用『赤弓』撕殺,比我們傳授有效和直接得多。」塞大仙解釋道。
 
「這話倒是不錯。」黑袍人點點頭。
 
「再說,后羿鬱抑太久,信心早失,對自己的力量不信任,如此狀態,他必定難以將那十名傢伙全部射下來。」塞大仙認真的道:「唯有重拾自信,恢復氣勢,他才可以發揮十足實力!」
 
「我看原因還有兩個吧?」黑袍人冷笑道:「后羿要是真的能把村子從狼襲中解救出來,在村中聲望定必水漲船高,半月之後他要射日,就沒有村民會反對,就算心裡覺得不妥,看過他今天的威勢,自然也不敢出手阻止。」
 
「猜得不錯!」塞大仙放聲一笑,又問道:「那麼,另一個原因呢?」
 
「有了聲望,之後又順利解決了那十名傢伙的話,村民就會認定他解決了烈日焚地之危,到時成了眾人的英雄,擁兵而起便不再是難事。」黑袍人淡然說道:「這樣一來,后羿就會距離帝王之位越來越近。萬一他最後真能推翻夏王太康,自立為君,到時候手擁百萬人命,你就多了一個補充魔氣的好地方了!」
 
塞大仙豪邁的大笑一聲,算是默認了黑袍人的話。
 
「一箭三鵰,我是真的服了你。」黑袍人搖搖頭,道:「你樣子粗豪,看起來像是最直接最爽快,但我們七君之中,說不定就數你心機最重!」
 
「只是順手之為而已。」塞大仙笑道:「不過嘛,要是真的想達成這三個目標,光是這次狼襲,還遠遠不夠。」
 
「你想我再把林內野獸再多趕出來幾遍?」黑袍人奇道。
 
「對,反正把這些全推說是『十日並出』前的異象,就不會有人疑心。」
 
「我卻怕有一人會壞事。」黑袍人說道。
 
「誰?」塞大仙粗眉一皺。
 
「后羿的徒弟,寒浞。」黑袍人的語氣變得有些不滿,「聽后羿說那傢伙終日流連山上,且愛觀百象,我怕他會看穿出破綻。」
 
「看出破綻又如何?就算讓后羿知道野獸是我們趕出來的,他也不會告訴村民。」塞大仙回頭看著黑袍人,粗獷的臉露出無比自信,「他腦袋不差,定必看穿當中利弊,作出取捨。」
 
 
 
 
 
 
 
 
 
狂風撲面,蹄聲紛亂,黑馬上的后羿盡量把雜緒摒除,獨留心中一股豪情壯志。
 
他知道自己必須保持冷靜,不然待會只有稍有閃失,便會落得被百狼亂噬的下場。
 
黑馬腿力不俗,奔馳片刻,后羿只覺眼前一亮,原來已經越過森林。
 
辨明方向,后羿便馬不停蹄的往有窮村趕去。
 
一路上,后羿只見地上不時有狼糞,有時更會看到落單受襲的獵人屍首,被咬得七零八落,只剩下少量骨肉。
 
「希望村內的人能抵擋一陣吧!」后羿憂心嫦娥安危,雙腿不禁一挾,只聽黑馬一聲長嘶,竟又再加快速度!
 
黑馬四蹄紛飛,又狂奔了一會,后羿忽然嗅到一陣腥風從前方傳來。
 
后羿稍微挺身眺望,只見前方黑壓壓的一片,卻是已然追上狼群!
 
此時狼群離村子還有一段距離,可是狼群移動迅速,再過片刻定必會和村民短兵相接。
 
后羿目力所及,勉強見到村外正有數十人正手持獵器,嚴陣以待。
 
可是后羿知道,此刻村內的獵人,都是些新手或老獵戶,那些獵術較高的獵人早已出村打獵,光憑這些人,遠遠不夠抵擋眼前數百匹野狼!
 
后羿巴不得立時回到村子幫忙,不過前方的路被狼群阻隔,繞道回去卻定必來不及。
 
 
 
 
 
 
 
「無路可走?」后羿冷笑一聲,「我后羿偏要闖出自己的路!」
 
 
 
 
 
把氣匯聚左手『赤弓』,后羿只覺紅光一閃,卻是那大紅光弦又再顯現身後。
 
后羿右手拈過一支鐵箭後,身子忽然一偏,只用右腳勾住馬身,上半身傾倒在黑馬左側,貼近地面。
 
接著就是伸指、搭弓、拉弦,只是第二次使用神器,以上三個動作,后羿做得毫無滯礙,一氣呵成!
 
此刻,后羿幾乎碰到地面,只要身子再低一點,頓時便會被拖得頭破血流。
 
可是,他內心波瀾不驚,全神貫住,一雙圓滾虎目,唯有那群越來越接近的野狼!
 
 
 
 
 
馬蹄聲似乎已引得部份野狼注意,只見狼群後方起了騷動,不少野狼紛紛轉頭,朝一人一馬胡吼亂叫。
 
黑馬驟見群狼,也是一驚,腳步立時放緩。
 
「馬兒,別怕!」后羿大聲叫道:「有我后羿在,絕不會讓你少一此毛髮!」
 
黑馬竟像是聽得明白后羿的話,嘶叫一聲,四蹄連環翻飛,再次奔放起來!
 
野狼見到如此氣勢,面對單人匹馬,竟不敢上前撕撲,只留在原地虛張聲勢的嗚叫。
 
即將衝入狼群,后羿心中無畏無懼,反而霸氣大生,猛喝一句:「擋我者,死!」
 
語畢,右手急放,原本緊扣在弦的鐵箭,再次消失不見。
 
 
 
 
 
 
 
 
卻見前方黑壓壓的狼群之中,忽有血花,無故濺到半空之上,然後如雨亂灑。
 
就在同一時間,只見數十頭野狼,或頭腦或身體,都突然多出一個血洞,然後統統倒斃地上,形成一條筆直的狼屍血路!
 
 
 
 
「好馬兒,上!」
 
后羿放聲大吼,雙手卻沒有停下片刻,鐵箭連環扣射,每箭必斃十數野狼,替黑馬殺開一條血路。
 
也不知是受了后羿的影響變得激昂,或是害怕伺候周遭的野狼,黑馬闖入狼群後,反而越衝越快,教野狼的擒咬盡數撲空!
 
接連射了七箭,黑馬已經走了半里有餘,除了野狼的嚎叫,后羿已漸漸聽到村民的驚呼聲。
 
雖然只剩下十數步之遙,但后羿沒有焦急,依舊順手拈起一箭,然後搭弓拉弦。
 
可是,他才剛瞄好準頭,正要發射,一頭毛色灰暗的野狼,突然脫群而出,從后羿身後撲了上來,張口欲噬!
 
這頭灰狼的速度遠勝同伴,而且行動無聲無息,一排尖銳利牙幾乎咬中后羿,后羿這才驚覺,同時勉力側過身子,但右手手臂最終還是被灰狼狠咬一口。
 
后羿手臂吃痛,抓住箭羽的三指也不期然扭動一下,這才放箭。
 
原本這只是一個無關痛癢的小動作,可是目光銳利的后羿卻留意到,剛才把箭扭動的時候,左手指尖前的小光環,似乎略為擴大。
 
他又看到那些剛被射中的狼屍身上,皆有著被先前都要寬闊的箭孔。
 
 
 
 
 
箭孔的闊度,依稀就是跟擴大了的小光環,一般大小
 
 
 
 
 
「啊,是后羿!」
 
一名村民的驚呼醒打斷了后羿的思緒
 
后羿回頭一看,但見狼群已遠遠拋離在後,原來自己不經意間,已和黑馬衝出重圍。
 
后羿單人匹馬,從重重野狼中殺出一條血路,且只是受了一點傷,這份無匹氣勢,不單令村民驚訝,更令毫無人性的野狼也大為震驚,一時之間,竟不敢上前來犯,只是在遠處低嚎叫囂。
 
后羿一下馬,數十名村民立時熱情的圍了過來,七嘴八舌的向后羿求救。
 
縱使村內眾人向來皆和后羿不和,但人人心裡都明白,有窮村中最厲害的獵人,非他莫屬。
 
加上剛才后羿衝殺過來時,氣勢凌人,直如天神般威武,眾人無不折服,更認定能解決眼前危機的,唯有此人!
 
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情包圍,后羿不禁有點手足無措,但同時心內,也有些久違了的光榮感。
 
好不容易把眾人喝停,后羿便即向眾人詢問:「你們有沒有見過嫦娥?」
 
還未有人回答,一道身影忽然衝開人群,直撲進后羿懷中,又驚又喜的喊了一聲:「相公!」
 
后羿低頭一看,正是妻子嫦娥!
 
 
 
 
 
 
「娥兒!」后見嫦娥臉色蒼白無血,柔聲問道:「你怎麼了?」
 
「我沒事。」嫦娥搖搖頭,嘆道:「只是剛才見你孤身闖入狼陣,我心中擔憂得很!」
 
「對不起!」后羿心中一痛,把嫦娥抱得更緊。
 
被后羿緊緊抱住的嫦娥,忽然嗅到一陣濃烈的血腥,這才發覺后羿手臂上的傷口。
 
「相公,你受傷了!嫦娥焦急的道。
 
「沒事,你相公我長年和這些畜牲搏鬥,這種傷口,我還不放在眼內。」后羿豪邁一笑,同時放開嫦娥,撕下一片衣服,把傷口綁好。
 
嫦娥還要再說,一名村名忽然語氣焦急的叫道:「不好,那些狼又要攻過來了!」
 
后羿放開嫦娥,仰首眺望,只見剛才那頭把噬了他一口的灰狼,此刻正站在狼群最前方,神態孤傲,看樣子正是狼族之首。
 
至於灰狼身後的野狼們,則蠢蠢欲動,似乎已經壓下剛才的恐懼,吠叫聲越來越張狂響亮,似乎轉眼間就群起而攻。
 
先前后羿進村時,雖已殺了數十頭狼,但相比起眼前整個狼族,實在微不足道。
 
后羿快速點算了一下,這才驚覺此刻村內的獵戶,不過七十餘人,而同不是年老的退休獵人,就是未成大器的後生小子。
 
 
 
 
以這點力量抵抗,定必九死一生!
 
 
 
 
 
 
狼群越來越鼓譟,村民也越來越焦急,但后羿此刻,卻不驚不慌,反而有點興奮。
 
以往打獵,后羿也嘗試過這種感覺:越是厲害的猛獸,后羿越是冷靜,越是享受與其生死相鬥,體內的血越是沸騰。
 
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狼群,后羿不怕。
 
他后羿,從來只怕寂寂無名!
 
「塞大仙說,就算多來一倍,我也可以單獨應付。」后羿默言細想:「塞大仙不會騙我,因此眼前這群畜牲,我自然可以依靠神器消滅!」
 
想到此節,后羿不禁低頭看著手中『赤弓』,同時想起剛才那奇異的最後一箭。
 
半晌,后羿忽然取過一支鐵箭,然後搭上『赤弓』,運起光弦。
 
村民從未見過此等神物,看到后羿背後的大光環,無不看得目瞪口呆。
 
后羿沒有理會眾人,只是專注的拉弦。
 
 
 
 
 
「剛才我抓住箭尾的手指稍微向右扭轉,左手指尖前的光環便變大了。要是我再多扭一點的話…….」
 
后羿想著,右手三指一邊抓住鐵箭,往右拉轉。
 
卻見他一邊轉動鐵箭,小光環一直擴張,直變到拳頭般大小,鐵箭才突然卡住,再也轉動不了。
 
心中忽有所感,瞄向狼群後,后羿立時鬆手放箭。
 
箭又是無影無蹤的射了出去,但這一次,后羿卻看得清清楚楚,鐵箭所射的方向上,那些野狼身體,突然出現一些拳頭大的血洞,還未來得及嚎叫,那些狼便統統斃命!
 
不止村民,就連射出這恐怖一箭的后羿,也是驚訝的張大了口!
 
 
 
 
 
 
「原來……原來『赤弓』還有這種神效!」
 
后羿心中一陣激動,不過他同時感覺到,剛才那一箭射出之後,身體的氣消耗得較之前要多。
 
他明白到,箭的威力越大,所需要的氣量便越大。
 
此刻,他終於明白到塞大仙為甚麼說,獨他一人,也可以收拾上千頭野狼!
 
突如其來的一箭,再次打亂狼群的陣腳,一直憂心忡忡的村民,則再次看到希望,無不激動起來。
 
適才那一箭威力浩大,波及甚廣,至少殺死了百頭餓狼。
 
看著眼前的狼群,后羿粗略估算,多射四箭,就可以把這些畜牲全滅。
 
正常后羿想再射一箭時,他又忽發奇想:「不知道能不能製造多個小光環,來個四箭齊發呢?」
 
想念及此,后羿便只用左手拇指緊勾『赤弓』,另外四指則伸直。
 
把氣導入四指指尖後,后羿只覺眼前紅光大盛,四指之前,果真出現四道大小一樣的光環!
 
后羿大笑一聲,右手扣過四箭,同時搭弓拉弦,接著又轉動鐵箭,使得指尖前的四道光環,都變成拳頭般大。
 
 
 
 
后羿單膝跪下,左手手心向上,四箭平列而伸。
 
后羿沒有瞄準任何目標,因為他知道,這四箭不用瞄準,也能滅掉所有野狼!
 
此刻,后羿屏息靜氣,身上發出驚人的滔天氣勢!
 
所有村民都一聲不響的看著他,嫦娥更是緊張的咬破朱唇;而對面那頭灰狼,似乎被后羿的霸氣所刺激,忽然仰天長嘯,號召群狼向村子進攻!
 
「嘿,我欣賞你。」后羿小聲冷笑,「不過,你作高傲,也只能成為我后羿的箭下魂!」
 
 
 
 
笑罷,后羿鬆開右手五指。
 
 
 
 
 
 
鐵箭離弦。
 
 
 
 
 
 
原本吵雜無比的狼群,一下子變得安靜異常。
 
 
 
 
 
 
只因,數百匹狼,此刻沒有一頭的身體,是完好無缺。
 
 
 
 
 
 
缺了一首頭腦的狼王,奔走了數步,最終還是無力倒下。
 
 
 
 
 
雖然滅掉群狼,不失一人,但所有村民,心中只有驚愕,臉上盡是一臉難以置信。
 
 
 
 
 
唯有后羿,他感到一股豪氣,自胸口不停生出來,使得他很想仰天長嘯!
 
 
 
 
 
 
可是,他才站起來,忽然又感到周身無力,倒地暈倒。
 
 
 
 
 
他知道,剛才那四箭,已耗光體內的氣。
 
 
 
 
 
 
不過,在昏倒之前,他還是咧嘴笑了。
 
 
 
 
 
 
「從今以後,我后羿,就是英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