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悟空早有防備,手中『靈蕭』猛地增長,「錚」的一聲,便把塞伯拉斯的銀棍擋在開外。
 
塞伯拉斯一擊不成,握著銀棍的手忽地一抖,銀棍立時解體散開,化為那九九八十一節鞭!
 
銀棍化鞭,塞伯拉斯的攻擊立時由剛變柔,但見銀鞭的一端如蛇般纏住『靈蕭』,教它動彈不了,另一端則如箭離弦,飛快的朝孫悟空其中一隻握蕭的手射去。
 
雖然交手只是電光火石,但塞伯拉斯這一擊大有心思,這八十一節鞭每一節皆是鋒利的刀片,要是射中了,孫悟空必定要留下半隻手掌;要是他放掌閃避,那麼『靈蕭』就會順勢給三頭犬索去。
 
「嘿,臭狗,小小招數,難不到本大聖!」孫悟空怪笑一聲後,外貌忽然一邊,竟變成了一名絕色美女。
 


這美女不是別人,正是妲己!
 
就在孫悟空變身後不久,塞伯拉斯的節鞭已然射中了他的手背,可是鋒利的節鞭並沒有削開手掌,而是從那如白玉般的手滑了開去!
 
 
 
 
「玉脂功!」我在車中遠遠看到,忍不住叫了出來。
 
 


 
 
塞伯拉斯頗感愕然,但三頭犬終究是三頭犬,只見他大手運勁一振,那被滑走的節鞭一端忽然像活了一般轉頭一甩,反朝孫悟空的魔瞳射去!
 
魔瞳是魔鬼的根本,玉脂功再厲害,孫悟空也不敢以自己的「色相之瞳」來賭注。
 
他渾身魔氣一湧,『靈蕭』再次增長,但這一次伸長的是另一端,令孫悟空的人整個後飛,恰恰躲過塞伯拉斯傷眼一擊。
 
孫悟空後躍數米,把『靈蕭』變成短棍,然後反手抓臉一下,搖身一變,成了一名短小漢子,滾地又朝塞伯拉斯殺去。
 


兩人交手至今不過十數秒,但孫悟空已變換了七個人物,雙方短兵相接了數十多遍。
 
這一輪戰鬥,兩名七君互不相讓,只是在招數上取勝,尚未有一人濺血。
 
可是我看在眼內,心中大感奇怪。
 
我曾分別和二人交手,大約捉摸到他們的實力,按理說塞伯拉斯應該比孫悟空略勝一籌,但此刻表面看來,雙方只是勢均力敵,而且塞伯拉斯的神色,還遠不如孫悟空輕鬆。
 
 
 
 
 
 
「諾,怎麼了?」瑪利亞見我神情有異,便小聲問道。
 


「你覺得塞伯拉斯有沒有甚麼奇怪?」我朝她問道。
 
瑪利亞往窗邊一靠,瞧了片刻,又搖頭道:「我不知道,他們的動作實在太快了,我連看也看不清。」
 
這時,子誠忽然說道:「塞伯拉斯曾跟我說,他在青木原一役中身受重傷,雖然肉體已長回來,但元氣未復。」
 
「難怪他出手像是有些不乾淨俐落。」我皺眉說道:「這樣下去,雖然不致落敗,但一時三刻,也不可以殺下孫悟空。」
 
「那我們該怎麼辦?」子誠憂心的道。
 
「塞伯拉斯好歹是殲魔協會會長,撒旦親選的七君,這種事不會難倒他。」我不再看遠方的交戰,把視線放回前方,沉聲說道:「與其擔心他,還不如擔心我們能不能順利到殲魔協會在羅馬城效的私人機場吧!」
 
我周遭共有十五輛裝甲車,連同我所乘坐的在內,有四輛載著那些政要首領。
 
由於他們關係重大,因此我們的首要任務,就讓他們安全離開這片戰爭之地。


 
不過,撒旦教又怎會只派孫悟空一人前來阻截?就在我說話的同時,前方不遠處,忽有些黑影在竄動,為數近千,顯然是撒旦教的追兵!
 
 
 
 
但見黑影變得越來越大,我取過一副夜視望遠鏡,探頭窗外遙看,只見那些黑影全是運輸用吉普車,車後人頭湧湧,盡站滿了士兵。
 
可是,當他們越來越接近時,我赫然發覺那些士兵,全都外型奇怪非常,要麼身材極高,渾身誇張臃腫的肌肉;要麼瘦削如柴,但長了一張大嘴巴,咧口而笑,露出一副鯊魚般的利齒。
 
「這是怎麼的一回事?」我皺眉奇道:「怎麼車上盡是奇形怪狀的怪胎?」
 
眾人聞言大奇,紛紛傳遞那望遠鏡,一直到教宗接下看了片刻後,只聽他憂心忡忡的道:「這是半獸人!」
 
「半獸人?教宗你知道他們?」我向教宗問道。


 
「其實我也只是從先代教宗的秘密書信中看過,所知不詳。」教宗皺起那花白的長眉,忽然說道:「其實自古以來,不時都有一些半人半獸的生物,在世界各地出現。人們都道那些是神怪之物,或畏而遠之,或奉為神靈,其實這些半獸人中,至少有一半是撒旦教的實驗品!」
 
「撒旦教的實驗品?」我一頭霧水的看著教宗。
 
「古時歐洲,曾經有一批半獸人出現。這批半獸人來歷神秘,甫出現便接連摧毀了好幾座村子。」教宗回想著密函中的內容,「當時在位的教宗彼德保祿四世聯同殲魔協會會長下令徹查,怎料一查之下,他們發現那些半獸人身上都紋有撒旦教的倒五芒星標記。也是直到那個時候,殲魔協會才知道」
 
「難不成,這些半獸人都是從撒旦教之中逃走出來的?」子誠忽然問道。
 
「逃出來?我看未必。」我冷笑一聲,道:「我想,他們是撒旦教故意放出來吧?」
 
「不錯。後來他們再經調查,發覺那些被襲的村子,都是一些極力抵抗撒旦教滲入的地方。」教宗淡淡的道:「不過,當年殲魔協會擒下半獸人後,發現他們都有些缺憾。」
 
「甚麼缺憾?」我奇道。
 


「就是壽命。也許是技術的關係,當年那些半獸人被擒之後,即便沒有受傷,也存活不過一星期。」教宗看著遠方,說道:「這些年來,撒旦教都沒有以半獸人作大規模戰鬥用,但此刻依我看,他們已克服了這個瓶頸。」
 
「那又如何?眼前這些也會和他們的遠古祖兒一般,壽命難長!」我看著越來越接近的半獸人們,冷笑一聲後,便即吩咐道:「莫夫、子誠,你們各自守住另外兩輛車,讓我們殺出重圍!」
 
二人應了一聲,身上魔氣一現,雙雙穿過天窗,躍到另外兩架載有政要的裝甲車上。
 
這時候,撒旦教的吉普車已在我們一里開外,轉眼就要和我們短兵相接!
 
我見時機已到,不再遲疑,立時朝對講機發令:「開火,全力擊殺那些半獸人!」
 
一聲令下,車隊上的槍炮手同時朝半獸人車隊,連珠炮發!
 
 
 
 
碰!碰!碰!碰!碰!碰!碰!
 
 
 
 
路到半途,撒旦教已有四輛吉普車被殲魔戰士射爆,炸成四團火堆!
 
「哈哈哈!主佑我們,把這批怪胎殺得一乾二淨!」站在我身旁的槍炮手擊下了一輛吉普車,立時興奮大叫。
 
「小心,別得意忘形!」我猛喝一聲,緊張的看著漆黑的天空,「那些半獸人及時逃了出來!」
 
身旁的殲魔戰士沒有反應,只因不知何時,他竟已沒了半邊頭顱!
 
不過,我沒有理會那具不斷噴血的半頭死屍,因為此刻裝甲車上,已站了一頭半獸人!
 
只見這名半獸人身材瘦削,背部有像病態般的弓曲,一雙手虛舉胸前,狀若螳螂,手背穩穩散發一股逼人寒氣。
 
「螳螂人?有趣有趣!」我看著他,冷笑一聲。
 
螳螂人沒有答話,瞪了我一眼,周身忽然殺氣一現,一雙刃手左右朝我脖子劈來!
 
我不急不躁,雙腿用力一蹬,半身躍出車外,令刃刀剛好在我腳底交錯。
 
 
 
 
 
「嘿,身手不錯,看來你不是普通的殲魔戰士!」螳螂人冷笑一聲,趁我還未著地,一雙刃手連環襲來。
 
我卻沒有絲毫畏懼,看準刃手來路,欲以雙手硬接下來!
 
「無知小兒,你以為一雙肉掌能擋下我如刀鋒利的手嗎?」螳螂人冷哼一聲,一雙刃手斬得更快更恨!
 
我沒有閃避,只是朝他微微一笑,雙手依舊伸出去!
 
就在我們四手互交之際,其中一人的雙手突然撕裂而斷,飛落地上!
 
我臉上微笑依然,但螳螂人臉上的笑容卻在瞬間冷卻,因為掉落地上的,正是螳螂人的刃手!
 
「我的確不是普通殲魔戰士。」我落回裝甲車上,看著一臉錯愕的螳螂人,笑道:「難道,你認不出我的樣子嗎?」
 
「你…….你是畢永諾!薩麥爾大人要活捉的人!」螳螂人看著我張大了口,呆在當場。
 
「可惜,你沒機會領功了!」我咧嘴邪笑,雙手快速朝螳螂人臉上拍去,把他的頭一下子拍得骨裂腦碎!
 
 
 
 
其實早在裝甲車裡頭時,我預先讓莫夫運起「留痕之瞳」在我雙手手側上,奮力連續擊上十拳,因此剛剛我才會敢以肉手硬擋;其實就算沒了莫夫之助,我也有『地獄』的高速復原能力,挨上幾記刃手,也可以把這螳螂人收拾掉,不過是多耗一些時間而已。
 
 
 
 
把螳螂人的屍體踢下車後,我再看看周遭情況,只見其他幾輛裝甲車都正在與半獸人激戰。
 
「把車子駛得穩一點!」向下方喊了一聲後,我便接過車頂上的機關槍,繼續朝撒旦教的車隊射去。
 
我們仗著火力,令撒旦教的吉普車都接近不了,可是那些半獸人身手靈活,雖然有些還是給我們的機關槍打下來,但更多卻是趁機殺了進來。
 
原本我們在高速前進,可是撒旦教的人數實在太多,我們被逼減慢速度,更漸漸被他們包圍起來!
 
我們車隊十輛裝甲車之中,有五輛載有政要首領,其中三輛,分別有我、子誠和莫夫守著,一時不憂,但另外兩輛的防守兵力卻要略遜一籌。
 
起先,半獸人們不知我們底蘊,攻擊不成章法;可是後來他們察覺到我們這五輛車之中力量有所差距,便開始集中攻擊那兩輛防守較差的裝甲車。
 
「不行,這樣下去,定必有所損失!」我用輕機槍殺退一名豹人後,又立時握住車頂上的機關槍,射下一名剛攀上了裝甲車的水牛人。
 
我見到有兩名獸人想衝進另一輛防備較差的裝甲車,正想撥過槍頭再射時,突然身下傳來一陣劇烈的晃動,然後整輛裝甲車突然整個翻掉!
 
 
 
 
「敵人從地底攻來!」我心中一凜。
 
一個翻身著地後,我只見裝甲車原本的位置所有,有一片土地微微突起,輕輕聳動。
 
我沒有多想,手中機槍立時朝那兒連掃,直到黃泥染血,那片土地才平靜下來。
 
我連忙跑去看看車裡眾人的車況,只見車中眾人雖然受了傷,但性命一時無礙。
 
我讓戰士把車內的人救出來,然後朝瑪利亞道:「瑪利亞,快治好他們的傷。」。
 
瑪利亞深知情況危急,沒有多話,立時一個接一個的把那些戰士及政要的傷口治好。
 
剛才那波地底攻擊,目標不只我那一輛裝甲車,只見車隊之中,另外有四輛被推翻,其中兩輛,正是防衛較差,載有重要人物的車子。
 
就在此時,只聽得不遠處有人喊了一聲:「車隊成圓!」
 
接下來,只見周遭塵土飛揚,卻是還能驅動的裝甲車,以高速轉進反轉了的車子之間,令十輛車勉強裝成一個圓陣。
 
如此一來,我們雖然不能再移動,但十車成圓,各方位皆有機關槍把守,還能抵擋一時,半獸人軍團一時間也不敢胡亂攻進來。
 
 
 
 
車隊組成圓陣不久,只見條人影自另一輛安然無恙的裝甲車跳到我的身邊,來人卻是子誠。
 
我聽得出剛才施發號令的人是他,看到他來,便即笑道:「幹得不錯啊。」
 
「你就別取笑我了。」子誠微微笑罷,便即正容,看著前方,問道:「小諾,你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這批半獸人的數目實在太多,我們現在又被重重包圍,要全身離去,實是難事。」我想了想,道:「我打算把車隊分成兩半,政要集中在其中兩架裝甲車上,然後由我、你和莫夫加上少量戰士守護,餘下的戰士,則乘坐餘下三輛,然後和我們以相反的方向而行。」
 
「你想故佈疑陣,引開撒旦教的注意?」子誠皺眉問道。
 
「不錯。三輛裝甲車表面上的戰力遠遠超過我們這邊,這樣便可以構成錯覺,讓撒旦教誤以為政要都在三輛裝甲車之中。」我笑道:「要是他們實在不上當,以我們三人之力,應該還可以照料這些傢伙,就算有所損傷,只要一時不死,瑪利亞的治療能力還可以把他們救回來。」
 
這種以人命作餌的策略,令子誠不禁露出一臉不忍,但他知道這是眼下唯一可行的方法,猶疑片刻,便即點頭答應。
 
我和他商量好幾處細節後,便即向下傳達指令,一聲令下,五架完好的裝甲車立時開火朝周遭掃射,只是這一次,槍頭所指卻是我們與半獸人之間的空地!
 
銀彈連射,激起一層又一層的沙土,成為我們最佳的保護,教撒旦教軍看不到裡頭情況!
 
一眾半獸人正疑惑不前之際,我們的車隊卻已分成兩隊,南三北二,衝出沙塵之外!
 
半獸人軍一時意料不到我們會突然分開,一時也反應不及,過了片刻,才分成兩隊追截,兩股人馬看起來卻是數量相若。
 
「他們真是謹慎。」子誠看著敵軍皺眉。
 
「分成兩隊,總比集中一起來得容易。」我看著不遠處的半獸人軍,冷笑一聲,「讓我們衝出去吧!」
 
我一聲大喝,兩輛裝甲車上的槍手立時應了一聲,機關槍再次發出震耳欲聾的槍炮聲!
 
兩道槍火目標一致,瞬間就殺下一片半獸人戰士,又過一會,終於從重重半獸人軍之中,射出一聲血路。
 
 
 
 
「大家一股作氣,從空位中衝出去!」我站在車頂叫道。
 
「主人且慢!」莫夫忽然指著前方,皺著秀眉說道:「那邊好像有些不妥!」
 
我順指一看,只見前方半獸人的軍隊中,突然有一群人從旁竄出,把槍手們剛製造的空位填補。
 
這群半獸人皮膚呈淺灰色,渾身肌肉厚重之極,一塊接一塊的疊著,看起來極之堅厚。
 
除了一身誇張的肌肉,這群半獸人的鼻子還長了一角,高達眉心,看起來像是混合了犀牛基因。
 
車上的槍炮手早已注意到這群犀牛人,當他們湧上空檔時,兩名槍手自然無情發炮。
 
可是,那能貫穿鐵甲的子彈,在射上這群犀牛人時,竟被他們那些厚實的肌肉生生擋下,只能進入些許!
 
犀牛人群眼見我們的槍炮對他們傷害極少,竟然立時加快步速,並以身作盾,掩護其他半獸人在身後,一起衝過來!
 
 
 
 
 
 
眼看犀牛人越來越近,我身旁的槍手不禁慌張的問道:「先……先生!我們該怎麼辦啊?」
 
「先別急。」我觀察一會兒,突然吩咐道:「你們集中火力在同一頭犀生人身上。切記,目標是他們頭部!」
 
那名殲魔戰士應了一聲,連忙招呼另外一人,雙雙集中射向最左面那頭犀生人身上。
 
兩道銀色的彈軌交纏一起,集中射向犀生人的頭面,不消一會,那犀牛人突然痛呼一聲,倒地斃命!
 
犀牛人因為需要看路,眼睛非睜開不可,沒有厚重的皮甲保護,自然擋不下那些銳利的銀彈,只能任由銀彈射穿眼球,貫破腦袋。
 
這個方法聽起來雖然簡單,可是敵人距離甚遠,眼睛又小,而且機槍發射時反震頗大,因此槍手的射擊準繩和臂力,缺一不可,幸好殲魔協會訓練有素,這兩名槍手雖然心中有些慌亂,但作戰起來卻不馬虎。
 
車上眾人見有犀牛人倒地,以為終有制敵之法,無不振奮起來,可是歡呼聲卻在數秒之內,一掃而空。
 
因為他們都看到那些犀牛人,竟拾起散落地上的吉普車殘骸鐵片,舉在臉目之前,以擋子彈!
 
鐵片雖然不厚,但卻形成一層緩衝層,令犀牛人能及時躲過要害。
 
如此一來,我們一時之間也難以再擊下一頭犀牛人!
 
 
 
 
 
此時,我們和半獸人軍相距只有不足一里,轉眼便會短兵相接。
 
這些犀牛人的皮甲之厚,實在匪夷所思,若然單對單的決戰,我們三人自然能夠應付,但眼前犀牛人的數目少說也有半百,要是直接交手,我們卻難以抽身照顧他人,一眾政要必有死傷!
 
眼前情況雖然危急,但我卻極力保持頭腦冷靜,想了一想,我便吩咐莫夫道:「快跳去另一輛車,在車的表面踢下『腳力』,越多越好!」
 
莫夫聞言立時衝出車外,一個蹤身便來到旁邊那輛裝甲車上。
 
他一手勾住裝甲車,同時側身,雙腿連環飛踢,每一腳皆車身外留下一道漆黑的腳印。
 
不消一會,本是迷彩色的車身,已變得黑印斑駁。
 
有了這一層「腳力」作保護,裝甲車至少能抵擋一波攻擊,這樣也變相替我們多爭取一點時間去專心殺敵。
 
 
 
 
莫夫處理好一輛裝甲車之後,便想跳回來,把這一輛也鋪上「腳力」。
 
可是,他剛要躍過來時,駕駛員突然大叫一聲「不好」,接著裝甲車便突然改變方向,向外急駛,和另一輛車子拉開了一段距離,令莫夫不得不卻步。
 
「怎麼了?」我向駕駛員問道。
 
「撒旦教又發動地底攻擊了!」駕駛員著急的道,同時指著前方地面。
 
只見前方地上,果真又出現那些深深凸出的坑道。
 
坑道縱橫交錯,數目頗多,而且每一道也伸延甚遠,顯然要把我們兩輛裝甲車分開。
 
這時半獸人軍和我們相距不過數百米之遙,莫夫也來不及過來補上「腳力」。
 
正當我在苦思辦法時,駕駛員再次驚呼,然後大叫道:「大事不妙,後方有半獸人快要追上來,而且是一頭極大的半獸人!」
 
眾人聞言大驚,齊齊回首一聲,只見後方遠處,果真有一頭巨型半獸人,正在朝我們衝來!
 
這頭半獸人狼首人身,站起來若有四五層樓高,渾身灰黑色的長毛,而且咧著一張巨嘴,神態可怖!
 
巨型人狼步伐極闊,不過片刻,已由遠處追近我們。
 
車上眾人眼見巨獸將近,無一不大感慌亂。
 
唯獨我和子誠,卻不驚反喜。
 
 
 
 
 
 
 
 
 
「你們別怕,這頭人狼,不是殺星,」我放聲笑道:「而是救星啊!」
 
 
我們不怕,只因我們從人狼身上,感覺到一股熟悉的魔氣。
 
 
一股,只屬於塞伯拉斯的魔氣!
 
 
 
 
 
 
 
 
「小子,你這副狼狽模樣,真是墮了撒旦的名聲啊!」
 
一把粗豪響亮的聲音在我們頭頂半空響起,卻是化作人狼巨獸的塞伯拉斯,從後一躍而上,剛好在我們頭頂略過!
 
 
 
 
 
 
 
 
 
 
地面忽然傳來一陣猛烈搖晃,塞伯拉斯已然著陸在兩軍之間。
 
但見塞伯拉斯半蹲在地,頭部周遭皆閃著妖異紅光,顯然六顆魔瞳正開。
 
看到他如斯模樣,我才明白到「三頭犬」這外號的由來。
 
雖然塞伯拉斯正背對我們,但他後腦的一雙魔瞳份外奪目,在黑暗中看起來就像是一張臉,我想要是從高空俯瞰,也能看到另一張「臉」。
 
連同真正的臉孔,外人從四方八面看起來的話,塞伯拉斯就好像擁有三顆頭顱的野獸!
 
 
 
 
雖然不知塞伯拉斯如何擺脫了孫悟空的糾纏,但他的出現,無疑令我們逃走的機會大增!
 
他突然殺出,令兩軍皆不禁同時緩下腳步,謀定後動。
 
一眾半獸人看到有如斯巨物阻擋去路,無不心性警剔,但或許是出於野獸的本性,這群半獸人心中雖有懼意,還是紛紛朝塞伯拉斯嘶叫示威。
 
「嘿,你們也配對老納無禮?還敢在亂吼亂鳴!」塞伯拉斯咧開修長的嘴巴邪笑:「讓你們這群無知小兒見識一下,甚麼才算真正的『獸吼』!」
 
語畢,塞伯拉斯渾身突然魔氣暴漲,接著張大狼嘴,朝半獸人軍放聲一吼!
 
塞伯拉斯這一吼如獅似虎,響徹雲霄,其威力之巨,竟令地面有所搖晃,車子上的強化玻境也統統震成碎片!
 
虎嘯驚天動地,方圓十里之內,不論敵友,聞聲皆眼前一黑,耳邊嗡嗡鳴聲大作。
 
 
 
 
正當我感到頭昏腦脹時,塞伯拉斯突然以「傳音入密」跟我說道:「小子,還在發甚麼呆?趕快帶人離去!」
 
我視力剛好在這時回復,卻見塞伯拉斯突然向前一撲,同時伸出一雙巨掌向半獸人軍揮去!
 
作為先頭部隊的犀牛人體質不凡,也都在這時從嘯聲中恢復過來。
 
他們眼看塞伯拉斯的突襲,自然紛紛作出擋格,可是,化作原本型態的塞伯拉斯,掌力足以開山劈石,縱然不能一擊撲殺那些皮甲堅厚的犀牛人,但四指巨掌一掃,立時便從半獸人軍之中,重新開出一條去路!
 
我見狀立時搶到駕駛位置,猛踏油門,飛馳出去!
 
才越過塞伯拉斯身旁,只見有一輛車剛好在另一邊衝出來,原來也另一輛載著政要的裝甲車,但此刻車上駕駛員已換上莫夫。
 
我和他打了一個眼色,便即雙雙加速,想要衝進前方空位,半獸人軍眼見我們有所行動,立時想上前阻止。
 
 
 
 
 
可是,塞伯拉斯又豈會讓他們稱心如意?
 
半獸人軍的包圍還未成形,塞伯拉斯忽然仰天一嘯,雙手成拳,朝半獸人軍連搥猛打!
 
雖然敵方軍中有著像犀牛人般防禦特強的異類,但畢竟只是少數,塞伯拉斯這一輪連擊下來,把大半擋在我們路上的半獸人,都打成一團血肉模糊!
 
前路暢通,我們自然駛得更快,可是快要衝過撒旦教軍時,地上那些坑道再次出現!
 
「三頭犬,順手把這些藏在地底的老鼠都處理掉吧!」我探頭出車窗外,向背後的塞伯拉斯大叫。
 
 
 
 
「嘖,小子真是麻煩!」
 
塞伯拉斯不耐煩的說著,忽然雙手緊合成球,接著高舉於頂,再重重的轟在地上!
 
三頭犬這一記重拳勢如殞石墮地,竟令堅硬的地面瞬間崩裂出無數裂縫!
 
但見裂縫伸展開去時,有好幾處忽地傳出一些驚懼的尖叫,同時濺起一陣血花到半空之中,顯然是藏在地底的半獸人,被塞伯拉斯巨大拳力震死!
 
裂縫幅射性地四散,延展速度奇快,每隔數米便會引起一輪死前尖叫及血花,我看在眼內,只覺這是一場另類的「血腥噴泉表演」!
 
塞伯拉斯這一擊力道恰到好處,裂縫只是伸延到兩輛裝甲車旁為止。
 
眼看障礙盡清,前方不遠處就是通往大城的公路,我本想一股作氣衝出去,但就在這時,撒旦教再次出手。
 
 
 
 
 
不過,這次阻止我們的,不是槍火,不是半獸人。
 
 
 
 
而是,一道簫聲。
 
 
 
 
一道,令人心煩意亂的簫聲!
 
 
 
 
 
 
蕭聲入耳,我的情緒突然翻湧如朝,變得極為暴躁!
 
我竭力冷靜,可是渾身就是不聽指揮,腿不斷焦躁的大力按踏油門!
 
我身後的一眾政要和殲魔戰士定力較差,早已在爭吵起來,有些更在狹隘的車廂之中,打大出手。
 
「混蛋,統統給我閉嘴!」我往後怒喊,可是他們沒一人理會,甚至連我也一併罵上。
 
我越聽越感憤怒,這時眼角瞥見莫夫的車子在旁駛過,心中忽然只覺他大大的不順眼,握盤的雙手竟突然一轉,想把他的車子撞開,可是我卻一時忘了對方車身上的「腳力」,兩車相撞,反令我的車子被遠遠的反彈開去!
 
裝甲車翻騰幾圈,終於四輪朝天的著地,衝擊也同時令車子立時壞掉!
 
我爬出車外,簫聲忽止,接著有一道聲音自遠處響起:「小子,你今天休想逃!」
 
我回頭一看,只見一毛人提著銅色短簫躍過來,正是孫悟空!
 
 
 
 
塞伯拉斯見狀怒吼一聲,巨掌立時朝他抓去。
 
不過,孫悟空的身手實在敏捷非常,只見他的身體在半空之中,輕輕一扭一轉,便從三頭犬的巨掌指隙中,千鈞一髮地鑽過!
 
才剛逃過塞伯拉斯的追截,仍然身在半空的孫悟空忽然提昇魔氣,握簫的手向前一伸,『靈簫』一端倏地暴長,卻是朝我胸口插來!
 
孫悟空出手詭異突然,『靈簫』增長速度又快,我防備不及,才稍微移害心胸要害,氣門忽然一陣劇痛,我已然被長簫插中!
 
我受力後飛,直把旁邊一顆大石撞得粉碎!
 
呼吸雖然有所滯礙,但我不敢逼留在碎石之中,以免再次中招,因此硬是壓住紛亂的氣息,躍出石堆之中。
 
我稍微檢查自身傷勢,但一看之下,卻不禁呆在當場。
 
孫悟空這一擊力度足以穿金貫鐵,我本以為自己的胸口也會被插出一個大洞來,但怎料眼下我只是衣服開了一個破孔,身體卻沒有任何損傷!
 
我伸手一摸,但見胸口有一團軟綿綿的修長事物,掏出來一看,竟是拉哈伯的斷尾!
 
「剛才擋下『靈簫』一擊的,難道是這斷尾巴?」我看著手中斷尾,萬分錯愕與不解。
 
孫悟空和塞伯拉斯看到我完好無缺,也是大感意外。
 
不過七君畢竟是七君,在驚訝同時,孫悟空再次出手,『靈簫』再次向我射來!
 
 
 
 
 
「臭猴子,少得寸進尺!」
 
塞伯拉斯一邊怒叫,雙腿一邊連環勾踢,卻是把地上毀掉的吉普車如皮球般踢向孫悟空。
 
這些吉普車外殼甚厚,加上塞伯拉斯的驚人腿力,每一輛皆是挾著萬斤巨力!
 
孫悟空人在半空,自然不敢怠慢,清叱一聲,手中『靈簫』縮回變成齊眉長棍,挽出一陣耀目的棍花,把吉普車或撥或打,統統格擋在外。
 
可是,孫悟空才把車群打下,一陣黑影忽然掩蓋了他周遭範圍,接著一陣狂暴的風勁自他頭頂上空響起,卻是塞伯拉斯握拳成球,由上而下地朝孫悟空轟去!
 
 
 
 
 
 
碰!
 
 
 
 
一聲地石崩裂在遠處響起,同時揚起一片十多米高的沙土!
 
前方沙塵漫天,把二人身影完全掩沒,但憑藉剛才那記聲響,眾人都知道孫悟空定然大受打擊,無不感到興奮。
 
不過,隨著塵埃落定,眾人臉上的笑意也都同時凝住。
 
只因眼前所見,塞伯拉斯的雙手依舊擱在半空之中,雙手之下,不見了孫悟空的身影,卻有一頭和他一般高大的巨猿!
 
巨猿渾身蒼白長毛,齜牙咧齒,面目猙獰,正高舉雙手,抵抗著塞伯拉斯的雙拳。
 
雖然外貌不同,但憑著魔氣我認得眼前的巨大蒼猿,正是孫悟空!
 
 
 
 
「臭猴子,哪裡弄來這樣的一頭怪物?」塞伯拉斯神色詫異的道。
 
「撒旦教精通生物科技,要培殖這種巨獸自然不難。」孫悟空冷笑一聲。
 
「為甚麼要複製成這個樣子?」塞伯拉斯皺眉問道。
 
「就是為了今天這一戰!」孫悟空眼神怨恨的瞪著三頭犬,道:「臭狗,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