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悟空魔氣如潮暴發,硬是把塞伯拉斯雙手震開。
 
接著,只見在他手中如針般的『靈簫』突然擴闊伸長,一下子變成一根巨大棒子。
 
孫悟空喝叱一聲,揮便即朝三頭犬使出殺手!
 
兩獸相爭,每一擊也是驚天動地,周遭許多半獸人走避不及,紛紛成了他們拳腳下的亡魂!
 
孫悟空雖然變成巨猿,但速度不減,臂力反而大增,加上有神器在手,交手不過數回合,便已把塞伯拉斯逼得節節後退。
 


塞伯拉斯手中武器依舊只是那條八十一節鞭,但現在二人體積變大數倍,鞭子便成了一條幼小的鍊子,威力有限,加上他身體未完全復原,交手下來,更是左支右拙。
 
就在此時,孫悟空突然一陣急攻,把塞伯拉斯又再逼後,便朝半獸人軍大叫:「還等甚麼?快把他們拿下!」半獸人軍聞言,再次蜂擁而上!
 
 
 
 
這次沒了塞伯拉斯的阻撓,半獸人軍進攻更快,可是眼前情況雖危,我心中卻依舊想著拉哈巴的斷尾。
 
剛才一擊非同小可,但這條毫不起眼的貓尾卻能把它擋下,實在有些古怪。


 
這時候,我忽地想起拉哈伯曾說過,假若有天遇到困難,可以在聖經中留意關於他的事蹟。
 
「難不成他所暗示的,和這條斷尾有關?」我心中暗忖。
 
想念及此,我立時走回裝甲車旁,向剛爬出車外的教宗問道:「教宗大人,你知道誰是拉哈伯嗎?」
 
「拉……拉哈伯?」教宗冷不防我會有如此一問,呆了半晌,才道:「我當然聽過,他是聖經記載過的一頭大海怪啊!」
 
「大海怪?」我皺眉看著他,問道:「聖經中有哪些關於他的事蹟?」


 
「『以賽亞書』有出現過他的名字,而『詩篇』之中,拉哈伯則是埃及的代名詞。不過要說比較詳細的記述,還要數『約伯書』。」教宗頓了頓,道:「『約伯書』中,有一段經文記載拉哈伯在創世時,因不依從上帝吩咐,把天上和地下的水分開,從而被上帝所擊傷。」
 
「把水分開?你稱呼他作大海怪,就是因為他能控制水?」
 
「這是猶太民族傳說對他的認知。」教宗說道。
 
我看著手中斷尾,一時卻想不透它和這些事蹟,有甚麼關連。
 
拉哈伯被上帝擊傷,該是指他背叛神後,被貶下凡,可是拉哈伯雖然厲害,但按理說也沒有甚麼能耐,可以作出分開水流這種匪夷所思的事。
 
「難不成,控制水的不是拉哈伯本身,而是另一件神器?」我心中突然一動。
 
我忽地想起當初回到香港時,拉哈伯曾說他有其中一件神器的下落,並讓我以此消息引誘妲己加入,可是直到他去世,這件神器始終沒有出現。
 


拉哈伯向來不會空口說白話,但他卻不怕被人捷足先登,從沒提出要去尋找神器,顯然這神器的所在只有他一人知道。
 
 
 
 
 
 
想到這兒,我看著手中斷尾,心中忽然泛起一個念頭。
 
 
 
 
 
 
「拉哈伯留下來的這道尾巴,其實就是一件神器!」


 
我握了握斷尾,心神不禁變得激動起來!
 
 
 
 
 
正當我在沉思之時,前方突然傳來一陣慘叫,打斷我的思緒。
 
我抬頭一看,竟看到半獸人軍已然攻到眼前,更殺死了數名殲魔戰士!
 
「小諾,你還在發甚麼呆?」子誠大叫道:「快保護教宗他們離去!」
 
子誠一邊叫嚷,身影飛來飛去不停,雙手槍刃已在轉眼間收割了數顆頭,可是撒旦教軍數目實在太多,我們防線在他們壓迫之下,一步步的減少。
 


儘管敵人近在咫尺,我卻沒有絲毫把子誠的話聽進耳中,因為我此刻心思,全都放在拉哈伯的斷尾上。
 
我心中穩穩覺得,這條斷尾是我扭轉形勢的關鍵。
 
 
 
 
「教宗大人,聖經裡還有其他關於拉哈伯的記載嗎?」我向教宗問道。
 
「啊?沒……沒有了。」教宗慌張的答道,忽然「啊」的一聲,拍一下手,說:「不,可能還有一個,那就是『出埃及記』。」
 
「『出埃及記』?」我一臉不解的看著教宗。
 
「像我先前所說,拉哈伯的名字在『詩篇』中是埃及的代名詞。」教宗解釋道:「在某些傳說及次經中,拉哈伯是埃及的守護神,因此『出埃及記』很有可能和他有關。」
 


雖然我沒看過多少遍聖經,但「出埃及記」我還是知道的。
 
塞伯拉斯在日本時跟我說過,拉哈伯和摩西曾有接觸,讓以色列人離去也是拉哈伯的主意,因此教宗的推斷其實十分正確。
 
「出埃及記」主要描寫摩西帶領當時成了奴隸的以色列人逃離埃及的事蹟,可說是其中一個最有名的聖經故事。
 
整部「出埃及記」中,最為人知曉的一節,自然是摩西分紅海,當教宗提起「出埃及記」時,我也是首先想到此節。
 
塞伯拉斯曾說過說過摩西只是凡人一名,因此分開紅海只能借助他人之力,而這個「他人」,很有可能就是拉哈伯。
 
 
 
 
結合所有拉哈伯的聖經故事,我此刻已肯定他曾擁有一件能控制水流的神器!
 
「只是,不知這件神器是否就是我手中的斷尾而己。」我心中暗想。
 
不過,我已經再沒有時間去猶疑,因為半獸人軍快要攻進來,眼下我只能賭上一把!
 
下定決心後,我便忽然抽刀一揮,在掌心割出一道傷口,然後把斷尾放在傷口上。
 
掌心傷口血流不停,但每次鮮血才湧出來,斷尾便會立時把血吸得一乾二淨!
 
 
「『地獄邪氣』,果真有用!」我看著斷尾笑道。
 
 
 
 
每件神器,皆需要魔氣操縱,現在我雖然使用不了魔氣,但卻能利另一種和魔氣相若的能量,就是「地獄邪氣」!
 
雖然我不能控制「地獄邪氣」,但每次受了傷,「地獄邪氣」就會自然極速竄向我的傷口,因此我想了想,便決定以此方法,讓斷尾接觸沾有邪氣的血,想不到真的有所成效!
 
拉哈伯的斷尾原本毛色亮麗,但當它吸血以後,色澤便漸漸暗淡下來。
 
也許斷尾吸血時,連同混在血中的「地獄邪氣」也一併吞下,因此我的傷口並沒有自動癒合起來。
 
可是敵人就在眼前,已容不得我慢慢餵血,我把心一橫,便把整條右臂扭斷,然後把斷尾塞往血如泉湧的傷口中!
 
斷尾如魚得水,吸血吸甚為起勁,毛色也逐漸變得黯淡無光。
 
此時周遭戰況,已是危險萬分,子誠也三番四次的催促,可是我充耳不聞,只是專心注視著那不斷吸血的斷尾,連那些在我身旁的政要,也紛紛不安焦躁起來。
 
 
 
 
 
 
可幸,就在半獸人快要殺進來時,斷尾終於有所變化。
 
 
 
 
 
當它變成像黑炭般,完全沒半點光澤時,忽然之間,我只感手中微沉,卻是斷尾無故增加了重量。
 
就在同一剎那,斷尾的質感忽然有所改變,由原本毛茸茸的感覺,一下子變得滑溜之極,而且有一層鱗片,摸上去頗為冰冷。
 
那種觸感,彷彿我正摸著一條蛇。
 
 
 
 
 
 
慢著。
 
 
 
 
 
蛇?
 
 
 
 
 
 
在我驚愕之際,手中原本下垂的「斷尾」,有一端忽然自動抬高起來對著我。
 
黑黝黝的「斷尾」一端左右,忽然有兩道裂縫打開。
 
裂縫之下,是一團鮮紅,色澤妖邪,竟是一雙蛇眼!
 
 
 
 
 
 
 
「是誰,打擾本大爺?」
 
化成了蛇的「斷尾」,忽然咧開一張蛇嘴,口中卻吐人言。
 
「斷尾」蛇舌吞吐,殺氣騰騰的看著我,語氣不善,可是我聽在耳中,只覺無比悉熟和興奮。
 
因為這蛇說話的聲音,竟和拉哈伯一模一樣!
 
 
 
 
「拉哈伯……是你嗎?」我呆呆的問道。
 
「斷尾」偏了偏頭,神情疑惑的看著我,過了半晌,才有所反應。
 
 
 
 
 
不過,他的反應。
 
 
 
 
 
 
竟是一記蛇咬!
 
 
 
 
 
 
「啊!」
 
我冷不防「斷尾」會突然襲擊,加上情緒正在動搖,一時之間閃避不及,肩膀給他咬個正著!
 
我大驚失色,卻感到被咬的位置沒有絲毫痛楚,反而知覺漸失。
 
我連忙側頭察看,只見一股如墨般的黑色自肩上傷口四散開去,細看之下,那些黑色竟是蛇的鱗片!
 
「難道他要把我同化?」我見狀大急,連忙想要把他擲出去,可是黑蛇靈活之極,身體一捲,竟纏在我的左手手臂上。
 
與此同時,我看到黑蛇的尾巴此時也變成蛇首!
 
「嘿,大爺好久沒吃過一頓飽飯了。」由尾巴變成黑蛇一雙紅眼瞪著我,邪笑道:「想不到今天還有一頓特別豐盛的晚餐!」
 
一語未休,黑蛇再次撲噬而來!
 
 
 
 
 
這一次,我雖然早作準備,卻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躲過他的噬咬。
 
 
 
 
 
因為,黑蛇在撲出的一瞬間,竟立時暴長,並分裂作近百個蛇頭,四方八面的朝我噬來!
 
 
 
 
數以百計的蛇首把我緊緊包裹,教我完全看不到外頭的情況。
 
蛇群朝我周身上下猛咬下去,每咬一下,我的身體便多一處失去知覺。
 
我竭力掙扎,可是蛇頭實在太多,蛇鱗擴散的速度又快,轉眼間我身體已有大半地方被黑如濃墨的蛇鱗覆蓋!
 
「臭蛇,你快放開我!」我驚怒大叫。
 
「嘿,誰會把放到口裡的肉吐出來?」其中一條黑蛇蛇首看著我邪笑道:「而且,本大爺還感覺到,你這塊『肉』還有一點特別的質感呢!」
 
說著,我只感覺到蛇鱗加向我右眼散去,顯然黑蛇的目標是『地獄』!
 
「你別亂來!」我心中大急,可是渾身幾乎已被蛇化,完全無法抗拒!
 
 
 
 
 
 
就在我快要感到絕望之際,一把聲音突然自遠方響起:「小朋友,別怕,老夫不會讓你死的!」
 
 
 
 
聲音的主人,曾救過我一次。
 
正是孔明!
 
 
 
 
 
突然之間,一道黑虹衝進了蛇團之中,黑蛇見狀,忽然怪叫:「『墨綾』?」
 
「封魔截氣!」孔明喝叱的聲音在蛇團外傳來。
 
但見『墨綾』所到之處,蛇首皆爭相退避,只要被『墨綾』捲中,分裂出來的蛇首便會立時退回蛇身;要是『墨綾』貼在我蛇化了的部位上,蛇鱗也紛紛退化,變回我原本的皮膚。
 
黑蛇像是遇上天敵,不斷閃避『墨綾』,但同時又心有不甘,極力想在其他位置攻向我,有一些蛇頭更試圖撲向周圍的人。
 
可是孔明沒有留他一絲餘地,『墨綾』雖非真蛇,卻以不比真蛇慢的速度,靈活地左穿右插,把蛇頭去路盡數封住!
 
這一場蛇與綾的追逐戰形勢一面倒,不過片刻,黑蛇剩下一顆頭顱,更只能纏結在我那條還沒裡『墨綾』包裹的左手手臂。
 
 
 
 
此刻形勢逆轉,我忍不住出言嘲諷,道:「看來你不單要把口中的肉吐出來,還要連吞進胃裡的統統歸還!」
 
黑蛇聞言大怒,蛇口一張,露出四顆尖銳利齒,想要向我噬來,但就在這時『墨綾』突然伸過來,擋住去路,要把他整個包圍起來!
 
「臭小子,走著瞧,本大爺一定會要你吃盡苦頭!」黑蛇自知難以逃走,一個轉頭,竟咬向我的左臂!
 
就在我臂上傷口開始鱗化時,黑蛇忽然像跳入水池一般,忽然沒入了我手上的蛇鱗裡,直至整條不見。
 
這時,只聽得孔明清喝一聲,纏繞住我周身的『墨綾』突然同時一陣起伏,集中朝我左臂捲來。
 
轉眼之間,我整條左臂,連同五指,皆被『墨纏』裹了個密不透風,而黑蛇在我臂中也一下子沒了動靜。
 
 
 
 
我抬頭一看,只見翻轉了的裝甲車上,站了一個青袍老人,正是孔明。
 
我看到周遭有不少半獸人斃命倒地,顯然是孔明出手所殺。
 
其餘半獸人一時不敢攻上,紛紛退在遠方,但依然保持包圍之勢,至於塞伯拉斯和孫悟空則依然在遠方打得天昏地暗。
 
 
 
 
「謝謝你。」我看著孔明說道。
 
「用不著道謝。」孔明用他那雙古井不波的眼睛看著我,「一直以來你所面對的困難,老夫可說是有份做成。」
 
「我明白,但怎說你也三番四次救了我的命。」
 
「嗯。」孔明罕見地露出一個微笑,「不過,這次會是最後一次。」
 
我心下不解,正想追問他的意思時,忽地感覺到他周身正不斷湧出一陣陣魔氣,轉念一想,猛地想起孔明早已走火入魔!
 
一直以來,孔明乃是以『墨綾』來阻擋魔氣的流失,但此刻為了封住黑蛇,『墨綾』不得不縛在我手上。
 
孔明這句話的意思,顯然是不打算收回『墨綾』,只要沒了『墨綾』,他便會不斷流失魔氣,最終歷『天劫』而死!
 
 
 
 
「不論是人是魔,沒有永生,永遠得面對死亡。」孔明淡然一笑,道:「而且,這是老夫選擇的道,你不用介懷。」
 
「難道沒有其他辦法把這黑蛇封鎖嗎?」我急忙問道:「拉哈伯也可以把他變成尾巴的一部份啊。」
 
 
「小朋友,你也聽得出他的聲音和拉哈伯一模一樣嗎?」孔明說道:「他吸收了一點他的靈魂,有了靈性,難以再完全封鎖起來。」
 
我難以置信的問道:「這東西究竟是甚麼?拉哈伯為甚麼會留下這樣的麻煩給我?」
 
 
 
 
 
「畢永諾,拉哈伯留下的,不是麻煩,而是一份極其珍貴的禮物。」孔明淡然一笑,道:「這條黑蛇,乃是十二神器之一,亦是撒旦當初所用的神器,名曰『萬蛇』!」
 
「『萬蛇』?」我看著被黑布包纏的左臂,喃喃說道。
 
雖然我早猜到拉哈伯的斷尾是一件神器,但聽到孔明親口證實,又說是撒旦所用,還是有點激動。
 
「老夫知道你早想到這一點,不過有一節你推測錯了。」孔明說道:「十二神器之中,的確有一件能控制水流,但這神器卻非『萬蛇』。」
 
「那麼『萬蛇』到底有甚麼功用?」我脫口問道:「而且這條黑蛇具有自主意識,我如何才能控制?」
 
「『萬蛇』妙用無窮,不過眼下老夫再沒有時間,慢慢向你解釋。」孔明抬頭看天,道:「不過,有另一個人,早已準備了另一人選,教導你操縱『萬蛇』之法。」
 
「誰?」我皺眉問道。
 
 
 
 
 
 
 
「『萬蛇』原本的主人。」孔明微微一笑,道:「撒旦.路斯化!」
 
 
 
 
 
孔明說著,手中同時一揮,突然把一柄短刀,插進我的心臟!
 
一陣劇烈的刺痛感自我胸口散開,顯然這刀是以銀所製!
 
我一臉錯愕,萬萬料不到孔明會突然狠下殺手,卻見他神情冷靜,淡然說道:「放心,老夫不是害你。進了『地獄』,儘管不能完全解決你所有疑問,但你多少能從中,找到一些答案。」
 
孔明語氣真誠,加上他這些日子對我所做之事,皆有利無害,因此我沒有多想,便即堅信他的話,任由刀插在心,血流不停。
 
子誠和瑪利亞等人見狀,紛紛想前來營救,可是都被我舉手阻止。
 
「還有一件事。」孔明忽然說道:「插在你胸口的刀子柄上,刻有一個地址,那是繼承了老夫『先見之瞳』的人。找到他們,,該能替你解決一些煩惱。」
 
我這時才驚覺,孔明的雙眼瞳色如常,沒有絲毫妖紅,似乎他抱著必死之心,早把魔瞳交給別人。
 
雖然我和孔明只是見過三次面,但他畢竟是拉哈伯曾經的好友,又為我擋下龐拿的一拳,現在他因我而死,我心中也不是味兒。
 
 
 
 
 
「孔明,你怕不怕死?」我忽然問道。
 
「不怕。」孔明頓了頓,道:「老夫更怕生不如死。」
 
「那麼,我們會在『地獄』相見嗎?」
 
「可能會,可能不會。」孔明的眼神,露出罕見的迷茫,說道:「老夫也不知道自己的終點,究竟在『天堂』或是『地獄』之中。」
 
「難不成魔鬼還可以上『天堂』?」我奇道。
 
「『天堂無極樂,地獄非絕境。上天下地,不過一念之差!』」孔明淡然說道:「不久,你就會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我低頭咀嚼這話一番,正想再問時,孔明忽地說道:「是時候了,老夫得出手。」
 
孔明說著,突然從車上跳下來,然後向塞伯拉斯和孫悟空那邊走去。
 
那些半獸人見狀,想要阻止,但孔明青袍飄逸,步伐看似緩慢,身法卻是極快,轉眼間竟已越過半獸人軍,走出千米之外!
 
 
 
 
 
「對了,拉哈伯有跟你提過,我們和塞伯拉斯三人,為甚麼會成為生死之交嗎?」孔明的聲音忽然遠處傳來。
 
「因為你們三人外表都異於一般天使?」我回想起拉哈伯曾說過的話。
 
「那麼你知不知道老夫原本的面貌是甚麼?」
 
「拉哈伯沒告訢過我。」
 
「那麼,你有聽過老夫的外號嗎?」
 
我想了想,道:「你指『臥龍』?」
 
「不錯。」孔明問道:「但你知道這外號的由來嗎?」
 
「不知道。」
 
「臥龍甚麼的,其實只是誤傳。古人無知,看到我原本樣貌,以為是一條飛不起的龍。」孔明頓了一頓,淡淡的笑道:「事實上,老夫不過是一條稍微巨大一點的蜥而已!」
 
一語方畢,孔明渾身突然魔氣暴發,同時仰天長嘯!
 
孔明嘯聲不像塞伯拉斯般霸氣十足,反而清亮高亢,聽起來彷彿就是傳說中的龍吟!
 
孔明一邊清嘯,身體一邊急速變大,轉眼之間,竟變成了一條二十多米來長的巨蜥!
 
變成了巨蜥的孔明,周身皮膚硬化,色澤如石,背後自頭頂至脊髓,皆長出一根根尖銳粗糙的長角,外表看起來極之恐怖!
 
變回原狀後,孔明又是一聲清吟,接著突然四腳翻飛,瞬間奔近爭鬥中的兩獸旁邊,然後看準機會,倏地一個衝刺,以頭搥把孫悟空撞開百米之外!
 
 
 
 
 
『小塞,讓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吧。』孔明忽然以後腿支撐,站了起來,和化成人狼的塞伯拉斯並肩而立。
 
塞伯拉斯一直以來對孔明懷恨在心,因為他覺得孔明是其中一名害死撒旦的人,出賣了一眾相信他的人。
 
可是,現在知道他歷劫在即,一時之間,塞伯拉斯的恨意沒有丁點兒提得上來。
 
二千年已過,他仍然摸不透孔明的心思。
 
『老實答我一句話。』塞伯拉斯沒有正眼看著孔明,「你,還是我所認識的那個小明嗎?』
 
孔明默然片刻,才淡淡說道:『我還是我。』
 
『那就足夠了。』塞伯拉斯忽然咧嘴而笑,用力握了握拳,「你說,我們聯手,能勝得過這臭猴子嗎?」
 
「一個行將就木,一個元氣大傷,機會不大。不過,那又如何?」孔明微微一笑,道:「我倆好久就聯手一戰,就讓我們替畢永諾那小子,多爭取一點時間吧!」
 
「嘿,說得好。」塞伯拉斯一句話才說完,只見孫悟空已從地上爬了起來。
 
 
 
 
「小明,你的身手沒有生疏吧?」
 
 
 
 
「試一下才知道。」
 
 
 
 
「嘿,要是小拉那傢伙也在就好了。我們三獸聯手,連薩麥爾也得吃苦頭。」
 
 
 
 
「嗯。我也很想他。不過,我也許很快就會再見他。」
 
 
 
 
「嘖,你們倆真不夠朋友,竟不顧我先走一步。」
 
 
 
 
「對不起。」
 
 
 
 
「小明。」
 
 
 
 
「嗯?」
 
 
 
 
「再見!」
 
 
 
 
「再見。」
 
 
 
 
塞伯拉斯和孔明忽地露出一個笑容,然後各伸一手,用力擊掌一下!
 
接著,只見二人同時仰天狂吼,聲似虎嘯龍吟,又化作兩條模糊的身影,極速衝向孫悟空!
 
 
 
 
 
三頭巨獸再次混戰,把地面震得更是激烈。
 
我們周遭的半獸人再次蠢蠢欲動,可是孔明先前早已消滅了大半,眼下的數目不多,以子誠和莫夫之能,足以對付有餘。
 
左胸傷口血流不停,我終於開始覺得渾身無力,視力昏花起來。
 
瑪利亞守護在我身旁,憂心忡忡的問道:「諾,你真的要冒此險?」
 
「嗯,這幾天的無力感,讓我非取回力量不可。」我看著她,強笑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瑪利亞點點頭,沒有再多說甚麼。
 
也許因為知道不是真正死去,所以我心裡倒頗為平靜,更有些好奇『地獄』到低是怎樣的光景。
 
 
 
 
想著想著,時間漸漸流逝,我的五官,開始慢慢消失。
 
先是聽力。我再也聽不到那些刺耳的槍聲。
 
然後是嗅覺。我再也嗅不到那些死傷者的血腥味。
 
再來是味覺,觸覺。
 
最後,我眼中所見,變成一片漆黑。一片無盡的漆黑。
 
不過,漆黑沒有維持許久。
 
因為有一團事物,突然在我面前出現。
 
 
 
 
一顆瞳色鮮紅的巨大眼球!
 
 
 
 
我猛然驚醒,只見周遭仍是漆黑一片,我自己渾身毫無損傷,卻是一絲不掛。
 
這環境,這眼球,這疑幻似真的感覺,對我來說都很熟悉。
 
我想起來。這是我從小到大,所夢到的詭異情境。
 
上一次夢到這情景,就是我成魔之後,『地獄』被師父奪去之時。
 
巨大的眼球瞪著我良久,眼神有一種說不出的冷寂。
 
忽然,他打開一張巨大嘴巴。
 
接著,就跟我最後一次夢到這情景一樣。
 
 
 
 
 
 
 
巨大眼球突然把我整個人吞嚥掉!
已有 0 人追稿